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inru (滨儒), 信区: Story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三四)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Jul 27 00:16:26 2008)

(三)
记忆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我不记得我的孝廉考试成绩是多少,我也不记得我被封侯时的
年号是元朔还是元狩,我甚至忘了是哪天被皇上封为骠骑大将军,但我至今依旧能回想起
某个早晨。

那天本来是司马相如讲他的新作《子虚赋》,恰好司马迁的祖父病危,迁回家了。没有了
听八卦的动力,于是我决定翘课,去游玩“诗家谷”湖。于是跟杰义约好,要是有课堂作
业,他帮我交一份——我对杰义词赋很有信心,他的作业永远是“甲优”。

这时是秋季,是湖边最美的时候。“诗家谷”湖这个地方,冬季是酷寒,夏季却颇炎热,
而春季则生存于夹缝之中,总是来去匆匆。

早晨的太阳斜射过来,倒映在湖面上,像小孩的脸。湖边有块很大的草坪,走在草坪上,
微风拂面,吹得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小树林中有些石椅石凳,一些游人在此读
书或者览物观景。不用上课听那些靡靡之音心情当然不错。不过看到这湖边的秋色,却想
不起司马公的《枫林赋》,更无法像杰义出口成章,用词赋纪录这秋景和览物之情,因此
对上课大梦周公颇有悔意。

漫步,吹风,自由,远离喧嚣和浮华,一直是我向往的生活。于是很高兴的在草坪上掂起
了蹴鞠(后世称之为足球)。当时很流行蹴鞠活动,西北也颇有全民皆兵大练蹴鞠的意思
。一次窦太后去视察西北,回去不满的对皇帝抱怨,大汉应该多播些银两多买点足球,说
二十多个小伙为了一个球抢得满场飞奔大汗淋漓,这与“天下富足四海升平”的国家形象
冲突云云云云。

一个人踢蹴鞠也没什么意思,恰好二十米外有棵枫树。于是给自己打了个赌,一脚踢过去
,如果中了枫树就回去听课,下午刚好是韩安国讲《孙子兵法》第八篇《九变》,脱靶就
去长安城里湖南春酒楼吃湘菜。就这样飞起一脚。我对自己的脚法很有信心,于是已经在
憧憬“剁椒鱼头”的美味。可惜草坪不是很工整,那球的准头居然差,直接飞进了林中,
不偏不倚,居然将石桌上的水壶撞飞了。

“啊——”我听到了水珠四洒的声音,以及一个女孩嗔怒的惊叫。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
绿衣女孩正吃惊的抬头向这边张望。

她的眼睛如同羔羊一样的温柔,亮亮的,似乎能从中倒映出蓝色的湖面。乌玉般的长发披
在肩上,如同流水一般。手中正握着一本被打湿的书本,那纤细的手指,如同西域雅典国
的雕塑,放佛只有美神维纳斯才可能拥有的一样。绿色的毛衣衬着修长雪白的脖子,足以
让人产生怜香惜玉的冲动,放佛一不留神,这种美丽就会被这朦胧的晨霭吞噬似的。

司马相如教给我的东西早就如同被秋风清扫的落叶,当然也偶尔有些漏网之鱼。“蒹葭苍
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明显俗了。司马刚刚布置的辞赋范文倒还算贴
切,“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最后我居然能回忆起上次课堂小测
验的阅读理解题:“花间颜色重,淡妆美如斯。天边嫦娥羡,娇态着罗衣。 日不敷脂粉,
且与众人殊。相望共月夜,归来方悟稀。素兰清且雅,玉竹孤高直。”

怪不得诗人说“红袖添香夜读书”,原来美女在彻,记忆力居然能够飙升啊。于是心中彻
底鄙视了“红颜祸水”的反动论调。

“对——对不起,”我期期艾艾的答话,“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女孩礼貌的摇了摇头,笑了。

“可惜你的书被打湿了呢”,我看到女孩手中握的是相如新作《上林赋》。 “我这里刚好
有一本。”为司马的课买的,人懒,买了就没看过,作业全靠盗版杰义的,考试全靠司马
迁的笔记混日子,因此书还是新的,却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不知道这算不算“赛翁失
马”。

不过女孩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风吹干一下就好了,”停了一下,脸上显得颇有些
严肃,“我看你脚法不错,是故意踢我水壶上的吧?”

西北若干年后老有猥琐男故意在自习室将饮料打翻到女孩身上,然后赔礼道歉给女孩大送
殷勤,不过我发誓,这次的水壶事件绝对是件意外,因为我根本没有拿足球击中水壶的脚
法。


“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的,也不是有意的,”说完发现自己说的话不符合正常人类的语
境,只好转移话题避免尴尬,“我叫霍去病,西北一年级的,同学你——你也是西北的学
生?”

“呵呵,原来你是小师弟”女孩笑了,“我三年级了。”

于是颇有些吃惊,这女孩只有十六七岁光景,却是师姐。后来聊天才知道,原来女孩才华
横溢,在书院只念了四年,直接就来西北就读,于是年龄比我小却已在西北三年了。 于是
问道,“不知师姐怎么称呼?”

女孩扬了扬书本,说道,“我叫白兰。”

“白——兰!好名字啊,白兰出深谷,不因无人而不芳,”本着“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的原则,老师们教的东西基本都被我如数的还给了老师,于是我实在想不起关于白兰花的
诗句,使我真正意识到知识用时方恨少,只好改一改孔夫子的话用来凑数,希望能蒙混过
关。

“是你自己杜撰的吧?”白兰这次笑得有些顽皮,“是‘芝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
君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停了停,又说“不过名字告诉你了,可不许你没事乱
叫,我不喜欢。”

 “那不叫你名字,那叫白师姐吗。”我吐了吐舌头,杜撰被女孩一眼识破,女孩看来是美
丽和智慧完美结合体。

“不行,把我叫老了,”白兰摆摆手,“现在就两个人,你一开口,我就知道是跟我说话
了。”

“可惜我有的时候喜欢自言自语,”我干脆杜撰到底,“不如你做我师妹吧,孔夫子当年
收了一百个学生,第六个是女生,叫‘子樱’,大家都叫她师妹,因为她是女孩,因此不
列入门徒之序,而她年龄最小,因此成了师妹。所以啊,我当你师兄这也是追慕古人。”


“真的?”女孩睁大了眼睛,有点像扶桑国漫画里女主角的意思,不过旋即就发觉我在逗
她,“呵呵,恐怕又是你的杜撰。”


(四)

轰轰烈烈的开始,仅此而已。故事里面经常出现轰轰烈烈的开始然后立马就有轰轰烈烈的
爱情,但是故事是故事,生活是生活。故事之所以引人入胜,最大的原因是那是假的,文
雅而隐晦的说法是 “出于生活却高于生活”。

我承认我是个猥琐男,我会经常歪歪一把,在“诗家谷”湖边出现劫匪抢劫美女,然后我
来个英雄救美。或者在湖边装酷出口成章,像司马相如那样做一曲《凤求凰》引来崇拜者
,得以携手行走于湖光山色之间,往来于田野阡陌之中。再或者做出的词赋过于恶心,把
女孩恶心得吐了,我还可以把她送到医馆然后赔礼道歉,寄希望于日久生情什么的。但歪
歪是歪歪,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清楚,如果对方是一朵白兰花,我就是典型的
那种用来插花,却来自于牛身上的某种排泄物。西北的女孩都像公主一样被宠着,而牛人
男一堆一堆。和我一起上辞赋课就有三个州府的文状元,若干榜眼和探花。兵法课上有几
个郡的武状元,还有一哥们号称是“七王之乱”退役后的校尉,曾在洛阳痛击叛军,精通
“太公六韬”。另外骑射班的班长据说是梁孝王的儿子,当今皇帝陛下的堂弟,每天骑匈
奴名马“宝马”来上课,下课回家的时候换骑被称为“宝石杰”的大宛名驹,让那些步行
和骑骡子毛驴的兄弟们郁闷不已。

而我除了在被称为“寄托天下”的孝廉考试中凑足了上西北的分数,实在乏善可陈,唯一
的长处是长于杜撰,在江城书院的时候靠这个参加辩论会拿过“最佳辨士”,号称“三寸
不烂之舌”。我想,我这点能力要生在春秋说不定弄个纵横家干干。可惜现在是盛世,需
要的是济世安民的文采风骚,或者是保家卫国的武功韬略。

于是这一点不多的自知之明让我清楚的认识到公主总是和王子在一起。就像被称为“豪莱
屋”的梨园那边演戏,和西施配对演男主角的,一定是潘安,而不会去找武家老大。白兰
自然会有一个骑“宝石杰”的白马王子在她的窗下去弹小夜曲,应该没我这猥琐男什么事


加上课程到了期末,总要想办法考过,有点焦头烂耳,于是和白兰的认识慢慢被我锁入记
忆中,渐渐淡忘。而我更清楚的明白,一般在美女的心目中,猥琐男都不过是匆匆过客,
很快就会化成泥或者尘埃,渐渐消散。

我住的“尚儒客栈”的店小二是个极度恶心的家伙。后来想起来,林所说的“人靠衣装马
靠鞍”真是至理名言。我当时刚到长安,唯一一件新买的长袍也无法掩饰满身的土气。因
此店里常丢些枕头桌椅,店小二会首先搜遍我的房间。后来以“客满”的缘由居然搬走了
我屋里的床铺,结果我不得不在店里打地铺。

窘境在元朔七年春达到了极致,皇帝陛下终于对匈奴忍无可忍,分兵四路进攻匈奴。于是
礼部的钱全部用上了前线。当时正青黄不接,朝廷只好延期发放给西北学生的全额奖学金
。虽然那笔钱在三个月后补发给了我,当这三个月我一直生活在破产的边缘。舅舅卫青为
车骑将军上了前线,连来学校看望我一次的时间都没有。最过分的时候是全身上下只有五
个铜板的零票子,花全身的家当就只能吃一碗荆州热干面。

就在我被困在那绝望的孤岛的时候,杰义拉了我一把。杰义爱围棋,却技艺不佳。他大多
的时间都用于研究兵法、武学、辞赋和治国安邦之道,因此这雕虫小技却不及我。刚好落
魄的时候他找我对弈,见我无家可归,立刻让我搬到他的侯爵府暂住。然后借了我五十两
纹银度过难关。不过这一住就是一年。

我一直认为,可能我上辈子祖坟上青烟飘渺,总是在最落魄的时候有人能拉我一把。不过
我研究过我家的族谱,我们老霍家几辈子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布衣之家,没有什么匡
扶正义的丰功伟绩。莫非我天生傻人傻福?

司马迁的祖父司马谈去世了,迁袭了太史令,于是提前毕业,我失去了听八卦的机会也失
去了借笔记的来源。每每写赋的时候,看着杰义“文思如尿崩”,而我总是觉得那些诗句
认得我,我却跟它们不熟。期末考试是命题作赋,司马给我的课题是用赋写一部游记,眼
看作文提交的期限一天天临近,很是心急如焚。有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十月怀胎方
得分娩。越是学习越发现,我的辞赋的知识漏洞,就像千疮百孔的河堤,堵了这里那里又
漏了。可偏偏辞赋是必修课,拿不到学分连毕业都困难。

当然猥琐男想过很多其他的解决方式,比如作弊。杰义的赋我抄了一个学期,没问题。可
惜作业是作业,考试是考试。作业都是填辞,考试是写赋,同样的风格很可能被司马的犀
利鹰眼看出来,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据说上个学年就有因为做弊被开除的先例。再比如
贿赂,可惜司马相如当时已经是成名已久,我兜里那点零票子他肯定看不上眼,很有可能
逮不着狐狸惹一身骚。想来想去,我想起来白兰。第一,我的杜撰能被她一眼识破,她肯
定有智慧;第二,她当时没事一个人看《上林赋》,她应该选过司马的课,至少懂辞赋;
第三,最重要的是她高我两届,不存在撞车的问题,危险系数大大降低。

可惜当时见了美女后光顾着歪歪了,连联系方式都没留下,于是只好自行扼杀掉这点偶然
的灵感。

--
常忆枫林遗恨过,
寄托天下几度磨。
激情虽挫骨犹在,
酬勤天道终补拙。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9.105.5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Courage is not the absence of fear, but rather the judgment that something els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f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