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sunlxx (清晨), 信区: L.S
标  题: 也说教过我的法学院的老师们——大一篇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May 26 15:28:08 2008)


刚在友人的空间里重温了法学院老师的经典语录,以前在山水上有看到过。看着看着,怀
恋的感觉越来越浓,毕竟是要走的人了,所以决定也来言急句,侃侃教过我的老师们。我
尽量按授课顺序来。
汪习根老师:大学的第一个专业课的老师。第一次上课我们在武水那边的端木高中。那天
汪老师穿了一件淡黄色的体恤,给我的第一映像是这个老师很精明干练,后来事实证明我
的猜测是对的。由于是两个班一起上的大课,教室太小,座位不够,后排站着好多同学。
汪老师一看,皱着眉头说:“这怎么回事?”“座位不够,所以……”下面的学生还没说
完,汪老师便露出他一贯的很“正气”的表情说道:“那不行,在我的课堂上绝对不允许
有一个学生站着,否则这课就不用上了。”紧接着掏出手机:“喂,你们怎么安排的教室
啊……”边说边往门外的走廊走。半分钟后进来,“快,咱们换教室!”于是,一百来号
人如风般向六教奔去。
后来,我们就不段听说“汪老师的博士论文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了。”“汪老师升教授了
。”“汪老师当副院长了。”
林海老师:私下里,我们姐妹儿习惯叫他海哥,山东人的他真的很豪爽。给汪习根老师代
了一大半的课,汪老师的得意门生。据说是我们院的风云人物,足球一级棒,还有点语不
惊人誓不休的感觉。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给我们出的考题“权利可以放弃吗?”而答案“必
须”是“权利是不可以放弃的。”还有当然就是spy事件了,不晓得海哥还记不记得我们几
个spy呢,呵呵。
标  题: 也说教过我的法学院的老师们——大一篇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May 26 15:28:08 2008)


刚在友人的空间里重温了法学院老师的经典语录,以前在山水上有看到过。看着看着,怀
恋的感觉越来越浓,毕竟是要走的人了,所以决定也来言急句,侃侃教过我的老师们。我
尽量按授课顺序来。
汪习根老师:大学的第一个专业课的老师。第一次上课我们在武水那边的端木高中。那天
汪老师穿了一件淡黄色的体恤,给我的第一映像是这个老师很精明干练,后来事实证明我
的猜测是对的。由于是两个班一起上的大课,教室太小,座位不够,后排站着好多同学。
汪老师一看,皱着眉头说:“这怎么回事?”“座位不够,所以……”下面的学生还没说
完,汪老师便露出他一贯的很“正气”的表情说道:“那不行,在我的课堂上绝对不允许
有一个学生站着,否则这课就不用上了。”紧接着掏出手机:“喂,你们怎么安排的教室
啊……”边说边往门外的走廊走。半分钟后进来,“快,咱们换教室!”于是,一百来号
人如风般向六教奔去。
后来,我们就不段听说“汪老师的博士论文获全国优秀博士论文了。”“汪老师升教授了
。”“汪老师当副院长了。”
林海老师:私下里,我们姐妹儿习惯叫他海哥,山东人的他真的很豪爽。给汪习根老师代
了一大半的课,汪老师的得意门生。据说是我们院的风云人物,足球一级棒,还有点语不
惊人誓不休的感觉。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给我们出的考题“权利可以放弃吗?”而答案“必
须”是“权利是不可以放弃的。”还有当然就是spy事件了,不晓得海哥还记不记得我们几
个spy呢,呵呵。
秦前红老师:很喜欢的老师呢。秦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穿的是一件红红的体恤,当时
我心想怎么跟宪法课本的颜色这么像阿,不会是特意搭配的吧,哈哈。
秦老师很爱美的,感觉每次上课都专门去吹了头发的,发型总是一丝不苟,所以他的经典
动作就是挠头时,右手的四指竖立,垂直插入头发中,轻挠两下,再垂直抽出,然后换地
方,重复前面的动作。
秦老师是一个很时尚的老师,在院里肯定能排在“新新老师”的前几名。据说他是我们院
第一个上网的老师。他喜欢秀他发音不算标准的英语,即使在韩国也这样。就像他自己说
的:“在韩国访问期间,我的英语可能不是说的最好的,但我绝对是最敢开口说的。”有
一次,秦老师作为讲座的点评嘉宾,发言期间被打断了一下,我们坐在下面有点小冒冷汗
,虽然知道他人很好,但觉得这样实在太不礼貌了。没想到秦老师以调侃的语气说道:“
没关系,你抢了我的麦克风,我还有我的喉咙”。可爱啊,呵呵。
李希慧老师:听他的课之前名字就让人难忘,之后人就更难忘了。跟很多人一样,之前一
直以为是位女老师呢。第一堂课上李老师作自我介绍时就自嘲到:“这个名字有点女性化
,对吧。之前我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or硕士)期间经常和赵秉志老师合发文章,当时
很多人就说李希慧是赵秉志的情人吧。”说吧,底下一片哄堂大笑。
李老师公认的讲得最精彩的分论部分就是强奸罪及相关章节。于是,在那天,我对门的一
常常不习惯早起的姐妹儿居然按时起床了,八点的课噢。我很好奇,便扯着嗓门问:“**
,你今天咋起这早啊?”她一边穿鞋一边兴奋加期待地说:“听说今天李老师该讲强奸罪
了”……李老师讲到卖淫的主体时说到:“这个罪是否包括男的呢?现在存在争议,但这
确实是个问题。你说有鸡它也有鸭啊?”汗!其实我们李老师也是很有性格滴。
可惜,李老师后来去中南了。于是,我们成了他在武大的最后一届本科生。
张里安老师:非常尊敬的老师。他完整地带了我们的民法总论和分论还有合同法,整整一
年半的时间,他是带我们02级一二班最长的老师。张老师的课是我们公认的很难听懂的课
,很深。这并不是他的课逻辑性不强,相反,张老师的思维是非常严密的,主要是因为他
的逻辑联结点都很细小,且一环扣一环,稍不留神,就很可能联系不起来,于是后面的内
容就放弃了。但如果你坚持认真听和做笔记,课下再稍微咀嚼一下,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当年只要能弄懂张老师讲得某个问题就会觉得非常有成就感,呵呵,天资愚钝嘛。
一直觉得能上张老师的民法是很幸运的,他给了我们原汁原味的民法,很多例子都是该理
论原始的出处,而不是经变异后的为我所用。“德国皇帝与磨房”的小故事就是一个印证
吧。
叶必丰老师:很严的老师,严厉、严谨。叶老师是法学院曾经的四大名补之首,他曾亲口
说过有一次行政法的期末考试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没过,后来院里分管的老师出来说情,他
不得不勉为其难地放了一点水。这在后来他的学生徐晨老师那儿也得到印证。徐老师说过
:“你们现在算幸运啦,以前我们的行政法叶老师全出的选择题。很多人都过不了。有一
老兄毕业好多年了,每年都重修行政法,还是过不了。所以那几年冬天经常会在叶老师的
楼下看见一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
叶老师对学生严格,对自己更是如此。他的《行政法》一书里所有的案例都是他亲自搜集
的,绝大部分是现实中的真实案例,且都是第一次使用,没有编造也没有转载别人的。佩
服!
一样,很遗憾,后来他去上海交大了。于是,我们也成为他在武大的最后一批本科生。但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大部分人行政法都过了,嘿嘿。
徐晨老师:叶老师的学生。曾给我们代过一次课。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交我们出去忽悠人
的一招,那就是吹嘘我们的法律功底有多扎实。“宪法的颁布年限?咳,这有什么难的,
不就是123456几个数字么!”法学院的都知道的吧,这里我就不啰嗦了。话说,司考的时
候觉得还蛮有用的,呵呵。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0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这两天雨水多,下雨记得打伞,否则脑袋容易进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