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zhaohaozhen (二十二), 信区: WHUExpress
标  题: 学术大师的风范——记埃里克·马斯金(Eric Maskin)教授武汉大学讲座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Nov 10 14:37:32 2007)

八点刚过,ym就给我发短信,说是已经很多人了,只能凭票进场。等我九点左右赶到教五
时,人已经排到大厅里面去了。于是我抱着侥幸的心理看看另外一个门是否可以试试。结
果发现那边倒没什么人,难道大家不知道这个门也可以进报告厅吗?只是门口有工作人员
守着,检票。我顾不得那么多,就瞅了个空子,跳将进去了。很巧的是第三排被ldz打招呼
,于是就他旁边的座位坐下了。原来他是小IAS副主任邹薇老师的高足,前几排是留给高级
研究中心的研究生的。我只能冒充一下了,嘿嘿。其实我当年高考第一志愿是数理经济实
验班,只是我考的太臭他们没要我罢了。九点半的时候,所有人都可以进场时,里面已经
是人山人海了,到处是人,讲台上有一半也挤满了人。

十点钟,马斯金教授从人群中进来了,会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邹薇老师做了简短地介绍
之后,由武汉大学副校长吴俊培教授主持讲座。吴老师的嗓门非常之大,以致在他感情洋
溢介绍Maskin教授的过程中,会场不时发出善意的笑声。Maskin教授1950年出生于美国纽
约, 1976年获得哈佛大学数学博士学位。1985年到2000年一直在哈佛大学任教。【浩镇
按:上世纪六位曾在哈佛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中国学生,又称“六哈”,中,除邹恒甫
老师外,其它“五哈”都是Maskin的学生。】2003年,当选为国际经济计量学会会长。
2004年,受聘为武汉大学高级研究中心名誉教授。

Maskin教授以“Good Morning,Thanks everyone for coming here.”开始题为“Why we
procrastinate? :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我们为什么会拖延?一个演化的视角
)。主要内容是基于他与剑桥大学Dasgupta教授合作发表在2005年9月的 American Econom
ic Review(美国经济评论)【浩镇按:世界顶级经济学学术期刊】上的题为“Uncertain
ty and Hyperbolic Discounting”(不确定性与双曲线贴现")的文章。教说说,该论文
的主题实际上是界于经济学与心理学之间的。以一个例子开头,二月份你面临一个选择:
有一份痛苦的工作,如果你在4月1号做,只需要5个小时;但是你也可以在4月15号做,但
需要8个小时(实际上在美国就是报税,4.15是截止日期)。【浩镇按:这个问题我还真没
弄太清楚,笔记做的非常之凌乱,暂时整不出来;而且可怕的是,光顾记笔记,听的效果
也不好。等我回头仔细研究研究再补上这部分内容。】

正当我以为Maskin教授会继续介绍关于“双曲线贴现”的研究时,他嘎然而止。把时间留
给在场的同学提问。会场很多同学举手提问。第一个同学的提问我已经忘了,因为当时自
己也很想问一个。但是其实也没有很明确的想法,更没有像有些提问者先把问题写在纸上
。于是,在第一个同学提问完成后,我趁传递话筒之便,提了一个很simple的问题。我的
问题是:从Maskin教授今天的讲座来看,一些经济学的道理或发现实际上在一些很浅显、
简单的事实中就可以找到(今天讲座所举的圣诞节、鸟类行为等例子);但是今天的中国
学生学习经济学时可能过多的关注于方程、计算、以及各种复杂的理论。那么我想问一下
Maskin教授能否为中国学生的经济学学习提供一些建议?这么一个simple or sometime n
aive的问题,居然赢得了Maskin教授“a good question”的鼓励,我很高兴。Maskin教授
的回答是建议再学习经济学理论的过程中要多解题,各种书本后的习题,特别是那些具有
挑战性的题目。从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入手,再深入到更难的问题,通过解决问题学习和
掌握经济学理论。这一点,我深以为然。虽然最好的情况是自己从实际生活中发现问题,
但是其实一些国外的优秀经济学教科书后面的习题都设计的很好,花费了作者大量的心思
,非常值得做。所以,我决定以后要多做点题。

接下来一个同学的提问,我也没有听清楚,但是Maskin教授的回答我记住了一部分。他说
经济学是寻求真理的一项工具,但绝不是唯一的工具。最好的学者使用各种各样的工具来
寻求知识。有同学注意到 Maskin教授有一篇重要的成果是在完成20年之后才发表的,请
教他在该论文发表之前的二十年是是什么样的感觉,进一步引申到,学者应该怎样忍受一
个长期没有被承认的过程。但是Maskin教授的回答是虽然那篇论文20年后才发表,但是实
际上已经在经济学界流传已久。他没有回答后面的引申问题,因为好像他并没有面临过这
样的问题。有人请教了与今天讲座内容很相关的较高深的经济学理论问题(与“时间”的
概念相关),Maskin教授引用另一个诺贝尔奖得主(?没听清楚,有人补充吗)的话“时
间是一个人造的概念,为了是所有事情可以同时发生。(?)”来作答。

一位物理学专业的同学提了三个有意思的问题: 1.Maskin教授的工作动力是什么?教授
说他的回答是与大多数学术人员一样,“LOVE The Work Itself”(热爱工作本身)。这
也是唯一的合理性(Justification)。只有热爱自己的工作,才会不住地被它所吸引,
并试图去解答很多问题。并不是很多工作都会提供这样的机会的。学术人员从事研究只是
因为我们喜欢我们的工作。2.Maskin教授是如何看待诺贝尔奖的。教授认为对于研究人员
来说,诺奖并不重要,因为无论得奖与否,他们都会在做自己喜欢做的工作。诺奖的意义
还是在于向公众普及和推广经济学、物理学、生物与医学、化学这些基础学科,使得每年
有一次公众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学术研究上来。3.Maskin教授对待生活的态度。教授说不认
为自己与大多数人没有什么不同,比如说把家庭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等,与普通人是一样的。

还有两个同学提了学科之间的关系的问题。一个同学问社会学与经济学的关系是什么样子
的。Maskin教授说首先知识的划分是非常人为的“artificial”,实际上知识之间的界限
并没有那么明显。经济学与社会学的区别可能在于经济学注重建立模型;而社会学则更多
的采用其它方法,例如调查等等。但是所有这些学科和方法都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应该互
相了解更多一点。另一个同学问心理学与经济学有什么关系。Maskin教授说近年来心理学
研究的对经济学家的工作影响越来越大。因为现代经济学建立模型都是非常注重人的理性
的,而实际人们并不向我们的模型中的那么理性。但是,理性只有一种,不理性确有很多
种,心理学的研究作用就在于确定非理性的种类及其可能对经济行为的影响。

最后两个问题,第一个被吴校长给了来自媒体的人,她上来就说准备了一张列表的问题,
但是最后经过简短协商之后只问最重要的一个。【浩镇按:今天我算是烦透了这帮××,
从讲座开始到结束,一群人拿着各种相机和摄影机围着 Maskin教授拍个没完,经常挡住
教授和观众的视线。】她最后提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快,奥运会要在中国主
办,请Maskin教授评价一下奥运会对中国经济的影响”。Maskin教授的回答值得我们的很
多学界人士好好学习一下。他引用一个很好的做法,那就是“回答非自己研究领域的问题
不是一个好主意”,拒绝了对这个问题进行评价。

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一个学习经济学的学生提出来的,在大家都已经冲到讲台上找
Maskin教授要签名时,他的声音,以及教授随后的回答都从人群传出来,我仔细聆听了一
下。他的问题是在博弈论取得越来越多的成就的今天,一般均衡理论是否还有价值;以及
如果实现了这两个理论的融合,会不会是一项可以获得诺贝尔奖的贡献。Maskin教授的回
答首先对他的问题进行了重新表述,就是一般均衡理论V.S.博弈论的问题。他认为两者都
将继续发挥他们的作用。一般均衡理论关注的是经济参与者与经济体相比很小,也就是不
会对总体产生影响的情况,而博弈论则是研究经济参与者足够大以致可以影响到其它参与
者和经济总体的情况。在真实的经济生活中,两者都有应用的地方.

讲座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我赶紧跑回来,抢头条啊~~~~

欢迎大家到我的个人博客评论补充:
http://hi.baidu.com/muaw/blog/item/f5cd9e2557f0c16334a80f9c.html

DarkTemplar编辑:仅修改乱码和排版

--

※ 修改:·DarkTemplar 于 Nov 10 14:54:29 修改本文·[FROM: 211.151.248.*]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0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每个人都有向往的时候,渴望比以前更美好,更高贵,更神圣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