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yfdragon (牧羊犬), 信区: WHUExpress
标  题: 【首发】行走在武大,七年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Aug 27 22:18:38 2007)




        电脑前忙乎半天,想出去走走。
        走一走,想一想,我走过了七年。



        我的枫园半年,被放逐的部落民


        八月底的武汉,“秋半天”真真地来了,午间暑热退去,剩下的倒有丝丝清凉,
尤其一个人心静的时候。
        走出枫园,校园里面依旧是静静的,没有多少人气。记得本科时候对枫园很好奇
也很崇拜,因为那个时候,为数还不算不多的研究生和留学生们离我的生活还很遥远,印
象中那时的枫园比现在还要静谧,每次穿过侧船山路生科院的实验苗圃,见着依稀的人烟
,百转回肠的小路,自然不自然地就望而却步了。那时候,周末晚间学府路上的鹅黄灯光
下,进进出出打牙祭、聚会、玩电脑的学生远没有今天这般多,因此,更不要说这大白天
都人迹罕至的山野小径了。
        七年之后,我也成为了一名枫园部落民,在这里断断续续逗留了半年,习惯了传
说中超级难吃的枫缘居,和很多不一样肤色和言语的GGMM擦肩而过,却觉着和自己本科时
候所向往的枫园大相径庭。走进这里,我才真切地发现,现在的这里,不是阿卡德米园,
不是精神的皈依所,不是,只是蜷缩在珞珈山小小一角的几栋房子。更重要的是,我已经
依稀感觉到,自己并不属于这里。
        七年了,我认识的人,一个一个都走了。而我的心,似乎也随着那个梦远行了,
这里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注定是个过客。这就是我的枫园半年,被放逐的部落民。很遗
憾也很无奈,这种心灵的放逐与隔膜,还得至少持续到2008。
不管怎样,经历了才有评判的资本,生活有着绚烂的日子,也注定少不了阴霾和平淡,存
在了,经历了,这才是我完整的人生。
        不必抱怨。
        更不要在这里以青春的名义透支自己的生命。
        注定要走出枫园。



        湖滨的感觉,很温馨


        转过新文科区,走进湖滨。
        湖滨的感觉,很温馨。
        前年到去年,在这里住了一年,好感却抹去了以往不好的印象。大一时,湖滨也
如枫园一样令我很陌生,不用说路途的遥远,建筑布局的零乱,单是桂树掩映下的布满青
苔的石板路,就让我感到局促,以致于军训期间一次放假,我和老乡两个竟然在这刚刚进
入的诺大校园里走迷了路。再者,不知道多少次自豪地带着同学、朋友、家人参观武大校
园,眺过奥场,走下老斋舍,从樱花树下走过,到了标本馆的路口,人也倦了,经常手指
着远处做的一句介绍:那边一直可以走到东湖!然后就折返,或者借道人文馆走开去。
        对湖滨的好感来得很俗!呵呵 记得大二那时候在狮子山顶的数学楼上课,课后折
回桂园食堂(当时号称“吃在桂园”)吃饭时候,食堂里面只剩残羹冷炙。后来,听同学
说湖滨食堂也不错,于是吆着寝室的哥们就杀向了湖滨。大学的男生,活动量大,饭量也
大,没女朋友的话生活就更简单,于是乎,湖滨就留在了我们的味蕾里,当素菜卖的炒鸡
蛋、一块钱整个鸡蛋摊的大饼、还有二楼的炸酱拉面……以致于研二时候听说要搬到湖二
住,我一拍脑袋就抢着报了名。你看,簇新的湖滨二舍公寓,正对门的湖滨食堂,修缮地
越来越好的湖滨路,还有读研时候那帮简单而很真诚的哥们……
        忘不了行走在寒夜微灯笼罩着的湖滨小路,忘不了奥场的每晚狂奔,更忘不了那
180天,桂二和湖二的一线牵连……



        樱园,我永远的梦


        不经意间走进了樱园。整个老斋舍正在大修,竹竿皮索散落在台阶上,此时的樱
花树在蝉鸣鸟噪中略显得有些零乱,即便如此,樱园也然是我的樱园。虽然没有住过樱园
宿舍,但对樱园的感觉从来都是那么神圣,似乎它的一枝一叶都牵连着我的骨髓血脉,而
我的整个人从西元2000年起就浸润在樱花雨露之中。
        直通通走到樱四下面的大坡,苍翠的法桐在暮色中傲然地挺峻,想起不管何时这
块林荫的庇护都会让初入樱园的人倍感清爽,心中又是一阵感动,记得曾经怀抱过这些大
树,仔细考证并尽可能向人们介绍它的真姓名:法国梧桐?枫杨树?悬铃木还是其他?现
在,这些都已不再重要,因为,它们已经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想起曾经名噪一时的“武
大全国首开校史课”以及相关的花絮报道,不仅哑然失笑,纵使武大这样的百年学府,百
余年校史需要专门开课去学习吗?武大的历史在哪里?不是在教科书里,也不在课堂上,
武大的历史,在老斋舍的居高远眺里,在樱花树的年轮里,在奥场的铭碑里,在六一亭的
琉璃彩色里,在未名湖的一漾清波里,在梅园小树林老校长凝然的眼神里,在风过飘零代
代相传的口述里。用心地走过一遍校园,就会亲历一回历史。
        拐弯处,发现樱四楼下的三角地也立起一块大石,前任老爷爷般可亲的老校长手
书“樱园”大字,深深镌刻在磐石中,也刻在我心里。
        虽然没有切肤的亲近,但是,樱园永远是我的梦。



        后情人坡——我的秘密后花园


        抹一抹近乎神圣的回忆,清清思绪,我又折回登上了老斋舍的背面。从樱顶俱乐
部下来的一条小路,我们那时候把它叫作“后情人坡”,当然是相对于樱花大道下的“情
人坡”而言的。相比之下,后情人坡于我似乎更亲切。不仅仅是因为从山脚下的桂园宿舍
直登老图最为捷径,也不仅仅是因为据说发生在这里的很多或灵动或凄美的传说,当然,
也不会只是因为在这里我曾经意外发现了一只跳跃的小松鼠,理由很简单——樱花大道下
的情人坡太过喧嚣,据说很多人慕名前来,而这山后的曲幽小径,不为人知,好似我一个
人独享的后花园。:) 当然,这也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看看快到山脚的石阶小路上各色
小石子铺就的情辞佳句、相傍蝶鸟,你就不难体味拓荒建设者的独具匠心,以及真武大人
的真性情了。
以前有个习惯,每年寒暑假回来我都会一个人在学校逛上一大圈,虽然只是相隔一两个月
,但我却好似情人一样依恋着此间山水,尤是这杂草丛生的后山小路以及梅园小树林(此
是后话),更是我的必游之路。现在,也许是时间长了,见过了太多的迎新和不止一次的
校歌回想的毕业典礼现场,我和我的这个“恋人”之间有了“七年之痒” :) ,因此,
这种习惯也就慢慢淡下来了(也许是以另一种情绪在暗自滋生,可以想象)。今天,重新
走进我的神秘后花园,再一次邂逅我的昔日“恋人”,没有别样的惆怅,倒有几分惊喜。

        我仿佛看到了很多依稀闪现的身影:可爱的小松鼠,被我不小心踩断尾巴的小四
脚蛇,当然,还有刚入学就听说过的跳绳的小女孩(武大经典鬼故事:)呵呵 当然,更多
的还是我更为熟悉的身影:大一时候,下完课一群毛头小子像出笼的鸟,七嘴八舌地在山
路上狂奔——奔“饭”;后来,在老图看书累了就跑到后山振臂迎风呼啸山林,回声一遍
遍也和着我来回;再后来,一个人在后山找个小石凳,装着很正经很勤奋的样子假模假样
拿本NCE听着VOA,然后津津有味地看蚂蚁分食我施舍的包子馅儿;再再后来,奔走在寒夜
的小路上独自体味那一丝孤独的苦楚和附带的惊险,忽闪忽闪的橘黄灯光也很配合地营造
恐怖气氛……还有一次,春雨初霁后的暮色中,和女友相拥在小路边树荫下,故意逗女友
结果遭骂“你就是个屎壳郎!”,我故意沉下脸,一声不吭半推半搡把她朝下推,女友急
了嚷着要发火了,我甩过一句:“我在工作啊!”结果又是一阵雨点般的小拳头打在我身
上,心里边偷着乐呵呵 :)
        总之,太多太多的记忆,留在狮子山后山,留在后情人坡,留在我的秘密后花园




        (未完待续)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0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越是煎熬,越刻骨铭心,爱了就要受苦,明知没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