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yb9527 (天涯), 信区: Feeling
标  题: 父母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May 17 11:45:05 2007)

最近回家看望父母,他们更加苍老衰弱了,不禁心酸。

我发现我还是不了解父母。父亲问,你还不成个家?怎么找个朋友这难?我说其实我不想
结婚太早,麻烦,不自由。其实我心里知道,跟心爱的女孩子分手后,几年来没有心情找
朋友。但我觉得没法跟父亲讲清楚,所以没说。父亲叹息一声,点燃一根烟。在袅袅上升
的淡蓝色烟雾里,父亲眯缝着眼,像一件历经沧桑、坚硬倔强的根雕。这一刻,我发现父
亲老了许多。那双曾经抚摩过我头顶的粗糙大手骨节嶙峋,黝黑的皮肤到处皴裂,像久经
风吹雨晒的裸露岩石。在我们日益强壮高大甚至肥胖的同时,父母日益暗淡矮小。身上一
套穿了多年的衣服,以及他们日渐增添的白发,浑浊的目光,让我的心一下子紧缩。难道
这就是养育了五个子女、为五个城市儿女自豪的我的父母吗?岁月多么无情!

晚上,我陪着母亲聊天,父亲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母亲说,伢啊,村里几个大学生,每个
人都把女朋友带回家了,你堂弟都结婚了快有孩子了,你也该操心了。乡亲们总是笑话,
说你家的洋媳妇呢,咋不带回来看看?这大的人了,也该有个人说说话,跟你洗衣裳做饭
。你不知道你爸看到别人带小孙子,那样子,恨不得抢一个过来。趁现在我们身体还好,
还能帮你带带小孩,你就可以安心做事了。城里人事情多,以后我们身体不好了,你们压
力大,哪有时间管小孩呢?

听了这话我鼻子一酸,父母啊,这就是中国的父母,操劳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想到要为自
标  题: 父母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May 17 11:45:05 2007)

最近回家看望父母,他们更加苍老衰弱了,不禁心酸。

我发现我还是不了解父母。父亲问,你还不成个家?怎么找个朋友这难?我说其实我不想
结婚太早,麻烦,不自由。其实我心里知道,跟心爱的女孩子分手后,几年来没有心情找
朋友。但我觉得没法跟父亲讲清楚,所以没说。父亲叹息一声,点燃一根烟。在袅袅上升
的淡蓝色烟雾里,父亲眯缝着眼,像一件历经沧桑、坚硬倔强的根雕。这一刻,我发现父
亲老了许多。那双曾经抚摩过我头顶的粗糙大手骨节嶙峋,黝黑的皮肤到处皴裂,像久经
风吹雨晒的裸露岩石。在我们日益强壮高大甚至肥胖的同时,父母日益暗淡矮小。身上一
套穿了多年的衣服,以及他们日渐增添的白发,浑浊的目光,让我的心一下子紧缩。难道
这就是养育了五个子女、为五个城市儿女自豪的我的父母吗?岁月多么无情!

晚上,我陪着母亲聊天,父亲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母亲说,伢啊,村里几个大学生,每个
人都把女朋友带回家了,你堂弟都结婚了快有孩子了,你也该操心了。乡亲们总是笑话,
说你家的洋媳妇呢,咋不带回来看看?这大的人了,也该有个人说说话,跟你洗衣裳做饭
。你不知道你爸看到别人带小孙子,那样子,恨不得抢一个过来。趁现在我们身体还好,
还能帮你带带小孩,你就可以安心做事了。城里人事情多,以后我们身体不好了,你们压
力大,哪有时间管小孩呢?

听了这话我鼻子一酸,父母啊,这就是中国的父母,操劳了一辈子,从来没有想到要为自
己活,一辈子牵挂的还是自己的孩子,还有孩子的孩子。可是,我们都做了什么呢?经常
好长时间才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要不就是寄点钱,以为这样就尽大了对父母的孝心。有时
候时间长了没给家里打电话,父母赶快问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工作不顺心了?要注意
身体啊。其实,我们熬夜打牌,纵情喝酒,身体也扛得住。真正需要注意身体的,还是父
母。就连寄给他们的钱,也没舍得花,说结婚的时候还给我们,城里买房子困难,到时候
帮凑我们一下。

想起小时候,父母把我搂在怀里,吹着夏夜的凉风数着星星教我唱古老的歌谣;想起过年
时父母看到我们穿上新衣欣喜不已,而自己穿着破旧的衣衫笑得那么开心;想起我在别人
家菜园自偷了几个西红柿,父亲那高举的鞭子和恨铁不成钢的失望愤怒眼神;想起我读书
不认真,父母那焦灼的神情,还有辽阔悠远的天空下哪个捡稻穗的小小身影;父母从集市
回来,笑咪咪从口袋里变戏法似地掏出的一个棒棒糖;看到我拿回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候父
母流下的眼泪和那碗特意为奖励我而做的蛋炒饭,当时父母还满怀歉意地说,可惜没有买
肉,不然可以给你炒肉饭吃。父母啊!要知道现在从路边走过,看到卖蛋炒饭的时候,我
是多么不屑一故,还有谁能炒出带者你们目光和温度的炒饭呢?

找工作的时候,父母几乎一天一个电话询问,要知道那段时间的电话费可够他们好长时间
的开销。那时侯我心情不好,烦的时候就大吼他们,嫌他们多事,嫌他们罗嗦,而父母总
是唯唯诺诺,深恐刺激我,怕我压力大,还安慰我。哪个曾经脾气暴躁的父亲,温和宽厚
的母亲,在我的蛮横面前,一下子惊慌失措起来。现在想来,那对他们是多么残忍的伤害
,而我那时是多么无知和浅薄!我也将有自己的孩子,我也会变的絮絮叨叨,烦人不堪,
我的孩子,又将会怎样对我呢?

工作过后,父母为了我的一点小成绩,就要沾沾自喜好几天,逢人就夸我,让我成了远近
闻名的状元才子,可是我是惭愧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呢?或者说为父母做了些什么呢?多
数的时间和精力,消耗在人事牵扯中,消磨在交际应酬中,在喝着喷香的咖啡、醇美的酒
水时,我可有一刻想起过乡下的父母?一顿饭钱就可以让他们舒舒服服地过上一段好日子
。他们,连咖啡是个什么东西都没有听说。

有时候我也想,父母或许该添件新衣裳了,或许母亲就坐在灯下为我缝制鞋垫,因为我喜
欢母亲亲手做的鞋底,舒适、养脚。可是我深入过他们的内心吗?节俭了一生的他们真的
在乎几件新衣裳吗?我们到底该为父母做些什么。

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等故事我们耳熟能详,孟郊的《游子吟》“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线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不知道读了多少遍,可是就没
有感受到其中的深意。只是当作故事和诗歌去欣赏。是我们反应太迟钝了?还是母爱太深
沉博大,我们没有及时理解她?

我想,古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修身、齐家可是放在前头的。对父母、
家庭没有责任感的人,真的能有社会责任感、能有感恩心、报国志吗?想来未必。

面对父母,我还有什么脸面为自己找借口?失去了心爱的女孩,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悲情氛
围里,借以逃避、消沉,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工作不顺心,怨天尤人,怪环境不好,人
心不古,怪世风日下,在干旱歉收的年头,父母消停过、埋怨过吗?他们只不过挑起木桶
,从遥远的山里跳水浇灌禾苗。肩膀磨出了血,他们吭过一声吗?我发誓:我一定找一个
可心的女子,他必须不问家世,爱我,还有我的父母。我要让父母和别人的父母一样,晒
着太阳,看者小孙子满地跑,然后咧开缺牙的嘴,满足而舒心地微笑,就像他们看着长势
良好的庄稼,那样地幸福和满足。

我知道,我延续的不仅是父母的血脉,还有他们的希望,品德,事业。我没有理由偷懒,
没有理由那么矫情,没有理由那么柔弱,为了一点算不得什么的挫折,伤心、失望甚至暗
自垂泪。而父母,只有在我们生病的时候或者庄稼歉收的年份,才会洒下浑浊的眼泪。我
应该像父母那样坚强,像他们侍侯了一辈子的庄稼那样,而不能像温室的花朵,习惯低头
叹息。父母在风雨中,烈日下,黄土地上,勤扒苦做,日出而作,日落而栖,就是为了从
土地里刨食,养活我们一家子。我知道,我们就是他们侍弄的庄稼,哪个农人不希望庄稼
茁壮挺拔,谁不希望有个好收成?

回城的时候,回头再望一眼那个坐落在山岭脚下的小山村,我的眼睛再次湿润了。在中国
,还有多少这样的乡村?这样的父母?

太阳的光辉静静地照耀着这个古朴、简洁、安详、庄重的小村落,流淌的阳光像一地黄金
,这是来自成熟稻穗、小麦、玉米的光芒。我知道,无论我走多远,这里,将是我永远的
牵挂。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2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t is not our abilities that show what we truly are, but our choi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