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Prospero (阿地德法图根!), 信区: Feeling
标  题: 南方,七八月的印象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Jan 14 01:11:17 2007)

    七月,我去了南方,背着行李,以找工作的名义。广州,珠海,深圳……在我眼中,
它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我不打算写写游记,我只是想把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件小事记录
下来。

    广州四日。火车站的遭遇就不必说了,我想,那种事并非人人都有幸遇到。我感谢上
苍赐我新奇的体验。

    我落脚之处是一家简易旅馆,门前有一家游戏厅,老板是个愣愣的年轻人,清瘦而和
气,和我差不多年纪。我无所事事,就进去玩,玩多了,和老板也熟了。他讲粤语的话,
我是听不懂的,但是他基本不说。有两个小朋友,大约六七岁,似乎是隔壁商家的小子,
常常过来疯。一个虎头虎脑,横冲直撞;一个清秀娇憨,尖声细气。他俩和年轻的老板非
常投契,每每坐了单挑,拳皇无限Power黄金十年——纯属小孩的游戏,二童轮番上阵,狂
拍乱摇,大呼小叫,老板抵挡不住。他用广东腔的普通话亲昵地骂着:“搞你个鸟毛灰啊
。”每发一招,叫一声,“搞你个鸟毛灰啊!”听得我很是亲切。年轻人输得太多,急了
眼,拍着机器大叫:“再来再来,输了脱裤子!我输了给五十个币!”顽童咯咯娇笑,也
用白嫩的小手在机器上乱拍:“来呀,脱裤子就脱裤子,我不怕你!”说的是标准普通话
,童音悦耳。我正看得发笑,年轻人站起身来,对我说:“来来,帮我忙,把这两个小比
搞死,看他们脱不脱!”我欣然接受。两个小家伙愣了一下,大概是有点心虚,他俩相互
看了一眼,似乎在对方身上找到勇气了,马上又嘻嘻哈哈起来,齐声尖叫:“来呀来呀!
不怕你!”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呀,被我三下两下解决之。小家伙们有点没回过神来,站
在那里发呆。年轻的老板在身后乐不可支,“脱裤子啦!脱裤子啦!”那两个猛地想起这等
赌注,
发一声喊,撒腿就跑。老板穷追不舍,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声清脆的求饶:“不要啦!”
“不准脱我的裤子啊!”……

    那一刻的我无比轻松、惬意。这就是孩子们的欢笑,它们有着如此巨大的感染力。

    另一个印象也与孩子有关。到广州的第三天,有公司通知我去面试。晴朗的上午,安
静的小巷——就跟武汉的千百条小巷一样,朴素而安宁。我打完电话,开始欣赏风景。这
时候,从附近凉茶店里走出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我当时就痴了:她真是一个天使!


……

    我亲爱的朋友们,请原谅我没法对这件事描述得更多。文字是奇妙的,语言是通达的
,我们用来表达愉悦的感受或者痛苦的体验,可是,它们并非万能。在世界上最美丽的存
在面前,语言瘫软无力,文字肤浅苍白。好吧,我要说的就这么多。

    第三件事,就是我第一次使用了110服务,其实不打也可,但我实在想尽一个良好公民
的义务。这次通话时长近四分钟,为此我还付出了一定面额的钞票。收费的110,我想用过
的人也不多吧……

    在珠海的日子是最长的,然而谈不上有什么可记,除了第一次看海,与小龙的彻夜长
谈,以及无数的烟头和袅袅青烟,不说也罢。

    深圳三天,留给我的印象有:五个女人。第一个呢,是巴士售票员。她个子很矮,在
密集的人群中穿过来穿过去,用略带嘶哑的嗓音报站、收钱、请人们让座。在这个烈日炎
炎的盛夏,在没有空调的拥挤巴士上,她不知疲倦地工作着,永远保持着亲切的微笑。我
对她充满敬意,所以,这个小个子女人成了我对深圳的恶劣印象中屈指可数的亮点之一。


    第二个是另一路公汽上的某位美女,她从容、淡定、温文尔雅,这都算不得什么,设
若仅仅是这些,哪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呢?可她给老人让座。对一个在武汉住惯了的人来
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在武汉,据我所见,让座是罕见的现象。不要说年轻女子,更
不必说永远骄傲地扬着头的美女了。

    下一个,是兰州拉面里坐在我对面的白领女性。我进去时她已经开始吃了,没多久她
接到一个电话,停止了咀嚼。这家面馆生意火爆,我要的炒面足足等了二十多分钟才上来
。可我都快吃完了,对面这位还在说。我突然产生了奇怪的兴趣,我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
要说多久,于是我心不在焉地在盘子里挑来挑去。差不多有一刻钟吧,她打完了,叫老板
过来结帐。我敢肯定她没吃饱,因为摆在她面前的那碗拉面几乎就没动过。我突然说了一
句:“你这样子很伤肠胃的。”她惊讶地看着我,脸上满是古怪的神气,似乎想确定我是
否在跟她说话。然后她说:“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第四个是收银员。我住的“森茂宾馆”下面有个小小超市,我进去买必需品,遇见了
她。干练、大方、有礼貌,这是简短的交谈后我得出的印象。她接电话的时候,我听到这
样的话:“……如果真的出了差错,我当然会负责。……先生,请你不要刁难我们好不好
?……我们只是打工仔,可我们也有自己的尊严,你这样说话是对我的不尊重,所以我不
想跟你说下去,请你想清楚了再打过来!”她“啪”的一声挂上了电话,回头冲我一笑,
理了理垂下的发丝,埋头继续工作。嗨,我觉得她美极啦!

    最后一个是火车站附近的旅店老板娘。这个高个子的山东女人,带着齐鲁大地特有的
爽朗和热情招呼了我。年轻的小两口,相濡以沫,却毫不掩饰他们生活的困窘和无奈。在
那样一个狭小的房间,我真切体会到了深圳漂泊者的辛酸,同时,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乐
观气息,也深深地打动了我。临别的时候,我真诚祝愿他们过上安定的生活,挣够了钱,
早日回乡和亲人团聚。

    一个月的“旅行”,其实可记的东西很多,比如火车站的境遇啦,两次险些被骗啦,
沿着海岸的步行啦,爬上山顶看海啦,珠海的“工作经历”啦……哎,何必一下子说那么
多呢?让它们像金粒一样沉入时之沙,但凡我有空了,细细地淘洗出来。细水常流的工作
,不是很有意思么?

    七八月的南方之行,从它本身的目的性来说,算是失败了。然而,当那些零碎的印象
在心中泛起,我忍不住微笑起来。

--
岁寒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58.49.1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知道岁月会磨平我的棱角,但没想到,是把我按在地上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