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zouyafeng (游离仔), 信区: Story
标  题: 幸福的生活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Apr 10 20:13:29 2008)


                                    幸福的生活

期待樱花开的日子里,我天天晚上都会一个人从武测骑车去本部。路过武大附中时,常会
看到新修的塑胶操场上有枯黄的树叶在翻滚。我就会停下来发一会呆,想起曾经我总是和
夏利一起晚跑。她说要让我变得强壮起来,不能老这么瘦,以后保护不了她,也保护不了
小鸭子。
阿匡和蓝猫都喜欢叫我鸭子,所以她说以后结了婚,要为我生只小鸭子,和我一样,有浓
浓的眉毛,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笑起来很好看而且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所以我当时就
很希望能早点毕业,早点找工作了结婚,然后生只小鸭子,过幸福的生活。
至少我在本科时是这么想的,我一直都很坚定地认为我和夏利会永远在一起,吃饭,学习
,逛街,看电影,K歌等等。我们是在大二下学期认识的,一认识没几天我就跟她说,我能
不能永远喝你的水,她说好啊好啊,我回去多烧点就行了。然后我们就恋爱了,而且走到
哪里她都会提一个浅红色的太空杯,里面装满了水。
那时还经常一起去上晚自习,然后去工大路上逛,或者去南湖转。夏天南湖里会散发出怪
怪的味道,但岸边的柳树长得很有风情。长长地飘在空气里,像她长长的头发在我眼前飞
啊飞的。也就是在那里,我吻了她。
其实客观地说,是她吻了我。我还没把嘴巴伸过去,她就吻了过来。我就睁着眼睛看她闭
着眼撅着嘴吻我,样子很好笑,于是我就很大声地笑了。她趁势就咬了我一口,下嘴唇流
标  题: 幸福的生活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Apr 10 20:13:29 2008)


                                    幸福的生活

期待樱花开的日子里,我天天晚上都会一个人从武测骑车去本部。路过武大附中时,常会
看到新修的塑胶操场上有枯黄的树叶在翻滚。我就会停下来发一会呆,想起曾经我总是和
夏利一起晚跑。她说要让我变得强壮起来,不能老这么瘦,以后保护不了她,也保护不了
小鸭子。
阿匡和蓝猫都喜欢叫我鸭子,所以她说以后结了婚,要为我生只小鸭子,和我一样,有浓
浓的眉毛,小小的眼睛,大大的嘴,笑起来很好看而且有两个浅浅的酒窝。所以我当时就
很希望能早点毕业,早点找工作了结婚,然后生只小鸭子,过幸福的生活。
至少我在本科时是这么想的,我一直都很坚定地认为我和夏利会永远在一起,吃饭,学习
,逛街,看电影,K歌等等。我们是在大二下学期认识的,一认识没几天我就跟她说,我能
不能永远喝你的水,她说好啊好啊,我回去多烧点就行了。然后我们就恋爱了,而且走到
哪里她都会提一个浅红色的太空杯,里面装满了水。
那时还经常一起去上晚自习,然后去工大路上逛,或者去南湖转。夏天南湖里会散发出怪
怪的味道,但岸边的柳树长得很有风情。长长地飘在空气里,像她长长的头发在我眼前飞
啊飞的。也就是在那里,我吻了她。
其实客观地说,是她吻了我。我还没把嘴巴伸过去,她就吻了过来。我就睁着眼睛看她闭
着眼撅着嘴吻我,样子很好笑,于是我就很大声地笑了。她趁势就咬了我一口,下嘴唇流
满了血。以后再接吻时我都不敢把嘴伸过去,我怕她又会在我不小心的时候咬我,而且我
总会睁着眼睛。
我把这讲给蓝猫听时她笑得直跺脚,嘴巴里的西瓜汁都流了出来,就像我嘴巴上流出来的
血。我红着脸很生气,真的,我其实是个很内向的人,只是别人总习惯把我看得很外向。

那个夏天蓝猫正跟她的第一任男友热恋,除了晚上能陪我坐会,其它时间她都在那个男生
身边。其实我一直都在怀疑,我是不是有点喜欢蓝猫。她没谈恋爱之前,只要有空,我们
就会一起出去压马路。后来她谈恋爱了,告诉我时我还死活不相信,直到她打那个男生的
电话,让那个男生亲口告诉我时我还在怀疑她在捉弄我。
当时阿匡也老爱开我们的玩笑,我就笑笑说没有啦。不过天知道当时我的心里没有半点其
它的想法。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她把她男朋友带过来给我们看时,我也没有
什么特殊的想法,而且很高兴地和他一起喝酒称兄道弟弄得很亲热。
小何跟我打球时说,现在还早,温度不够高樱花是不会开的。其实我知道,只是我喜欢晚
上一个人出去走走,待在机房里久了,心里就会感觉很束缚。有时会很空洞,看着电脑屏
幕眼睛无法聚集到一点。而且在电脑前我总忍不住要看她在不在线。
我球技很烂,以前我都不敢打球的。那天机房里没人,她就把我拉了下去。我一直没赢过
,老是输球。输了球我的脸就会很红,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说,我说了我不会打球的。
她就很开心地笑,露出两颗大暴牙。小何是我师姐,一个机房里同一个导师带。导师项目
很多,所以我们总是很忙,但很忙的时候她也会去打球。但我不敢,除非我能确定导师不
在了,我才敢出去。我怕导师,可她不怕。所以我很佩服她。
其实跟我一样怕导师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玉姐,可是除了导师,她谁都不怕。跟夏利打
电话时我总喜欢跟她讲玉姐的事,说她吃饭时总喜欢带上我。后来她就很鄙视我,说我怎
么老喜欢跟女生屁股后面转。
后来我就克制自己不要老跟在她们后面转,吃饭时她们叫我我也不去了。等她们都走了,
我看会网页再一个人去。可是突然就有点不习惯了,总感觉路上的人都在朝我看,手也不
知道放在哪里。
我其实是个很内向的人。可每次我说这话时,小何和玉姐就会拼命地笑,说我这样的人还
内向,她们就是自闭了。
这样一两次后,我还是跟在她们屁股后面转了。每次吃饭时,她们走过我的机位,很爽快
地说,小邹,走,姐带你吃饭去。我就关掉电脑屏幕,屁颠屁颠地跟在她们后面。
其实在没认识夏利之前,我都是一个人的,一个人上自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玩。有空
时就和蓝猫阿匡一起出去逛逛,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自习室过的。没课时也会去图书馆
,看一整天的书。出来时外面就黑了,在路灯下一个人往回走。这时就感觉很有大学的味
道,而且走得很轻松也很自在。
后来谈恋爱了,就老是跟在夏利屁股后面转。她说去逛街吧,我就说好吧。她说去中百或
去中商吧,我也说好吧。反正她说去哪就去哪,我自己也想不到该去哪。而且我不喜欢像
其他人一样,在升升园区两个人抱在一起。我总是担心被同学看到,而且我很怕被阿匡或
蓝猫看到了尴尬。所以在生活园区里我还是很循规蹈矩的。
可能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习惯了两个人一起吧。
我很早就跟她说过,我喜欢武大,因为我喜欢武大的樱花。我不止一遍地跟她讲过,我大
一的时候就去武大看樱花了,而且每年都看。第一次去看樱花是和阿匡蓝猫一起,每人花
了十块钱买门票。
坐在樱园老宿舍上面时我看到下面的樱花开得很灿烂,一朵压着一朵,很热闹。那时我就
下定了决心,以后考研,我一定要来武大。
她说她不喜欢武汉,离家太远,每次回家都要坐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她讨厌火车撞击铁
轨的声音。最后一次送她上火车只送到了站口。她说,你就送到这里吧。
我说好。然后我转身走掉,没有回头。
其实我回头了,站在远处看她把箱子拖上电梯。
回去时蓝猫刚从她第二任男友学校回来,她说鸭子出来坐坐吧。我买了一个西瓜,老板帮
我切成很多小块。
我说,我把她送走了。
她低头吃西瓜,没有说话。
回去时,她说,鸭子,我决定了,我明年再考一次。
我说,好。
我把她送到门口,看她走进宿舍楼。回去路上我给夏利发短信,问她到哪里了。她没有回

刚回到宿舍,蓝猫给我打电话。
鸭子,他要跟我分。他说以后不在一起,肯定会很累。
我没作声,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第一任男友比我们高一届,考研考到外地去了,分手时
也是这么说的,说以后不在一起,肯定会很累。我不知道不在一起是不是真的会很累。
她还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地说,我已经失去了一份爱情,我不想再失去这份。我还会再考一
年,还会再报这所学校,还会再报同样的专业。我不想这样。我身边已经没有什么朋友了
,我不想连爱情也这么失去。
我手机开了一晚上,她还是没有回短信。不过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只记得那晚我没有睡好
,半夜醒来手机还捏在手上。
周末下雨,不想出去,于是就待在宿舍里看书。小何发短信我,说她们要出去吃火锅,问
我去不去。我说好,打了伞出来。
外面很冷清,蓝球架子在雨里被淋得很落魄。梧桐树上还挂着去年没有掉下来的毛球。
她们在学院门口等我,小何,玉姐,小猴子,小潘,还有一个男生,我不认识。
小猴子说要不去别的地儿吧,老是去广八路吃,太没意思了。
然后我们去校门口打的,去雄楚大道。下雨的天气,街道上一片潮湿。我说怎么挑这么个
天气啊,出行都不方便。
玉姐瞥着眼说,又不是因为你,主要是他回国了。
吃饭时我就想起阿匡也出国了,不知道他在国外过得怎么样。以前在一起时还经常有事没
事喝喝酒KK歌,现在都各忙各的了。蓝猫尽管还在武汉,但她忙着考研,也没时间出来玩
。后来考完了,天天等成绩出来,更没心情出来玩。
接下来的几天我很没精神,头一直晕。小何说是我那天吃火锅喝酒喝多了,光想着酒水免
费去了。其实我是自己心里不舒服,才喝那么多的。
等再去本部时,发现樱花树上已经长了很多花骨朵了。我给夏利打电话,她没有接。我于
是发短信给她,告诉她樱花快开了,以前答应我说要过来看樱花的,什么时候来。
晚上12点多的时候她回短信我,说没空,就不来了。让我照几张相片寄给她也是一样的。

我打电话给蓝猫。樱花快开了,来看吧?
不了。成绩马上出来了,也没心情看樱花。等结果出来了再说吧。
我说好,那我等你一起去看吧。
我其实早就知道她这个时候不可能过来看樱花,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给她打电话。这段日子
我害怕一个人待着,因为一个人的时候我总会胡思乱想,我只想有个人在身边,随便陪我
讲点什么,好分散我的注意力。我拨她的电话,一遍一遍,没有回答,给她发短信,一条
一条,也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更不知道我们的感情怎么了。我怕我自己会乱
想,我更怕我乱想的东西会是事实。
我给她发短信,告诉她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心。我说你有空就回条短信给我
吧,等你回短信时感觉时间很漫长。我说我又去升升了,里面杨树开始长叶子了。食堂里
的面条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吃,二楼的铁板饭还是没有锅巴。
我说东院里的梧桐也长叶子了,我们以前经常去玩的灯光球场修新了,路灯亮起来时很好
看。我说你还记得百诺吗?还记得那栋破旧的教学楼吗,我们以前一起在里面复习考研的
?我说你看到我的短信就回我吧,我等的时候思念老是疯长。
可是她的短信一直都只会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过来,而且都很短。
很晚了,睡觉吧。晚安。
我老是会看着这几个字猜想她的表情,我安慰自己她一定很忙,一定。
小何说,小邹,樱花听说已经开始开了,你去看了没?
我说没,和同学约好了,等她成绩出来了再去。
说句心里话,我一直很希望蓝猫能考上,那样她就可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而且最主要的
是考研太辛苦了,不考上对不起准备考研的那些日子,也对不住受的那些苦。
蓝猫过来的那天下着小雨,我和她从武测走到本部,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我们在樱顶的食
堂里坐下,买了两杯热的巧克力奶茶。
她说,鸭子,我没考上。
我抬起头,看到她哭了。
两天后送她去火车站,她说她要去那个城市找工作,就算扫大街都愿意。我帮她把箱子拖
上电梯时,才发现其实需要很大的力气。
火车开动时我跟她说,蓝猫,好好跟他相处。
一条,也没有回答。我不知道她怎么了,我更不知道我们的感情怎么了。我怕我自己会乱
想,我更怕我乱想的东西会是事实。
我给她发短信,告诉她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管不住自己的心。我说你有空就回条短信给我
吧,等你回短信时感觉时间很漫长。我说我又去升升了,里面杨树开始长叶子了。食堂里
的面条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吃,二楼的铁板饭还是没有锅巴。
我说东院里的梧桐也长叶子了,我们以前经常去玩的灯光球场修新了,路灯亮起来时很好
看。我说你还记得百诺吗?还记得那栋破旧的教学楼吗,我们以前一起在里面复习考研的
?我说你看到我的短信就回我吧,我等的时候思念老是疯长。
可是她的短信一直都只会在晚上12点的时候过来,而且都很短。
很晚了,睡觉吧。晚安。
我老是会看着这几个字猜想她的表情,我安慰自己她一定很忙,一定。
小何说,小邹,樱花听说已经开始开了,你去看了没?
我说没,和同学约好了,等她成绩出来了再去。
说句心里话,我一直很希望蓝猫能考上,那样她就可以和她男朋友在一起。而且最主要的
是考研太辛苦了,不考上对不起准备考研的那些日子,也对不住受的那些苦。
蓝猫过来的那天下着小雨,我和她从武测走到本部,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我们在樱顶的食
堂里坐下,买了两杯热的巧克力奶茶。
她说,鸭子,我没考上。
我抬起头,看到她哭了。
两天后送她去火车站,她说她要去那个城市找工作,就算扫大街都愿意。我帮她把箱子拖
上电梯时,才发现其实需要很大的力气。
火车开动时我跟她说,蓝猫,好好跟他相处。
回来时天已经黑了,我拨她的手机,关机。很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是这样。我都已经习惯
了耳边响起移动公司的提示。您拨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樱花大道上有人在拍照,闪光灯一闪一闪的,把樱花照得惨白。一个人走在樱树下,我想
起以前和她一起走在工大路的情景。那时我们很幸福,一起开心一起难过。她说吃巧克力
呢就应该吃百诺,每吃一块就给对方一百个承诺。她说以后去上海了会来武大看樱花,希
望能遇到樱花雨。她说她去上海之后我要记得经常联系她,要让她知道我在关心爱护她。

坐在樱顶时,我突然想起以前和蓝猫阿匡一起来看樱花的日子。那时我们大一,坐在樱顶
上发誓以后都会在同一个城市。可是现在,阿匡出国了,蓝猫去另一个城市了,只有我,
还留在这里。
四年了,大家各奔东西,彼此孤独天涯。
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我跟她一起跑步,她的长头发在空气里轻舞飞扬。我说我们会永远在
一起,过幸福的生活。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23.*]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he best kind of friend is the kind you can sit on a porch swing with, never say a word, and then walk away feeling like it was the best conversation you've ever h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