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zy86 (失落的和弦), 信区: Job
标  题: 找工作的同学,最好不要留下你的家庭联系方式!!!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Wed Mar 21 20:44:36 2007)

恩,事情是这样的。

先从湖北太平人寿说起。他们开了招聘会之后,同学投了简历。过两天,接到了他们的面
试通知,地点在汉口。我们赶过去之后,一个好像是孟经理给了我们每人一表格,让我们
先填一下。上面包括家庭通讯方式,家庭电话,父母工作单位,职位,寝室住址,本人身
份证号等等东西。当时心里觉得怪怪的,想,这些东西也用不着吧,难道这就要卖保险给
我们了?但没太注意,就写了。结果,问题就出来了。

今天下午,同学在寝室接到一个电话,武汉口音的普通话,很亲切的说了几句之后,说打
错电话了,有可能串线了之类。最后请求让我同学先关机一小会,同学大意,就关机了。
过了几分钟之后,寝室电话响了,同学一接,是家里打过来的,找他。接了之后才知道,
就在这几分钟的空挡,刚才那个装着打错电话的人已经打电话给他家里了,说他在这边出
车祸了,很严重,需要马上手术,要在5分钟之内打3w过来。还说了同学的专业啊,寝室之
类的信息,并说他的手机在出车祸的时候被别人顺手牵羊了,不由得人不信。家人一听,
都快疯了,赶紧打手机,关机,更加信以为真。幸亏寝室电话打通了,幸亏他在寝室(大
四了,早就不太用寝室电话了,况且,现在大多数时间也不在寝室,所以不好接到电话)
,否则……
接完之后同学开机,按刚才接的电话打过去,狂骂,估计声音半个寝室楼都听的到。我们
班另外一同学跑过来紧张的问:他怎么了?从来都没见过他火气这么大过。

过会,同学稍微冷静下来之后,想他除了那天在太平人寿那里留了家庭电话之后,根本就
没有再给过任何人。因为他们家的电话是刚换的,只有不多的亲戚知道(同学是浙江的)
,连他寝室和浙江的老同学也还全都不知道。武汉其他人更不会知道了,并且还知道的那
么详细。想来想去,只有在前天刚给湖北太平人寿留过。于是,同学肯定,只可能是在湖
北太平人寿那里出的错。也许他们把面试时候填的那张表格随便丢在什么地方了,并没有
为我们填写的个人资料负责!在这里提一下,他们是上周6通知面试的,说面试时间是在本
周一下午。但是我们本周一下午去了之后,先填了张那个表格,交给他,现场就面试了。
可是他正要准备面时却找不到我们的简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就只有凑合着那张表格问
了一下你家在哪里啊愿不愿意长期在武汉发展之类的问题。可见他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做的
多么不咋地,难道对他们来说只有他们客户的资料才是最重要的,才是应该保密的?

之后同学打电话到湖北人寿那里去问,接电话的女声说:你们是谁面试的?我们说;不知
道那人是谁。又问:你们在几楼面试的。答;14楼。她说;好,那你们找他去吧。最后问
他们怎么处理我们应聘人员的现场填的那个资料了?她不知道,只说他们会保密!强烈鄙
视一下!同学说,他放假在家里面的一个外企应聘,人家所有办公用纸全部用粉碎机粉碎
,片纸不流出去。最后,我和同学去派出所报了案,给他们提供了骗子的手机号码和他们
给的银行账户,猜测是用假证件办的,可能没有任何作用。派出所的民警同志说,最近接
到好几起这样的报案。

所以,在这提醒一下找工作的各位同学,尽量对自己的家庭信息保密,特别是电话、详细
通讯地址之类的。因为想想,就算招聘,他们要那么详细干吗呀。特别是第一面第二面,
有了籍贯难道还不够吗?另外,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想出来有的企业表格上面要身份征号
码干嘛。就算有用,总也得等到差不多要确定要签约的时候才要吧?

另外,我同学对湖北太平人寿感觉很不爽,想明天去找他们要我们填写的表格,看看他们
到底给不给的出来。如果给不出来,要怎么样教育一下他们?各位大虾指教一下。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1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 was surprised, as always, that how easy the act of leaving was, and how good it felt. The world was suddenly rich with possibil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