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yunzai (乱云公子), 信区: Emprise
标  题: 《蜀龟鉴》第二章 竹林 (1)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Sep 21 10:25:27 2008)

    若要说此时何处最幽静,无须说杨少红栖住的竹楼要数第一,竹楼四围皆被翠竹封住
,与世隔绝。竹气弥空,嗅之使人顿感清爽。
    天下最能享受的人是杨少红,躺在床上,枕边搁着几壶酒,想睁眼就睁眼,反正闭上
眼睛,酒照样可以流进嘴里,流进鼻子不敢保证,但至少不会流进眼里,因为他的眼睛是
闭着的。
    天下最有能耐享受的人还是杨少红,满江湖有那么多人在找他,他却仍可以在此处高
枕无忧,赏竹听水饮酒睡觉。
    天下最有追求的人也是杨少红,只有他能处江湖而抛开江湖,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
别人追求名利金钱权利美色,而他却只追求生活,一种世人都能过而却没有过的生活,舒
适典雅轻松自在自由洒脱的生活。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比得上他,杨少红。
    杨少红也是个人,但他高于一般的人,他的思想,他的际遇,他的为人,也加上他的
慧根。
    但他也是个平凡的人,他也需要五谷杂粮来维持生命,他长得与常人没有区别,唯一
的区别就是他的眼珠子是绿色的,仅此而已。他也离不开酒,他也天生懒惰,一个喝酒不
想睁眼的人,实在勤快不到哪儿去。他也有男性的冲动,一个脱光衣服的女子,在他面前
不能不说他不会动心。他有情人,而且不止一个,尽管都是情人找他的。
    这样看来似乎杨少红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至少是个很幸运的人,很幸福的人,很无忧
无虑的人。

    然而现在似乎不是的。
    竹楼旁边是竹林,一片很大的竹林,平时这里是鸟儿的天堂,它们可以在里面纵情的
捉迷藏,外面的天空尽管可以让它们自由的飞翔,但却不能给它们生命的保障,而竹林里
可以做到这一点,所以它们一般不会飞出去的。
    现在的情况却发生了变化,它们宁愿成为竹林外猎人的猎物,也不愿意呆在竹林里。
竹林中的鸟如遇天敌哗然而飞,惊恐地纷纷冲出林中。
    三行翠竹从林外至楼前齐然倒下,六个人和一顶华丽的轿子如离弦之箭猝然而至。
    不!更确切的说,是六个或者七个,因为华丽的轿子中不知还有没有人。
    再看倒下的竹子,如经利器一挥而斩,皆离地面三寸有许,但是来者并没有带兵器。
带没有带含铁的东西,就不知道了。
    一抹杀气顿生小楼四围。
    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会警觉起来,提起一百二十个心来观察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
    这个“任何人”没有包括杨少红。
    杨少红就是杨少红,在杀气满空的此时竟连眼睛睁也不睁,只是缓缓放下手中酒,反
正酒也喝饱了,人困了,而且他也很大度,只要别人不拿东西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就不
了。至少此时没有。
    再说,这竹楼也不是自己所建,自己可以来,别人就不能来了?
    他就索性翻了个身睡自己的觉。
    说杨少红懒一点都不过分,他有时候懒得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管,比如说现在,在
这杀气四起的情况下,他还可以安心的睡自己的觉。
    难道他不要命了?
    不然!
    杨少红是个爱惜生命的人,不然当年他也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受“平明送
客”楚山孤的“双分暗幕、平明山孤”一剑。
    但是他更喜欢睡觉,有时候睡觉的确是件任何人都无法拒接的享受。
    所以杨少红还睡着,在这杀气充满竹楼的氛围下。
    那来人中一老者双手负背站在轿子前面,看着这一切,嘴角边掠过一丝诡秘之笑。
    一般一个人不对另一个先开口,那么另一个如果不笨的话他也不会冒然开口对这个人
说话。老者是个不太笨的人,所以他没有向杨少红开口。
    老者不开口,就这么站着,所以来的其他人也都站着,不开口。
    显然来的几个人中老者的身份最高。
    半柱香过去了,杨少红还在睡。
    来的其他人,就这样笔挺的站了半柱香的功夫,他们不敢动,也不想动,尽管站着没
有躺着舒服。
    一柱香过去了,杨少红还是睡着,似乎还睡的很香。
    看来江湖传闻没有错,杨少红除了酒和女人外,他最喜欢的就是睡觉了。
    那老者摇了摇头,看了看他的左手,当然他也有右手,不过左手特别一点而已。
    那是一只长满老茧的手,和山中农夫的手没有什么分别。
    但还是有分别,他的这只手,至少不是用来砍柴劈柴的,而是用来管家持家的,管的
当然是百里歩寺的家,持的当然也是百里步寺的家。
    只要在江湖上行走的人,没有一个不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百里步寺,一个传奇,一
个活着的传奇。
    他还是看着他的那只左手,他的手除了管家持家外,也偶尔会干干别的事,比如说人
。他杀的人不多,因为江湖中没有几个值得他杀的人,至少没有几个值得他出左手杀的人


    在世间要找几个人,很难,如海底捞针。
    但有时却又很容易,就像现在,杨少红就是那老者要找的几人中的一个。
    当我们说一个人幸运的时候,就表明另一个处在不幸的时候。
    现在应该是说那老者幸运呢?还是应该说杨少红不幸呢?
    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现在老者心里比杨少红要高兴,因为他找到了他要找之人。
    他找的人就是杨少红,就是这个在他面前能若无其事睡觉的人。
    老者左手终于动了一下,其实也没有动,只是无名指向上翘了一下,很难被发觉,但
还是被人发觉了。
    猛地,负轿四人各自手中闪出一根绳索,奔向竹楼的四方,行动如电,四个铁钩勾住
竹楼四方之墙。与此同时,轿后约四十来岁的铁彪汉子双脚蹬地,一个飞旋,已至小楼顶
部。
杨少红还是悠闲闭着眼睛睡他的觉。
    老者又笑了,但这次不是诡秘之笑,却是无奈之笑,只好又轻轻地看了一下他那与众
不同却又很平凡的无名指。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动作,能发挥极大的作用,比如一只蝴蝶在塞外轻轻的挥动一下它
的翅膀,也许就会在江南形成见人灭人见物摧物的飓风。
    那老者无名指这轻轻的一翘,起到了飓风一般的效果。
    只听竹子爆破之声,小楼顶部被那铁彪汉子凭空拔起,竹墙亦被同时拉到,林中群鸟
惊飞而起。
    杨少红仍躺在床上,睁开双目,伸手提起一壶酒,正欲往口中灌,突“砰吱”一声,
酒壶破了一洞。他不忙地使那洞朝向口,又“砰吱”一声,再是一洞,他准备换一壶,却
发现床头几壶酒都不停地往外流,只好坐起来,双目游视着楼下潺潺流水。
    那老者仍面带笑容,缓缓地走上竹楼,跟着杨少红的目光,道:杨少红就是杨少红,
天下绝无也不可能有第二个杨少红,如此看来大家没有说错:天下最有耐性的是杨少红,
天下最能让别人先开口的也是杨少红。
    杨少红满脸无可奈何道:客至主人家,主人应尽一切能力贵待客人,即使客人有拆房
子的癖好,主人又岂可阻挡?
    那老者道:我好像是这样的客人。
    杨少红看了看那老者道:你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有个人一定是这样的人,
百里步寺的管家衣成古。
    衣成古,就是那老者,百里剑阁的管家。
    吴宫花草藏幽愤,晋代朝衣成古丘。
    怎么看眼前的老者也不想江湖中传闻的武林四大世家之首百里剑阁的管家衣成古。
    一身灰色土气的长袍,驼背,短须,黑白参半头发,粗糙起满老茧的双手。
    但他的确是衣成古,名副其实的衣成古,绝无有二的衣成古。
    有多少江湖奇人异士混迹于草莽之中,不仔细看,他们与寻常百姓没有什么区别。
    真正的英雄是能出得了江湖的也隐得了江湖的人。
    衣成古没有什么事情做的时候,也会去扫扫庭院,修修泥墙,完全就是一个护院。
    但衣成古主要的工作还是管家,管百里剑阁。
    百里剑阁、南宫望族、司马山庄、公孙花楼并称当时武林四大世家。
    衣成古朗朗大笑,接着杨少红的话说:很幸运我就是衣成古。
    杨少红从床下拿了一壶酒,他不在说话,因为人只有一张口,当那张口在做别的事时
,就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说话了。
    他在用他的口喝酒。
    衣成古也从床下拿了一壶酒,也仰头就喝,喝的酒汁四溅。
    杨少红口不离酒的惊奇的看着衣成古,看着他急切的喝着酒,更确切的说,是看他急
切的道者酒。
    杨少红道:你什么时候能改掉喝酒不浪费的习惯?
    衣成古道:在喝揽月香的时候。
    衣成古在喝酒,却也在说话,他也只有一口。当然他不可能一口两用,他的口也没有
两用,他的口只在喝酒,没有说话。
    那声音从哪儿从来的呢?
    从腹部,声音是从衣成古的腹中发出来的。
    腹语,只有内功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人,才可气运丹田,语从腹发。
    不可否定,衣成古就是这样的人。
    杨少红道:你从芜湖跑到鹰潭就是为了拆这小楼?
    衣成古道:我如果回答不是,你一定不会相信,那我就说是。
    有时候坦白比抗拒要有用得多,至少在杨少红面前是这样。
    衣成古也是一个不喜欢故弄玄虚的人,杨少红相信这一点,所以他说:我相信。
    衣成古对这种结果很满意,道:相信就好。
    杨少红问:为什么?
    他问“为什么”不是问衣成古为什么说“相信就好”,而是问为什么要来拆这竹楼。

    衣成古当然知道他问的什么,道:不为什么,只是如果不拆这竹楼,恐怕你以后没有
安稳日子过。
    杨少红一脸狐疑,道:哦?
    衣成古指着那四十来岁的铁彪汉子,道:刚才他的一招“凭空拔物”怎么样?
    杨少红打了个哈欠,道: 太行山上,曾出现一个独行大盗,臂力无穷,喜拔别人房顶
而入室盗窃,人称“双臂大盗”。五年前,在保定入齐王府盗王府之宝水晶壶而遭落墨斋
五墨之五清墨追捕,于南天崖一战,葬身崖下,没想到却被你百里剑阁收下。
    衣成古道:他虽不是什么仁义快侠,但也不是什么十恶巨魔,百里剑阁就是喜欢这样
的家丁。
    他又指了指那四个轿夫,问:他们如何?
    杨少红看了看他们,道:他们我不认识。
    衣成古默许而笑:这个江湖中竟还有杨少红不认识的人。
    杨少红道:我也不是阴阳王,何必要成江湖百晓生。
    衣成古道:任何如果想过上安稳的日子,就不能得罪他们。如果从今以后每天都有这
样的人来找你,你说你还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杨少红苦笑道:我想不能!但我没有得罪他们,何必怕他们来找我呢?
    衣成古又是诡秘一笑,道:如果我不拆这竹楼,也许你会。
    杨少红又提起一壶酒只往嘴里倒,他就是想不通,自己倒了什么酶,最近也没有和小
小神他们在一起染上晦气,怎么就惹上了这些无赖。
    无赖,就是别人没有惹他,他却来找你麻烦的人。
    衣成古接着说:这楼不拆,你就不会离开这里;你不离开这里,你不能保一次镖;你
不保一次镖,你就会得罪一个人;你得罪一个人,你就会得罪他们。
    杨少红道:我好像很久没有到百里剑阁了。
    所以我们来找你。衣成古仍然笑着。
    杨少红又是一脸狐疑:找我?
    衣成古道:是。
    杨少红指了指那顶华丽的轿子,道:那么,那顶轿子就是来接我?
    衣成古摇了摇头,道:非也!而是送给你,不!更确切的说是里面的东西自己要送给
你。当然如果你对这顶轿子也感兴趣的话,你尽可留下。
    杨少红笑道:什么东西如此珍贵,竟要用百里剑阁的轿子送来,还有百里剑阁的第一
管家护送。
    衣成古道:要我护送,说明我还行,至少说江湖中我还不是太老。
    杨少红双目直逼衣成古,好像不相信他的耳朵,能让衣成古说出这样话的事不多。试
想一个阴阳王《蜀龟鉴》里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就如同杨少红不喝酒一样可能性很小。

    但衣成古还是说了,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所以也许有一天杨少红也会
不喝酒。
    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没有绝对的事。
    衣成古虽然老了,但江湖上没有几个人会觉得他老,因为根本一个都不会。
    这个世上很少没有双耳的人,虽然聋子比较多。
    只有有双耳且不是聋子的人,就不会没有听说三十三年前月圆中秋之夜泰山那一场决
战。


--
不是文人/喜欢写作是我的悲哀//是文人/不会写作是社会的悲哀。
其实文人和妓女差不多/只是文人用笔杆子满足人/而妓女用生殖器满足人罢了。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0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连名牌都不认识几个,有时候,别人在炫富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