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netmousexhxh (武侠英雄寨★辽东胡一刀★TALANTA),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杂谈核武器系列之一:谁玩得起核武器?
发信站: 珞珈山水BBS站 (Sat Sep 13 01:11:09 2008), 转信

核武器自从二战末期在日本成功的投入了实战以来,虽然很多国家对其都投入了巨大的精力
,但仍旧是少数大国的玩物。并且在实战中再无登场的机会。有人说核战场有日本就够了,
没必要有第二个。虽然话外有话,但是说明了核武器的尴尬局面。关于这种尴尬定位,主要
是因为核武器一开始就是作为高技术的战略打击力量而存在,过大的威力使自己陷入了一个
尴尬的境地,也就是有了的就绝不希望别人有,没有的就咬紧牙关也要弄出来。但是这东西
的原理虽然简单,但是门槛确是高得吓人,没有足够的工业基础和国力的支持也就是小打小
闹,娱乐一下,弄得不好还会引火烧身。“可能研制核武器”这种“莫须有”的理由就足以
发动一场战争。

实际上我们清醒的分析一下就可以认识到核弹作为战略级的武器,根本上是大国的玩物,中
小国家是玩不起的,没有足够的国力,根本支撑不起核武器所需要的作战环境。

由于国力的限制,中小国家无法支撑起核武器系统所需的天文数字的开支,刨除掉研究费用
,还包括核武器的生产,投送工具的生产、部署、配套、制导等多方面的天文数字开支。小
国即使咬紧牙关做出了核装置,能搞出核爆炸,这都不能算入门,搞出核爆炸之后面临的首
先的第一关就是对核装置的武器化,也就是具有投送能力,否则只能是自娱自乐。解决投送
能力需要几个方面的能力,首先是核装置的体积控制,像美国人在比基尼环礁搞出的第一次
热核爆炸的那个60吨的核装置,根本就不能叫做武器,第一个氢弹直到苏联做出能空投的核
弹才算真正面世。对于大国,投送能力相比小国更好解决,大国手中的大型战略轰炸机、重
型运载火箭具有的较大运力,能够很大程度上降低核装置小型化的难度。国际上对战术弹道
导弹的控制原则之一是出口的导弹弹头载重量不超过500公斤,这一限度严重限制了无法自
行开发运载火箭的国家的核导弹的使用。而小国的轰炸机的挂弹能力更是受到限制,没有机
腹弹仓的大中型轰炸机,即使飞机翼下挂点挂得起核弹一两吨的重量,可是核弹的大体积对
飞机的起飞形成严重干扰或者干脆没办法挂载。某些型号的战斗机号称具有核武器挂载能力
,可是也要看挂谁家的核弹,比如幻影2000能挂法国核弹,用起来还行,但是挂阿三出品的
核装置就不那么靠谱了。由于整体国力的限制,小国的核武器很难摆脱事实上的核装置的尴
尬局面。最可能的情况是,小国花了很大代价做出的核武器系统杀伤力上不去,打击范围也扩
展不出领土周边,实现不了事实上的威慑。事实上,印度、巴基斯坦做出的核武器始终被鄙
视,核装置的投送能力不足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即使中国,在核武器开发的过程中,也是紧
抓运载关,从第二颗原子弹开始就全面实现轰六的空投,并很快实现两弹结合,实现导弹核
武器,然后紧接着东风下海,实现初步的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布局。

第二关是核试验和核研究本身,国力的限制在这方面尤为明显,大国很容易得到理想的核试
验场所,比如新地岛,比基尼环礁,罗布泊等,并且有资本进行足够多次数的和各种种类的
核试验来收集足够的数据。在这些数据的支持下,两国的核武器都形成了批量和系列。实弹
进行的核试验,如空投核弹、两弹结合实验等,这些实验可以充分的检验核弹的战斗力,锻
炼部队。足够多次数的核实验积累起的数据可以尽可能充分的建立起模拟核爆炸的模型,这
样在停止核试验的时候还可以进行计算机仿真研究。中国和法国的在停止核试验的前夕,都
加班进行了几次核试验,肯定也是在积累数据。美国和苏联的核试验都进行的非常充分,各
种类型的都有,并且进行了很多相关课题的研究,对于核战争和核打击的理论研究都比较的
深入。五大国里,美苏中都在本土进行了许多大气层和核试验,在大气层内的核试验在实验
核技术本身的同时布置的系列效应物可以用于研究核打击的杀伤效应,抗核打击的,核医学
等技术。美苏甚至在军事演习中使用核武器实弹,这样对部队在核战争条件下的作战进行检
验,同时完善军事条令。而小国就搞不起这样频繁的实验,不仅仅是支付不起这样大的开支
,领土狭小和保密的缘故,核试验只能选择地下核试验,并且在实验一轮次之后受到国际压
力很难继续进行下一轮核试验,因此这样的核武器研究就存在先天缺陷,核武器在实战中的
应用就不能像大国一样运转如意。到使用的关头很可能出现想打打不到,打到了炸不响,炸
响了威力不够,威力够了炸了自己人,炸了敌人但自己的队伍把握不住机会等等问题。

其次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小国能够掌握的铀矿资源有限。铀矿本身作为矿藏在地球上就不是很
丰富的。小国的铀矿资源更是受到限制,能有就不错了。而美、苏、中自己的铀矿资源都足
够实现核武装。不是大国,在国际铀矿的开发采集方面就很难占到主导地位,大国不仅能够
利用本土的铀矿藏,更能控制、瓜分国际铀矿、浓缩铀的生产。得不到足够矿产,即使别的
条件够了,核武装也只能用来装点门面。形不成足够规模的核武库的核威慑事实上是可以被
忽略掉的。即使得到足够的铀矿,提纯出武器级的铀235和生产钚239的生产能力依旧受到工
业水平和国力的限制。大国玩得起气体扩散,玩得起离心机,有钱大量生产武器级铀和钚,
小国每年生产的铀和钚,能不能保证每年至少有一两枚核弹入役都不好说。少量的核力量,
极可能在战争开始前就会被常规打击所摧毁从而被解除核武装。

在核武器对战的时代,对核武器的部署和反击也要有足够的措施予以保证,这个时候,领土
面积大小的重要性就会浮现出来,较大的领土,不仅有较多的余地部署固定与机动核武器,
同样能够有更大的空间来承受核战的破坏。三位一体,甚至在太空部署核武器以及部署核导
弹防御系统,这都是为了保存实力。事实上,冷战期间,核武器的竞争就体现了大国对抗的
难度,核垄断不仅仅要有,而且要确保相互摧毁,甚至要在二次反击的时候保证摧毁对方,
这就导致了两个超大规模的核弹阵容,以及附带的挑战技术极限的核导弹防御系统。这些体
系、计划个个都是天价,甚至苏联都把自己玩垮了。现在来看,即使苏联解体缓和了核军备
竞赛,美俄所装备的核武器数量虽然有所削减,但双方仍旧装备有确保相互摧毁的核弹头数
目。并且美国丝毫没有放松对国际弹道导弹扩散、核扩散的约束和对反导技术的投入。

事实上,真正能够搞得起核武器的,也还是美苏(俄)两家,他们都能够提供支撑核武库所
需要的所有条件。对于中国来说,这些能力受到限制,但各方面能力都还具备,咬紧牙关的
两弹一星计划,解决了有没有的问题,至少,一个像样的核武库中国还是做到了,还算维持
起了三位一体的战略核力量以及一定的战术核打击能力。对于英国,核武器已经是“政治”
武器了。对于英国来说,各方面的核能力全面受制,无论是研制、投送、使用,均受美国支
配,从核武装的角度来说,英国的基本上就是美国第51州的角色。而法国的核力量独立性稍
好,但是法国的领土范围、地缘政治及法国的国力还是严重制约了法国的核力量。法国核力
量不足以威胁苏联,但是核武器对同属盟友的西欧诸国又不能刺激过分,并且同处于美国核
力量的大伞之下,因此颇有些鸡肋的味道。因次,法国的核武装由三位一体的模式萎缩到仅
仅具有幻影2000N的空中战术核打击能力,这也是不奇怪的。

对某些中小国家来说,有核武器根没有核武器其实是一样的,或者说,其实搞了核武器才更
危险。一个先天残疾的核武器体系对于大国来说其实毫无威胁。核武器玩的是体系对抗,而
不是核爆炸。想靠一次或几次核爆炸来实现国际地位的改变这基本上就是一个笑话。

我们有理由认为某些小国费尽心思搞出核爆炸的理由并不是进行核武装,而纯粹是自抬身价
搞核讹诈。就像六七十年代某国愿出XX亿美元向中国买或租一个核弹一样,需要的不是威慑
别人,而是给自己壮胆。这样的核威慑对于大国基本上是不可行的,一轮外科手术式的打击
很容易就能让他们解除核武装。他们搞出的核爆炸只有两种理由,一种是作为谈判的筹码,
以停止核武器开发作为让步条件。另一种是对于邻国的威慑,严格来说是恶心,我能弄出核
武器你在我面前就要小心点,小心我破罐子破摔。这种就跟提粪桶的一样,我提着粪桶,你
来惹我我得不了好处你也别想身上干净。这俩茬路数在国际上偶尔能讨点小便宜,长久看是
四面树敌之策,就看取舍了。

--
老鼠怕猫                                     zzz
那是谣言                 __              ∧ ∧︵
一只懒猫     ^..^ /  〃()__)=o          ミ``ミ灬)~
有啥可怕      v  ) --( )  <﹕﹤            ̄
壮起鼠胆      ~~~     ~~ ~
把猫打翻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bbs.whu.edu.cn·[FROM: 125.220.14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I love waking up in the morning, not knowing what's going to happen, or whom I'm going to meet, where I'm going to wind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