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inru (滨儒), 信区: Story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八)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Fri Sep 19 12:46:02 2008)

(八)
元朔七年。

冬季的荆州发生了冰灾,巴蜀那边发生了地震,军民死伤惨重,朝廷正在忙于赈灾的时候
安西都护府大山里的的藏民开始闹事要求独立。攘外必先安内,大汉不得不暂时选择韬光
养晦对匈奴服软,请求和谈。据说匈奴使臣不日将到长安谈判和亲条件。匈奴的情报部门
报告说大汉遭灾,已经不堪一击正是大敲竹杆的机会云云云云。和谈之间小冲突依旧不断
,杰义作为关内侯上了战场,林亦随其父亲幽云太守在军中效力。定襄城汉匈激战,杰义
斩敌百余人,取得了这年春天大汉屡战屡败以来的一次小胜利。皇帝陛下龙颜大悦,嘉奖
重赏不在话下。杰义回长安城的时候,皇帝陛下命令二百石以下官员夹道欢迎。包括杰义
在内的两个青年军官被评为“大汉英雄”,头三天在各个学堂、书院巡回演讲,《大汉日
报》为此还出了专题《谁是最可爱的人》。猥琐男当时心里想,我要有杰义那本事,追女
生是不是会方便些……

这一年不光大汉是多事之秋,西域和东夷两边都不安宁。西域罗马帝国仰仗国力强盛,借
口黑衣大食国拥有“大杀器”,派兵强行攻入大食首都,处决了大食的军政府独裁者沙达
木。虽然事后在大食刮地三尺也没发现“大杀器”,罗马人依旧坚持“把民主观念带给了
大食人民”。大汉政府表示“强烈关注,呼吁用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云云云云”。高丽的
研究者据说通过研究发现了大汉高祖皇帝有高丽血统,还宣称要把这一研究结果申报“萝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八)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Fri Sep 19 12:46:02 2008)

(八)
元朔七年。

冬季的荆州发生了冰灾,巴蜀那边发生了地震,军民死伤惨重,朝廷正在忙于赈灾的时候
安西都护府大山里的的藏民开始闹事要求独立。攘外必先安内,大汉不得不暂时选择韬光
养晦对匈奴服软,请求和谈。据说匈奴使臣不日将到长安谈判和亲条件。匈奴的情报部门
报告说大汉遭灾,已经不堪一击正是大敲竹杆的机会云云云云。和谈之间小冲突依旧不断
,杰义作为关内侯上了战场,林亦随其父亲幽云太守在军中效力。定襄城汉匈激战,杰义
斩敌百余人,取得了这年春天大汉屡战屡败以来的一次小胜利。皇帝陛下龙颜大悦,嘉奖
重赏不在话下。杰义回长安城的时候,皇帝陛下命令二百石以下官员夹道欢迎。包括杰义
在内的两个青年军官被评为“大汉英雄”,头三天在各个学堂、书院巡回演讲,《大汉日
报》为此还出了专题《谁是最可爱的人》。猥琐男当时心里想,我要有杰义那本事,追女
生是不是会方便些……

这一年不光大汉是多事之秋,西域和东夷两边都不安宁。西域罗马帝国仰仗国力强盛,借
口黑衣大食国拥有“大杀器”,派兵强行攻入大食首都,处决了大食的军政府独裁者沙达
木。虽然事后在大食刮地三尺也没发现“大杀器”,罗马人依旧坚持“把民主观念带给了
大食人民”。大汉政府表示“强烈关注,呼吁用和平的手段解决问题云云云云”。高丽的
研究者据说通过研究发现了大汉高祖皇帝有高丽血统,还宣称要把这一研究结果申报“萝
卜儿奖”。当时的丞相田蚡看了这个消息骂了句他妈的,回头就启奏皇帝陛下要求立刻讨
伐棒子那帮狗日的。不过这条建议没有被准奏,理由是对高丽用兵和朝廷 “一个中心,两
个基本点”的方略相悖。

不过猥琐男对长安城凤凰楼小葱拌豆腐分量的关注程度远远超过了罗马帝国的对华政策;
我也没那个天赋去搞研究争夺“萝卜儿奖”,给大汉学术界出出恶气。我的生活里面是按
时去宫中执勤,看看红头文件练练拳脚应付每季度侍中的文武审核,至于抗击匈奴和萝卜
儿奖,那是“肉食者谋之”——尽管我每天都吃肉。

这日正是和风薰柳,花香醉人的季节。我通过了侍中的审核,考武功时候使出了新学的螳
螂拳加了三分,勉强及格的分数让我留在吃皇粮的队伍里面。心情如同天气一般灿烂,于
是约了林去喝茶。边喝还边念叨着刚刚的考题,“对了,大汉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
’和‘四项基本国策’是啥,”我明显对侍中审核还心有余悸。

 “一个中心是匈奴事务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是坚持重农抑商,坚持思想统一”,林押了一
口绿茶,继续道,“国策一是加强农桑业生产,以便解决百姓吃饭问题和前方军需问题;
二是进行西部大开发,搞好朔方牧场,以便提供优质战马提高战略转移的速度;三是搞好
和西域诸国的外交关系,以便南北夹击匈奴;四是弘扬儒学统一思想,坚持团结在以皇帝
陛下为核心的第四代英明领导集体的周围。”林明显有些不屑,“皇帝陛下的红头文件天
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不用复习都能背,这你都能答错……”

哥俩觉得喝茶不解闷,于是要了壶酒,正斟上,准备喝的时候,忽然听到马蹄声响,只听
到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终于回长安了,先干他两碗去。”不多时,楼道怦怦作响,上
来三个年轻汉子,为首的军士打扮。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前方退回的士兵,年龄和我相
仿,走起路来内功明显不足,显然是新兵。后面两个跟着两个兄弟,一个矮胖,另一个白
白的,像个书生。

三个汉子自顾点茶喝酒。那消瘦的军士说道,“一走三个月啊,真没想到能活着回来,其
实这次也差不多翘了辫子,说不定见不到两位兄弟了。”

那个矮胖的兄弟道,“匈奴很凶险么,上次征兵的时候,武功考试不合格,还真有那个什
么翁丢了马的意思。”兵士接着说道,“倒不是匈奴人三头六臂,咱们大汉这边风水好,
大家好好读书作田就能吃好喝好。谁愿意有事没事去骑马射箭舞枪弄棒。匈奴那些家伙,
据说三五岁就要骑马打野兔,上了十多岁就去抓虎豹打牙祭,不同部族之间抢猎物,有时
不说话上去就是一刀子,浑然不把杀个把人当回事,咱们这边当兵前基本都是农民,看了
血就头昏的那种。”那书生干了一口酒,附和道,“是啊是啊,还是读书好,我已经报考
了西北的孝廉考试呢。”

军士感慨道,“本来这次会战是轮不到新兵的,我们这些菜鸟也就刚学会骑马射箭的把式
,不脱靶的几率都不大,骑马向后转还没练熟。可惜军中缺人手,好兵都跟李广将军去打
雁门关了。当时有批粮要运到定襄去。其实按理说这路上都是大汉的地方,是不会和匈奴
交上火的,加上距离也短,一天一夜的路程。当时前方着急吃粮,好兵一时调动不过来。
于是就派了我们新兵营去运,也想着不会出事。我们这批人表面上都说希望马革裹尸报效
皇上,其实心里都在打野棉花——这可是要命的活啊。”

矮胖的哥们扑哧笑了,“我就说你这点德行,也就比我多会几招罗汉拳,上去不打哆嗦才
怪。”

军士没有理会,接着说,“不过带队押粮的是个人物,要不是他,哥们可真要拿马革给兄
弟收尸了,听说了吗,周杰义周将军……”

书生惊道,“长安城现在瞎子都知道。昨天还在西北学堂听他作报告来着……”说到了我
们自家兄弟,于是引起了我和林的兴趣。

“当时出了城到了晌午,一切正常,天气也好。一路上我心里正烧着高香像别遇到匈奴人
。突然一阵马蹄声,就看到一批马队朝我们这边逼过来。那马匹的速度和身板就知道肯定
是匈奴的‘奔驰’马……”大汉这边有匈奴马的不多,大部分人都骑国产的“富康”平原
马,偶尔有“奔驰”“宝马”,肯定是富豪之家。军士停了停,显然对当时的情景心有余
悸,“我心当时慌了,那批匈奴人啊,骑起马来屁股像长在马背上一样,当时我想我可还
没娶媳妇呢……”

我不禁莞尔,看来这兄台猥琐得还真是知己阿,到死还想着娶媳妇,真应该叫过来干一口
酒。军士看了我们一眼,以为我在鄙视他, “匈奴人不多,也就一百几十号人,不过马真
他妈快——比咱们大汉买过来的‘奔驰’马还快——草原真是养马的地方啊。我心里想完
了完了,第一次出来混还没混出名堂就要进入烈士名单了。只是希望以后报烈士名单的时
候千万别报‘丹阿牛’,要报‘单阿牛’,让我们老单家也长长脸。”单作为姓氏的时候
念‘shan’,单阿牛接着说,“当时几百号新兵都在哆嗦,几个老兵还好一点,骑马上去
问周将军是作战还是丢下粮食保命。当时周将军先是镇定的吼了一句,都别慌!队形保持
!——将军肯定用的是内功,前前后后几百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然后问匈奴人的马背上有
没有背粮袋。”

书生问道,“奇怪了,当时危及的紧,将军不安排作战,问粮袋干嘛?”

单阿牛笑了,“我们当时都纳闷,有个老兵骑马上去观察了一会回来报告说没有。将军笑
了笑,说,匈奴人要是带了粮袋,说明是有计划的攻城掠夺,不杀人不抢粮食是不会走的
。没有粮袋,人数不多,十有八九是出来游略抄劫的。基本就是打一枪换个地方,咱人多
,只要不露出新兵的马脚他们也不敢贸然向前,因此不足为惧。”

“听了这话我们心里稍微安了点,也没时间去细想将军是安慰我们还是真这么回事,于是
硬着头皮押着粮草慢走保持队形,匈奴那边也真没有贸然出击,可也舍不得这几十车粮食
物质,就一直在身后跟着走了百十几里地。”

“走了一百多里能看到定襄城的旗杆了,心里想进了城先要喝一杯压压惊。估计匈奴人也
急了,怕我们进了城粮食就拿不到,派了几个轻骑兵过来探探虚实。我当时心都提到嗓子
眼,心想可不能窝窝囊囊的死,大不了上去乱杀一气,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书生鼓掌道,“单哥,好男儿,”端着酒上前说道,“就凭这句话,小弟敬里一杯。大汉
精神不死,我大汉就永无亡日”

 “当时凶险得紧,周将军大叫了一声别放箭!——幸亏叫得及时,新兵的箭射得稀里哗啦
,被匈奴人瞧出了我们是菜鸟,他们蜂拥而上咱就歇菜了——当时只听到嗖嗖嗖三声,三
个匈奴的先锋兵纷纷倒地,全部命中喉咙。原来我们这边有神箭手。我再回头发现,射箭
的就是周将军——当时那个帅啊。白马白袍白甲——整一白马王子”

几个兄弟都“哦”的惊叹了一声。我和林本已料到射箭的肯定是杰义——考骑射的时候杰
义教过我连发的基本秘诀,可惜我当时的目标是及格,学到了单发就浅尝辄止了。

“但是不光我们这边一片惊叹,匈奴那边也是。其实匈奴强盗孤军深入就是基于对大汉步
兵的轻视,本来计划兴致勃勃的要来一场秋风扫落叶,结果发现大汉将军这么牛逼,深恐
犯了轻敌冒进的错误,于是他们也哆嗦。”单阿牛打了个哈哈,接着喝酒。

“就是就是阿,”书生说,“这就是差距,去西北作报告,周将军坐主席台发言,你就只
配坐观众席和学生一起当粉丝。”

“进了定襄城,见了县尉,交割了粮食,全身就像重生了一样,”单阿牛很兴奋,“当时
在城中军营找了个地方洗澡,脱下铠甲,内衣都湿透了——老张家的狗剩哥晚上睡觉的时
候就悄悄对我说见匈奴骑兵的时候差点尿了裤子。”

“本来想美美睡上一觉来着,军鼓突然响了,当时四更天,天蒙蒙亮。大家发着牢骚起床
集合。睡眼惺忪可一看城外就吓醒了。黑压压的一片匈奴人。估计是昨天小股匈奴人把他
们招来的,眼红这几十车粮食。当时两千多号守军普遍心生畏惧。只有周将军和县尉在镇
定的看地形讨论敌情。县尉也是个牛人,很年轻,西北军事科毕业的,叫陈希,前朝丞相
陈平的孙子……”原来又是熟人,陈希这哥们其实我认识,成绩贼好,人还贼帅,在西北
上兵法课的时候我坐在他后面,他笔记抄得很认真,坐姿也很挺拔,于是每次上课我都坐
他后面,偶尔打瞌睡不会被韩安国揪出来。

“两位将军马上拍了板,那真叫一个指挥若定阿。新兵都去城楼上站军姿,头一个月新兵
光练站军姿了——也算物尽其用,几百号人齐刷刷站一起还真有些声势,颇有草木皆兵的
意思。然后把原来守城的老兵派出来,从南门悄悄溜出去,在东门树林绕一圈,再从北门
开进。结果进进出出匈奴人也不知道援兵有多少,心里也犯了嘀咕。结果晚上他们围着篝
火烤羊腿打瞌睡的时候,两位将军身先士卒领着守军冲杀过去……”

“后来你们都知道了,”单阿牛接着说,“陈希陈县尉晋升成太守,周将军封为卫尉,都
被评为‘大汉英雄’。两个帅哥往台上一站,西北那些女粉丝啊。偶们这些光站军姿的菜
鸟也跟着沾光了,盖间茅房娶媳妇的钱是有了,赶明儿整个“骑瑞牌”驴车,也当一回‘
有车一族’……”

“大哥你就这点出息?”书生很不满,“哥几个还想以后跟你混呢。别老他妈站军姿。下
回你好歹斩首立功混个校尉什么的,让哥俩见了人也能吹吹牛——哟,那单将军,别看现
在混得人五人六的,当年也和咱一起玩过稀泥巴扯过野棉花呢。”几个兄弟哈哈大笑。

晚上我在长安城的“春满乾坤”酒楼设宴,给杰义接风。这就楼是罗马建筑家西尔斯设计
,高十层,居高临下,可以尽览长安城以及“诗家谷”湖的风景。白兰和林先到了。杰义
在朝廷和将军们讨论北部军事态势,要晚一些到。

“杰义一走,我们好久都没聚过了。”我边给大伙斟茶,一边说道。

“是啊是啊,三个多月了呢,”白兰笑了笑。白兰这天穿了一套黑色的晚礼服,衬着雪白
的脖子,露出浅浅的乳沟,真的很美。流水一样乌黑轻柔的发丝批在肩上,发梢随着微风
轻轻的跳动,抚摸着她那恬静的脸。头上带了个玉发簪,白色的玉器在月光下微微透着绿
色,显然十分名贵,上面的雕塑却不像大汉的风格。白兰发觉我在看她,略带娇羞的拢拢
头发。

“白兰,你的发簪以前没见你戴过呢,真好看。”林也发现了这个发簪的特别。

“呵呵,杰义送的。定襄作战之前,杰义随着卫青将军偷袭左贤王的部队,在左贤王的营
中发现了这块玉,后来匈奴俘虏招供,是月氏王献给匈奴的供品,杰义说留着没用,于是
送给我了。”白兰的说道这里的时候,乌黑的眸子深情脉脉。

“哦,挺好看,” 我刚押了一口碧螺春,还没等下咽,听到这些,突然心中像打翻了五味
瓶,说不出的烦恼,脑子里一片茫然。那碧螺春含在嘴里,顿时觉得无比苦涩。我想我真
要有杰义那武功,就过去抢了匈奴单于阏氏的发簪献给她!

不多时,杰义骑马赶到,一同来的是陈希。稍微引见了一下,其实在西北的时候大家都认
识。走了三个月,军中的指挥若定增加了杰义的从容不迫的气质。陈希是个帅哥,八尺身
高,英气勃勃之余颇有些儒雅。

“这我同学,白兰;这是我兄弟,霍去病;这是苏林,你在幽云郡遇到的苏太守就是他父
亲。”杰义颇有些大将风度,给陈希一一引见我们。

“你好,我们课上见过的,当时考兵法,都是你借笔记我抄,”我伸手过去,和希握了,
“定襄一战成名,以后保家卫国,就靠兄弟了。所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兄弟见笑了,”陈希谦逊的摇摇头,“别拿我和李广比,差太远了。这次斩首百二十,
可是自己也损失了一百多个弟兄,前些日子还一起整二锅头胡吹牛的兄弟,一转眼就没了
,你不知道心里那个痛啊。那帮匈奴人真厉害,我们以逸待劳还算偷袭,准备杀他们措手
不及。可惜这帮草原家伙瞬间就能集结部队反冲锋,撤退的时候军容也很整齐。要不是他
们知道右北平那边有卫青的一万精锐。真正打起来,我们定襄未必顶得住。”

“是啊,”杰义也表示赞同,“关键他们马跑得太快,风一样,我们打胜了也没办法聚而
歼之,一会儿就落下一大截。据说张骞这次再出使西域,就是要去引进汉血宝马。还有新
兵太多,训练太差。韩安国当时讲兵法就说过,‘用兵之道,当以重搜选,谨训习为首’
。”

“对了,”杰义拿出两把匈奴军刀,“战利品战利品。缴获了几把好刀,百夫长的那把给
田蚡丞相要去了,这两把是十夫长的,作工差点,给两位兄弟当见面礼,见笑了。”

我接过刀,心想,“本来杰义就仗义,宝刀给兄弟,缴获的发簪当然送给女孩子。本来寻
常得紧。我怎么如此小气。”想到这里,顿时十分心平气和,笑道,“多谢杰义。”

大家都是西北校友,本来就意气相投。聊了西北的八卦往事,辞赋风骚都十分尽兴。白兰
再次带过来一瓶大宛葡萄佳酿,大家一起分享。

杰义吩咐酒楼的小二讲将酒杯换成夜光杯,朗声说道,“诗曰,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
琶马上催。红色的葡萄酒,只有倒入夜光杯中,便能显示鲜血颜色。如此饮酒,方有茹毛
饮血之大将风度。大丈夫处世当远征大漠,荡平奴寇保家卫国,痛饮敌寇之血。食君之禄
,为国为民,方是我大汉子民所为!”

林赞道,“对,匈奴杀我百姓占我国土,言而无信,就应该直捣黄龙,建功立业。”说完
一饮而尽。

“噢,”我嘴上应道,心里却颇有妒意,指着白兰的酒杯问,“白兰可没有喝葡萄酒,她
喝女孩子喜欢的梨花酒,那应该用什么酒杯?”

“嗯——”杰义想了想,“梨花酒——,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青色的旗帜
趁着梨花酒,方显酒香色纯。那喝这梨花酒,最好是用青色的翡翠咯。”

“呵呵,”白兰笑了,“行军打仗,想不到你这些文采风骚一点也没落下。是不是还是熬
夜读书。”

“没有,”杰义摆摆手,“晚上练兵后在军营里,也无聊得紧,只好看书解闷……”

“要不明天去骑马吧,今天皓月当空,明天天气应该不错,”白兰的大眼睛望着杰义,睫
毛微颤。

“不行,陈希明天一早要去朝廷去拿定襄太守的印玺,还要办理手续,他路不熟,我要陪
他去。”杰义摇摇头。

“不如我们去吧。”我赶紧接着,“木兰围场那边景色不错。”

“还是等下次大家一起去吧,”白兰大方的笑笑,“人少了没意思,去病,你说呢?”

“都是兄弟不好,让大家没玩好,”陈希表示歉意,“什么时候到了定襄,兄弟作东,再
来痛饮三杯!”

陈希第二天就去了定襄当太守了。当时也没在意这哥们,却不知道他居然成了元朔七年的
年度大汉风云人物。当时匈奴的附庸国康居辅助匈奴和我大汉作战。对方战将是康居公主
,长得贼漂亮,武功精湛,我大汉西北朔方郡诸将莫有能敌——估计他们还处在原始母系
社会阶段,养个这么彪悍的女儿。后来陈希领兵拒之,一战而大破之。后来考虑到朝廷“
建立抗匈统一阵线”的大方针。陈希居然单刀赴会,去康居营中晓以大义,说服康居王联
合大汉。当时陈帅哥在一堆虎狼之士面前气定神闲,舌战群狼,分别从经济政治文化的角
度阐述了和大汉结交的三大利好,然后举例说明了匈奴那边背信弃义居心叵测心怀不轨。
结果和谈成了还意外走了一次桃花运。康居公主对陈帅哥十分仰慕,竭力说服父王接受和
谈并要求嫁给陈希。皇帝陛下极度赞成,封陈希为“定襄候”,勒令他娶康居公主为妻。
本来陈希可以像司马相如那样爱情事业双丰收,可惜陈希有个如胶似漆的女朋友,谈了很
多年,那感情就像后来的大汉发行的货币“人民币”那么坚挺。陈希也很顽固,不知道“
二女共事一夫”的变通。陈希居然上书皇帝说和谈结婚是两码事,于是坚持不受封侯,拒
绝娶对方公主。结果上书被驳回,而他女朋友为了他的前程离他而去。结果结婚那天,陈
希喝多了,回家对康居公主说了一句我不要你你滚蛋,然后倒头就睡了。少数民族  的  姑
娘估计大
多是直肠子,没有受过什么爱情教育,不懂得感情可以慢慢培养的硬道理,结果一咬牙一
闭眼直接拿宝剑抹了脖子。康居国王一看宝贝女儿没了,立刻撕毁合约,再次全面倒向了
匈奴。皇帝陛下龙颜大怒,陈希侯爵没了,做官也一下从太守变成了亭长。后来有一次去
陈希家吃饭,酒远不是好酒,家具也远离豪华,却看到他们夫妻两口子神仙眷属其乐融融
,我当时把他老婆我弟妹敬的酒一饮而尽,对陈希说,兄弟你才真他妈是个爷们!

有其父必有其子。若干年后,陈希的儿子陈汤带着四万人马,扫荡郅支城,说下了这样的
豪言壮语,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扯远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
常忆枫林遗恨过,
寄托天下几度磨。
激情虽挫骨犹在,
酬勤天道终补拙。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99.140.243.*]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没钱了来找我,让我告诉你没钱的日子,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