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zouyafeng (游离仔), 信区: Story
标  题: 笑笑,多好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Jul 10 11:13:22 2008)


                                 笑笑,多好

下楼去公话超市给夏利打电话时,经过楼长那里,看到他的小孙子正坐在小板凳上帮他剥
蚕豆。穿着印有卡通人物的棉质背心,踩一双很小的拖鞋,旁边地上还放着一个有背带的
透明小水瓶,里面装着现做的颗粒橙。小家伙手里边剥,嘴里还不停地哼着歌。
出来看到门口葡萄藤上挂满了青色的葡萄,一串一串的特别诱人。最开始看到上面长葡萄
时我就跟胖子讲过,等到葡萄快熟的时候,我一定会趁人不注意去偷。胖子甩给我两个字
,德行。
说真的,在阳光下葡萄长得确实很好看,还泛着青光。如果不是因为还没熟,我都不敢肯
定我会不会突然就顺手牵羊。回过头看到楼长正望着我,于是低头朝前面走。
这老头,天天跟看宝贝似的守着,就怕别人会偷了去。说实话,我很讨厌他。去年寒假我
表哥从北京回来,本来下午就可以到的,可是火车晚点,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发短信我说到
学校门口了。寒假楼栋门九点就关了,我跑下去叫他起来开门,叫了一刻多钟,他一直装
睡不吭声,后来被叫烦了,隔着窗户朝我吼,你出去了就别想回来。
后来我就从二楼的阳台翻了下去,然后和他拖着一个大旅行箱从一楼再翻上去。夏利给我
买的羽绒服就是那个时候被剐坏的,四百多块钱,每次看到那个冒着鸭毛的破口我就很恨
他。
更可恨的是,第二天我押点回去,他远远看着我走来却把门给锁了。我在门外静静站了半
个多小时,后来我说,喂,你还准备锁多久的?
他怒气冲冲地跑过来朝我吼,你想怎么样?我要查你的学生证。
我把学生证给他,他看了下,然后故意热讽地说,哦,原来是研究生啊,我就是怕研究生
啊。
我说,你关也关了,看也看了,现在可以开门了吧?
他把门打开了,说,学生证我扣了,要你们导师开证明过来拿。
我说,你想扣多久就扣多久吧,反正我落得省心。
接下来的几天我经过他那里,心里总是很疙瘩,也懒得望他那里。一个星期后,他在门口
把我叫住说,你的学生证还在我这里,你还要不要的?
我当时觉得很好笑,不是说要我们导师开证明的吗?
走过湖旁边时,我又看到那棵让我很恼火的樱桃树。每次走过下面我都会有感慨,当时樱
桃开花时我就下定决心要吃樱桃的,可是等到樱桃快熟的时候,第二天一去,就被别人摘
得只剩树顶上一般人够不着的几颗了,可是我的海拔偏偏属于一般人的等级。当时看到一
个女生拉着她特高的男朋友跑过来,边跑还边说,快点快点,就剩上面那点了。搞得我好
像要跟她抢似的。
公话超市里没人,老板坐在电脑后面边嗑瓜子边看偶像剧。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爱看这
种东西。可能女生天生喜欢比较轻质的东西吧。夏利也喜欢看,一看就是一下午,晚饭都
懒得吃。
电话打过去,是她室友接的。她说她们刚去摘了很多杏子,夏利这时候正在卫生间里洗杏
子呢。
我说,现在杏子熟了吧?上次和她一起去摘的时候,都还是青的,酸得下不了口。
她在那头很开心地笑,早熟了,我们去摘的时候都黄了,挂在树上不知道有多好看啊。
然后我听到她很大声地叫夏利的名字,说有电话找,接着听到很重很快的跑步声。
我就想起那片杏树林,在学校的最北边,大片的草地,还有一个很大的人工湖。一半养了
很多金鱼,一半有铁丝网围着,养了很多鸟,还有孔雀,岸边有建了很多小木屋,有天鹅
屋,有鸳鸯屋,还有孔雀屋。孔雀屋旁的告示牌上写了一行字,如遇孔雀有外出,请及时
通知学校物业公司。不知被谁改了个字,于是变成,如遇孔雀有外遇,请及时通知学校物
业公司。
当时去摘时都还是青的,挂在树上,很像果园。现在是杏子熟透的季节了。
我说,你这几天有空没啊?我妈要来武汉,你过来蛮好可以一起玩下。
她说,有空我早就过来了,说了暑假要学车的啊。
说实话,我很烦她这么说。
她问我,你妈过来看你?
我说,她是这么跟我说的。
那你好好陪你妈到处走走,我有空再过来。
细细地算一下,好像自她去上海读研后,就一直没有来过武汉,相反我倒是去过上海几次
。有阵我妈问我,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我说没有啊,怎么突然这么问?
她说,那她怎么也没回武汉看你啊?
或许她真的很忙,或许搭车太累了,也或许其它的原因吧。反正我不知道,我情愿相信是
她真的很忙。
我妈打电话让我去车站接她的时候,我正在床上睡觉。宿舍里就我一个人,两个回家了,
另一个去机房做事了。我们项目的数据还没过来,这几天可以休息下。
说真的,很久没有这么舒舒服服地睡过了。我就想起小何的经典语录,睡到自然醒是件多
么遥不可及的事情啊。不过现在她工作了,结束了在这里的生活,应该可以睡到自然醒了
吧。
我说,妈,我还没起来呢,我告诉你搭几路车,你自己搭过来吧,反正可以直达。
我起来把床单铺好,再把衣服泡到桶里,把地扫了还拖了下。阳光射进来,地板居然也可
以反光。我妈是个特爱干净的人,见不得家里有点脏的地方。高中住校时去看我,每次都
把我洗好了的衣服再重新洗一遍,边洗还边说,这么脏,还天天好意思穿在身上。
其实我在我们宿舍算是最干净的了,尽管衣服洗得有点马虎,但至少能保证天天都洗天天
都换,而且最重要的是,能保证天天都洗澡了再上床睡觉。在这点上,我遗传了我妈的优
点。但我妈总还嫌我做的不够好,达不到她的标准。
我带我妈上楼时,经过楼长那里,他很警惕地盯着我们看。
我妈在楼梯上问我,他怎么那样看着我们?
我说,别管他,他是那样的人。
打开门,我以为我妈会夸我几句的,哪知道她第一句话是,这么大一股味道,你们怎么待
得下去的?
然后我妈开妈重新拖地,先在地上洒洗衣粉,再用扫帚把地刷干净,然后用水冲净了再用
拖把把地拖干。我还是蛮佩服我妈的,我一直觉得她很大气。不像某些家长,只是在乎自
己的子女怎么样,而不管别人,喜欢斤斤计较,打小算盘。
记得开学来登记住宿时,一个室友的妈妈陪他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帮他抢床铺,说什么离
卫生间要远点,不然早上睡觉会被吵,还说什么义灯要近灯光要好,不能太暗。我当时就
想,总共就这四张床铺,随你挑吧。
我妈把地拖干净后,又把我的床单毛毯泡在盆里。我说不用了吧,我才洗了的。
她说,都脏成这样了,棉质的毯子不经常洗就容易变灰。
夏利打电话过来时,我妈正在洗毯子。我说,她正在洗毯子呢,就是以前你送我的那条,
嫌我没把毯子洗干净。
她说,你可小心点,要是洗得不干净,我就把毯子要回了。
我说,我妈洗的,你放心吧。
她说,上面的鸭子颜色没褪吧?
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都喜欢叫我鸭子,一是因为我的名字里有个字的音与鸭子的音比较接
近,二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很能吵,嘴巴像鸭子一样很热闹。所以她就买了条印有鸭子图案
的毯子给我,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是条儿童毯。也难怪,成人用的哪来这么可爱的图案啊

我说,没有。
她说,我要跟阿姨说话,你把电话给她。
我给我妈拿着手机,她们俩尽数我的缺点。我妈说我衣服都洗不干净,白色条子的床单,
都快变黄了,说打开衣柜尽是一股樟脑丸的味道,宿舍里到处乱扔的矿泉水瓶子,盥洗池
里都长青苔了,厕所地面脏得不行。我突然发觉我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原来有这么多的
缺点。
晚上陪妈妈去本部逛,坐在樱顶休息时我爸打电话过来问我,你妈有没有到你这里来?我
说来了啊,在旁边呢。我问怎么了?他在那头笑笑,说没什么,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望着我妈,你们又吵架了啊?
我妈说,没有。
其实我一听我妈这语气,就知道肯定吵架了。爸妈结婚二十几年了,老是喜欢为了一点小
事吵。以前在家里听到他们吵我还劝劝架,后来我都懒得劝了。他们都在气头上,我劝也
没用。等到两个人气消了,事情想通了,自然就好了。我曾经问夏利,你爸妈关系怎么样

她说,我爸妈关系很好啊。我爸平时都在外地,每个月难得回家一次,妈妈在家里伺侯老
小,平时难得见面,见面了我爸天天跟在我妈屁股后面转,还哪有时间去吵架啊。
她说,长这么大,还只看到他们吵过一次。那还是我读小学的时候,很早以前了,后来就
一直没有看到吵过了。
我就常想,要是我爸妈也能这样就好了。
晚上去常见那里睡,他在学校外面租的房子,一室一厅。他去学校跟他同学挤。我妈说,
不会太打扰他吧?我说,不会的,老乡啊,这点小事没什么的。
常见和我是老乡,一个地方考过来的。两个人的老子以前是同学,读大学的时候我们是同
学,相处得来,于是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后来读研,我放弃了保本校研的机会,考到
武大,而他则选择了留在本校。读本科时有空没空都得陪夏利,读研后她去了上海,两个
人分开了,有空后突然就不知道该怎么打发了。于是一有空就去找他,两个人一起去小张
烤鱼吃饭,去Tom熊玩电玩,去博雅园溜冰,去永和喝豆浆,或者去别的地方干点别的什么

有天我们吃完饭,我带他出去走走,沿着中商平价那条路走到南湖,再从另一条路走到省
图书城。坐在图书城门口休息的时候,他一个劲地叫累。我说,我和她以前经常这样走的
,她没见她说累过啊。
很多个夜晚,上完自习后,我们背着书从自习室出来,沿着这条路线走,看南湖彼岸的灯
火,闻湖面刮来的风里混杂的鱼腥味。常见说味道真难闻,我却感觉很久违很熟悉,甚至
有点怀念。说真的,我有点想她了。
我妈在超市买了一袋妃子笑,在路边的水果摊上买了一个大西瓜。过去时常见死活不吃,
这家伙,在我面前跟饿死鬼似的,在我妈面前装得那么斯文。
晚上我妈坐在床边看我从图书馆借的小说,我问她,妈,你们肯定是吵架了。
我妈看着我,突然就哭了。她边哭边说,二十几年了,我受够了。
我问,到底怎么了?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吵什么啊?
我妈说,我就怪他喝酒了,他就大发脾气,还说什么让我以后别管他的私生活了。一二十
年了,我一直受气受过来的。我受够了。
我妈继续说,以前受了气还可以跟我妈说,现在我妈死了,扔下我一个人,我有话也没地
方说了。
还说什么叫我别管他的私生活,这么多年了,还是把我当外人。
以前公婆在,他怪我对公婆不好,后来公婆死了,我把我妈接过来住,他又嫌我妈碍事,
现在我妈也死了,他没处撒气了,就把气发到我身上。
我不让他喝酒是为了我吗?他自己太没自知之明了。一大清早喝酒,还要开车,万一有个
什么……
这么久了,我担心也担心够了,受气也受气够了……
我很怕别人在我面前哭,只要是有人一在我面前哭,我就心软得不行,老是感觉自己做错
了什么。这么多年了,我妈还是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突然我就觉得我妈好可怜,觉得我爸
爸太糊涂。
回去经过楼长室那里,想起早晨看到的那一幕,脑里突然飘出很久以前的画面,那时我外
婆还在,我妈妈买菜回来,我陪外婆择空心菜的叶子,外婆怪我妈菜买老了,说总共一小
把,要扔掉一大把。我坐在小板凳上哼歌,看爸爸吃完早饭开车出去上班。妈妈叮嘱爸爸
开车小心,爸爸很憨厚地朝我们笑。
不吵架,和和气气的,多好。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23.*]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如果多年以后你未嫁我未娶,那么咱俩,也真够完犊子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