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yummy (再多的风景也不停靠 ), 信区: Reader
标  题: 呼兰河传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Sat Jan  5 14:03:14 2008), 转信

重读萧红的呼兰河,仍是满目的黯然。

北方的风总是固执的苍凉。一吹黄沙起,再吹人落泪。三度吹来,生命便通通卷入那些
荒渺的生死轮回。本是坦诚率性的北方女子,在那样尘埃散漫的天空下,字里行间却尽
是明净的痛。之中渗出来的那些空旷的寂寞,深且重,不经意就要击穿灵魂。

被家人孤立。被爱人抛弃。颠沛流离的生活。女子临终前指尖能碰触她生命中唯一的温
暖与悸动只来自童年的呼兰河。她无限温情的回忆着她的后花园,她慈爱的老祖父,她
的蝴蝶、蚂蚱、蜻蜓,她的小黄瓜、大倭瓜,还有她的花架与晚霞。在那片广袤无垠的
黑土地上,那些落在蓬乱稻草上的艰难诞生,那些埋没在乱葬岗里的悲凉死亡,那些纠
缠在北方风沙和草木中温宁又残忍的生命轮回。

时间缓慢,无声无息。人生原是荒凉的旅途。生活辗转反侧,她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哭
着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了,我还没有长到
二十岁,祖父就七八十岁了。祖父一过了八十,祖父就死了。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
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
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小黄瓜,大倭瓜,也许还是年年的种着,也许现在根本没
有了。那早晨的露珠是不是还落在花盆架上。那午间的太阳是不是还照着那大向日葵,
标  题: 呼兰河传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Sat Jan  5 14:03:14 2008), 转信

重读萧红的呼兰河,仍是满目的黯然。

北方的风总是固执的苍凉。一吹黄沙起,再吹人落泪。三度吹来,生命便通通卷入那些
荒渺的生死轮回。本是坦诚率性的北方女子,在那样尘埃散漫的天空下,字里行间却尽
是明净的痛。之中渗出来的那些空旷的寂寞,深且重,不经意就要击穿灵魂。

被家人孤立。被爱人抛弃。颠沛流离的生活。女子临终前指尖能碰触她生命中唯一的温
暖与悸动只来自童年的呼兰河。她无限温情的回忆着她的后花园,她慈爱的老祖父,她
的蝴蝶、蚂蚱、蜻蜓,她的小黄瓜、大倭瓜,还有她的花架与晚霞。在那片广袤无垠的
黑土地上,那些落在蓬乱稻草上的艰难诞生,那些埋没在乱葬岗里的悲凉死亡,那些纠
缠在北方风沙和草木中温宁又残忍的生命轮回。

时间缓慢,无声无息。人生原是荒凉的旅途。生活辗转反侧,她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哭
着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呼兰河这小城里边,以前住着我的祖父,现在埋着我的祖父
。我生的时候,祖父已经六十多岁了,我长到四五岁,祖父就快七十了,我还没有长到
二十岁,祖父就七八十岁了。祖父一过了八十,祖父就死了。从前那后花园的主人,而
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那园里的蝴蝶,蚂蚱,蜻蜓,也许还是年年
仍旧,也许现在完全荒凉了。小黄瓜,大倭瓜,也许还是年年的种着,也许现在根本没
有了。那早晨的露珠是不是还落在花盆架上。那午间的太阳是不是还照着那大向日葵,
那黄昏时候的红霞是不是还会一会工夫会变出来一匹马来,一会工夫变出来一匹狗来,
那么变着。这一些不能想象了。”顺着灯火的方向望回去,留下的惟有淡淡的却挥之不
去的雾一般的惆怅弥漫了整个的空气。

那些百感交集的眷恋,还有那些哀婉的生生死死。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我们
终是要孤独的来,孤独的去。生命原是亘古的寂寞。



--



他说
这世间笑容太少 坎坷奇多
而你要温暖人群 一笑倾城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bbs.whu.edu.cn·[FROM: 222.20.19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有些事不是我不在意,而是我在意了,又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