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asser (小满维希|戒掉孩子气), 信区: single
标  题: 瞬间太缓慢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Wed Apr 11 21:45:11 2007), 转信


  拖着臃肿的身体,迟缓的行走在校园里。有恰到好处的阳光,没有明媚的心情。没有伞,
也没有墨镜,眼睛在明亮里被稍微的刺痛,眼泪随时可能流出来。尽情的玩耍过后,才发现
快乐原来那么短,酸疼和空虚却一直都会在,觉得累。

  湖滨的上坡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很干净,绿叶晃悠,树影斑驳,阳光穿透树叶洒下暖暖的
身影,时间的界限开始在眼前模糊,仿佛看到很多年前的自己,很吃力的推着自行车而上,
或是很欢快的骑着自行车而下;又是在哪年哪月的那一天,我和小雪雪嚣张的站在这一带的
路中央,自拍下阳光里拉长的拥抱着的两个影子;我们曾经走过这里的许多坑洼和雨天的泥
泞,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一群人,后来,我们是几个人,而现在,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个…远
处传来高跟鞋吧嗒把嗒的美妙歌唱,我猜是穿着时髦的女孩,近了,路过了,忘了去看她的
容颜。

  行政楼前有新人在拍婚纱照。要不是镜头的指引,我不可能会发现,在一排翠柏之后,是
爬满了绿色藤叶的灰白墙壁,仿若古老庭院的围墙,墙角有大堆看不见的美好。新人的面孔
隐藏在树的背面,错过了他们也许甜蜜幸福也许并不耐烦的表情。对于婚姻,或者说家庭,
一直有巨大的恐惧,假如不曾有,就不会有对幸福的渴望失望和绝望。我的幸福停留在童年
和外婆一起生活的乡下,后来回到父母身边,懂了爱,学会了恨,幸福从此远离。于是我告
诉自己,可以羡慕别人的,但是不能痛着自己的。渴望两个人的厮守,但是不要在一起的承
标  题: 瞬间太缓慢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Wed Apr 11 21:45:11 2007), 转信


  拖着臃肿的身体,迟缓的行走在校园里。有恰到好处的阳光,没有明媚的心情。没有伞,
也没有墨镜,眼睛在明亮里被稍微的刺痛,眼泪随时可能流出来。尽情的玩耍过后,才发现
快乐原来那么短,酸疼和空虚却一直都会在,觉得累。

  湖滨的上坡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很干净,绿叶晃悠,树影斑驳,阳光穿透树叶洒下暖暖的
身影,时间的界限开始在眼前模糊,仿佛看到很多年前的自己,很吃力的推着自行车而上,
或是很欢快的骑着自行车而下;又是在哪年哪月的那一天,我和小雪雪嚣张的站在这一带的
路中央,自拍下阳光里拉长的拥抱着的两个影子;我们曾经走过这里的许多坑洼和雨天的泥
泞,开始的时候,我们是一群人,后来,我们是几个人,而现在,只剩下了我自己一个…远
处传来高跟鞋吧嗒把嗒的美妙歌唱,我猜是穿着时髦的女孩,近了,路过了,忘了去看她的
容颜。

  行政楼前有新人在拍婚纱照。要不是镜头的指引,我不可能会发现,在一排翠柏之后,是
爬满了绿色藤叶的灰白墙壁,仿若古老庭院的围墙,墙角有大堆看不见的美好。新人的面孔
隐藏在树的背面,错过了他们也许甜蜜幸福也许并不耐烦的表情。对于婚姻,或者说家庭,
一直有巨大的恐惧,假如不曾有,就不会有对幸福的渴望失望和绝望。我的幸福停留在童年
和外婆一起生活的乡下,后来回到父母身边,懂了爱,学会了恨,幸福从此远离。于是我告
诉自己,可以羡慕别人的,但是不能痛着自己的。渴望两个人的厮守,但是不要在一起的承
诺…闭上眼睛,看到的是刚才新娘白色的裙角在风中飞扬。

  远处的大树下坐了一圈的小朋友,老师说大家看这边哦,茄子~~小朋友们嘻嘻哈哈的笑成
一片。我想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了吧,孩子,长大,老去。多久之后那对新婚夫妇会有自己的
孩子,多久之后他们的孩子会在晴朗的天气和班上同学一起出来游玩,多久之后他们的孩子
会像我一样时常怀念自己的过往?我继续往前走,不回头。步履沉重,蹒跚。

        看到的,是瞬间的风景
想起的,是缓慢的成长

--

 你一定全都知道
 你一定全都不在乎
     就让我无声地
 叹息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bbs.whu.edu.cn·[FROM: 210.42.12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总是在凌晨想通很多事情,又在天亮之后,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