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duhua122 (子柚), 信区: Feeling
标  题: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ue Dec 25 14:16:25 2007)

前几天感觉神经恍惚,午休晚睡总会梦见一些多年不见的人,回到一些已远离多年的地方
。这些原本是那些感到不久于人世的人才有的梦境,像弥留之际的柏辽兹,经常会在梦里
见到50多年前的初恋情人和那棵亭亭的苹果树,或是暮年的哈代,经常会在梦里回到童年
的庄园,斯廷斯福德教堂的钟声还在回响。而我尚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不知为
何也有这般梦境。既然梦里如此,我也无法改变。梦旧梦吧,顺便还能追忆起一些往事。
倘若没有这梦,说不定它们终会深埋记忆里,直至消失。

鱼皮花生

7、8岁的时候,我和哥哥就分开了。我和爸妈住在鄂西的一个小乡村,哥哥则去了县城念
初中。那时候家里有大大的庭院,曾经和哥哥跟着爸爸屁股后面,看着他种下的绕院子的
水杉,已经能在风中呼呼响。哥哥走后,我经常在院子里发现小小的太阳花、神气的金龟
子和成群的小蚂蚁。一边用满是泥土的脏兮兮的手擦着眼泪,一边委屈地对因我弄脏衣服
而生气的妈妈说:“我想哥哥!”
大概9岁那年春天,爸妈去县城看哥哥,我嚷嚷着要跟着去。爸妈拗不过我,只好让我跟着
。记忆中好像第一次进县城,妈妈小心地拉着我的手,生怕我出什么事。我瞪着眼睛看着
城里的高楼、汽车,心里却老是想着哥哥。见面的情况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走的时候
,哥哥特意让我和他先下楼。他跑到门口的一个小店,买了一袋零食塞在我手里,让我藏
着别让爸妈发现。妈妈拉着泪花闪闪的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标  题: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ue Dec 25 14:16:25 2007)

前几天感觉神经恍惚,午休晚睡总会梦见一些多年不见的人,回到一些已远离多年的地方
。这些原本是那些感到不久于人世的人才有的梦境,像弥留之际的柏辽兹,经常会在梦里
见到50多年前的初恋情人和那棵亭亭的苹果树,或是暮年的哈代,经常会在梦里回到童年
的庄园,斯廷斯福德教堂的钟声还在回响。而我尚在“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不知为
何也有这般梦境。既然梦里如此,我也无法改变。梦旧梦吧,顺便还能追忆起一些往事。
倘若没有这梦,说不定它们终会深埋记忆里,直至消失。

鱼皮花生

7、8岁的时候,我和哥哥就分开了。我和爸妈住在鄂西的一个小乡村,哥哥则去了县城念
初中。那时候家里有大大的庭院,曾经和哥哥跟着爸爸屁股后面,看着他种下的绕院子的
水杉,已经能在风中呼呼响。哥哥走后,我经常在院子里发现小小的太阳花、神气的金龟
子和成群的小蚂蚁。一边用满是泥土的脏兮兮的手擦着眼泪,一边委屈地对因我弄脏衣服
而生气的妈妈说:“我想哥哥!”
大概9岁那年春天,爸妈去县城看哥哥,我嚷嚷着要跟着去。爸妈拗不过我,只好让我跟着
。记忆中好像第一次进县城,妈妈小心地拉着我的手,生怕我出什么事。我瞪着眼睛看着
城里的高楼、汽车,心里却老是想着哥哥。见面的情况都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们走的时候
,哥哥特意让我和他先下楼。他跑到门口的一个小店,买了一袋零食塞在我手里,让我藏
着别让爸妈发现。妈妈拉着泪花闪闪的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家离县城很远,得走3个多小时山路。我紧紧地攥着哥哥给我的零食,肚子里的馋虫开始爬
来爬去,心里老是痒痒的。途中休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把它拿出来,“嘿嘿”地笑着告
诉爸妈,这是哥哥给我的。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发现是一些花生模样的东西,抓起一颗
放在嘴里,觉得咸咸的一层皮,剩下的就是花生,也没什么特别好吃的,很是失望。大概
那时候我喜欢吃甜的,尤其是一种叫花生糌的甜点,外面是麦芽糖,吃起来甜甜的。
后来才知道,哥哥给我的是鱼皮花生。不知为什么,后来老是忘不了鱼皮花生的味道。现
在每吃鱼皮花生,总想起哥哥给我花生的情景,心里总是暖暖的。所以,如今只有遇到特
别高兴的事情,我才会吃鱼皮花生,顺便想起9岁时的那个春天,在绿荫下的羊肠小道上,
品尝兄弟情的情景••••••

一中操场

从初一到高三,在一种呆了整整六年。后来虽说上了大学,每个暑假回家后都会到那里去
踢球,唯独今年除外。
初一的时候开学不久,我们就去操场拔草,那时候的草有我的膝盖这么高。后来开始踢球
,操场几乎是每天必到的地方。有足球的日子,因为有小轩,如今都不敢回忆。只记得每
个周末,傍晚的阳光下的凉风,穿过我们的汗水和笑声,追赶着我们单车上盈动的青春,
消失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上。
从初二那年开始,老张成了我的班主任,一当就是六年。初二的时候,老张跑到球场上,
把我们这帮整天踢球的家伙往教室里赶。高三的时候,老张又把那帮整天闷在教室里的家
伙往球场上赶。我们3:0击败理科班的那场比赛,操场上的阳光如此明亮。我拖着抽筋的
腿在街道的拐角处看见荆陵,刚刚被风扬起的年轻的脸随即地下,埋头骑着车品尝着无法
言及的苦涩。
在操场上最美好的回忆是高一的那个周末,荆陵在那里等着我。那帮踢球的家伙对着我偷
偷地笑,我也傻傻地笑着,对着荆陵。第一次如此“正式”地和荆陵聊天,不敢看她的眼
神,只是觉得整个世界的阳光都洒在操场上,明媚得让我无法睁开眼。后来在一个雪天,
我站在四楼的阳台上,远远地望着荆陵在雪地上散步。操场有些萧条,曾在那个下午满地
生长的杂草已经死亡,在雪融化了的地方露出些许微黄••••&#
8226;•

不太想做更多的回忆。人毕竟是要往前走的,太多的回忆会成为负担,凤鸣经常会这样教
训我。梦见了,就顺便想起,其实也不错。

有些事情,有些感情,真如水流云散。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足矣!记得高中语文课
学《项脊轩志》,读到最后一段时,几欲泪流满面:

“余既为此志,后五年,吾妻来归,时至轩中,从余问古事,或凭几学书。吾妻归宁,述
诸小妹语曰:「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其后六年,吾妻死,室坏不修。其后二
年,余久卧病无聊,乃使人复葺南阁子,其制稍异于前。然自后余多在外,不常居。庭有
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19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You become what you believe. You are where you are today in your life based on everything you have belie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