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scholl (日尔曼制造), 信区: single
标  题: 你欠我一个farewell(原创献给single)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Jul 26 01:39:13 2007)

“我最后一次见到你,是在梦中。你穿一袭白衣。我松开你的手,你便坠入秦皇墓里。我
喊着:‘公主,你别走!’,便醒来了。“那是叶维的说法,msn的留言。事实上我根本想
不起来和他最后一次见面是哪一次了。记忆中最清晰的始终是第一次相见。

那天我确实是穿一袭白衣,白色连衣裙,换季减价的艾格,我的第一条连衣裙。那是大一
第二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拎了从电脑上拆下来的硬盘站在图书馆前的草坪上。五点
半。在没有手机的时代约一个人很麻烦,尤其是从未见过的人。

“请问你就是那个……花花吗?”
我承认意识到那就是叶维的时候目瞪口呆。我一直当他是猥琐男:有土的掉渣的方言和糙
得不能再糙的回帖、聊天记录为证。包括给我起“花花”这一外号——我的ID,evilbloo
m,恶之花。那些工科菜鸟,连波德莱尔都没听说过。然而眼前的叶维既不老土也不猥琐,
首先是高大魁梧得让我仰视:185,其次穿着格子衬衫,一幅干净清爽的样子。而之前我在
BBS上的无数次口水战里无数次骂他变态、恶心。包括这次借硬盘给他拷4AD厂牌的专辑,
也是因为烦死了他在网上的纠缠。哥特摇滚、唯美仙音派、噪音流行、另类电子、暗暗黑
、后朋克……在打口碟的年代都是一张张淘出来再刻到电脑上的。因为出生在某个繁华的
港口,我的收藏在这个西北内陆城市显得那么令人垂涎。
“Bauhaus,Pixies,Xmal Deutschland,啧啧,都是好东西哇,沿海就是先进,不比我们
这些西北老农民。不能白给哇,我请你吃饭吧。”

然后是一个半月的暑假。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生活让我很快淡忘了泡在rock
版的日子。至于叶维,则被我定义为没有必要保持联系的一类人,很快从我生活中淡出。
开学之后先是版上的某人让我知道自己认识的是X大最牛逼的主音吉他,然后又是篮球场边
尖叫做花痴状的女生让我知道不小心认识了大众情人:通信工程,院队主力,吉他手,阳
光,帅气,现在女生找男朋友不就流行这样的吗?流行的东西都很贵,而出生在东海边小
渔村的我,遇到贵的东西都是退避三舍。

“我最后一次见到莹,是在外语学系大楼。透过窗户,我看见她高傲而孤独地走上台阶。

叶维说得太对了。莹一直都是高傲而孤独的。八个人的宿舍里没有人和她走得近。第一个
学期的同出同入阶段过去后一直没有人和她一起吃饭、一起打水、一起上自习。如果经历
过几次这样的事情,谁也不能怪我们孤立她:在图书馆里遇到男生传纸条,还来不及心跳
就听到一句“拜托你带给坐你旁边的女生好吗?”莹实在太抢眼了:军训服装也不能掩盖
的高挑身材(莹有174)、白净皮肤和端正的五官,以致军训期间我们连的教官(其实就是
军校大四的男生)就想和她约会。外语系一来小,二来是全校男生关注的焦点,于是很快
大家都说外语系的新系花出炉了,就是那个英语的,大一的小女生,莹。
同宿舍的女生都是读过书的,都知道赤裸裸的妒嫉是很掉份子的事情,所以表达得自然含
蓄而委婉,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用现在的说法叫和谐):比如晚上寝室电话接二连三地
响起,必然是找莹,这时候就会冒出一个声音说“烦死了”;晚上莹在过道里打电话,第
二天必定有人说昨天晚上吵得很,睡不着。莹是我们宿舍第一个有手机的,于是就有人酸
溜溜地感叹:有男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莹一开学就说自己有男朋友了。我们一听到名校毕业,在北京外企工作,又是长长的一声
“哇”。有手机之后莹的男朋友还是照样打电话到宿舍的座机上,一来那时候没有“接听
免费”一说,二来我们都清楚,不就是查岗么,确认她没有跟小男生出去玩。妒忌归妒忌
,我们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所有关于外语系女生(尤其是美女)不检点的传言都和莹
不沾边。
还好莹成绩不好。一开始她拿着题问老大,在老大几次用尖锐的嗓音说出“哎呀,这个很
简单的”之后,她也不再自讨没趣了。老大一直是年级第一名。
我和莹慢慢走近,是因为我和她一样落落寡欢。或许也我们一样地离家遥远,一样地向往
更大的城市、更高的山。其实我们之间没有太大的交集。对我喜欢在图书馆的社科阅览室
里读忧伤而颓废的小说、在校门外的地摊上搜集另类的打口CD,而她对任何奇奇怪怪的书
和音乐都没兴趣。我们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在手头宽裕的时候一起逛街,在大部分无
聊的时候一起聊天。
我是唯一看过她男朋友照片的人。莹马上从我的尴尬表情看出我的反应:他太配不上她了
。大一的时候看比自己大五岁的男人,自然恨不得叫大叔的。何况是一个个头不高(看起
来和莹差不多)、有小肚子的男人。我也是唯一一个知道莹的父亲已经去世的人(除了管
档案的辅导员):莹高一的时候父亲出车祸,她是在急诊病房里眼睁睁看着父亲停止心跳
的。莹说的时候声音颤抖,我一直沉默,牵着她的手。

叶维并不知道。他说我以为她是个款姐呢。叶维说话向来这么没水准。有一次我和他闲聊
,他说“找女朋友也该找个看起来靠谱的吧,像我185,要是找个158的,牵着手走
到街上都被人骂:这人打水怎么拎俩水壶?”全然不顾我脸拉得老长老长——我正是15
8.莹的穿着打扮确实在我们这些外语系女生中也是很时尚的:第一个穿紧身牛仔裤配长
靴的是她,第一个戴大大的耳环的也是她。其实出身普通工人家庭的她也就淘二三十块钱
一件的地摊货,问题是再廉价的衣服穿到她身上也不显得低档。
叶维是我积极地要介绍给莹的,在莹告诉我和那个北京男分手之后。起初叶维说没时间找
女朋友,要学习,要考GT。我强调了几遍“大美女”,也终于答应了。电信院的元旦晚
会上有叶维他们的演出,我带莹去了。结束后我们三个人就坐在学校里的Cafe里瞎扯
。叶维一直低着头摆弄手里的杯子,一边不停地擦汗说暖气太热。后来莹说音乐没什么感
觉,太吵了,人还好,没给她找个扎耳洞、剃光头的。
很快全系的人都知道莹的男朋友是通信工程的叶维。帅哥美女,恐怕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组
合,我也忍不住得意了一阵子。而后我便重新过回一个人上自习、一个人吃饭和打水的单
调生活。和莹一起聊天的次数也变得越来越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莹这样说,是在专四成绩出来以后。她是我们宿舍仅有的两个没
过的人之一。“有的人天生就什么都占了,要长相有长相,要家境有家境,要学习有学习
。我没这种命,我是平民百姓的孩子,没啥雄心壮志,也就想找个能糊口的工作,找个踏
实可靠的老公过日子。”
叶维打电话约她周末去看电影,她很冷淡地说我想安心读点书。
莹说过她就是没品味,就是不喜欢摇滚。她说几千块钱买把琴,买块效果器,她只想到那
些人的父母真的很有钱。他们不用担心学费,不用担心爸妈在的工厂是不是要倒闭,他们
有条件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和我们不一样。
从莹的口中我知道叶维也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他家住省政府大院,他五岁开始学小提琴十
四岁开始弹吉他,他迟早要出国并且不需要他自己联系导师……这一切更让我坚信我的退
避三舍是正确的。

再后来就没见叶维几次了。有一回在路上撞见形色匆匆的他,打了声招呼,知道他开始在
他们系一个牛人的实验室里做业余科研,争取发论文,申请好点学校。这一切离我都很遥
远,我只知道,原来他要毕业了。
“那天晚上我也唱了一首歌。我说我要是唱得好就当主唱,不当主音了,抱歉伤害大家的
耳朵几分钟。其实我本来想说:这首歌献给我心爱的女人,但是看到台下没有你,我就咽
下去了。”
叶维的毕业演出我没去。暑假里他发短信问我,他过几天要去北京,然后飞纽约了,能不
能去火车站送他。那时我已经回了家。开学后莹转交给我一个密封袋,里面装着一根断成
两截的弦,和一个有些磨损的拨片,我知道是叶维常用的。莹说那天晚上气氛很high
,叶维solo的时候甚至把都琴弦给弹断了一根。他最后唱的是许巍的《故乡》,那时
候很多人都把目光投到莹的身上。莹没有出声,没有笑容,也没有泪水。
我知道叶维是很鄙视许巍的,他说那样的歌也就用来骗骗小MM。可是我喜欢。尽管我不
说,但我内心渴望有人为我唱:“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第二年我也离开了X大。我走得很洒脱。衣服、日用品、书,能卖的都卖了,而且是白菜
价:牛津高阶卖十块,被子五块,几百张打口CD,最后几乎是送给听摇滚的学弟。穿旧
的衣服也卖不出去,索性捐给西北老区人民了。其中就有那条白色连衣裙。上火车的时候
只有一个小小的背包,但是里面有一条断了的琴弦,和一个满是汗迹的拨片儿。纯正的废
物。

工作的头一年,我有了男朋友。同一个写字楼里上班的男生,每天早上在电梯里相遇。后
来他问过我,对他最初的印象是什么样子。我说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穿着格子衬衫,
头发短短的,看起来好干净,好清爽的样子。那时候我心里就像被什么触碰了一下……

“你那件格子衬衫呢?”
“那件衣服,早被我妈当抹布使了……骗你的,我捐给衣援西部了。你问这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呗。”

“我硕士毕业的时候导师跟我说farewell,当时我就想多好的词啊,其实我走之
前就是想和你说farewell的。”
“Farewell,你欠我一个farewell......”
“是你欠我的!”

莹也终于没有让叶维F2过去。莹告诉我,她和叶维之间唯一的共同话题就是我。但是叶
维回国换签证的时候既没有见我也没有见莹。据说他回来相亲了,见的是副省长的女儿。


应该有一个男孩收到了叶维的格子衬衫,也应该有一个女孩收到我的白色连衣裙。他们会
不会都考上X大,一个考到电信院,一个考到外语系。然后他们在图书馆前的草坪上相遇
。这样他们就不会说:他/她是和我人不一样的人,多好啊!

--
《民法通则》第125条:在公共场所,挖坑不设明显标志或安全措施
,致人伤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58.19.21.*]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事实是,每个人都会伤害你。你只需要找到那些值得让你忍受伤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