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ovestef (灵犀一指), 信区: Emprise
标  题: 【原创文学】明月天涯(二)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Oct  1 23:10:01 2007)

                                     第二章 夜风

清晨,细微的阳光透过窗笼温柔地洒在竹桌上。桌上有两杯茶盏,紫砂的茶壶正自顾自地
冒着热气。
李盛安端起一杯,茶盖轻轻一磕,一阵香气扑鼻而来,呷一口,沁人心脾。这会儿茶温正
好入口,李盛安满意地放下茶碗,一抬眼,就看见剑眉朗目的墨衣青年轻摇折扇,笑意盈
盈地站在楼梯口。
“李爷好雅兴啊。”墨衣的青年纸扇一打,走过来,脚步却悄无声响。
“哈哈,小苏总是来得这么正好。坐,茶,刚好入口。”李盛安轻捋胡须,招呼他坐下。

“这次又是个什么主顾?李爷可是知道我的脾气的。”那被称作“小苏”的青年坐下,端
起茶碗,吸一口气,“好茶!”
“你我许久未见,小苏还是那个性急的小苏啊,哈哈!”李盛安把头凑过前去,“唉,不
是麻烦事,我也不会找你苏慕风。”
“李爷请讲。”苏慕风微微一笑,收起纸扇。
“陈家堡的堡主陈一之,小苏可听过?”
“略有耳闻。”苏慕风略一皱眉。
“此人阴险狡诈,鱼肉一方,无奈仗着家传剑法,精妙无比,无人敢动。这次的买主是狠
狠心,出了大价钱,务必要将此人除去。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急找你了。”李盛安说着杀
人的买卖,却不动声色,两人仿佛平常茶客那般喝茶聊天。
“价钱多少我不在意,我反正独自漂泊,花不了多少钱。那么,今夜我便动手吧。”
“好小苏!事成之后,我依旧在这茶楼候你。”
“李爷,那我便先行一步,回去准备了。”苏慕风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味道,轻笑笑,说
罢便摇着纸扇出了茶楼。

李盛安看着苏慕风走出茶楼,如同看着当年他一个人走进茶楼,用嘹亮的声音叫道,“我
帮你!”少年人的脸上透着英气,像原野猎猎的风。
那一日,李盛安得罪了黑道大哥龙飞,决心先下手为强,手中的杀手却没一个敢接这买卖
。李盛安几乎已经决定一家赴死,就在这时,这个少年走进这茶楼,扔下掷地有声的几个
字。事后,李盛安接管了龙飞的组织,成为操纵杀手最大的中间人。他自然想把这个叫做
苏慕风的少年收在旗下,而苏慕风却总是轻笑笑,摇摇头。
“李爷,我帮你,只是不想看你一家大小无辜受死。钱财与我,并不重要。”苏慕风笑笑
,“我是个杀手,但我不想属于任何组织,我喜欢这样四海为家的自由日子。我也不随便
杀人,我这剑,只杀大奸大恶之徒。这段时日,承蒙李爷悉心照顾,待我如亲友。日后李
爷若有难处,便以信号传讯小苏吧。”说罢,苏慕风便提剑出了门。

李盛安感慨着,如今这个青年的眼角已不复当年初识时的稚嫩,却依旧神秘。当年苏慕风
离开,李盛安曾传令各地商号,如有苏慕风者需要银两,当倾力相助。而这个小苏,几年
来,也不过只花掉了作为杀人酬金的几百两银子。总是见他独自一人,轻摇折扇,出入茶
楼酒肆,那份风雅,正如饱读诗书的世家公子。又有谁想到,这竟是个剑法精绝的杀手!


“这个小苏啊。”李盛安摇一摇头,怅然一笑。

子夜时分,一个黑影携着黑色的风,仿佛一只黑色的大鸟,穿过小巷,来到陈家堡。
院落里两个身影晃动,星星点点地泛着银光。苏慕风俯身趴在屋顶,却发现晚了一步,陈
一之已经跟一个黑衣人交上了手。

“难道李爷还交付了他人?”可看此人的身步剑法,李爷手下的杀手没一个比的了。
“好小子,抢我生意!”苏慕风心里道,顺势一跃而起。
陈一之和黑衣人都是一惊,陈一之更是提剑护在胸前,“难道有两个‘月神’!”
苏慕风一把游云剑挺出,整个人仿佛一团黑云压过来。
陈一之情急之下,使出一招“漫天花雨”,剑波圈圈袭来,正是他的成名杀招。他想先解
决了眼前的黑衣人,好使自己不腹背受敌。却不料黑衣人银剑一横,整个人仿佛一道光向
着陈一之的剑圆中心刺去。只听得“啊”的一声,陈一之的剑掉在地上,他的胸前正中一
剑,背部几乎同一位置也正中一剑。
苏慕风和那黑衣人俱是一惊,拔剑回鞘。那黑衣人转身便要走,苏慕风一个箭步跟上。

“你就是‘月神’?”
那人却不答他,两人就这样踏着夜色,奔走了很远,直至来到一片旷野。苏慕风一个凌云
纵,跃到黑衣人的前面停下。
黑衣人这时也停下来,两人隔着几步之远。黑衣人把剑在手,眼神清冽,苏慕风却不动声
色。夜风呼呼地吹着茅草,也撩动着他们黑色的面巾。
黑衣人缓缓放下剑来,冷冷一笑,声音也仿佛冰雪一般,“你既知我是‘月神’,就该知
我御风剑下不枉杀性命。你跟了我几百里地,究竟是何用意?”
苏慕风粲然一笑,“我本以为是哪里的好小子,跟爷爷抢生意。原来是‘月神’在替天行
道。在下苏慕风,久仰‘月神’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苏慕风双手抱拳,一
双眸子在夜色里泛着光。
岳静轩心一紧,却见他拢起双手,“也跟了你几百里地,实在辛苦得很。在下告辞,后会
有期!”说将之时,那黑衣的男子便消失在夜幕中。
黑夜如魅,岳静轩伫立在原野之中,只听得耳旁的猎猎风声。“苏慕风”,想一想刚刚的
情景,岳静轩不禁一笑。

告别了李爷,苏慕风继续过起了闲云野鹤的逍遥日子。
这一日,他来到了溧阳城。这是个大城镇,热闹非凡。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苏慕风一
路晃过市集,眼前的热闹景象使他的心也暖起来。
突然前方有一列长队,有老有小,好像十分热闹。苏慕风心一痒,便走上前去。

“这位老伯,请问前方是什么队伍,如此热闹?”
“这位小官是外地来的吧?”排队的老者抬起头来,“这是一位外地来的岳大夫在此赠医
施药,已经有几天了。这大夫只收一点诊金,不收药费。若是他没有需到附近药铺抓的药
,则连诊金也不收。因此溧阳城的百姓都来排队看病。真是个好人哪!”老者的脸上露出
赞许的神情。
“究竟是个何样的人物?”苏慕风心里好奇,便走到队伍前头,见一位年纪轻轻的大夫坐
在案前。那大夫一副书生模样,白白净净,十分清秀,却是搭脉写方,毫不含糊。
岳静轩抬起头来,见一人着墨色长衫,怀抱把剑,正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四目相接,若月
映寒潭,岳静轩心里一慌,赶紧低下头去写药方,嘴里却道,“这位大哥可是要看病?还
请后面排队。”
“哦,扰了小先生,还请见谅。我不看病,若是小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下倒是愿意
效劳。”苏慕风莞尔一笑,便侧在一旁,心想道,“在这溧阳城里竟遇见如此清绝的人物
,实在叫人欣喜。”
岳静轩见他侧在一旁不走,笑意盈盈,不知怎的心跳的一阵紧。她心里暗暗道,“此人甚
是有趣。不过我也真是奇怪,人家好心帮忙,我怎的如此心神不定。”

“这位……小兄弟,”忽然一个络腮胡子的汉子推开正看病的老人,带着几个人,走将过
来,眼一斜,一脸不怀好意。“我说,这位小兄弟。你在此摆摊怕不是一两天了吧?你占
了哥几个的地盘,是叫哥几个都喝西北风去啊?”
岳静轩正要答话,苏慕风却已经迎了上去,眼神凌厉。
“你们是什么人,在此捣乱。这位小大夫在此赠医施药,乃是好事,怎的误了你的生意?

“呀嗬,你个什么东西,敢拿眼瞪我!”那大汉“呸”了一声,眼睛一斜,“告诉你,爷
爷我可是漕帮盖大爷的手下,这溧阳城里谁不知道咱盖腾云盖大爷!”
“盖腾云是漕帮帮主,管着漕运,连咱溧阳城的县太爷都怕他三分哪。”站在苏慕风身后
的老人凑近岳静轩,“岳大夫,他们肯定是收保护费来了,他们武功高,您可别跟他们硬
碰。”
“哼,原来是地头蛇。手下尚且如此,你家大爷怕也不是什么好鸟。”苏慕风讥然一笑,
老人声细如蚊,也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岳静轩抬起头来,见一人着墨色长衫,怀抱把剑,正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四目相接,若月
映寒潭,岳静轩心里一慌,赶紧低下头去写药方,嘴里却道,“这位大哥可是要看病?还
请后面排队。”
“哦,扰了小先生,还请见谅。我不看病,若是小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在下倒是愿意
效劳。”苏慕风莞尔一笑,便侧在一旁,心想道,“在这溧阳城里竟遇见如此清绝的人物
,实在叫人欣喜。”
岳静轩见他侧在一旁不走,笑意盈盈,不知怎的心跳的一阵紧。她心里暗暗道,“此人甚
是有趣。不过我也真是奇怪,人家好心帮忙,我怎的如此心神不定。”

“这位……小兄弟,”忽然一个络腮胡子的汉子推开正看病的老人,带着几个人,走将过
来,眼一斜,一脸不怀好意。“我说,这位小兄弟。你在此摆摊怕不是一两天了吧?你占
了哥几个的地盘,是叫哥几个都喝西北风去啊?”
岳静轩正要答话,苏慕风却已经迎了上去,眼神凌厉。
“你们是什么人,在此捣乱。这位小大夫在此赠医施药,乃是好事,怎的误了你的生意?

“呀嗬,你个什么东西,敢拿眼瞪我!”那大汉“呸”了一声,眼睛一斜,“告诉你,爷
爷我可是漕帮盖大爷的手下,这溧阳城里谁不知道咱盖腾云盖大爷!”
“盖腾云是漕帮帮主,管着漕运,连咱溧阳城的县太爷都怕他三分哪。”站在苏慕风身后
的老人凑近岳静轩,“岳大夫,他们肯定是收保护费来了,他们武功高,您可别跟他们硬
碰。”
“哼,原来是地头蛇。手下尚且如此,你家大爷怕也不是什么好鸟。”苏慕风讥然一笑,
老人声细如蚊,也被他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什么?敢侮蔑盖大爷!兄弟们今天不打你个满地找牙,绝不放你走!”那大汉说着
便扑上来。
苏慕风侧身一躲,那大汉便扑了个狗啃泥。
“好小子!兄弟们上啊!”那大汉“呸”两声,几个人一哄而上,将苏慕风团团围住。
苏慕风冷笑一声,却不拔剑,“唰唰”几剑鞘便将他们打倒在地。
“好!好功夫!”人群里不知谁爆出一声喝彩。
岳静轩看着那墨色长衫的青年人,不知觉唇角扬起,她仿佛听的到自己的御风剑在隐隐泉
鸣。

“兄弟们,怎么了?”又一群汉子推开人群挤进来,见状忙拉起地上的大汉。
“哥哥千万别放过这小子!”那大汉“呸”一声,一牙的血。
“兄弟们上啊!”十几条汉子如狼似虎向苏慕风扑将过来。苏慕风轻轻一跃,跳出人群,
拉起岳静轩的手,珉然一笑,“跟我走!”
岳静轩欲挣脱,却被他握得紧挣不开,眼见此地已待不下去,又不能暴露身分,只得随苏
慕风而去。
苏慕风一手拉着岳静轩,一手持剑鞘左右舞动。那剑鞘如一条乌龙,骇得那些大汉纷纷倒
地。

苏慕风便拉着岳静轩一路跑到城外,方才停歇。他转头去看岳静轩,见她一张小脸通红,
便放开了她的手,“跑累了吧?”却见岳静轩只身一人,药箱等等显是落在了城中,便不
好意思地笑了,“实在抱歉,却是连累了小先生。此地怕是不能待了。”
岳静轩摸摸自己的手,脸上红霞未去,也笑道,“不打紧,我本是飘荡惯了的人。刚才还
要多谢兄台救命之恩。”
“什么谢不谢的,举手之劳嘛。只是连累小兄弟丢了药箱,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那药箱里反正就几味药材,没什么要紧物事。”岳静轩擦一把汗,渐渐平复下来。
这时,突然,南方的天空一声火竹响起,两人抬头一看,一道火光闪过即逝。岳静轩警觉
起来,心里道,莫不是谁的信号?
苏慕风却摇头笑笑,“没事,不过我要走了,你保重,后会有期!”说着便要离去。
岳静轩看着他走远,心里怅然若失,她突然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苏慕风回过头来,顿一顿,又是一笑,“我叫苏慕风。”便渐渐远去。
岳静轩立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远去。
“苏慕风。”她忽尔嫣然一笑。

“小苏,可算找到你了!”
发出信号的,正是李爷。这一次他要苏慕风去杀漕帮帮主盖腾云。
听罢,苏慕风忽然笑起来,“哼,还真是快。白天刚替他教训了几个不成材的手下,晚上
就要教训本尊了。”苏慕风心里道。
 “小苏,你因何发笑?”李盛安一脸诧异。
“哦,没什么,没什么。李爷,你放心,我今晚就动手。”苏慕风敛起笑容,双手抱拳。


是夜,盖腾云正在院中练武,突然感觉到一阵风过,却看不见人影。
“何方的朋友,来盖某处有何贵干?”盖腾云背手信步,手里握紧了刀柄。
“我来,”苏慕风笑笑,仿佛鬼魅般突然出现,“取你性命!”说是迟那是快,苏慕风一
剑出,盖腾云忙举刀去挡,“铛!”,金光四溢。
黑夜中,只见得金色的刀光和银色的剑光如线般缠绕在一起。
苏慕风与盖腾云正打的欢,却突然见屋顶上人影一晃。
“什么人?”苏慕风一分神,被盖腾云逮着个机会,他忙从袖口中射出三支袖箭。苏慕风
一个侧翻,挽一个剑花,“铛”,“铛”两声落地。盖腾云定睛一看,另一支袖箭被苏慕
风叼在嘴中。
苏慕风吐掉嘴中袖箭,“哼,老贼,还有两下子。”
盖腾云却哈哈大笑,“哼,小子,别得意。你已中了这箭上的毒,还是乖乖就擒,说出幕
后主使,说不定我还饶你一命。”
“休想糊我!”苏慕风口里说着,却身子一沉,他自知确是中了毒。
“哼!受死吧!”盖腾云一刀砍来,苏慕风举剑勉强去挡。

他们谁也没有注意,何时,屋顶上窜起一条黑影,仿佛乘风而来。一道银光,生生地将盖
腾云的刀和苏慕风的剑劈开,盖腾云顺着刀势退出几步。
他一惊,却见苏慕风的面前立了一个黑影,手里的剑仿佛月光一样散着清辉。
“好小子,还有同伙!你是什么人?”盖腾云握紧了刀,慢慢走近。
苏慕风捡起震落在地的剑,见黑衣人站在自己身旁,却十分惊喜,“是你!”
岳静轩对他一笑,转过身来,“我是‘月神’。”
盖腾云大惊之下,一刀劈来,却被岳静轩挡开。只见她顺势一个转身,侧到盖腾云身旁,
一剑挥出,仿佛一道月光刺透了盖腾云的胸膛。
“月……月……”盖腾云睁大了眼睛,却再也说不出来另一个字。
岳静轩抽剑回鞘,扶起苏慕风,一个腾空,两人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你为何会救我?”苏慕风眼神恍惚地看着岳静轩,任自己被她架着飞快地穿过一条条小
巷。
“别说话,你中了毒。”岳静轩的言语间透着焦灼。
“这声音好熟悉。”苏慕风心道,仿佛一个电光火石闪过,“啊!是你!”便晕了过去。

来到岳静轩歇脚的山间草庐,她将苏慕风小心地放在床上。
轻轻扯下他罩面的黑巾,一张熟悉的脸露出来。只是如今这脸上剑眉紧锁,双目紧闭,额
上的汗一滴一滴渗出来,流入发际。
岳静轩赶紧搭脉,略一沉思,便从怀中掏出几根银针,在苏慕风的身上扎下去。待半个时
辰后,她抽出已变黑的银针,扶苏慕风躺下,盖好,便趁着黎明的微微天光出了门。

苏慕风再醒来,已躺在一张干净的小床上。他想坐起来,却全身无力。他吃力地撑着半坐
起来,打量着这屋子。屋子不大,却整洁有致。阳光透过窗笼照进来,他下意识地摸摸腰
间,却在枕边看到了自己的游云剑。
“你醒了。”一个人踩着阳光进来,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
苏慕风定睛一看,来人着一身青色长衫,一把青丝以乌木簪绾着,两根发带飘飘若飞,正
是昨日市集上的岳大夫。
苏慕风略一沉思,喊道,“你就是‘月神’!”
岳静轩端药过来坐下,也不否认,只是一笑,“你可以叫我岳静轩。昨夜你中了镖毒,我
已用银针将毒逼去大半。你将这碗药喝了吧。”
苏慕风木然地接过药,喝下,笑起来,“我竟然,我竟然去充英雄,在市集上救你。”转
而又疑惑起来,“那你怎知我昨夜要去刺杀盖腾云?在我分神之际,你就在那屋顶上是不
是,却又为何不动手?”
岳静轩接过汤碗放在桌上,“我来此地本就是为了刺杀盖腾云,昨日你我在市集上这么一
闹,我只得提早下手。刚到盖家大院,便见盖腾云与人动起手来。我见那人身形步法,便
知是你。我本欲助你一臂之力,却又怕……”岳静轩低头顿首,笑而不语。
“又怕怎样?”苏慕风急忙凑过去。
“怕你说我抢你生意啊!”岳静轩抬头笑起来,声若银铃。苏慕风仿佛被阳光晃了眼睛。
他一愣,也笑起来。
“哈哈哈哈,”苏慕风笑完,却歪头看着岳静轩,神秘地笑笑,不语。
“你看什么?”岳静轩心里一紧,两团红霞飞上脸颊。她也不知是怎的,自己走南闯北那
么些日子,不知见过多少人,被他一瞧,却羞起来。
“呵,”苏慕风似是看得痴了,忽尔一声轻笑,“我笑啊,堂堂‘月神’,原来是个女子
,还是个调皮女子!”
岳静轩一声嗔怪,“你又怎知我是女子?”
苏慕风又笑,“我再不济,也是个杀手。那日你开口谢我,我便怀疑眼前这清秀的大夫是
个女子。今日再见,觉你神情忸怩,我当然确定你是女子!”说到这,他摇摇头,“想你
我两次相见,我都俱名相告,你竟扮男子声音糊我。”
岳静轩“噗哧”一笑,笑靥如花,“哪有你这样没防备的杀手,人家问你,你都俱实相告
。”
“那还不是……因为你。”苏慕风怔怔地看着岳静轩,一双眼睛清澈如水。
“胡说。”岳静轩心一紧,别过身去,脸上却仍然笑意盈盈。
“真的!第一次见你,你是‘月神’,我对你仰慕已久,自然以实相告。第二次见你,你
是个善心的小大夫,我本没打算告诉你,可你问我,我一回头,正对上你一双清亮的眸子
,心里一紧,就说出来了。”
苏慕风拉过岳静轩的衣袖,“这一次,没想到竟被你救了。”他像个孩子一样痴笑起来。

岳静轩也望着他笑,小屋里仿佛散着百合的幽香。
“以后,你打算……去哪里?”苏慕风小心地询问。
“也许,继续漂泊吧。”岳静轩想了想,淡然一笑。忽尔,她仿佛想起了什么,睁大眼睛
望着苏慕风,却一脸羞却模样,“那,那,你呢?”
“我?”他轻轻握住岳静轩的手,认真地对她说道,“以后,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这一次,岳静轩没有再挣脱,她任苏慕风握着自己的手,忽然像被阳光洒满了心中的每一
个角落,暖暖的。
苏慕风心里一喜,顿觉一身轻松。他“嗤嗤”地笑着,“岳静轩这个名字……以后四下无
人之时,我唤你‘月牙儿’可好?”
“那我,便唤你慕风。”岳静轩灿然一笑。
“好啊!月牙儿,以后我们行走江湖,有我保护你,你换回女装好不好?”
“月牙儿,以后你坐堂行医,我帮你上山采药可好?”
“月牙儿”……
“好啦好啦,我都答应你。你刚喝了药,快躺下休息!”
苏慕风就像个小孩子,唤不完的“月牙儿”,问不完的问题。可是岳静轩心里高兴,她知
道,以后闯荡江湖,她再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一个月后,早已接到盖腾云死讯的李盛安突然收到一封信,草草几笔,正是小苏的笔迹:
“李爷敬启”。
李盛安读完信,不禁仰天长笑。信上赫然写着:“从今日起,李爷不必再找我。我已找到
与我相伴一生的人,今后小苏将不再是个杀手。 苏慕风拜上”。
李盛安捏着信,眼前仿佛还是那个眼神清冽的小苏,那个猎猎如风的小苏,那个四海为家
的小苏。他立在窗边,望着远方,心想道,“究竟是何样的女子,居然收服了这个小苏?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4.77.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所谓成长,就是在听到波涛汹涌四个字,再也联想不到大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