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nanaumi (nana), 信区: Feeling
标  题: 我的某某某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Mar 14 14:22:57 2005)


    2004年9月的某日,距离我毕业已有2个月了。在办公室的电脑上写《那些花儿》的时
候,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大堆的人影。他们在回忆里寂寂地演出默剧。模糊地,仿佛连这暖
阳也晒不干净。倏地,落落一片笑声:“嗨,还好吗?”他们便像我右手的无名指一样在
心里隐隐作痛了。于是我知道,那些亮晶晶的笑容需要一个书签。
    回忆里的某某某,名字似乎也不重要了。那某一个或者某些个晃动的背影,只是绽放
在彼岸的葵花而已。彼时轰华绚烂,此时早已物是人非。我没有阿司匹林,无法让它们花
开不败。花,在回忆里,烈烈败得干净,只剩一片阴影。让我知道那一段时光不是空白,
而已。
    只是回忆。难再弃。
    我是健忘的。那过去的四年,起起落落,是是非非,过了,便过了。今所记得的,全
是些零落的影子。恍惚间仍能看见那片熟悉的故墙。清湿的石壁上一片颤动的斑驳,厚重
而细腻。仰头,阶梯之上,庭拱之下,裸露的暧昧天空,就好像重现于高晓松广告中的那
幕景致一样,苍老而温润。我常在那儿,听寂寞唱歌。头顶一方密密岑岑的绿荫,偶有黑
色的鸟掠过,羽音瑟瑟。是的,我常在那儿,侧耳倾听,听寂寞唱歌。所以,他们才能从
我的声音里听出寂寞。
    他们,他们,他们。
    我是愚笨的。似乎只善于站在角落的阴影里静静倾听。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更喜欢成为
一个旁观者。看他们,看着他们。当自己不再身临其境,那些笑,那些动作无声地烙在生
标  题: 我的某某某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Mar 14 14:22:57 2005)


    2004年9月的某日,距离我毕业已有2个月了。在办公室的电脑上写《那些花儿》的时
候,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大堆的人影。他们在回忆里寂寂地演出默剧。模糊地,仿佛连这暖
阳也晒不干净。倏地,落落一片笑声:“嗨,还好吗?”他们便像我右手的无名指一样在
心里隐隐作痛了。于是我知道,那些亮晶晶的笑容需要一个书签。
    回忆里的某某某,名字似乎也不重要了。那某一个或者某些个晃动的背影,只是绽放
在彼岸的葵花而已。彼时轰华绚烂,此时早已物是人非。我没有阿司匹林,无法让它们花
开不败。花,在回忆里,烈烈败得干净,只剩一片阴影。让我知道那一段时光不是空白,
而已。
    只是回忆。难再弃。
    我是健忘的。那过去的四年,起起落落,是是非非,过了,便过了。今所记得的,全
是些零落的影子。恍惚间仍能看见那片熟悉的故墙。清湿的石壁上一片颤动的斑驳,厚重
而细腻。仰头,阶梯之上,庭拱之下,裸露的暧昧天空,就好像重现于高晓松广告中的那
幕景致一样,苍老而温润。我常在那儿,听寂寞唱歌。头顶一方密密岑岑的绿荫,偶有黑
色的鸟掠过,羽音瑟瑟。是的,我常在那儿,侧耳倾听,听寂寞唱歌。所以,他们才能从
我的声音里听出寂寞。
    他们,他们,他们。
    我是愚笨的。似乎只善于站在角落的阴影里静静倾听。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更喜欢成为
一个旁观者。看他们,看着他们。当自己不再身临其境,那些笑,那些动作无声地烙在生
命里,永远永远。像老电影,慢,恍惚,间或带着模糊的光斑。
    那些人,那些人。
    我的那些某某某,就在那里。兀自笑着,闹着,开心地,伤感地。寂寞地演出着。
    我记得的。
    我记得某某某的牙齿,可爱地缺失了一颗,笑起来没心没肺,我想她或许把它丢在回
忆的某个角落,再也找不到了;
    我记得某某某站在我身后,开心地拍着我的肩,那么用力地,我想她或许怕再也不会
有下一次机会一起胡闹;
    我记得那个云层低低的夜晚,我跟某某某的聊天,其实他说得一直比我多,可是他站
得好远,我想或许是因为我那晚看见了UFO;
    我记得某某某的笑纹,深深地,和她的笑一样深刻无比,我想或许她把明年太阳的光
芒刻在上面了;
    我记得某某某的吉他,还有他床边那张可疑的女生画像,像极了他唱的校园民谣,我
想或许是因为过了那年便再也不会有机会哼起那些音乐;
    我记得在最后一次散伙饭上某某某满脸的泪痕,不停地说不停地哭,我想那或许只是
因为酒精而已;
    我记得班上一票人还没毕业便练习游行,牵成一队沿着樱花大道哇啦啦唱新版的毕业
歌,然后在漆黑的奥场玩老鹰抓小鸡,可是我不记得我牵着的是某某某的手,我想那或许
只是因为太快乐;
    我记得那个饭桌上对面的某某某敬我一杯酒,那张桌子那么大,他仍旧那么远,他举
杯的时候让我错觉他退向遥远的雾里,我想那或许只是因为在他举杯的时候我把眉眼低进
自己的酒杯里了;
    我记得毕业前的午夜,我们躺在教五广场的台阶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唱歌,我竟然又
忘记歌词了,躺在我旁边的某某某,恨恨掐我一下,现在仍是疼,我想那或许只是因为用
力太大;
    我记得某某某给我的手写情书,一个字一个字都是用心的认真,我却没心没肺嘻嘻哈
哈地拒绝他了,我想或许只是因为他的字太丑,而不是我太顽皮不懂宛转;
    我记得暮霭沉沉的时候,灯光大亮,某某某递给我话筒的时候我心里的颤动,我想那
或许只是紧张,而不是唱歌的快乐,就好像《青春无悔》唱到最后竟然忘记一句该我唱的
词,我想应该没人注意到我在话筒后面冲着partner吐了吐舌头;
    我记得在那个唱k的大包厢里,我们打麻将,某某某坐在背光里,身后幕布上刺眼的光
线让他周身发着绒绒的光,我想那或许因为从今开始那一幕真的要变成虚幻;
    我记得同样是那天昏暗的包厢,过了午夜,有人倒下了,我在对角线看见某某某倒在
灰扑扑的沙发里,面朝里,只露出他白色毕业衫的背影,像一座起伏的山,我想或许因为
翻过那座山,我们便千里相隔了;
    我记得隔天清晨回学校,我牵着某某某的手,走在淡淡晨雾中,看着519从校门前空旷
的马路缓缓滑过,雾水似乎凝在我的睫毛上,我想那或许只是因为早上的空气太刺激;
    墨绿的水,红的夕阳;亮晶晶的琉璃瓦,白的樱花;半壁的爬墙虎,灰的墙。流光,
长影,灼灼不可见。阳光刺眼,痛得我流泪。还有我的那些某某某,在遥远的彼岸绽放。
给他们一个特写,然后,定格。
    forever。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61.183.134.*]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既没有让人一见钟情的颜,还缺少让人日久生情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