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earlhl (huangshang ), 信区: single
标  题: 原始股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Fri Mar 21 17:16:23 2008)

   遇见他的时候,她22岁。 一个女子最后一个美丽的青春年岁。18 ,20, 22。以往的
岁月充满了幻想,在这每一次的最美丽中她会遇见谁。日子在猜想中平静的流淌。平静到
连猜测都要废弃。18岁,她遭遇高考,20岁,她在冲击中体验着异样的大一生活。
    遇见不是偶然,他们的相见是这个城市最流行的方式,网恋。他是一个网迷。而她在
那段寂寞不知所措的时刻也恋上了上网。那个她暗恋了两年的人,在她的表白之后,断然
地拒绝了她,说还是做朋友。她的心无比的平静,至少她努力了,她尝试了。她明白,这
朋友也许只能是尴尬的。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出现,隐匿在深深的无边的网络。她接受了
那个追求她很久的即将毕业的一个人,她心里知道这人是一个浪子,没有女人可以拴住他
的心。她的行动缘于隐痛,她明白在心灵的深处自己也是一个浪子,没有可以依傍的岸。
她只是想在疲倦的旅途中稍做休息,哪怕对方也是一个漂泊者呢。片刻的停留,然后各自
启航,没有人可以为另一个停留。那不可知的未来是一个绚烂的海市蜃楼。
    他是千千万万中混迹于网络中的一个。整日整夜。她也常常的在网络中寻找可以休息
的港湾。千千万万。这样的小概率事件该发生的时候总是会发生。他们后来知道这真真是
一个小概率事件。他们同在一个城市,居住的地方也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
    他们如同两个在深海相见的章鱼,用触角轻轻的触动对方。这个城市已经没有人会轻
易的相信另一个。他们小心翼翼。她知道他是一个做广告的人,喜欢诗歌,喜欢哲学,有
的时候很有理性。而这种双重性格正是以前的那两个人分别具有的。她感谢上天给她送来
的礼物。 他知道她是附近大学的学生,聪慧,美丽,温柔。三个星期之后,他们见面了。
他面对这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遮掩不住内心的惊诧,虽然他早已见过照片。她温柔的笑
着,宛若西湖三月的春风,明媚清新。对面的他,并不是朋友们都口口声声要寻找的白马
王子。他甚至有些普通,个子不高,人也不魁梧,面庞也不清朗俊毅。她告诉自己,我爱
的是这个人的内心,不仅仅是他的外表。
   他已经工作了好几年,可是看上去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她从小受着最正规的家庭教
育,是家里的长女,而他则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从小受着哥哥姐姐的宠爱。他任性,跟随
着自己的感觉生活。经常会通宵的加班,即便是不加班的时候他也会通宵的上网,网络是
他的家园。他在这个城市拿着不高不低的工资,可每个月他都会提前花光所有的钱,房租
,上网,吃饭,日常的消费。有时甚至靠借贷过日子,生活纵容着他,他也纵容着生活。
像城市里的大部分单身男女一样。
   从一开始,她便憧憬着爱情。一开始,爱情是美丽的,神圣的。只是她遭遇的爱情是不
圆满的,是一把锋利的剑,迅捷之后,在天空中划出红色伤痕,凄厉的血一滴滴的落在青
翠的荷叶。她信奉了一个女人的话,世间的一切不过是饮食男女。血液中的激情,憧憬,
一点一点随着夏日的到来,蒸发的无影无踪,女人天性中的依赖,慵懒,母性开始四散开
来。这一切像空气一样无形无味。改变的,未变的。她纵容着他的一切要求,她会通宵的
陪他加班,然后在第二天的课上睡觉。她会陪他去他的公司见他的同事,去他的亲戚家拜
见他的长辈。纯净的生涯里开始渗透着生活的习气。
   两个月后,正值期末考试,她疲惫不堪。她在想,这一切是怎么了,疲惫从何而来。为
什么我会在这样的时候还会陪他加班呢,以前的期末考试我都是尽心尽力。刚刚过去的英
语考试在慌乱中也没有任何准备。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为什么每一次都是我在陪他?她想
到这个问题,心里开始莫名其妙的恐慌。随之而来的是心中不可抑制的愠怒。她再次见面
的时候,劈头盖脸的便发出她的疑问与愤怒。他只说了一句话,“傻瓜,你陪我的时候不
也是我在陪着你么。”她平静,沉默。
   她想起两个月前,带他去见高中的几个同学。过后她迫不及待的打电话问好友的意见。
朋友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问,你喜欢他么。如果你喜欢,我的意见又有什么用呢。她说很
喜欢,朋友在那端开始叹气。然后,让她注意一些事情,他会不会骗你,知不知道他的工
作单位,老家是哪里的,诸如此类。她不甘心,一再的逼问朋友的意见,朋友说,我不喜
欢他,然后便挂掉了电话。事后,朋友打电话说是向她道歉,可是却举出一系列当天见面
的细节,说他那天只知道和她一个人讲话,几乎不理会一旁的同学,说他只是一味的讲些
什么艺术哲学,还说吃完饭的时候竟然不亲自去付账。她知道朋友是关心她,只是笑着解
释说他不过是不善于交际,说他真的是很热爱哲学艺术,她自己也是喜欢他的这一点。末
了,朋友笑她是恋爱中的笨女人。
   她安心的作着一个笨女人,开始经常的光顾他那个临时的寓所。没有课的时候,她不是
在他的办公室里,便是在他的住所。与朋友们的联系渐渐少了。在网上遇见了,也没有什
么好说的,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两个星期后,她在他的住所哼哧哼哧的洗着衣服,手机
忽然响了,赫然显示着朋友的名字,她接通了电话,声音细小,朋友问她怎么了,她说他
正在睡觉,问朋友有什么事,朋友欲言又止,说没有什么,只是我们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
,记得以前我们每星期都会打电话或是什么的,朋友说这话有几分的伤感,然后他们开始
聊些生活中乱七八糟的事情,朋友显得心不在焉,电话在两个人的心不在焉中挂断了。
电话似乎成了她和朋友的联系的唯一方式,以前每个学期的见面全都省去了,她忙得忘乎
所以。朋友照常每两个星期打一次电话,她在朋友打来电话的时候才记起原来很久没有和
朋友联系了。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电话,一等她接通了电话,朋友便冒出一句话,“你们分手吧。”
然后是两个人的沉默,“他不适合你。我忍了很久没有说。我今晚刚喝了酒,不然、、、
、”电话那端她像个孩子一样嘤嘤的哭起来。“你知道么,不是你一个人这样说,上次见
面的那几个同学在网上都这样跟我说,我妹妹见了他就像见了陌生人一样不理不睬,为什
么,你们都不喜欢,我是错的么。”“没有对错,这个人不适合你,他对生活从没有计划
,他工作了这么多年,每个月都把工资花光,一天到晚的上网,这样的人没有上进心,没
有责任心,你到底爱他什么呢。”“我知道你们都这样看,他对我很好,他的爸爸,姐姐
对我也很好,他是一个做广告的人,这样的人就是过这样的生活,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你有没有看过,他策划的广告,真的很创意,他在这一行一定会做的很好的,我相信他。
还有他向我承诺以后不再熬夜上网,他还说要每个月存一点钱、、、、、”她就这样絮絮
叨叨的和朋友说着,朋友默然的挂掉了电话。
    两个月已经过去了,他还是经常的上网,每个月的钱照样花光,唯一不同的是有一部
分钱是她花的。她陪他熬夜,也开始混迹于网络。这不可抑制的疲倦让她开始回想。他们
的生活真的是出了问题么?是他?抑或是自己?
   就像高考的高原反应一样,恋爱也有高原反应。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行为,开始有意无意
的躲避着什么?这些事情当然也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一直自在等待着。等待她主动的提出
分手。他清楚自己的本性,一个难以改变的人。他想告诉那个女子,一切的决定权在你,
只要你提出,我不会有任何的异议,这个纯净的女子带给他的太多了,他原本以为在那场
所谓的轰轰烈烈的恋爱之后,他的 生活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波澜。是这个女子,给灰暗混乱
的生活中带来些许的清凉。他感激这个女子,也想为她做些什么,他明白她那种期许的眼
神,她希望他可以不要再过这种混乱的生活,她希望他对未来有一个规划,她希望他不要
通宵的上网游戏,她希望他可以每个月存一点钱。他明白,可是他做不来,他已经习惯了
这种没有规律的自在生活,这是他的生活方式,甚至成为一种生活习惯。他不是没有尝试
过,每次的尝试都会让他浑身不自在,生病一般。他一想到那个为他放弃了那么多,改变
了那么多的她,心便不由得隐隐作痛。
   他一直在等,她始终没有开口。日子平静的让人窒息。他想,不能再等了,一切该有个
了结。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
  沉默。
  “我们分手吧。”他首先开口了。“我知道这些天你一直在想,我真的想改变下自己,
可是不能,我在等你开口说分手,主动权在你,只要你开口,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真正的
谈恋爱,我不想伤害你。”他一口气说完,等着他的回答。
   她确确实实是打电话说分手的,她一直在考虑怎样开口,她怕伤害这个孩子一样的人,
她在想自己见了他那么多的 亲戚,分手之后他该怎样向他们解释呢?打电话之前,她以为
她会嚎啕大哭,以为•••••可是她这么平静,她知道他心
中有她,为什么自己要苛求他呢。当初爱的不就是这个人么,如果改变了,还会不会爱?
这些念头一个个的闪过。
  “我打电话是想问你,今天有没有是时间,我们好几天都没有见了不是么?”
矛盾就这样化解了,她开始习惯他的生活。时间很快临近毕业。所有的人人都说,毕业那
天我们一起失恋,所有的人都说毕业就是失业。她决定留在这个城市,不是因为喜欢这个
城市,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一切只源于一个人。她不想分手,她习惯了有他
的生活。她的勃勃雄心消弥在生活中。她只想有一个安静的河岸。她不想在远航,谁知道
远方会有怎样的风浪。
   他们在这个城市相濡以沫。

--
早市上萝卜三毛一斤,到中午两毛一斤,天一黑就一毛一斤了。这时候过来个家伙,问你五
分卖吗,你一不耐烦心一软,说不定就卖了。你不能卖!你得等着。这时候又来了一个家伙
   他一直在等,她始终没有开口。日子平静的让人窒息。他想,不能再等了,一切该有个
了结。电话在这个时候响起。
  沉默。
  “我们分手吧。”他首先开口了。“我知道这些天你一直在想,我真的想改变下自己,
可是不能,我在等你开口说分手,主动权在你,只要你开口,我知道这是你第一次真正的
谈恋爱,我不想伤害你。”他一口气说完,等着他的回答。
   她确确实实是打电话说分手的,她一直在考虑怎样开口,她怕伤害这个孩子一样的人,
她在想自己见了他那么多的 亲戚,分手之后他该怎样向他们解释呢?打电话之前,她以为
她会嚎啕大哭,以为•••••可是她这么平静,她知道他心
中有她,为什么自己要苛求他呢。当初爱的不就是这个人么,如果改变了,还会不会爱?
这些念头一个个的闪过。
  “我打电话是想问你,今天有没有是时间,我们好几天都没有见了不是么?”
矛盾就这样化解了,她开始习惯他的生活。时间很快临近毕业。所有的人人都说,毕业那
天我们一起失恋,所有的人都说毕业就是失业。她决定留在这个城市,不是因为喜欢这个
城市,不是因为这个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一切只源于一个人。她不想分手,她习惯了有他
的生活。她的勃勃雄心消弥在生活中。她只想有一个安静的河岸。她不想在远航,谁知道
远方会有怎样的风浪。
   他们在这个城市相濡以沫。

--
早市上萝卜三毛一斤,到中午两毛一斤,天一黑就一毛一斤了。这时候过来个家伙,问你五
分卖吗,你一不耐烦心一软,说不定就卖了。你不能卖!你得等着。这时候又来了一个家伙
,问你一毛五卖吗,你就可以考虑考虑了。不管天多黑了,你都得凑近了看看他的脸,看看
他是谁。不能就这么早泄气,价儿高一点儿不碍事,从早上就到晚上了,再蹲两个小时怕什
么!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1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你把所有不一定,都变成了一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