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annycc (wannycc), 信区: Story
标  题: 珞珈山的灵魂们(2)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Oct  4 17:12:22 2008)

连载:珞珈山的灵魂们(1)见http://bbs.whu.edu.cn/bbstcon.php?board=Story&gid=1
105525376

彭富春——直线的清晰,圆环的完满
    彭富春是李泽厚的弟子,这也是我最初渴望走近他的原因。但事实上,彭与李研究美
学的套路并不相同。彭的无原则批判体系是自己独有的,他以兼通中西的学识把技、欲、
道作为借读中国哲学思想的三个关键点。彭在德国留学时师承比梅尔,比梅尔是研究海德
格尔的大家,而彭相关于海德格尔思想的博士论文,在整个学界评价颇高。我是学习城市
和建筑的,对于海德格尔尤感亲切,也因此对彭富春老师有了更多的期待。
    彭的思想和思维方式的确带有很多海氏的影子,但他一直以来并不专门讲海德格尔,
只为研究生讲授算是基础课的哲学问题方法导论。坦率地讲,对于很多非常优秀的老师而
言,年复一年的讲课并不会补充太多的新东西,比如李工真和赵林,他们的确不需讲稿,
因为早已经背诵下来。彭富春不同次开课的大体思路也是相同的,但细节仍会有很多改变
或补充。他是一个对现实生活很敏感、能把很多信息通过专业思维容纳进自己授课思路的
人。尽管他已不再完全专心致志的做学术,但他一直对此领域保持充分的关注,并在不断
阅读新著和重读经典中,把很多新的内容带给倾听者。后来他又新增了为本科生开的美学
概论,直到上学期,他终于以专题的方式开讲了我等待了三年的海德格尔晚期美学思想。

    彭富春是特别强调思路的一位老师。无论讲什么,他都会不断的去强调他的主线,并
以最醒目的方式为学生标明思想的每一个站点。而且你会发现,他任何一门课程下来,所
有内容不仅脉络分明,而且首尾相接,完满如同圆环。他似乎继承了海氏思维最具魅力的
地方:用自己特有的思想方式开展一条清晰的线,一切都围绕最初确定的那个中心,不紧
不慢地为所研究对象刻画出自身的边界,最后围合成一个饱满的圆。而这个边界明晰的圆
的最伟大之处,是它使得圆以外的一切都能够为我所用,因此而容纳了所有思想以及整个
世界。彭的讲述便是如此。听他的课是那样清楚明白,思想是那样澄明,精神是那样愉悦
。他的课是我大学生活最不愿错过的东西。在山青水美的武大读书,你可以错失甜美的爱
情,亦可以错过丰盛的活动,但彭富春真的不容错过。
    然而在时间上,彭富春并不是一个足够慷慨的教师。他下课的时间永远那么精确,永
远不会超出一分钟。他并不像赵林老师那样对所有学生都给予最大的热情和重视,赵林老
师是绝对不会找人代课或者代批的。但彭富春挂名的公选课他基本不会出现,而由其研究
生代劳,原先的本科生专业课也是其他老师来带。于是有这样的场景:几个慕名而来的学
生在彭富春公选课上竞猜讲台附近的三个教师模样的人究竟哪个才是彭富春,但他们都错
了——真正的彭富春根本没有来。彭就是这样,或许他并不以为那样的精力付出称得上明
智。彭也很少接受讲座的邀请,除非达到一定的级别,比如湖北省这样。彭是低调的,所
以他在武大并不算有名气;但同时也“派头十足”,因为他并不看重拘囿在一所大学内的
名气。
    也因此,我从未认为彭富春是一个很有亲切感的人。他甚至是我知道的唯一一位不愿
在课堂上公开自己手机号的老师。直到有一次我为自己有关后现代政治哲学的毕业论文向
他请教。那时他的课已经结了,只能以邮件或电话联络。我在仅确定了主题的情况下便贸
然烦扰,我也向他表示了我的忐忑,担心大家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上连最基础的对话的平
台都没有。但他却以十分和蔼的口吻消除了我的担忧,并给出了我当时可以理解的他的建
议,同时推荐了一些参考书目,让我看看再说。坦白而言,我并不是他名正言顺的学生,
他对我并无辅导的责任。但他很宽和的接受了我这个额外的麻烦。他甚至表现出令我惊讶
的细心之处,比如突然在电话中问我,你的手机接听收费吗,告诉我你的宿舍电话,我打
过去。记得他常在课上抱怨自己的学生不怎么爱请教的,感谢他很慷慨的把他为人师的心
愿分了一部分给我。同样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已经提前说好我会在他参加博士论文答辩
的时候把我的提纲拿去给他看。但那几天我们一直在昏天昏地地赶图,那日下午我完全忘
记了时间。突然收到彭老师的短信:答辩快结束了,是否还来?我顿时慌了手脚,赶紧从
一堆设计图纸爬出来,重抄了一遍提纲,洗漱一下,翻出一身干净衣服穿上奔去哲学院。
直到现在我都记得接到短信时候的惊讶,并不是因为内容,仅仅是因为方式:对于我们而言
短信息?
且恢制胀ǖ南执绶绞剑优砝鲜δ抢锓⒊隼矗慈梦揖醯枚嗌儆械愎值那浊泻秃
笙执恕?
    在我请教彭富春老师政治学与哲学交叉领域的时候,他总说自己对政治不怎么感兴趣
,但我始终认为彭是我认识的最适合从政的一位教授。彭富春有着那种能够接受一切现实
事件的雍容。他以一种极度透彻和冷峻的视角看待世界和历史。我常会为一些思想或事实
感到焦虑,尤其是那些解构性的。但他不会,他总能保持中立地去解读,而情绪丝毫不被
其左右。而且他至少在表面上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相信社会拥有向上的力量。他对养生和
生活情趣的重视,让他又能长期保持身心轻松的能力。我以为这样的人是适合从政的人,
有适应环境的智慧和改变环境的能量。我曾一度认为彭的人生哲学是庄子式的——以出世
而入世。了解同一的道体,善于把握知机,赞同适当的用世,认为道需行之而成。
    我是并不反对学者议政或从政的。彭富春一直以来也的确是两栖于学界和政界。低调
谨慎的人往往有着更大的政治抱负。我想我们的体制需要这样的人:更开放的、更有制度
建构能力的、拥有更高的价值理念的。所以,与其对此提出质疑,不若真诚祝愿他吧。愿
他做政治同样能如在学术上那般清晰而完满。


王三山——审美华夏的胡子先生
    和很多同学一样,我通过选修课而得知王三山老师。他应当是武大开公选课最多的老
师。个人以为,他的中国艺术精神和中国文化概论讲的相当好,充满美感和灵感。其他课
则较之逊色。他年龄其实并不老,体态也较宽幅,但却很有夫子气质:传统样式的衣着,
长胡子飘飘,手摇一把折扇,讲起话来摇头晃脑。先生讲课有两大特点:一是竖着写板书
,算是对传统形式的沿用;二是每次都要搬一摞的推荐书籍,常是旧而泛黄的,一本一本
的向我们介绍。听王三山讲课总让我联想到辜鸿铭,想必作为张之洞幕僚的他,在当年的
自强学堂教书,也应当有着与众不同的风范吧。
    我想王三山先生的时代背景应当至少要在民国,对学生要求严厉,及其维护师道尊严
,甚至有一点可爱的迂腐。记得有一次在课堂上有两位女同学中途离场,他突然停止了讲
课,从讲台上左右来回踱步,口中念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长叹了一口气后使劲扇着
折扇,不停摇头,并不断自言自语:不妥,实在不妥!过了好一阵才消了气。从此再无人
敢在他课上走掉。如今的教师总是以给予学生最大自由来标榜自己的开明,作为学生的我
们对迟到、早退、翘课更是习以为常到麻木,于是对课堂纪律这么较真儿的老师更显得质
朴和难能可贵。但有一次例外,那是刚好遇上彭富春老师的讲座,王先生说碰上彭老师讲
座十分难得,说了很多推荐的话,并鼓动我们逃他的课去听彭老师。可见他的认真从未影
响过他的气度。
关于王三山先生的认真可以搜罗出许多趣闻。某次课上用到一首长诗,他把自己事先毛笔
书写好的诗作挂出来,很大一幅,龙飞凤舞。放学时有学生过来小心翼翼的询问可否把此
幅书法送给他。先生以非常快速的反应和非常响亮的声音回答:当然不行!这么坚决的拒
绝让所有在场同学都大吃一惊。然而他又说:这是我为了讲课临时写的,太差了,怎么能
赠人呢?他又打量了下那幅字:实在是太差,送给你太丢人,待我有时间重新认真写一幅
,装裱工整,下次再给你带来。那位同学真是感激涕零。王三山先生确实就是那么严格固
执又心直口快。还有一次是在为中央电视台录制节目,几个老师一起探讨有关建筑和文化
的话题,大概是遇到了意见不合吧,我们先是听到争辩然后就听见先生大声嚷嚷起来,直
到最后都能感觉出他言语中的不快。
    但先生终究是宽厚平和、乐于助人的。如此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不可能不如此。曾
有我的一位舍友为她老家的乡族设计类似祠堂那样的祭祀活动场所,想向他求得一幅合适
的对联。王三山先生仔细的询问了乡村和家族的历史背景,并在考虑了一个星期后给出了
他的对子。在此过程中,恰巧遇上他的手机号变更,他还专门电话过来,怕是这位同学万
一着急联系他不上。
    我常担心先生会因过于因循传统而跟不上时代步伐而感到不适应。很多事也证实了他
的坚守的确是艰难的。就再讲两个一甜一酸的小故事。某次课上他也是在自嘲不够了解时
尚,说很多新出来的明星他都不认识,然后他一本正经的说:听说最近出了个什么……什
么来?好像是个组合……他沉思几秒,恍然大悟:哦,对,四大天王!是吧,有个叫刘什
么华的。在座的所有同学直接笑疯了,我在回宿舍的路上都还在止不住的笑。如果说这可
以作为一件让人开怀一笑的趣闻的话,那么下面这个故事则有些让人难过了。在某次武大
风云才子晋级的评选典礼上,他和其余三位武大知名教授同台探讨所谓大学精神。其余几
位既有名嘴,亦有院长,还有海归人士,各个口才出众,神采飞扬。王三山先生是我校为
鲜有的仅保持本科学历的教师,亦无显耀的历史,有嘉宾甚至当场表示之前从未听说过他
。当然先生并不在乎这些外在的东西。但他在台上的确显得无所适从,一直沉默着,几乎
被晾在了一边。其实先生何必来呢?这样的选秀活动需要的是表演的欲望和技巧,这与他
朴实内敛的性格过于不符。
    对于像先生这般中国传统文化的守卫者,即便我与之在观念的有所分歧,我都能感受
到他的无比珍贵,同时渴望我们的时代能够尽力去维护这份珍贵。愿他长久保持和令他陶
醉的中华艺术与文化一样的,和谐、优美、动人。


赵林——追问悲剧的快乐者
    与我所讲述的其他老师相比,赵林老师大概是在武大学子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个教授
西方哲学的老师,居然受到一所大学学生的普遍追捧,这是一个颇具安慰感的事实。即便
是他的西哲史专业课,硕大的教室也是挤得满满当当,简直就像是公选课的场面。有时赵
林老师只得告劝说一般同学不需了解的那么专业,还是去听通识课程比较适合。我与赵林
老师相交甚少,了解多是从他的课堂或一些传闻中获得。所以我并不能确保以下揣测的绝
对准确。
    赵林老师的课总是以讲哲学的无用之用开始,首先传递给你一种超越感和高贵感,并
一直用哲学思考的奇妙和快乐感染你。赵林老师声如洪钟,听他的课不用记教室,从楼门
循着声音便可找到。他讲课非常投入,甚至沉醉其中,无法容忍被打断。他非常善于拎出
各种思想的历史脉络,把前后间的联系清晰的展示出来。他喜欢背诵哲人们写下的那些美
丽的句子。有一些也是我原本就非常喜爱的,印象最深的有两个。一个是奥勒留的沉思录
中的一段:昨天是一点点粘液的东西,明天就将成为木乃伊或灰尘。那么就请自然地通过
这一小段时间,满意地结束你的旅行,就像一颗橄榄成熟时掉落一样,感激产生它的自然
,谢谢它生于其上的树木。美极了。还有一个是海涅用无比文学化的方式描述德国古典哲
学时的一段,有点长,大意是说康德如何手持纯粹理性批判的利剑冲进天堂杀死上帝和天
使,又如何回头看到他忠实的仆人老兰培——善良的人理应有希望幸福的权利——于是他
又用实践理性批判把已被杀死的上帝复活。原文亦是美而贴切。赵林老师很喜欢背诵这样
的句子,让你深深感受到他学习哲学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他还喜欢讲故事,西方历史
中的趣闻,哲学家的轶事。听起来非常有意思,难怪大家会被吸引。
    我一直都认为,赵林老师的性格中充满了罗马人那种纵情和无畏的气质。有一次偶遇
见身着运动服肩背旅行包的他,年轻而勇猛。课间常常看到他躲在外面楼道中吸烟,被撞
见时几乎是莞尔一笑,样子十分可爱。他曾和邓晓芒、彭富春一起写过一篇笔伐学术腐败
的檄文,公开揭露自己身边的一位学界泰斗级人物的学术丑闻是需要非凡的勇气和排除巨
大的阻力的。去年赵林老师曾差点儿离开武大去往厦大,当时已经到了已接受厦大邀请并
公开表示去意已决的程度,然而最终还是被挽留下来。当然这背后还牵扯了很多的故事,
对此各方也有不同态度的评价。但平心而论,一个能够为自己的学术利益而同校方据理力
争的教师是尤为值得尊敬的,即便是以自己的离开作为要挟,毕竟那都是他合法的权利和
应得的荣誉。
    所以就性情而言,赵林不若邓晓芒那般充满了与世无争的淡泊,或许邓的心态更为平
和和纯粹。然而对此邓晓芒却会自我批判,他说自己确实是什么都不想争也没有争,但最
后仍旧什么都得到了。可实际上那种不争却多少带有策略的味道,是老庄哲学教给后人极
为滑头的处世之道。人是应当有所固执的,并不应当全不在乎,很多价值值得去争取、去
维护。若是由此来看,赵林老师的无畏便多了很多正直而非利欲的色彩。
    赵林老师的确不会去做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他讲话的语调和神态都充满着世俗的狂
欢的意味。他会接受商业性质的讲座的邀请,会看重签名售书的场面,重视来自官方的荣
誉,需要得到体制内的保证。但在我眼里,这些不过是人性所应当坦承的真实,并不影响
他的人格中那份完整而朴实的尊严。然而我仍选择用下面这段话作为对赵林老师回忆的结
尾,同样来自那个忧郁的帝王奥勒留,这段文字也是他所熟知的:
    属于身体的一切只是一道激流,属于灵魂的只是一个梦幻,生命是一场战争,一个过
客的旅居,身后的名声也迅速落入忘川。


杜乃林——视数学为宗教的信徒
    如果没有亲自听杜乃林老师的课,我也绝不会相信会有人把高等数学教的像是在演讲
,并且煽动性丝毫不亚于邱吉尔。几乎每次课结束都会有掌声,但杜老师并不对此表现出
明显的享受和喜悦。他似乎总是陷在对数学之美的沉醉和迷恋中,似乎很久很久都会不闻
赞美、不食肉味。
    其实我对杜乃林老师几乎谈不上任何了解,然而却认为必须要记下他。我也常常听理
科的课程,不少课都极大的丰富了我的视野甚至给我的专业以启发,例如听荧光化学就曾
给激发了我在景观设计上的诸多灵感。然而能同时让我在感官和精神上同时感受到愉悦享
受的理科老师惟有杜乃林一个。
    与其说杜老师是在讲数学,到不如说他在讲科学哲学。当他讲数学归纳法,实际上是
在讲如何从有限通达无限;当他讲ZFC系统,实际上是在讲非逻辑公理那来自心灵的共同信
条;他讲运算和迭代,实际上是在讲一个体系那充满了无穷威力的动力系统;当他讲拓扑
学,实际上是在讲空间、时间和运动的神奇……他像传教士一样向我们迫切的传达他从数
学中触及的真知。如今许多公式推理什么的我早已不再记得,但那些启示、那些美却深深
地印在了我脑海里。在此我模仿欧洲中世纪基督教常用的问答传习体记录下我想象中的与
杜乃林老师的对话片段:
    什么是存在?存在是从0走到了1。什么是区分?区分是1见到了2。那么无限呢?无限
是我告诉你N,你便想到N+1。
    什么是朴素?朴素是康托的集合论和弗雷格的谓词逻辑的集合论语言。什么叫连通?
(R, ≦,+,-)构成的完备实数系就叫连通。什么是包容?包容就是空间那种无定形的、
松弛的形式,没有任何刚性,能适应于每一个事物。那么什么又是完美?欧拉公式eiπ+1
=0就是完美。
    什么是不幸?不幸是数学史上牛顿和莱布尼茨有关微积分发明权的争论。什么是侮辱
?把数学规约于逻辑叫做侮辱。什么是无奈?无奈是罗素和怀特海写下了巨著《数学原理
》解决了培里悖论,但数学家嫌弃太复杂而不愿使用。那什么叫打击?打击就是如果坚信
有理数系十分完备的毕达哥拉斯亲自发现了根号二的存在。
什么是约定?时间的概念就是约定。什么是信仰?数学就是信仰,也是唯一的全人类宗教
。什么叫直觉?直觉就是所有数学分支都选择置于不知是否真正相容的ZFC系统之上。什么
叫悖论?悖论是作为最讲理的数学的起点(归纳法)却是最不讲理的。什么又是心灵?心
灵就是发现非逻辑公理的那股神秘的力量……
    是的,杜乃林老师的讲课就是这样,能在纷繁的公式和复杂的逻辑中展示出最简洁和
深刻的哲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数学的基础——所有的公理和假设都可信可不信,它
们只不过是数学家们共同的信条。但正是它们,不是逻辑的而是非逻辑的,才是真正的数
学,在不知道为什么的情况下就知道是什么才是数学的感觉和源泉。那么,这感觉和源泉
从何而来呢?答曰心灵。我觉得杜老师对数学归纳原理的讲解简直棒极了:有限个三段论
所断言的都是逻辑的必然,无限个三段论断定的只能是数学的必然。一旦一个动作开始,
我们便能设想它无穷次的重复,这只能是心灵的力量。
    把数学归结于心灵的力量,这足矣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我想这应该就是康托尔所说
的绝对自由的学科的含义吧。是啊,自由不就是没有所需依附的坚实基础吗,否则自由又
怎么能够称之为自由呢?而数学自我构建的能量,与自由那种自我立法的能力不也同样相
像吗?
我以后接触理论数学的机会大概是不会太多了。但杜乃林老师传达给我的数学的精神,那
种直面悖论、追求卓越的力量,将给我持久的激励。


--
我看着你,慢慢的,两两相忘~~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18.197.159.*]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2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To be a princess, you have to believe that you are a princess. You've got to walk the way you think a princess would walk. So, you gotta think tall; you gotta smile, wave, and just have 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