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arrior (Offer Wanted !!), 信区: Emprise
标  题: 接龙4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Sun Mar 30 01:37:21 2008), 转信

父亲开始走的飞快,像在躲避着什么,无奈随心年幼,根本无法跟上父亲的步伐。父亲只好
放慢脚步,可是愤怒的神色一点也没见平息。才走了小半里地,却听背后有人高喊:"大哥
,请留步。"随心好奇回头一看,只见一大汉虎背熊腰,头戴皂巾,短衣襟小打扮,足登抓
地的快靴,大步向前追赶。正想多看两眼,父亲却似乎很不想听到这个声音,加紧了脚步。
大人带着小孩,终究还是缓慢,那人竟踏步奔着父子二人而来。几步赶上,拦在父亲面前。
随心这时才看清此人长相:浓眉大眼,天庭饱满,一道伤疤自鼻梁划过,斜贯面容,并未显
得凶恶,倒是更添英气,看起来四十多岁,面带笑容。

父亲停住脚步,冷冷道:"阁下意欲何为?为何拦住我父子去路"。
那大汉楞了一下:"大哥你怎么了?我是擒虎啊。你不认得我了?当年你文我武,意气相投
,时常秉烛夜谈,如何为万民造福。嫂子做的鲜鱼羹,我可是至今难忘呢。故人相见,何必
如此冷漠?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我亲大哥看待。自从,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你和嫂子下
落不明,我一直以为你们也已仙去,终日嗟叹不已。后来居然打听到你们所在,禀明圣上,
特来寻访,今日得见,你可知我有多开心?大哥,你跟我回去吧,当今圣上与前不同,定会
重用你的。大哥你满腹经纶,定可重获荣华,总不成就荒废在这无名小村,当个苦郎中?这
是侄子吧,都长这么大了,嫂子呢?"说罢伸手想摸摸随心小脸。
父亲把随心拉到身后挡住,不让大汉碰到他,厉声道:"住口,韩擒虎,你真当我是你大哥
?你可想害死我?"
韩擒虎扑通一声,双膝跪倒,诺大一条汉子眼角居然眼角有了泪花:"当然,多少年的交情
我怎可忘记?擒虎当年年少无知,闯下大祸,也是大哥一力救下。我的命就是大哥你的!"
随心心软,上前搀扶道:"秦叔叔,起来吧。"韩擒虎却道:"孩子,你爹不肯认我,我是不
会起来的"。
父亲长叹一声:"罢了。擒虎你好大一人,怎的如此不晓事?你可忘了我是如何落到如此境
地的?你且起来说话!"
韩擒虎这才起身,紧握住父亲双手,像是怕他突然跑了似的,道:"我怎能不知?圣上谈起
你的事情,也觉得于心有愧,总想补偿。你跟我回去吧。圣上英明,与先帝不同,大哥的才
华,可得施展,那才是万民之福啊!弟不才,得封定国将军"
父亲冷笑数声:"擒虎,没想到你为那昏君一家做说客如此卖力。我与他家不共戴天之仇。
他朱家的天下,我斗不过,躲起来总可以吧?这二十一年来,虽然清苦,可比当官的时候轻
松许多,治病救人一样造福百姓。伴君如伴虎,我的下场你也看到了。我劝你早日告辞,归
隐山林,那时你来找我作伴,欢迎之至。现在想我回去,除非泰山崩,黄河干。你嫂子先我
而去了,你想我一家平安,就当没找到过我。"
韩擒虎呆立半晌:"嫂子过世了…这,这怎么会,她年纪与我相仿啊!"
父亲道:"心中积郁,早生华发,心脉比一般人弱的多,唉。你现在明白,昏君批一份奏折
,我等就要家破人亡了吧,岂能有再出山的道理?我已看破世事,在此安度晚年甚好。你当
我是大哥,我再劝你几句,早日离开朝廷,以免惹祸上身啊"
韩擒虎无奈道:"大哥心意已决,小弟不敢多言。只是这孩子看起来颇为机灵,和你一样呆
在这小村,不见世面,太过可惜。"随手掏出一块玉璧,塞在随心手中。"若这孩子将来需要
帮助,来京城寻我,以此为证。大哥你若缺钱,我这儿还有几十两银子,你且拿去用。"
随心不敢接,看了一眼父亲,父亲点头,他才拿着塞在衣襟里面。父亲慨然道:"擒虎,我
不需要你有什么帮助。只求你回京之后,忘记找到我的事情。你为人刚直,容易吃亏,遇事
多思量,切不可莽撞行事。钱我就不要了,你且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来寻我。"
韩擒虎闻言大恸道:"大哥,这么多年我好不容易才有你的消息,见了一面就又要分开?我
不舍得啊。"
父亲也有些动情,道:"擒虎,我何尝不是,但心意已决,无心多惹是非。你对我自然无恶
意,又怎知没有当年的恶人要取我性命?我胡家只有这点骨血。无人得知我的下落,我们父
子可得周全。你去吧,去吧。"
韩擒虎无法,只好道别,依依不舍的离去。随心心中确是一肚子问号,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样
的人?为何要隐居于此呢?

     父亲拉着随心,回到家中,一路沉默不语,握着随心的手却时而紧张时而松弛,显然
心中念头无数。天色已晚,屋内点起油灯,照的呆坐的父亲脸上阴晴不定。随心不敢说话,
老老实实做饭去了。母亲逝去这些年,父亲在外行医采药,他就在家做饭洗衣,时间长了然
对烹饪颇有心得。这也是陈老爹为什么总受不了他做的野味的诱惑的缘故。父亲虽然没有传
授过随心医术,带他采药却教授了不少草药的名字和药性。随心大胆尝试,以药入膳,居然
偶有所得。不多时,饭菜香味弥漫屋中,可是父亲却依然面无表明,直到随心大喊了几声"
爹"才反应过来。往日的美味也味同嚼蜡一般。吃到一半,父亲似乎下了决心,把筷子放下
,对随心道:"孩子,你也已经十五岁,有些事情不该瞒你,但你听了之后,不可外传,事
关我胡家存亡。你能答应为父吗?"随心心中紧张而兴奋,点头称是。

父亲叹了口气,道:"今天你看到的那个大汉,叫韩擒虎,确实是父的好兄弟。为父为躲避
祸事,隐姓埋名于此。我本叫做胡成龙,当年同在那昏君手下为官。我那时已经官拜都察院
佥督御史,擒虎还只是个京城的一般武官,我们十分要好,都是嫉恶如仇之人。后来那昏君
突然性情大变,总疑心有人对他篡位不满,会造反。为此只要听到有谋反嫌疑的,格杀勿论
,而且头一次有了诛十族的连坐!后更因后宫之事,凌迟宫女宦官数千人。为父因为得罪东
厂太监头子,被其诬告有反意,那昏君居然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偏听偏信。那宦官又谎称
在我家中搜出伪诏龙袍,以及联合其他几名武将谋反之信件。昏君啊,我一介文官,不握兵
权,何敢谋反?也不详查,下了旨意,诛我全家!其余武将,多也是得罪东厂久已,一并铲
除。胡家上下七十余口,只因我和你娘不在家中幸免于难,得另一挚友方治搭救,才能逃脱
到这偏远之地。你尚有个在襁褓之中的哥哥,也未能活下来。你娘为此,终日郁郁寡欢。"

"啪",随心手中的筷子因为他手的紧握而折断,心中的愤怒无法抑制。那是什么样的皇帝,
掌握众生生死大权,却又无视百姓性命。因为一些谗言,就随意屠戮忠臣。人命,在他眼中
真的连草芥也不如吗?
"孩子,为父告诉你这些,只是让你知道官场的险恶。在很多人眼里,那是荣华富贵,高人
一等。可是只要一日有皇帝在,即使只是一人之下,也可能转瞬掉脑袋。帝王权术中,人也
只是一颗棋子,生多少死多少也只是一些数字罢了。因此,你要牢记,要离官场远远的,这
也是我苦劝你擒虎叔的原因。他屡立战功,为人果敢正直,对皇帝有用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好
,一旦功高震主或被小人陷害,又岂能善终?爹行医多年,医术尚得皮毛,传授于你也可让
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荣华,荣华,再多荣华岂能换来平安?"

"爹,我要为我们家报仇!"随心"霍"的站了起来,咬牙道:"朱家做了皇帝又如何,我胡家
七十多条人命难道就此算了?但我活一日,就要想一日报仇之事!终要杀上金銮殿。"

"混账!你还不明白,以我们这等小民之力,怎么去跟皇帝斗?他可调动天下兵马,精兵良
将,听说还有各种正邪术士,取人性命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我只要你好好活下去,保
留一点胡家的烟火,就可以了。绝对不可以有报仇的念头。这事情,就当我没说过,从今以
后不可再提!"

"行了,爹,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吃饭吧,饭菜都凉了"脸上虽然表情缓和,但复仇的念头
已经在随心心里深深的扎下根来。

"你一定要做到啊,别口不对心,等你再长大一点,就明白爹的良苦用心了。我失去了你哥
哥,不想再失去你了。"胡成龙说罢,摇了摇头,想把说过的这些都甩开,于是他岔开话题
,问起了随心道:"爹教你的阴阳五行,你学的怎么样了?"

"回爹爹,一直未能荒废,不信你考我啊,答对了可有奖?"随心开始嬉皮笑脸

 胡成龙问了几个问题,无论是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还是五行和人的脏腑五官的关系,随
心都对答如流。胡成龙非常满意,微笑道:"不错。你可不要小看了这些,行医救人的基本
,就在于此。人的身体五行阴阳均衡,则健康长寿。而五行之间的生克,可以互相转变,循
环不已,须得举一反三。有时更要审时度势,不可拘泥于爹告诉你的这些,你可明白?以后
爹出诊,你要跟着我学,我会随时问你。"
"知道了,爹爹,我会用心学,做个好郎中的"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随心跟爹行医,学了很多东西,有时候对于一些平常疾病,可
以独立对付。即使疑难杂症,也能提出自己的见解,让胡成龙很是欣慰。但他却不知道,随
心的心中并未甘于做个郎中,依然期望有一天能够报仇,只是未得其法。

    一年多以前,望天峰突然开始出现巨大的兽吼声。村子甚至能感到一丝震动,村民都开
始恐慌。吼声并不一定什么时候有,也许一两月,也许三四月一次,最近却越来越频繁。每
当那不知名的吼叫开始的时候,望天峰就被一团黑雾笼罩着。大家纷纷传闻有怪兽出没,已
经开始有了逃走的念头,陈老爹却相信一定会有神仙来搭救,并以此安慰大家。但是最近一
次兽吼,黑雾已经开始向小村弥漫了,明亮的阳光逐渐被黑色蚕食。劳作的人们惊慌的停下
手中的活,长大了嘴巴看着这样的异象。黑雾扩散的很快,浓郁的像是一块黑色的丝绸,从
房顶开始向下笼罩,人们开始四处逃散。跑不了几步,已经无法看到任何亮光,四周陷入让
人绝望的黑暗。惊呼声此起彼伏,但谁也不敢随意走动。

"孽障,想逃哪里去?"半空中一声洪亮的喝声划过大家的耳朵。一丝金光在黑暗中显露,格
外耀眼。兽吼又现,可以让人明显感觉到愤怒。黑色试图把金光包住,但却无法得逞。如果
黑色真是丝绸,那么金光就是一把利剑。初时只见那么一条线,渐渐的就越来越粗,金芒大
盛。黑色还想反扑,只又扩张了眨几下眼的功夫,瞬间被清理干净。兽吼声也逐渐低沉,直
到消失。又是一片艳阳高照,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村民傻了半天,突然开始有人叫着:"神仙!神仙来搭救我们了!""不用怕怪兽!""我们这
儿有神仙保佑啊,是福地!"陈老爹也才从惊变中缓过神来,喃喃道:"真有神仙保佑这里,
我居然一辈子见了两次神仙!"大家赶紧回家,看看亲人有没有事。所幸全村平安。传言的
怪兽带来的恐慌,和神仙带来的兴奋,随着平静的日子流逝,逐渐消散。这件事情也逐渐在
大家的谈资中消失了。可是,有个人却没有淡忘掉这些。神仙?如果能学到仙术,复仇就有
望了啊!

--
    ┼┼┼┼    ┼┼┼┼┼        ┼┼┼┼┼┼┼┼┼┼┼┼    ┼  ◣  ┼┼
┼┼┼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 当懂得珍惜以后回来 ┼┼┼◥█╱  ┼┼
  ◣◢  ┼┼┼┼┼┼┼┼┼┼┼┼┼┼┼┼┼┼┼┼┼┼┼┼┼┼┼┼◢◤█◣┼┼
◥█◢◤┼┼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 却不知那份爱会不会还在   ◤◥  ┼┼
┼╱█◣┼┼┼┼┼┼┼┼┼┼┼┼┼┼┼┼┼┼┼┼┼┼┼┼┼┼┼┼┼┼┼┼┼
    ◥      ┼┼┼┼┼┼┼┼┼┼┼┼┼                stolen by warrior◎whu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bbs.whu.edu.cn·[FROM: 220.181.54.12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A goal is not always meant to be reached, and it often serves simply as something to aim 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