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cnwhu (丫头), 信区: Feeling
标  题: 与青春有关的故事(一)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May  8 19:08:21 2008)

很久就想写故事了,但一直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就当一个回忆录吧,就当一个涂鸦版吧

    5年了!

    03年3月12日,如果不是他总在提这一天,今天又几年几个月了,我想我是不会记住它
的。记住了居然却就忘不掉了!
    03年暑假,他从哈尔滨来我们学校,羞涩的他,羞涩的我。
    姐姐建议我们去中山公园玩,不认识路提前三站下了车,我觉得很没面子,很别扭的
给自己找借口。终于到了,划了一个船,我偷懒,他使劲的蹬着。我告诉他岸边的轮胎是
缓冲的。后来才知道他早就很累,在火车上站了29个小时没睡觉。
    依稀记得,那天天很热,回学校后天黑了,买了一个西瓜,在友谊广场,吃西瓜看星
星,他不愿意再去我们班男生宿舍睡,说陪我看星星。可能他太累了,西瓜都没吃完,很
快就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睡着了,一会就歪的要倒,我扶了下,他醒了,赶紧又和我保持距
离了!熬到第二天,就一起坐车回家了。
    整个暑假没有见过几次面,他没电话,我家的电话他打的也很少,只记得见的一次面
是一起去中百买了一堆零食,把白云湖边堤排了2米多长,他坐这边,我坐那边,无语的吃
东西,吃饱了,就各人回各人家了。似乎就这次,我的牛角梳掉进了美丽的白云湖,叫他
去帮我捞,居然怕被淹死,看着波浪一下一下把我的牛角梳吞噬。
    家里不好玩,没有告诉他,我就买了车票来了武汉。
    暑假完了,他又去了哈尔滨,路过武汉,还记得他带领着一群去哈尔滨读书的同学,
在我们学校住了一晚上,男生们寄宿在男生宿舍,这里要感谢仔仔哥了。女生就分配了女
生宿舍了。还记得杨sir当时和我说了很多话,他似乎有点不爽,第二天说一晚上都没睡觉
,很冲动的要跟所有人公开恋情。我不愿意,不了了之。
    第二天他们去了哈尔滨,每周一日一封信的联系着。

    04年初,要过年的时候,我去了泰兴,小侄儿过十岁,他来武汉没找到我居然还迷了
路。我借了我姐姐的手机给他发短信玩。从泰兴回来,大哥第一次带他的女友来我的宿舍
玩,他女友还在我宿舍摔了一跤。大哥请我吃了麦当劳。本来跟他说好当天坐汽车回去的
,大哥说要我先陪他和他女友去五姐那玩一下第二天再走。当我告诉他我改天回来,他说
他已经在汽车站等了好久了,很委屈的样子。我哄着说:乖,听话。大哥在我背后偷偷的
笑话我。
    终于回去了,大哥说要跟我一起回,就要他不要接我。结果大哥没有跟我一起走,我
一个人回去,也没人接我。挺好,我顺便在见他之前可以买件好看的衣服,买了一件红外
套,现在还在那。回家的第二天,他来看我。我们顺着波导到火车站的大路走,他试探的
牵我的手,我甩开,我怕人笑话。在火车站了,他又牵我手,我想没人认识我了,没事。
就牵手了,他试图想揽着我,我总是“千金坠”的脱身。然后一起去图书城里去看书,图
书城没地方坐,站了一会就累了,在卖冰激淋的地方坐着休息的时候,他拿出一个石头记
,并给我带上,低头,我听见他心脏砰砰的声音。年前家里很忙,没见过几次面。
    大年初五,大哥要回武汉,要我给他买票,买票的时候下雪了,要我跟他一起走。我
又先他而去武汉了。还记得和大哥走的时候,大哥左手一个箱子右手一个箱子,上车后没
座位,他让我坐在箱子上,坐到汉口站,我不知道坐那一路车去武昌,终于坐了一个到广
埠屯的车,似乎是走外环,走了3个多小时,大哥把我送到宿舍,在宿舍吃了一个橙子,然
后一起坐车去我姐姐家了。
    他们开学比我们晚,我走后,他给我发了好几封email,说他也不想在家里呆了没意思
也要去学校了。他来武汉的时候我们都在上课了,记得是英语课,一下课我就去车站接他
。进校门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看见了我们班的李sir,我突然很不自然,就把他的手甩开
了。吃
了中饭后,我拿着两张溜冰券邀他去溜冰,他说他在学校练过,结果去了他傻眼了,他在
学校溜冰的是冰刀,而我们溜冰的是双排轮。事后他才说他不会,当时他还嘴硬的吹他的
平衡性非常好,我一点都不会,然后一起摔了好几个跤。摔累了,就找了个地方坐着,溜
冰休息的地方很暗,他就趁机偷袭了我------亵渎了我的初吻。休息了一会又去溜冰,溜
冰场有个男的老是速度很快的在我身边冲来冲去,每次都看着他撞过来了,虽然后来没撞
上,但我好怕,被那人吓的摔了好几跤,不爽,他息事令人的说不玩了出去出去。一起去
了江边,感觉那时候真没趣,坐在那居然还可以玩一个晚上。说了很多话,但我都不记得
内容了。2月的武汉晚上还是比较冷的,在3点钟的时候,冷的受不了,在江边的一个能唱
歌的地方躲了躲,天亮了,我回学校,他回他湖北饭店的表哥那了。睡了一天觉。他又回
哈尔滨了,从武昌走凌晨的车,我又一个晚上没睡觉,在车站从晚上10点陪到凌晨4点直到
他上车,看他上车后我就回去睡觉了。在等车的过程中,我们吃了些花生,他用吃了花生的
嘴巴吻我,感觉好臭!

      04年他有手机了,经常会给我打电话,写信写的少了。
      04年初,大哥总在跟我说我还小,不要那么早谈恋爱,然后我就很听话的给他说分
手, 他很痛苦,我那时候真的很残忍,纠结啊纠结。还记得4月份还闹了很大一场。五一
他要我去哈尔滨玩,动员了陈sir,鲁sir,杨sir等等人来邀请我去,没有经受住诱惑,最

还是去了,这个五一的记录在他的空间里有,我就不详述了。其实五一还有个插曲,让我
很不开心,而且带着这个不开心回的武汉。就是走的前一天,邀了所有在哈尔滨的同学一
起吃饭,饭完的路上,我说好冷,黄sir说:余,这是你的事情了。他当时穿着两件毛衣一
件西装外套,黄sir话落,我多么希望他主动把外套披在我身上啊,可是他却说:我也好冷
啊!气死我了,我当时可就穿了一件体恤,我不知道都五一了哈尔滨还那么冷。事后的好
多年里,他都说他不好意思在别人的面前脱衣服,也不好意思关心我,可真气的我够呛!


     04年暑假,他又来的武汉陪同我一起回家,我爸爸在车站接的我,我爸爸看见了我们
,但我不敢告诉我爸爸他是谁,在我爸爸面前我装作不认识他。我爸爸把我的行李放上了
车子拖我回家了,记得当时天很热,我爸给我一瓶水很冰。那次天很晚了,没有公车到淅
河了。他说他等了很久没等到车,后来只好打电话要他舅舅接的他。
     04年的暑假和03年的差不多,依然每次在白云湖玩,下午5点钟前各自回家,次数不
多。小小的插曲是一次他骑自行车先停在我家,走的时候居然发现前后胎没气了,我有点
怀疑是我爸爸故意放的气。还有一次在白云湖遇见了陈sir,他们说话说了好久。然后我们
三一起去了曾都一中,在曾都一中他说了什么话我生气了,怎么哄都不中,一直到天黑,
他叫了辆摩的把我送回家,他自己回不了家在陈sir家住了一晚上。
     暑假完后他又去了哈尔滨。

     04年9月份,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对我很不好了。我很伤心。然后故意找他的碴又要
分手,十一,他回了武汉,我大哥也回了武汉住在他女友家。前几天我对他很冷淡,把他
送到宋madam那住就不想理他了,2号还是3号,大哥邀我跟他丈母娘一家去磨山玩,他也把
所有东西带着从宋madam那回到我这边,我刚把他东西放在我宿舍,他的钱包等都在他背包
里,这时大哥催的急,我就说你自己在学校玩吧,就跑去陪我大哥们了。在磨山,和他女
友和他一起三个人骑了一辆车,翻山越岭的,他女友不怎么蹬,大哥都蹬的出汗了,他女
友还催他快点,我有点心疼大哥,就也用力的蹬。打了一会羽毛球,当时我穿着一双皮鞋
,打不赢,大哥戏笑了一下我。从磨山玩完回去,坐401,车子走在凌波门,我想着他没钱
一天一个人在那晃荡呢?当时天都快黑了,我要下车,大哥说我不懂事,说要我去他女友
家。去了他女友家,我就记得我吃了一块鸭子。饭完了,大哥主动去洗碗,我想起大哥在
我家从来不洗碗的。我惦记着他在学校么办要回学校,大哥又瞪着眼睛说我不懂事,我觉
得委屈,但依然要走,他女友她妈非塞给了我3双黑色袜子,我从来都不喜欢黑色的袜子,
而且还不是棉的。我不想要,但看那么盛情,就收了。走之前,我听见大哥和他女友的对
话,大意是大哥说提前给我准备的学费放在哪了,他女友不耐烦的说你自己去门口的取款机
去取。我听了很不是滋味。大哥送我走,一路无言,我慢慢感觉这个曾经最亲的大哥怎么越
来越陌生了。要上车了,大哥塞给我一卷钱说:先给你3000,等我去公司了再给你汇剩下的
。车开了,看着大哥沧桑的面容,我也感觉以后跟他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因为他有了一个魔
鬼一般的女人(我不喜欢她,她在我心中就是个魔鬼)。我流泪了,也心情低落的回到学校
。他说在车站接我,可是错过几站路,他手机也没电了,无法联系,居然在茫然的人海中他
找到我。他说他一天没吃饭,我问他怎么不去宋madam那去,他说宋madam给他电话要他去他
不想去,现在想起居然有点感动,但当时我却一点感觉没有,也许当时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太深了。

     在后门陪他吃了一些东西,就在图书馆后的小树林里,我像个祥林嫂似的跟他述说跟
大哥一起成长的小时候是多么的快乐幸福,现在却是如此痛苦悲伤,大哥的无情,他魔鬼
般的女友。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跟随我的语气一起指责我大哥的不对。相反,他说了很多
人要知恩报恩大哥现在这么做肯定有难处等等等的话。当时我很木然,没啥感觉,只是在
他的劝解下我不再那么冲动和激动,也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那夜,我感觉我被最亲的人抛弃在空中,随便那个人捡了劝下我,我就死心塌地了跟
了他。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味道。老天爷很厚待我,让一直最疼我最深爱我的他捡到了我,
我想我还是很幸福的。
     那夜,在小树林里,他劝了我很久很久,我也哭了很久很久,哭累了,我不知道什么
时候枕着他的腿睡着了。睡着的时候耳边的他那温软的劝解居然是那么动听的摇篮曲。
     那夜,我突然觉得很踏实的感觉,我想我不再飘荡了,我会好好爱这个如此深爱的我
男孩。
     后来的几天,他还是陪着我说了很多很多话,内容不记得了,直到他离开武汉去哈尔
滨了。

     05年初的寒假,他一放假就赶快回到了武汉,我们还没考试完,他陪我在图书馆上自
习。上了三天自习,居然弄丢了我2双手套,真是个败家子。还记得考信号与系统的前一天
,他跟我吵了一架,我信号与系统挂了,第二年重修。其实更因为大哥的事情我这一个学
期都没学好吧!这一学期的成绩是我整个大学间最差的。这个假期,他跟我商量将来的打
算,他说他要考研考到武汉就可以陪我了,而且还分析他的专业只有考研才有出路。我说
我现在的状况不适合读研,我想赶快工作赶快赚钱。他又给我分析什么什么形势,说读研
的种种好处,真是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嘴。我心动了说好吧我考研,说起考,我又想起我
的北大清华梦。我提了下:我想考到北京。其实我自己根本没把握,信号与系统都挂了的
。他说如果我考北京他也就考北京,然后委婉的说了一句:我觉得你考你本校把握大一些
,而且还可能是公费。自己权衡了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也觉得自己考本校吧!他说他考华
科,暑假陪我在武汉复习。也算把这一年的给规划了,也是我第一次规划自己的一年的目
标。
     这年的过年,他第一次去我家,和王madam,刘madam一起,以我的同学的名义去的,
也没
告诉我爸妈他有什么特殊,我记得那次我爸很高兴,还和他不停的碰杯喝酒,口里说:来
,儿子,喝酒!饭后他高兴的跟个小孩似的,不停的跟我说:你爸喊我儿子了,嘿嘿,我
什么时候以正式的身份见老岳父大人撒!
     寒假很快过去了,他又去哈尔滨了,送他走,我居然没有一点感觉,居然也没哭,也
没什么留恋,就是觉得他走的头也不回的让我很憋气,他说他每次走的时候都哭了,不回
头是怕我看见他眼里的泪水笑话他,更怕看着我哭的话他迈不动步子不想离开了。哈哈,
其实我没哭。因为知道他总会回来的,早晚而已,而且时间过的很快的,马上就可以见面
了,又也不是生离死别。
    他走后,我在武测后门看见有人卖减价手机,奥克斯的,899元,那时候觉得899元的
手机真便宜还是彩屏的,就买了,心想可以给他发消息了。05年没有写什么信,每天都可
以短信联系,而且还要时刻准备着考研。不过现在捧了那一堆信,还是觉得如果05年能多
写几封信就爽了,现在看着就可以看到那时候的相思旅程了.

    05年初就到处听考研的宣传班,认真的学习,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很踏实。5月报了文都
的考研班,都是暑期的,我报的数学,给他报的政治。
    05年暑假,他回武汉来,先回家玩了一个星期,就到武汉开始辅导班学习了,每天从
早上8点一直上到下午5点,好累,好多次我都听着听着睡着了,然后醒了再继续记笔记。
这个暑假,我给他买了一个石头记,他又高兴的跟个小孩似的,一起买了两件粉红色的情
侣体恤,可是他的那件后来居然被他搞丢了,真是个败家子。
    紧张的学习中,时间过的很快,马上他又去哈尔滨了,送他走的时候居然还真有点不
舍,但想想如果考研考上了,就不用隔这么远了,也许似乎习惯了长距离的离别,也没有
那么多感伤,很快就好了。

--
我就是我!追求正义,追求真理!

※ 修改:·cnwhu 於 May  8 19:12:33 2008 修改本文·[FROM: 202.114.118.*]
※ 修改:·cnwhu 於 May  8 19:13:21 2008 修改本文·[FROM: 202.114.118.*]
※ 修改:·cnwhu 於 May  8 21:43:51 2008 修改本文·[FROM: 202.114.118.*]
※ 修改:·cnwhu 於 May  8 21:46:39 2008 修改本文·[FROM: 202.114.118.*]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18.*]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szuonline.cn 今天是 2020/10/2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t's probably hard for you to imagine how it feels to have your destiny be predetermined at bir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