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avender86 (熏衣草), 信区: Feeling
标  题: 我的五个姐妹之大二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Feb 16 07:58:48 2008)

大二
(不好意思,前段时间忙着搬家,后来又去法国朋友家玩儿一个星期,现在继续我们的故
事••••••希望大家还能继续喜欢)



    大一那年的暑假,我那风雨飘渺,互相折磨的甚至连名分都没有的爱情画上了句号。
有时候,我会怀疑,在大一结束时那个捉弄的玩笑,我的那个弃妇似的表演是不是早就暗
示了我和他之间本就没有结果的结果。而那个陌生男孩的话,在我们藕断丝连,到最后翻
脸的那个阶段,其实是不是就是他的心里话呢?

    我们学院03届女生不多。大一时,我们女孩子都住在校外的三环学生公寓,大二刚开
学,我们就从校外搬了校内,那时女生寝室按照各自的意愿进行了重组,其他寝室都分别
由于各种原因而有人搬出去或搬进来,唯有我们寝室,六个一致要求住在一起,谁都不愿
意离开。于是,我们又住在了一起。从此在那个四楼的最高层寝室里一待就是三年。

    对于大二的记忆一时间我还真想不起来,可能是因为没有了刚来时的新奇与陌生,一
切归于平静,都似乎开始有点麻木了。只是我们大家都会怀念三环的小吃一条街,会怀念
那曾经大家都在寝室自习,都不去吃饭,直到有人憋不住了下去吃饭,然后很不幸,她就
承担了为所有人带食物的任务。更加会怀念那关门前5分钟依然可以冲下去买零食,也怀念
三环的不熄灯和它那里的一家无与伦比的热干面还有各种各样的奶茶冷饮店。以至于我会
时不时冲回去,就为了买个肉夹馍,当然,也挽怀一下我那早已逝去的爱情(这个原因怎
么听都觉得好假,呵呵)。

    大二上学期,发生了一件大事(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以至于在未来的三年如此长
一段时间里,我们五个心里一直都有一个信念。

    L和H恋爱了。这段恋爱,一直被我们视为童话。我们五个一直认为,他们俩一定会结
婚,还经常打趣说,L一定是我们六个中最早结婚的,而我们五个就是五个伴娘,那气势多
么的壮观啊。还说一定要L给咱找五个帅气的伴郎。说起来,我还马马虎虎算是媒婆列。

H原先是我们班的,到了大一下,他转到另一个专业了。不过咱班的各种活动他照参加不误
。一直以来,咱们也没什么联系。到了大二,他忽然和我套起了近乎,似乎和我早就很熟
似的。我们聊很多东西,从无聊的老师到我刚失败的爱情。后来,他告诉我,他喜欢L已经
一年了。在大一一次做实验时,他就喜欢上了她。只是L太漂亮了,班里又很多男生对她觊
觎了很久,他一直没有行动。后来的后来,不知道H用了什么招数,还真是把L给追到了。
据我所知,好像是《东京爱情故事》吧。(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了,只是《东爱》是整个事
件的转折点,而事实的复杂,自然我当然也不知道了。)至于我,自封的媒婆,其实屁事
儿没干,只是比其他4个早知道最初的情况而已。然后,就是煞有介事的在他俩还没在一起
时跟L小谈了下下。在L几个晚上没有回来之后,在我们的逼问下,L害羞地承认了他们俩已
经在一起的事实。
    再后来,L就和H形影不离了。在H请我们吃了一顿披萨之后,我们经常可以看到H带着
他妈妈给L熬的豆浆送到我们寝室,L总是在周末不回家(寝室被我称为“家”),L手上多
了条手链,L脖子上有条“石头记”,L有了新手机,L总是在晚上大家都睡着了还在打电话
,L对H的行踪了如指掌,L替H操心挂了的科目•••••&#8
226;,我们五个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更是开心到心里,同时也相信世上一定有如此美
好的爱情,因为就在我们身边发生着。

    那个时候,SS二十岁生日。她是我们六个第一个奔三的。她是武汉人,家里人给她在“
艳阳天”摆了个大酒席。我们五个自然是重要嘉宾了,嗯,还有女婿——H。我们给SS送了
快手表(那女的后来居然把它搞丢了,气死我了),然后和SS请的其它朋友在酒足饭饱之
后在她家玩儿了一夜。主要是杀人和看碟。齐间,喜欢SS的一家伙给她打电话祝她生日快
乐,并问她为什么没有请他。这个问题让我很喷血,现在我已经不记得SS当时的答案了,
但是我想,一定相当精辟。事实上,当时喜欢SS不只一个,还有另一个跟SS学生会是一个
部门的。他当时是属于被邀的行列的,但并不代表SS就认可了他。只是因为他们是同事而
已。后来,这两个自然是没有机会了,SS给我们的解释是这两个人,一个势利爱吹嘘,一
个压根就无理由的清高。SS一直没有对象。就这样,她保持单身四年。这与她工作狂也是
分不开的。她工作超级认真。她是院辩论队的,经常为了一个论题搞到凌晨3,4点还没睡
。不知道是她身为武汉人天生的精明还是在辩论队打拼了两年的结果,总之每次我们寝室
去买东西,她必然是砍价的主力。而且凭着不屈不挠的精神,据说在大三暑假他们去上海
实习的火车上碰到查票员要求他们补全价票的时候,她和乘务人员唇枪舌战了长达一个多
小时,最终激起了全车厢乘客对中国铁道部门的愤怒,最终逼迫那人不得不乖乖就范,没有
要他?
嵌嗖拱胝牌薄U嬲娴呐泻澜馨。∥宜档笔彼兔挥杏龅桨茁硗踝恿校空饷春玫睦掀牛
共桓辖羧⒒丶遥坎唤鋈绱耍股砑媸埃遣辉癫豢鄣呐恕6仪康氖牵芎
芎玫钠胶夤ぷ鳎昂蜕畹墓叵怠9ぷ鞒錾页杉ㄓ判悖昴昴眉椎冉毖Ы穑图
胰伺笥岩恢焙芎托场H绻邓纳罾镉惺裁匆藕叮腋鋈巳衔褪谴笱哪昀锩挥刑噶
蛋2还孟褡缘闷淅郑⒉蛔偶保廊豢炖掷止鄣厣钭牛廊皇辈皇钡厥兆拍
婷畹哪吧说那蟀绦拧?

    YXX忽然成了少男杀手。从大二迎新之后,我就一直觉得寝室里点电话机不对劲。里面
老是传出陌生的稚嫩男子的声音,而每每那个声音传出来时,必然是找YXX的。一开始大家
并没太注意。只是后来次数多了,大家开始觉得不是那么正常了。我们开始逼问YXX,在咱
们的严刑逼供下,她不得不招了,原来一直都是学弟打电话给她,而且好像还止一个。知
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们五个炸开了锅,立马给了她“少男杀手”这个称号,好像是小Y取
的。我们开始“骂”她不守妇道,怎么可以同时和那么多人,更何况还是单纯的小弟弟保
持暧昧呢?这不是教坏小孩子么?面对我们五个伶牙俐齿,尤其是会说歪道理的小Y时,Y
XX总是很无奈。YXX很会说道理,但是不怎么擅长说歪道理,每当这样的交锋时,最后她总
是无奈地笑着大吼一句:我不要和你们说了!然后辩论结束。不过,经过四年的熏陶,原
本温和的YXX也变得狡捷而且善辩,在那些互相打趣互相损互相扁的蹉跎岁月的过程中,我
们六个的嘴变得越来越利索。当然,我们六个中只有SS一个敢以一挑五,她总是无惧于我
们五张嘴的气势,誓要和我们争个唾沫横飞,口干舌燥。至于其它的人,尤其是我,我总
是寄希望于找个同盟者,好让我不至于显得那么势单力薄。少男杀手事件在悄然无息中消
失,小弟弟们的电话越来越少,YXX似乎也越来越轻松,不知道是因为不需要应付那么多不

接的电话呢?还是终于不需要面对我们五张不得安宁的嘴?

    大二的第一次期末考试后,小Y挂科了。具体科目不记得了,只是记得好像还是一门她
们专业的必修课。原因很简单——上网。她迷上了上网。其实这从大一下学期就开始了。
那时的她总是晚上在我们在学校上课或者自习,或者玩耍的时候跑去“鱼得水”去上网。
想必我们那一届的住在三环的都不会忘记“鱼得水”吧。那时,它带给我们多少快乐和方
便啊!我不是一个网虫,记忆中大一包夜也只有三次,但是每次包夜都会在那里。和其它
网吧一样,那里总烟雾缭绕,空气中弥漫着各色人群发出的各种味道,给人一种慵懒的感
觉,在那里,似乎可以不问世事。小Y就这样沉了下去。那时的主要好像是聊QQ(据她所说
),网络的确给她带来了很多快乐。她在网上认识了很多人,她可以在网上或放肆,或清
纯,或老道,或刁蛮,或体贴地演绎各式各样的人。
    当然,她从不包夜。我一直都在想,那里的小Y会不会是最真实快乐的呢?偶尔,她会
将网络上的朋友发展为现实,会把电话给网友,然后,我们就会看到小Y特有的姿势,边打
电话边左右走来走去。有一次她在和网友在电话上聊得H的时候,我刻意地观察过她几分钟
。在那几分钟里,我的眼睛就随着她的步子左右来回移动,后来搞得我头晕,不得不转过
头去。大二的时候,她继续这样沉迷于上网(当然,这一点在未来的两年里,她这个恶习
一直没有改掉,不过好歹有所好转,考试全部通过,还顺利保研,这当然是后话)。
挂科后的小Y很郁闷,在我们寝室里,她好像是第一个挂科的。然后就是L了,这个女的挂
的比较倒霉,五一前的一节英语课给翘了,然后老师也就无情的把她挂了。她倒也似乎无
所谓,一付我挂科我怕谁的样子,不就是重修么?在后来的重修中,当然也是意料之中的
过了。

    哈哈,忽地又想起一件事儿来了。又是关于GG和小Y的。我们学院每学期都会组织篮球
赛,大二下学期的时候,GG和小Y她们班篮球队,已经成了院篮球主力强队了。(不知道这
里认识我们的人是不是会有人不答应,我是按照她们的说法说的,呵呵。从这里大家可以
看到我对这个情况不是很了解,的确,谁让咱班在体育活动上从来都是弃权呢?哎&#8226
;••)那时院里组织了一场篮球比赛,正如她们说得那样,她们班一举夺魁。
之后自然是全班一起班搓,其欢乐欣喜自然不在话下。好,入正题了。晚上9点,当我们正
在寝室或看书,或听歌,或打电话之时,忽然听到她俩歇斯底里的极具特色的笑声,那笑
声你是不听不知道啊,一听啊着实是吓一跳啊。不过一会儿,她俩就摇摇晃晃互相搀扶着
一跌一撞地进来了。一看就知道酒喝多了。边走嘴巴里还边嘀咕着什么,现在是不记得了
。估计也不太重要,没有八卦的意义。小Y的铺在最外边,她一屁股猛地坐在床上,用力过
大,好像还疼着了,她对着床傻笑着研究了半天,才对着书桌正襟坐好了。GG比较不幸了
,不仅铺在最里面,齐间还有很复杂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挡道,平常清醒的时候,她总
是跌跌碰碰的,不要说现在醉了,她索性连要躲的意识都没有了,死命地往里面钻,好像
当时她脚是带着什么东西了,一直让她前进不了,于是她执着的性格更是在那时表现地淋漓

致,好在我们在旁边,才让她安安稳稳地进去了,坐在了凳子上。我们跟她们说,你们醉
了,她们笑嘻嘻的,还边含糊不清地说:“我没醉,我没醉!”然后,开始像我们叙述酒
席上的各种趣事,聊到高兴的地方,还自顾自地大笑,笑声从未有过的响亮。聊到起争执
的地方,那也是从未有过的豪迈啊。我文学功底不好,一向不善于描述,当时的场景实在
无法在我的笔下熠熠生辉,不过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现在的我倒是对着电脑哈哈大笑着
。说起来奇怪,那天晚上,GG又多了一个追求者,是他们班的另一个。好在那男的打电话
来的时候她已经清醒了,不然肯定被吓得扔掉电话了,^_^。不过她们之后没什么发展,虽
然GG对他印象不错,但是也没什么太多特别的。

    至于我,一直没有艳遇,不过倒是在下学期认识了一个大学里唯一的蓝颜知己。说起
来我们的认识,挺搞笑的。我们认识于“相亲”。哈哈,认识我的人要捧腹大笑了。肯定
指着电脑,半天说不出话,心里想着,你也干过这种事儿。嗯,事实就是事实,干嘛不敢
承认。
那时的我特别的寂寞,很想找个人陪陪。其实也没想谈恋爱,就是啊,啊,人嘛,都有脆
弱的时候,就特别地想有个异性能陪在身边,最好,就是我们互相没有想法,那就是完美
了。没想到,还真被我碰上了。那时我有个朋友,正和一帅哥谈恋爱,那帅哥寝室有一哥
们儿,刚失恋,特别地痛苦,于是他们俩想着把我们两个可怜人凑到一起,算是啊,互相
取暖,互相帮助,最好呢,凑合到一块儿啊。不过呢,我们除了没凑合到一块儿之外,别
的方面,都达到了她俩的希望,总算没有辜负朋友的照料啊。
    要说我们的关系,要简单也很简单,就是朋友而已,互相关心,互相陪伴,互相安慰
,互相倾诉失败的恋情,一起吃吃喝喝,一起包夜,一起聊天散步,也从未有过亲密的举
动。可是要说复杂,我也不清楚我们到底是简单还是复杂,我们到底有没有暧昧过,似乎
曾经有那么一个时刻,我们似乎将要暧昧,也似乎根本就没有那么一个时刻,我也不记得
了。唯一的结果就是,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直到我大学毕业。
    在我们俩认识不到两个月,我朋友就和那帅哥分了手,后来每每我和他去吃饭,或者
去玩儿的时候,我那朋友总是感慨世界真奇妙啊!不得不承认,人生有时就是这样。
    不过现在我和他联系不多,哪怕这都过年好几天了,我都还没跟他打电话,当然,我
明天就会打,但是我知道,有些朋友,是放在心里的。哪怕有一天,我们的关系淡了,友
谊不在了,我也会记得,他曾经给我的温暖。那就像是寒夜里的一盏明灯,给我孤单悲伤
的心里一些关怀,给我力量,继续前进。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86.69.7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人生如喜剧,人人皆化妆假面,扮演各自角色,直到戏毕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