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small (死猫), 信区: Shanghai
标  题: 香樟记忆之一——老屋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May 13 13:29:42 2007)

  那个初夏的午后,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最早的记忆托福于我的周岁照片,一个小屁孩,面无表情地站在一堵砖墙前。爸爸说
,我身后的那些砖就是盖小楼用的。
  在小楼盖起来以前,我们住的是什么样的房子,已经无从考证,从我记事起那里就已
经是一片废墟了。我所说的老屋,是后来爸爸妈妈亲手一块砖一块砖垒起来的二层小楼。
老屋没有加顶,妈妈说,那时,爸爸想着等有钱了再盖一层。然而,老屋一直保持着二层
没有房顶的样子。
  没有屋顶的房子却顺其自然地有个一个很大很大的天台。夏天的时候,在太阳落山以
后,打几桶井水把楼顶冲一遍,晚饭以后,那里就是绝佳的纳凉胜地。把凉席铺在天台上
,旁边点一盘蚊香,长长的接线板,黑白电视机放在围墙上,再搁一桶井水,水里泡个大
西瓜。大人们聊天看电视,我就仰天躺着数星星。
  老屋的左边住的是小爷爷一大家子。小爷爷是爷爷的弟弟。很多时候,我总觉得小爷
爷才像是我的亲爷爷,总是那么和蔼可亲,待我比亲孙女还亲。我总喜欢去他家蹭吃蹭喝
蹭玩噌睡。我们两家的房子是连着的,小爷爷家的房子也没有盖屋顶,所以偶尔串门的时
候,我都不从大门走,而是直接从楼顶爬过去。有一回在小爷爷家的厨房门口吃午饭,桌
上还有最后一块肥肉,我一小口一小口扒着饭。突然远处传来小爷爷的拖拉机的声音。小
奶奶说:哎呀,爷爷要回来了,你再不吃的话这块肉就要给爷爷吃掉啦!我二话没说,把
那块大大的肥肉藏到米饭下面。结果,小爷爷只看见空空的碗里一点肉汤。爷爷环视了一
圈,把目光停留在我的碗上,我赶紧捧着饭碗往家逃。现在,每次吃肉的时候,大家总会
提起这件事。
老屋的右边住的是焦爷爷一大家子。焦家是我们附近唯一的一家外姓人。虽然这样,但是
听说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搬来了,和附近的人家处得像自家人一样。
  老屋的门前是一片水泥铺的空地,最大的用处是晒谷物。夏天的傍晚,家家户户都会
搬出小桌子,或者用两条长板凳拼成一张桌子,在自家门口吃晚饭。所有的小孩子就会像
我一样抬着饭碗每家走,吃着自家的米饭,尝着百家菜。虽然每家每户都是很简单的几个
家常菜,没有什么油水,但是我们吃的十分开怀,尝到的是不同的味道。晚饭后,我们会
集中在某家门口,围座在一起,吃着芦粟,大人们谈些我们听不懂的,我们玩些大人们不
理解的。
水泥地的前面是菜园,种着自家吃的蔬菜和几棵解馋的果树。虽然只有几棵,但是品种很
多,橘子、李子、黄桃、枇杷、柿子和金橘。枇杷树很小,结的果也不多,可是它曾经对
我而言很重要,每次咳嗽了,妈妈就摘树上的叶子煮汤给我喝,虽然有些难以下咽,但是
药效比什么牌子的药水都好使!金橘是现在唯一还在的果树了,偶尔回去的时候,还能看
见它硕果累累的样子!
  左边是小爷爷家的菜园,种了许多的桃树。得益于小爷爷的精心照顾,我们现在都能
经常吃到他家的桃子。
  右边是焦爷爷家的菜园,种了许多的橘树。焦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总觉得他是一个有
魔力的老人,他家的橘子的个儿是普通人家的两倍,一棵树上的产量是人家的N倍!他家的
橘子存货可以从秋天一直吃到春节,水分一直是多多的。
  菜园的前面是一个小池塘,曾经是属于爷爷的鱼塘,是我吊龙虾的最好去处。夏天,
戴上凉帽,右手拿竿,左手提桶,妈妈跟在身后为我拿着小板凳,在塘边一下午就是一顿
丰盛的晚餐。
  池塘的前面就是成片成片的农田了,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才能看得见人家。站在老屋的
二楼或者天台,就可以远眺整片农田,算不上俯瞰,但也能看到全貌。下雪的冬天,银装
素裹;细雨的春天,每一个有生命的物体都在呼吸,朱自清笔下的春景真实再现;灿烂的
夏天,稻田的绿让你感觉凉爽并不遥远;金黄的秋天,大家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这片农
田还给我创造了欣赏烟花最美的距离。大年夜,躲在二楼的房间里,透过玻璃窗,就可以
看见远处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出七彩缤纷,而没有难闻的火药味,没有灯光的黑暗是最完美
的背景。
农田里每隔几米就树一根电线秆子,除了拉电线用以外,上面还有广播。这样的广播每家
也会有一个。广播只有一个台,就是地方台。每天从早上六点到八点、十点到十二点、十
四点到十八点是固定的播音时间,它像人们报送着时间,传达着各种各样的信息,是田间
作业的人们解除疲劳的娱乐方式。每次珞珈之声响起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淳朴的地方台

  老屋的后面距离十米是小屋,只有两间,东面的是柴房,西面的是厨房。小屋和老屋
的中间的空地的西面有一株葡萄,个子小小的我经常拖着一条长板凳到葡萄藤下面摘葡萄
,虽然有过从板凳上摔下来的经历,但是为了可爱鲜美的葡萄,那些都是小事情!空地的
东面是自家的水井。我喜欢井水凉凉的感觉,也就乐此不疲地帮大人们打井水。开始,他
们怕我摔井里,命令我只有大人在一旁的时候才可以半桶半桶地打,可我总会偷偷地大桶
大桶地打。
小屋的后面是另一个菜园,种着一些喜阴的蔬菜,还有一棵大大的柿子树。这个柿子树的
主干并不粗,但是每年都结许许多多的柿子,爸爸只能在旁边支几根棍子来支撑硕果累累
时候的树冠。菜园的东南角种着芍药。即便后来,我只有周末的时候才回来屋,甚至到现
在一年回去不到十次,每次回老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芍药。
  菜园的西墙边有一株万年青,曾经要求爸爸把它挖出来种盆里。爸爸很严肃地对我说
不可以。后来,小爷爷家的叔叔结婚的时候,看见婶婶的嫁妆里有一株万年青。婚礼的当
天,那株万年青挂在新房的门檐上。婚礼的第二天,叔叔把那株万年青种在了他家的菜园
里。万年青象征了这家的媳妇是家里的一员,媳妇不再是这家的人的时候,万年青才会从
菜园里被挖走。
  菜园的后面是一条小河,爸爸说这条小河一直通道黄浦江。小时侯,我根本不知道黄
浦江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到了冬天,会有外面的渔船进来这里抓鱼。有一年冬天,来了很
大的一条船,至少是那时侯的我见过的最大的一条船。他们拿着通电的竹竿往水里叉,然
后就会有许许多多的鱼蹦出来。因为河在老屋的背面,在河边站着吹西北风连大人都受不
了,妈妈要我自己去楼上加衣服。本来就人小,活动不灵活,加上身上裹了那么多衣服,
就像个大球,结果从二楼楼梯口一轱辘滚到一楼。妈妈等了半天不见我人,跑进屋一看,
见我躺在地上哇哇大哭。还好,衣服多,没有摔伤。
  河的后面还是一片农田。农田的中间有条两米宽的土路,一直通到最北面的公路。周
六的上午,我会早早的起床,站在二楼的北窗边,望向土路和公路的交叉口,等待爸爸的
身影的出现,然后跑到河边的老槐树下去接爸爸。

注:老屋里的故事是我人生的开始,是我记忆的开始,是和上海这个城市的名字没有任何
关系的一段生活。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户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5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e key to happiness in life is knowing when to keep your mouth sh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