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rainysky222 (rainysky), 信区: Travel
标  题: 庐山游记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Aug 18 22:31:44 2008)

    虽然很多人都已经去过庐山,还是想写一下自己的感受吧,给准备去庐山玩的同学一
个参考也好
    秉着不跟旅行团的原则,我跟寝室一哥们与8月14号下午登上了去九江的火车,票
价42元,下午4:20到达九江
  下火车后,马上有出租车过来拉客,宣称上庐山一人10块,上车后才知道上当,他
是要我们从小路爬上去,他找人带我们,一人100元,可以省去进山的135元门票,
不过,没敢相信,他带我们到了一个坐车的地方,上庐山牯岭镇,一人15元。出租车就
个起步价,5元。上山的车是那种面包车,不知道是不是正规的,没票,不过上山后发现
大部分的车都是那种,可载10人的车,司机是个老师傅,开车技术很号,很快,不过有
晕车史的人最好注意点,车上准备这塑料袋的,上山大约需要50分钟。

  上山后找旅馆,反正两个男生,考虑的东西也不多,价钱砍到了80一天,周末稍贵
些。建议:找旅馆的时候问清楚是不是24小时有热水的,我们住的地方只有晚上7-9
点才可以洗热水澡,不爽
  为了避开旅行团,我们路线如下
  15日,早上6点(晚点也没关系的,如果天气好的话应该5点去看日出的)含鄱口
,打车20元--乘索道至大口瀑布(往返),50元+瀑布门票20元--步行至五老峰(半小
时)登山。山上游客不多,旅行团大部分都是远眺五老峰或者只爬一峰,我们由一峰至五
峰,然后下山至三叠泉停车场。值得一提的是山上总会起雾,不要着急,雾随时会散,当
标  题: 庐山游记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Aug 18 22:31:44 2008)

    虽然很多人都已经去过庐山,还是想写一下自己的感受吧,给准备去庐山玩的同学一
个参考也好
    秉着不跟旅行团的原则,我跟寝室一哥们与8月14号下午登上了去九江的火车,票
价42元,下午4:20到达九江
  下火车后,马上有出租车过来拉客,宣称上庐山一人10块,上车后才知道上当,他
是要我们从小路爬上去,他找人带我们,一人100元,可以省去进山的135元门票,
不过,没敢相信,他带我们到了一个坐车的地方,上庐山牯岭镇,一人15元。出租车就
个起步价,5元。上山的车是那种面包车,不知道是不是正规的,没票,不过上山后发现
大部分的车都是那种,可载10人的车,司机是个老师傅,开车技术很号,很快,不过有
晕车史的人最好注意点,车上准备这塑料袋的,上山大约需要50分钟。

  上山后找旅馆,反正两个男生,考虑的东西也不多,价钱砍到了80一天,周末稍贵
些。建议:找旅馆的时候问清楚是不是24小时有热水的,我们住的地方只有晚上7-9
点才可以洗热水澡,不爽
  为了避开旅行团,我们路线如下
  15日,早上6点(晚点也没关系的,如果天气好的话应该5点去看日出的)含鄱口
,打车20元--乘索道至大口瀑布(往返),50元+瀑布门票20元--步行至五老峰(半小
时)登山。山上游客不多,旅行团大部分都是远眺五老峰或者只爬一峰,我们由一峰至五
峰,然后下山至三叠泉停车场。值得一提的是山上总会起雾,不要着急,雾随时会散,当
然也随时会起,峰顶稍微等一会,就可以看到很不一样的景色。计划三叠泉是第三天去的
,所以三叠泉直接打车会牯岭镇,30元。
    16日,一线。不过由于第一天玩太累了,早上起床比较晚,去一线的时候与旅行团撞
车了,人山人海啊,生怕被挤下悬崖,于是一线的前面几个景点就没有停留,直接穿过去
,到达仙人洞。(旅行团一般只到仙人洞那块)————仙人洞停车场坐滑道,至圆佛寺
,30元(滑道,不是索道,自己控制速度,滑下去,很快的,几分钟,一公里左右)----
天池塔(破塔,没意思,不过可以看看)----大天池(其实只是个小水坑,人造的)----
龙首崖(很不错,只是有个照相的很烦,站着一块地方不让别人靠上去,差点跟他打起来
)----悬索桥----乘索道去电站大坝,30元吧----乌龙潭(西游记中水帘洞外景)----黄
龙潭----三宝树-----由小路至含鄱口,本来准备乘太乙索道去蒋介石别墅的,但是索道检
修,心一横,从太平谷爬山下午,这条路是庐山下星子县的农民挑鱼上庐山的路,很陡,
而且很滑,准备爬山的话做好心里准备,那里几乎没人去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比较值得的
。下山后就是太乙村,有将军别墅,很躲,但是很破,没好好开发,几乎很少有人去。而
且去的比较晚了,蒋介石别墅也没找到,全是小路,很难找。票价太平谷+太乙村38+20(
据说这两个地方可以砍价的)————原路返回,上到含鄱口已经是7点,没有下山的车,
运气好搭了个送货的面包车,回到牯岭镇吗10元。
  17日---打车直达三叠泉,门票51元,打车30元,没有坐索道,走路下山,
40分钟左右到达三叠泉,路上下起了大雨,也幸好下雨,避开了旅游团,到三叠泉的时
候,大家都在避雨,瀑布旁边人很少,下去好好洗了下脚(穿着鞋子的)——继续走路下
山,大雨,鞋子里全是水,准备在三叠泉漂流的,也因为大雨没有得逞。走路至星子县一
小镇,乘中巴至九江,5元,换乘大巴回武汉,80元



几点建议
1.住宿,找旅馆不要着急,多问几家,价钱好好砍,房子看清楚了再决定。
2.吃饭,庐山上吃饭很贵很贵,而且价钱砍不下去,吃饭花钱不少,我们一天只吃一顿晚
饭,早饭和中饭买面包干粮,凑合,水最好在镇里买,景区很贵,最贵的地方一瓶纯净水
5块,红茶10块。
3.坐车,山上各旅馆都有散客团,跟团一天25,车送至景点,不过,如果是两个人以上
的话,还是打车好些,价钱差不多,但时间上很自由。


就这么多吧,如果有什么地方有问题可以再站内我。
上几张PP




--
天使,请将我引向幸福...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11.*]

附图: 1.jpg (43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3148.3431.jpg
附图: 2.jpg (27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3148.47720.jpg
附图: 3.jpg (99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76349.jpg
附图: 4.jpg (35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3148.178432.jpg
附图: 5.jpg (42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3148.214775.jpg
附图: 6.jpg (62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258016.jpg
附图: 7.jpg (30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3148.322023.jpg
附图: 8.jpg (71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353588.jpg
附图: 9.jpg (185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426651.jpg
附图: 10.jpg (64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616983.jpg
附图: 11.jpg (85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3148.683053.jpg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六)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ue Aug 19 02:07:26 2008)

(六)
若干年后回首往事的时候,才发现现实和想象中的世界总是存在很大的差距。比如在江城
书院的时候,秦夫子会引用一个姓爱的西域科学家的话告诉我们“勤能补拙”——“天才
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构成”。不过现实总是重复“龙生龙,凤生凤,
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故事,给人感觉还是遗传重要一些。后来翻了书才知道,爱某人的
话还有后半句被因故隐去,“其实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
水还重要”。

再比如从小读过了《董永传》等歪歪小说,故事里仙女总喜欢对那些一名不闻的混小子情
有独钟,然后混小子一跃进入小康社会。因此梦想见到仙女是许多猥琐男的歪歪对象。而
现实的生活充斥的分分合合却令我不得不从梦中惊醒——公主和猥琐男总是生活在两个世
界,就算偶尔遇到了,也只能是痛苦和折磨。当时梨园有部戏剧叫《铁打尼克号》,讲落
魄的画家遇到了美丽的公主,原本黯淡的人生突然五彩斑斓,可惜男孩却不得不献出生命
。我来我想,遭遇公主对猥琐男来说到底是命运的祝福还是惩罚呢?

当时的我还是个小屁孩,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情。事实上最初的情愫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有
分清楚,或许只是一个孤岛的傻孩子对乐善好施的师姐的感激之情?司马相如用赋教导学
生,爱情就是“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而杰义会引用《诗经》
的话给出经典的解释,“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按照林的观点: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六)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ue Aug 19 02:07:26 2008)

(六)
若干年后回首往事的时候,才发现现实和想象中的世界总是存在很大的差距。比如在江城
书院的时候,秦夫子会引用一个姓爱的西域科学家的话告诉我们“勤能补拙”——“天才
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加百分之一的灵感构成”。不过现实总是重复“龙生龙,凤生凤,
老鼠的孩子会打洞”的故事,给人感觉还是遗传重要一些。后来翻了书才知道,爱某人的
话还有后半句被因故隐去,“其实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汗
水还重要”。

再比如从小读过了《董永传》等歪歪小说,故事里仙女总喜欢对那些一名不闻的混小子情
有独钟,然后混小子一跃进入小康社会。因此梦想见到仙女是许多猥琐男的歪歪对象。而
现实的生活充斥的分分合合却令我不得不从梦中惊醒——公主和猥琐男总是生活在两个世
界,就算偶尔遇到了,也只能是痛苦和折磨。当时梨园有部戏剧叫《铁打尼克号》,讲落
魄的画家遇到了美丽的公主,原本黯淡的人生突然五彩斑斓,可惜男孩却不得不献出生命
。我来我想,遭遇公主对猥琐男来说到底是命运的祝福还是惩罚呢?

当时的我还是个小屁孩,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情。事实上最初的情愫到底是什么我也没有
分清楚,或许只是一个孤岛的傻孩子对乐善好施的师姐的感激之情?司马相如用赋教导学
生,爱情就是“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而杰义会引用《诗经》
的话给出经典的解释,“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按照林的观点:
感情这东西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就行。劫数来了,挡都挡不住,哪怕你是王八,人家
就吃定你这只王八了。

于是有了兄弟的鼓励,我的贼胆壮了几分。至于整个战略的设计,回头我仔细的参看了韩
安国讲兵法的笔记。

最普通的战役类型是阵地战,用韩安国的话说,就是“两军对垒,勇者胜”。不过这条战
术的前提,是兵力充足。我思索了很久,发现虽然我脸皮厚,也没有厚到在校园里订上九
百九十九朵玫瑰,去女孩的窗下唱小夜曲的程度;再者,也没有去打阵地战的实力,文韬
武略不如杰义,长得也远不如林那么帅气。长年不理发髻和胡须,这一点倒符合西域希腊
国的哲学流派“犬儒主义”。

运气好的人会去打遭遇战,比如我曾经歪歪过的英雄救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将淫贼
砍翻在地。不过我自认为我人品虽好,可不至于好事都让我给赶上了,再者我没有杰义那
样的武功,谁能保证碰到的淫贼不会点剑术拳脚?

埋伏战倒是切实可行,在女孩必经之地做好守株待兔的准备。不过白兰比我高两届,生活
实在没有什么交集,于是这点灵感也只好作罢。

最后想来想去,只好使用韩安国教的最后一招“游击战”,韩公的讲义是这样总结的,“
敌进我退,敌退我追,敌驻我扰,敌疲我打”,这一点被后世的红朝太祖毛某人发挥到了
极致。其精华就是隐藏在暗,不暴露自身目标,等待时机,给对方致命一击。

韩公幸亏不知道他用以定国安邦的讲义被他的不肖弟子用于如此猥琐的地方,否则他肯定
会休克。

林这个哥们,身长八尺,俊朗飘逸,是西北的帅哥,从来就不乏女孩投怀送抱。因此虽然
我长林两岁,却不得不认他作导师。在追女孩这种事情方面,林给我总结的锦囊是 “润物
细无声”。林问我,你知道白兰喜欢什么。

我抓了抓脑袋,才意识到我犯了兵家之大忌——不明敌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大概喜欢辞赋吧,”我期期艾艾的总结。

“辞赋你行不行啊?我看不成,你肚子里那点货,拿出去不是暴露缺点吗?”和林一起喝
酒瞎侃,养成了互损的习惯。

林说的是实话,司马相如课堂小测验考完型填空,当时考“为伊人消的人憔悴,衣带渐宽
终不悔”——我实在想不起下句的正确答案,结果抓破了脑袋把“衣带渐宽终不悔”写成
了“宽衣解带终不悔”,结果硬是被我们班的同学笑了一个学期,我也得到了比猥琐男更
加猥琐龌龊的封号——宽衣解带男。

“辞赋不行,那就只好——”林狠狠的咬了一口酱牛肉,“不如罗马诗吧,我看成,喜欢
辞赋的一般不讨厌罗马诗。”

当时西北除了教授华夏的经诗子集,偶尔还请了来自罗马帝国的外教教点希腊罗马诗歌,
这些诗歌的大汉翻译本是白话,虽然在学术界被认为没有平仄韵味,难登大雅之堂,但我
却觉得朗朗上口,因为脱离了辞赋的“之乎者也”。于是司马的课堂上,除了大梦周公,
也经常读一读希腊盲人的《荷马史诗》。闲暇之余,也写一点豆腐干自娱自乐。

抓破了头皮,凑得罗马诗一篇。写完后自我感觉良好,正在考虑是不是去玄武门找侍卫兄
送信的时候,林兴冲冲的走进来了。

“还在写诗哪,”林走进来的时候透着满面红光。

那天我没课,在家里窝了一天,已经到晚饭的时间了,“走走走,去吃川菜,凤凰楼最近
请了新厨子。”

“明天别写诗了,”林停了停,“每天按时去沙经吃午饭。”沙经是西北的官方食堂。

“沙经的东西不是人吃的——这不你说的吗?”沙经的东西确实不敢恭维,林这哥们出身
封疆大吏,从小锦衣玉食惯了,因此对沙经的东西从来嗤之以鼻。

“哎,土了吧,你整天窝着有啥出息,”林拍拍我的肩膀,“今天陪我一同学去吃饭,我
见到你的女主角了,在沙经吃皮萨呢,”皮萨是罗马帝国传过来的一种饼,将各种馅放到
面皮里面一起烤了。我吃过一两次,觉得还不如江城书院后门的豆皮,“白兰和我同学是
朋友,约好了明天一起再来吃饭,”林咧嘴笑得十分开心,“小弟给你做的就这些,能不
能泡上,得看大哥你祖上积德够不够。”

“哟,真够雷厉风行的,”林看了我这时已经开始系发髻了,“现在沙经已经关门了,要
去也要明天,再说从家里走到学校要一个时辰呢。”

“去什么沙经,我是去凤凰楼!”我气鼓鼓的,但是明显有点发虚,要不是林这么插科打
诨说不定我真跑沙经去了。

第二天,我和林上午午下了课就去了沙经食堂守株待兔,这就是韩安国所谓的“遭遇战”
。来沙经吃饭的人真不多,于是空荡荡的。中午时分,白兰出现了,和她一起的是林的同
学。

“这里这里!”林挥舞着肥壮的胳膊,林这哥们天生有女人缘,这一点令我和杰义都羡慕
不已。

“你好,师姐,你们也来沙经吃饭啊。”我曾经思考过我也是幽默的人,毕竟拿过“最佳
辩士”的殊荣,却发现每次见了白兰总有些莫名的紧张,说话也期期艾艾。用林的话说是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啊好啊,小师弟,”女孩还是一如既往的开朗,“介绍一下,我的好朋友,芬芬。”


“这我们班的大美女,”林补充道,“可别歪歪打人家的主意哦”,林头天已经告诉我了
,芬芬是襄阳王的掌上明珠,追的人据说像攻打匈奴的大汉士兵,倒了一批又一批。

我和芬芬互相问候了,算是成了朋友。我回头对白兰说,“上次的赋谢谢了,师姐最近忙
啥?”

“最近课程结束了,有点闲,去书院走了走,想看看诸子百家,也不知道看什么好。你都
看什么,推荐一下。”

“《吕氏春秋》不错,就是太杂,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出世还是入世;孔夫子的书可以在心
情舒畅的时候看,有点像老爹在一边唠叨你如何做人;孟子东西太刻板,整天“杀生取义
”,感觉有点类似于《西北学生道德修养》;老子的道学太玄乎,看着太累;不如看庄子
吧,够刺激,还能当小说看。”我虽然不喜读辞赋,但是杰义藏书很多,没事我过去翻翻
,也能拿点诸子百家装点门面,不知道这算不算“近朱者赤”。

白兰问道,“你那里有没有《庄子•逍遥游》?”自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
《庄子》已经被禁止发行。

“有!”我立刻接上来,“回头拿给你。”其实书是杰义的,借花献佛是猥琐男的一向作
风。

林看我们还没打饭,问我 “要不哥俩整两杯?”

“还是改天单独喝吧,”我酒量浅,喝了二三两就飘了,没准还会稀里糊涂瞎扯,“沙经
的饭真不是人吃的,不如去凤凰楼吧,那的厨子手艺不错。”

不过我的提议没有被响应。芬芬首先就提出了异议,“不行,下午还有课呢,”从凤凰楼
到学校少说也有半个时辰,而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我那样矿了课去吃剁椒鱼头。

“就是就是,学校害死人,”林表示同意,“从下月开始学校连厨子送饭都不让送了。”


西北建在长安城郊,周围没有什么餐馆,最近的是校园南部的湖南春和凤凰楼,要半个多
时辰的步行。最先西北是允许厨子送午饭的,拜沙经的大师傅炒菜的艺术所赐,结果每天
中午给那些王公子弟送饭的厨子就络绎不绝。结果到了中午,校园里就洋溢着饭菜的香味
,活脱脱的成了一个大餐馆,娇生惯养的贵族们还经常喝酒,结果到了中午的教室里往往
觥筹交错。结果西北的校长主父偃看了,说这还得了,于是上书皇帝陛下,要求封闭办学
云云, 还引用了孔夫子的话“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人如果有追
求真理的志向,就不应该挑剔自己的衣食,而专心于志,如果做不到,那么就不是一个真
正有志向的人,所以是不足和这种人交谈的。皇帝陛下纳其谏,于是封闭校园,每天早上
卯时到晚上戌时大门紧闭。召令学生们一律去沙经吃饭。主父偃同时还出了一个馊主意,
在沙经食堂提倡“忆苦思甜”,禁止卖荤菜,理由是,汉匈激战之时,应该提倡勤俭,原
话是“国家存亡之秋,将士浴血于外,良臣筹谋于内,则天下之士当勤俭以勉之”。最后
五十几岁的老家伙居然身体力行,每天带头去沙经食堂吃土豆烧白菜,一边吃一边还招呼
身边难以下咽的学生,“素菜好,绿色食品,当年高祖打天下的时候就是天天吃土豆烧白
菜”。于是虽然学生们恨得牙只痒痒,也不好承认自己连这老家伙都比不过,于是一咬牙一
闭眼就
把青菜豆腐往肚子里填。杰义是少有几个没有怨言的,总是一点不剩的将素菜吃完,有时
还边吃边研读《黄初九略》,津津有味的神态令我们钦佩不已。

“是啊是啊,”白兰补充,“主父偃吩咐下月开始一律吃素菜——不过正好减肥。”

“没事没事,”林连忙拍拍我的肩膀对两位女士说,“我们这位霍兄是大厨,而且人好,
尤其怜香惜玉,”我还没来得及出来辟谣,林已经一巴掌把我压下去,“以后靠你了,大
哥,女士要吃不好,可拿你是问。”

厨艺?回家里我责怪林稀里糊涂瞎扯,“你这不是存心要我出丑吗?” 向女孩子展示厨艺
,还不如让我去考辞赋。

        我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怎么碰过锅碗瓢盆,其实也不能怪我,荆州地区的风俗就是
如此。记得我出生的时候,头特别大,老娘生我很不顺利。当时我是个大胖小子,我老爹
高兴坏了,抱着我妈亲了一口,说孩子他娘,等孩子长大后我揍他替你出气,让他这么淘
气,头长这么大,看把我老婆折磨得。又说,老婆你今天受苦了,我要好好犒劳犒劳你。
当时家里不是富裕,老爹上街把过年也没舍得喝的杜康酒换成了乌鸡,请人宰了拿回家;
把平时当成宝贝的镶金鱼竿去当铺当了,换成了七尺丝布,请人给老娘作了一套轻纱晚礼
服。还有些余钱硬是买回来一对大雁,养在家里号称“比翼双飞”,连我娘都不免抱怨,
都老夫老妻了还花那冤枉钱,有那钱还不如买一对烤鹅。快到晚饭的时候,我老爹满脸堆
笑的对我老妈说,孩子他妈,你看,东西都齐了,是不是该起来做饭了。要不是我祖母碰
巧过来串门,边做饭边把我爹一顿数落,说不定我老娘就真起来做饭了。

        我上书院那年,老娘试图让我学做红烧肉,结果第二天邻居张大伯过来找我麻烦
,因为我那次做的肉没人敢吃,只好都倒了喂狗。硬是把张大伯家的牧羊犬弄成了厌食症
。后来老张的儿子在天津开了一家包子店,就叫“狗不理”。不知道是不是从我那红烧肉
里受到了启发。

“大哥我服了你,”林一脸的不屑,“追女生就要拿出点诚意,谁天生就会阿。不会你可
以学阿。讨好女孩子这点都不懂,我看你这辈子只能打光棍。”

放月假的时候,林跑到长安城陪女朋友逛街,买了两本菜谱,回家后仍给我,说自己看自
己学。

不过我很意外的发现我在厨艺方面很有潜能,或许我天生就是个厨师。两天我就学会了番
茄炒鸡蛋,一个星期就掌握了红烧鸡翅的熬糖诀窍,半个月后我已经熟练的作麻婆豆腐和
蚂蚁上树等等等等。我在江城书院的时候,隔壁屋住了一个道学家,整天炼丹。就是把那
些芒硝、石膏什么的仍到一个炉子里面炼。我喜欢道学,经常跑过去一边听他谈《庄子》
或者《道德经》,一边看他把各种成分混在一起,加热,沉淀。看着菜谱上的东西,就仿
佛使我想起在江城书院度过的那六年——甲和乙混一起,加热,喷水,在加入丙,再加热
,放盐,等等等等。

司马相如曾经说过,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个默默付出的女人。一次林喝高了,说司
马相如那是扯淡,现实情况是男人在某个方面牛鼻是因为背后一般有个在这方面懒惰的女
人。知道我的算术为什么这么牛逼吗?从小我老婆的算术作业都是我做的。

没多久,杰义家的厨子就惊叹的说,霍公子,你要当厨师,我家少爷非把我炒了。

得意是得意,不过我清楚,这手艺,唬唬那些整天吃沙经的西北学生可以,真正的大厨面
前那就是鲁班门前玩斧头了。

于是我每天都作了一份给白兰送去。白兰很客气的笑笑,说你不用每天都给我送,沙经的
饭菜也挺好的,我们女生不喜欢吃肉。我总是傻乎乎的摇摇头,说没事没事,我多做点也
是顺手,再说了,上次你帮我大忙,我还没感谢呢。

看到芬芬经常在一起,于是也给芬芬一份,这女孩对我特别友好,很随和,没有郡主的架
子。我当时送完后总是很傻的对兰说,师姐妹妹,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感谢一下那篇赋,
我真的没别的意思,等学校解禁我就不送了。

后来回想往事,觉得我当时的行径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欲盖弥彰”。

不过从沙经那些龌龊的土豆烧白菜解放出来,女孩还是很高兴。女人的直觉是很敏感的,
一次芬芬暗地里若有所思说去病啊,谢谢你给我做饭,不过还是有句话要提醒你,很多事

比如芬芬输的时候,林会追道,追你的男人多还是一支蹴鞠球队的人多? 芬芬面带难色,
没有回答。我和杰义就会起哄,不许沉默不许沉默,坚守游戏规则!芬芬说,不是拒绝回
答,我还在数呢!最终的结论是追求的人可以组织起来打蹴鞠联赛——还是升降级的,或
者一支敢死队去抓匈奴单于。杰义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洁净的白纸,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难
以发掘,于是我们就让他去大冒险,给西北的扶桑和高丽留学生唱国歌——《大汉江山万
年长》。再比如林输了,于是我们唆使他去向邻桌的女孩求爱,反正他是帅哥。经典的版
本是猥琐男的灵感突现。林会很礼貌的走到女生跟前,说道,请问姑娘知道什么是真正的
美吗?请你自己照照镜子吧。等到女孩怦怦心跳看着深情默默的帅哥时,林却突然说道,
照镜子后你会发现其他女孩都是美女。

有一次我输了,给我的惩罚是诗朗诵——不能随便朗诵,得找个女士单独献诗。虽然猥琐
男平时脸皮厚到连斧头砍都不出血的程度,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酸溜溜的诵诗还是觉得
挺别扭。我看了看吃饭的酒楼,远处是一个颇有风度的女士,虽然风韵犹存却是我妈妈的
年纪,我不想被人误以为从小缺乏母爱;邻座是一个家庭,年轻的妈妈很漂亮,依偎在她
丈夫的怀里,很幸福的看着她出生不久的儿子,实在不忍心破坏他们的家庭幸福。

面对着杰义和林对我一脸坏笑,我把酒楼里所有的女生一个个扫过去,试图找到一个可以
朗诵的对象。最终我找到了,于是,借着酒给的勇气,我把以前拼凑起来酸溜溜的罗马诗
《最初的邂逅》朗诵给对面的白衣少女:

风吹来你的名字

比如芬芬输的时候,林会追道,追你的男人多还是一支蹴鞠球队的人多? 芬芬面带难色,
没有回答。我和杰义就会起哄,不许沉默不许沉默,坚守游戏规则!芬芬说,不是拒绝回
答,我还在数呢!最终的结论是追求的人可以组织起来打蹴鞠联赛——还是升降级的,或
者一支敢死队去抓匈奴单于。杰义对于我们来说就像洁净的白纸,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难
以发掘,于是我们就让他去大冒险,给西北的扶桑和高丽留学生唱国歌——《大汉江山万
年长》。再比如林输了,于是我们唆使他去向邻桌的女孩求爱,反正他是帅哥。经典的版
本是猥琐男的灵感突现。林会很礼貌的走到女生跟前,说道,请问姑娘知道什么是真正的
美吗?请你自己照照镜子吧。等到女孩怦怦心跳看着深情默默的帅哥时,林却突然说道,
照镜子后你会发现其他女孩都是美女。

有一次我输了,给我的惩罚是诗朗诵——不能随便朗诵,得找个女士单独献诗。虽然猥琐
男平时脸皮厚到连斧头砍都不出血的程度,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酸溜溜的诵诗还是觉得
挺别扭。我看了看吃饭的酒楼,远处是一个颇有风度的女士,虽然风韵犹存却是我妈妈的
年纪,我不想被人误以为从小缺乏母爱;邻座是一个家庭,年轻的妈妈很漂亮,依偎在她
丈夫的怀里,很幸福的看着她出生不久的儿子,实在不忍心破坏他们的家庭幸福。

面对着杰义和林对我一脸坏笑,我把酒楼里所有的女生一个个扫过去,试图找到一个可以
朗诵的对象。最终我找到了,于是,借着酒给的勇气,我把以前拼凑起来酸溜溜的罗马诗
《最初的邂逅》朗诵给对面的白衣少女:

风吹来你的名字
我们开始相识

你那小小的矜持
如同那清晨的雾霭
含苞蓓蕾的心思
我们的影子
是相思树上
缠绵的树枝

这最初的邂逅
是命运的眷顾
那个的红枫欲燃的清晨
在我心中永恒

--
常忆枫林遗恨过,
寄托天下几度磨。
激情虽挫骨犹在,
酬勤天道终补拙。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9.105.5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听说你过的不好,我蹲在门口,笑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