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iamiam (四月的牛虻), 信区: Feeling
标  题: 武汉,我的城市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Mar 13 19:41:34 2005)

武汉,我的城市
    一个来自青岛的学弟让我周末陪他出去一趟,他要组织他们班下个周末春游,想让我
这个本地人带他看看地方,也好决定去哪儿。我当时就觉得有一点为难。生在武汉,长在
武汉,住在市区也有四五年了,可是我真的对这个城市不甚了解,出门常常会走错路,打
错车,会操着一口有些别脚的普通话问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学武汉话,其实不
知不觉中我早就学会了,可是我的心底总有一种抗拒,好像并不想承认自己是武汉人,而
且总认为武汉并不会是久留之地,学会武汉话也只是一种浪费。
    作为学姐,我还是会帮这个忙的,毕竟我有更多熟悉武汉的朋友可以为我指路,于是
我答应这个周末陪他出去。本来约的是周六的,可是,没想到阳春三月,武汉居然没一点
征兆的下起了大雪,而头一天,我还只穿着一件薄薄的T恤。雪下得很大,一个晚上下来竟
然还积了起来,头一次看到白茫茫的武大,心里有几分震动。在武汉来说,这是几年没有
过的事情了。今年的天气很是反常,天冷得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武汉的冬天,而且还破天荒
的下了好几场大雪,要知道武汉下大雪在我的印象里已经是儿时的记忆了,长大后我记得
清楚的只是前年的冬天的一场雪,虽然并不大。那时我正在上高三,那场雪给我枯躁烦闷
的备考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
于是我们把时间改在了周日,也就是今天。今天的天气相当的好,太阳很温暖,虽然温度
还有些低,只有几丝风,但含着的已经是春天的气息了;除了树上,草地上残余的积雪,
你完全想象不出前天还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昨天还是寒风瑟瑟的。从学校出来的路上,树
上的积雪碎了,落到地上来,砸中了我好几次,可是我心里却有着一种欣喜——冬天是真
的过去了。
    自从搬进了学校的宿舍,我的就很少好好生生的吃早饭了,食堂和教学楼在宿舍楼两
个相反的方向,而我没有早起的习惯,高中时就总是习惯踩点上课,来了大学,这个习惯
更是发扬光大了,于是乎总是来不及去食堂正正经经的吃早饭,大部分时间就在楼下买点
馒头,包子之类的东西凑合。今天难得起了个大早,我就去桂园食堂去吃热干面。毫无疑
问,这是很多武汉人的最爱,我有个同学,每次从外地回家,下火车第一件事就是去吃一
碗李记热干面。相信也只有武汉人才能理解对这种看来干巴巴,粘糊糊,营养也不高的食
品的喜爱了。尽管老通城的豆皮,四季美的汤包都会是武汉对外宣传时必提的传统食品,
但却只有热干面深入到武汉人的骨子里,而且街头巷尾都能看到。
    一路上,我边走边吃着面,我知道吃相的确是不太好看,不过吃起东西来,我一向不
太注意形象。来武大已经快两年了,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在这样早的时间好好的看看我的校
园,一路很是安静,不过并非人烟稀少,可能是早上的缘故,大家都显得很安闲,慢慢的
走着,没有匆忙的神色,似乎是在享受这难得的安静。吃完面时,我快到校门口了,出校
门时正巧赶上横过大门口的马路上的绿灯,一群人向门口的方向冲过来,给我一种人潮向
我涌来的错觉——一门之隔,却也是两个世界。
    不一会,学弟也来了,和我大一时一样,他们住在三环,离学校有三站路的距离。按
照学校的惯例,大二时学生就会般回校内宿舍,据说是为了方便我们的生活和学习,不过
对学习的方便感触并不深,反而是生活的不便让我刻骨铭心,不能好好吃早饭就是从搬进
校内开始的。说起这三环,你可不要以为是什么依离市中心的距离而划定的范围,它只是
承建我们宿舍的地产公司的名字而已。不过对于三环,我是还是很有感情的,刚去那里时
我就是这么想的,并非到了校内才说它的好,在我看来,相较于校内,三环才是个住人的
地方。只要你肯走出寝室楼,各种各样的小吃,只要是武汉有的,估且不论味道,在这里
几乎都可以找到,而且我觉得不少东西还真做得不错,我一直觉得一个地方的小吃并非是
在有名号的地方,那些地方为了迎合八方来客,东西已经不是那样土生土长了,反倒是在
一些不会上地图的小巷子里,你才能品出它们真正的特色。至于生活必须品,也几乎都有
。我同学来三环看我时,发出感慨,怎么像蔡甸的城南路(城南路是我家附近一条专卖水
货的小巷子)!而从三环通往学校的广八路上,有不少买小饰品和衣服的店子,我不太能
喜欢在那里买东西,它们要么东西买得比别的地方贵,要么没什么特色,不过如果闲来没
事时,一家家一路逛过来,还是很不错的,像今天我回来时就是这样的。当时要得知要从
三环搬到校内,我是很不开心的,一是舍不得三环这个地方,它还是很有生活气息的;再
者我知道,住进了校内,可能我一个星期也难得出趟门,完完全全的困在了学校里面。辅
导员对于我们搬寝室的事是这样解说的,学校为了方便我们的学习,让我们在大二的时候
搬进校内。你们是学生嘛,学习才是首要的。可是学生不也是人吗?只学习不生活了?在
这一点上,我觉得华工就比武大做得好,人家还是一工科院校呢,可是人家的校园或是宿
舍区就比你的像个住人的地主。扯远了,这是人家后勤集团的事,我不多说了。
    和学弟坐552去梨园,路过水果湖时他问题是我这个名字有没什么典故,我一愣,这个
问题还真没想过——学文科的人就是比学理科的人感性,我是数理经济试验班的,学的是
纯数学,不过却在商院这个文科泛滥的地方,显得不伦不类;他是人文试验班的,不过有
一点是相同的——我们都是试验品。之后在省博下了车,省博那一片很冷清,没什么人气
,这让我想到了陕西的省博,虽然咱武汉的历史不像陕西那样悠久灿烂,可是一个门可罗
雀,一个门庭若市,这个反差真的让人心里不好受。武汉的历史,外人没有兴趣,武汉人
也没有兴趣,这才是真正让人痛心的,我唯一一次去省博还是因为高中学校团委搞活动不
得不去。
    后来的事情让我觉得真是不好意思,因为后来去的地方我从来没来过,反而是跟着学
弟在走,估计他也是觉得找错了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一样对自己的城市那样的熟悉和
热爱。我们一路走着,感觉还挺不错的,路两旁的树上积着雪,偶尔会有残雪落下,发出
细碎的声音,空气很清新,这在市区来说真的很难得。学弟感叹说,武汉的风景还是可以
的嘛,为什么只有这里才这样建?呵呵,我又没有想过。这是今天以来他对我说的第一句
可以当作是对武汉赞美的话,一路上,他不停地向我遍数着武汉的缺点,并说要是曾经来
过武汉,怎么也不会报武大的。我笑而不答,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他说的武汉的不
好都是对的,作为一个武汉人,有的我看到了,有的我没有看到,我不得不说他是个感触
细腻的人。他说武汉的房子大都是灰白色调的,为什么不能像青岛一样,用红黄这些明快
的色调——我没有想过,可能是习惯了满目的灰白和沉闷。可是我毕竟是个武汉人,尽管
我在开头就已经说了,我并不喜欢这个身份,但这是没法改变了,他在我的面前这样批评
我的家乡,我不会无动于衷。他说了种种武汉的不好,我已经不能一一记起,但有一句话
,却真的让我心里颤了一下,他说,我搞不懂,武汉人怎么能不关心,不热爱自己的城市
呢?我知道他只是在对我作泛泛的批评,可是我却不自觉的将他的批评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或许他真的说中了武汉很多人的心态,也说出了很多来到武汉的外地人的心声。我想起了
深圳,还有长沙的同学提及她们的城市时的表情,我可以看到那份热爱。
    自己的城市?我真的从没有想过,武汉,她是我自己的城市。武汉市,对我来说,好
像只是一个地理概念,并非是一个城市的名字。一直以来,我就是在想怎么离开她,冥冥
中,我总觉得她不是我最终的归宿。此时,他让我觉得汗颜。
    我们沿东湖一路走着,走了很远很远,我都不知道是在哪里了。这时他感叹,原来东
湖这么大,我笑了,总觉得这可以又看作是对我的城市的赞美,可能就是他那一句“武汉
市人怎么能不热爱自己的城市”让我悟到了一些什么。又走了很远,过了几座小桥,一路
没看见公汽,也没有看见行人。好不容易见到人以为可以问路,那人却告诉我,这里是东
湖,让我们哭笑不得。
青岛是一个海边的城市,他问我见过海没有,我说我见过,不过已经是小学时的事了,印
象已经模糊了。他说现在看东湖有一种海的感觉,我突然又有了一股欣喜,像一个小学生
接连受到老师表扬。
    漫无目的地走着,到东湖渔场时,人渐渐多了起来,东湖在这一段在湖边修了扶栏,
很有格调的,有一种情趣在里头。再走一会就看到有游船停靠在岸边了,有四米长,一米
多宽,像一片叶子,它们是完全木制的,船身只用透明的漆刷了一遍,防止渗水,篷子是
用竹子撑起来的,每一条船上有一位工人用木浆划行,很有水乡的味道。只是用来做篷子
的布,像是我们家很早以前的旧床单,把这股味道冲淡了不少,让人不免有点失望。我们
想坐船到风光村去,船家说要五十才肯载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价钱讲到三十五,但我
们仍有一种被宰了的不甘。这时我意识到,也每每只有这时我才意识到不说武汉话的劣势

    我们上了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湖上的风很大,和在岸边完全是两把事。我们聊
到了他们班春游的事,其实我们班这个星期本来也是要出游的,只是大家意见不统一,搞
砸了。男生都想去落雁岛过夜,或者是去森林公园烧烤,可是没有一个女生喜欢他们的想
法,我们都喜欢隔壁一个班的计划——早上早些出门,坐车到阅马场,下车后步行到户部
巷,在那里吃早饭。这一路是会很舒服的,周末的早晨,车上的人不会多,不少外地同学
来了武汉这么久,还没有好好看看武汉人的生活,从早晨开始是个不错的选择。吃过饭,
可以步行到江滩坐轮渡,武汉是个江城,不去坐船过长江,怎么能够真正了解武汉?我能
想像风吹着头发是怎样惬意的感觉。好久没坐过轮渡了,还是很小的时候瞒着爸爸妈妈花
五毛钱坐轮渡到汉江的另一边去(忘了说,我住的蔡甸就在汉江边),玩一下午然后回家
。真的很想念坐轮渡的感觉。在江边坐轮渡后就到了汉口的江滩公园,公园据说修得很漂
亮。现在正是三月份,是放风筝的好时节,在江滩公园正好可以。初中时,每年三月我都
会和同学约着一起到汉江边放风筝,屈指算来,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这一条路线与其说
让外地的同学了解武汉,不如说让我重温了童年的旧事。真的让我很期待。
    我把这条线路介绍给学弟,他的反应倒是一般,而且更让我觉得不安的是,这一路下
来,好像我都没去过,我还是昨天才知道户部巷前面两个字怎么写,可是他说他已经去过
了,可是我才是武汉人啊!我真的是太不关心武汉的事情了,或许我是太不关心周遭的事
物,真的被困在了那个小小的学校里了。
    之后的谈话又回到他历数武汉的不是,以及青岛在这方面的建设成绩,他说几个北方
的聚在一起,最多的就是数落武汉。我还是笑而不答。不过我却感觉是他在向我同时介绍
武汉和青岛两个城市,对于这两个城市,他了解的都比我多得多。
他问我看过池莉的小说家没有,我倒真的没看过,只知道她把武汉的生活描写得非常生动
,也正是因为她,让武汉在很多人眼里别有一种味道。我在对他说没有时,明显底气不足
。没来武汉之前,他说,他以为武汉是个生活气息很浓厚的城市,在这样一个城市生活,
应该是相当愉快的事情,可是现在的情况是他很失望,武汉的生活并没什么特色。而且他
不能理解的是大家的生活态度,对于生活城市的现状和发展,人们似乎麻木了,而娱乐活
动也接近于零。在他看来,似乎打麻将是武汉最普遍的娱乐活动。虽然我是一个极度厌恶
麻将的武汉人,可是我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是对的。特别是夏天,小胡同,小巷子,甚至是
大马路上,你都可以看到打着赤膊,穿着短裤,跻着拖鞋打麻将的武汉男人,而女人在这
时也不会修饰自己的外表,倒像是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洗漱就上了牌桌。麻将声,知了
声,声声入耳。每次看到这些人,我心里都有一种恐惧,我总是在担心,有一天我也会蓬
头垢面的在街上打麻将,混在一这群我曾如此不屑的女人之中。或许这也是一个我一直想
逃离武汉的原因。
他又对我说很想家,我笑了起来,我说我不是一个恋家的人,而且我不喜欢呆在家里。他
却说,他也不喜欢呆在家里,只是想念自己的城市。这是我又一次听到他称呼青岛为自己
的城市了,心里还是一震。对于武汉,我从来没有这样亲切的称呼过,我几乎忘了,她是
属于我,我也是属于她的。
说话时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快,等快靠岸时,才发现居然花了一个小时划过来,我要求船家
让我试试划船,可是我是真的无法掌握她那年似机械而简单的动作。而这一路,在我们说
笑的时候,她就这样重复了一个小时,我突然觉得三十五块钱似乎是我们宰了她。也许这
就是武汉底层人民的生活吧,劳动力总是那样不值钱。
下船后我们各自回宿舍,而我一路逛着广八路上的小店,想着他说的话——
那句“自己的城市”一直在我脑海里漂荡。



(因本文有乱码,进行了调整,未改动其他任何内容)
--

※ 修改:·xiaolang 于 Mar 13 20:31:24 修改本文·[FROM: 211.67.66.*]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19.140.9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不要轻易向命运低头,因为,一低头就会看到赘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