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yunzai (乱云公子), 信区: Emprise
标  题: 《蜀龟鉴》第二章 竹林(3)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Oct 11 14:22:45 2008)

    在像幽幽这样的女人面前,即使女人不去勾引男人,男人也会想尽千方万发使女人投
怀送抱,有时候甚至不惜利用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强奸——来达到目的。现在这样的
女人还主动的春光投引,哪个男人可以拒绝,哪个男人可以放过,哪个男人会无动于衷?

没有人会!
    没有男人会!
    但是杨少红却拒绝了,他站在那儿看着幽幽自送丹唇而无奈的笑着。
    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春色荡漾的诱惑他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不可能没有一股原始的冲动想从下体喷出。
    但是他吃过一次亏,而且还是刚刚吃的,杨少红再怎么健忘也不会这么没有记性,自
己不了解的东西千万不要随便的去碰,否则就会麻烦缠身,甚至是丢了性命。
    尽管杨少红和幽幽已经谈了一会儿,但是仅仅只是谈了一会儿,对她毫无理解,只知
道她叫幽幽,清幽的幽,也是幽鬼的幽,芜湖说书李先生的孙女,而且这也许还是假的,
其他一无所知。
    而且还有很多事情缠绕着他,首先,幽幽来这里为什么要百里剑阁的人送,而且是衣
成古都护,她们是什么关系;其次,为什么刚才衣成古在的时候那么久,幽幽可以呆在轿
子里一直不出声,而且一点也没有动,知道自己要走的时候才动,任何一个没有穿衣服的
女人不可能有如此的定力;再者,为什么轿子上装有柳叶箭,一种置人于死地的暗算;还
有,幽幽为什么要赤裸裸的坐在轿子里,而且还愿意把女人最隐蔽的私处暴露无遗;最后
标  题: 《蜀龟鉴》第二章 竹林(3)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Oct 11 14:22:45 2008)

    在像幽幽这样的女人面前,即使女人不去勾引男人,男人也会想尽千方万发使女人投
怀送抱,有时候甚至不惜利用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强奸——来达到目的。现在这样的
女人还主动的春光投引,哪个男人可以拒绝,哪个男人可以放过,哪个男人会无动于衷?

没有人会!
    没有男人会!
    但是杨少红却拒绝了,他站在那儿看着幽幽自送丹唇而无奈的笑着。
    他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春色荡漾的诱惑他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
,不可能没有一股原始的冲动想从下体喷出。
    但是他吃过一次亏,而且还是刚刚吃的,杨少红再怎么健忘也不会这么没有记性,自
己不了解的东西千万不要随便的去碰,否则就会麻烦缠身,甚至是丢了性命。
    尽管杨少红和幽幽已经谈了一会儿,但是仅仅只是谈了一会儿,对她毫无理解,只知
道她叫幽幽,清幽的幽,也是幽鬼的幽,芜湖说书李先生的孙女,而且这也许还是假的,
其他一无所知。
    而且还有很多事情缠绕着他,首先,幽幽来这里为什么要百里剑阁的人送,而且是衣
成古都护,她们是什么关系;其次,为什么刚才衣成古在的时候那么久,幽幽可以呆在轿
子里一直不出声,而且一点也没有动,知道自己要走的时候才动,任何一个没有穿衣服的
女人不可能有如此的定力;再者,为什么轿子上装有柳叶箭,一种置人于死地的暗算;还
有,幽幽为什么要赤裸裸的坐在轿子里,而且还愿意把女人最隐蔽的私处暴露无遗;最后
,她为什么不自己出来,而非要我打开帘子。
    所以杨少红还不敢轻举妄动,尽管他很想知道那是什么口信,谁带来的。
    幽幽感觉有点沉不住了,说:杨少红还有怕的时候?
    杨少红说: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每个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我为什么不爱惜呢?
    你怕我再出怪招对付你?
    被蛇咬过的人,一般十年都会怕线状物;一个上过当人,当然要时时刻刻的注意自己
的行动。
    幽幽说:我相信你现在心里一定有很多疑问,而且最想知道的就是我口中的口信,但
如果你不照我的要求去做,你是不会知道答案的。当然你可以采取非常的手段,比如说用
你的妙手,当我还是可以肯定的说,你不会得到答案的。
    杨少红微微的笑着,说:我别无他法!
    你没有。
    我真的没有。
    你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杨少红说,你既然说的这么肯定,我想那是真的没有余地了。现在我来兴
趣了,对你口中的口信感兴趣了,尽管这项获取有难度,但是我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我
倒赌一次,虽然这次的赌注很大。
    这个世界上很多人喜欢赌,很多人赌的时候下的赌注也很大,手里的全部银子,家里
的全部金子,一个人的全部身家,或者妻儿老小,祖产,手脚,但却很少人拿命来赌,因
为这个赌注实在太大了。
    这个世界上什么最珍贵?
    是命!有命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和发生,没有命后,再好的事情也轮不到死人的头上来

    所以杨少红这次下的赌注是很大,他在冒险。

    很明显杨少红是个喜欢冒险的人。
    一个女人身上有很多地方可以引起男人的性欲,而最能引起男人性欲的不是女人最直
接的私处,而是某些具有挑逗、诱惑、勾引的部位,烈火朱唇无疑是一个调情的部位,能
把男人挑逗得性忍难耐。
    杨少红是男人,所以他也快坚持不住了,所以他递上他自己的嘴唇,一个不知道有多
少酒从那儿流进去的嘴唇,等着它的另外一个是让男人只愿一亲芳泽死而无憾的皓齿丹唇

    如此的朱唇再配上绝色的脸蛋,任何男人在实际接触时都会由衷的高兴,而且要内心
的喜悦会洋溢在脸上,显得如痴如醉,但杨少红没有。
    至少现在没有。
    不但没有,而且还有相反的表情
    ——痛苦,脸上的笑容凝固。
    ——吃惊,眼睛挣大得如牛眼。
    ——后悔。
    杨少红很后悔,他冒的险太大了。
    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冒险,那么他一定会很小心,杨少红也不例外。
    一口针,一口在针尖带有倒钩的针,从幽幽的嘴里射向杨少红的嘴里,在杨少红还没
有来得急感受幽幽那性感得会要人命的嘴唇时,这口针已经发动了。
    杨少红来不及思索就要紧了牙齿,幸好他的牙齿很整齐,没有什么孔隙,否则就是这
小小的孔隙就会要了杨少红的命。
    针的力道很大,把杨少红牙齿都震得生生作痛。
    但是这个针上有谈谈的幽香,幽幽身上的香味。
    杨少红是痛苦、后悔、惊疑不定的表情。
    而幽幽却是高兴、得意、幸灾乐祸的笑容。
    上了一次当的人再上一次,那这个人心里一定很难受,所以杨少红决定离开这个让他
上过两次当的女人,但有些事情是不随人愿的。
    当杨少红想离开这个幽幽时,幽幽却用双臂抱住了杨少红,杨少红一个没有站稳就扑
倒在幽幽怀里,幽幽也顺势往轿子里一到,玉琢的酮体又展现在杨少红面前。
    杨少红压在幽幽身上,感觉到她胸前那两座突峰似要爆炸一样,那样的脆脆可危,却
有是那样的厚实、匀称、富有弹性、圆润、柔滑。
    杨少红把嘴中的倒钩针吐了,说:你一向都是这样给别人带口信的?
    幽幽幸灾乐祸的笑道:这是我第一次给别人捎口信,也是第一次想这样玩的尽兴。
杨少红感觉到自己要哭,这个长得如此艳丽绝伦的女人,竟然差点要了他的命,并且还说
这是在玩。杨少红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女人,但他一定想说一句话:蛇蝎美人,越漂亮
的女人,越会利用自己漂亮的本钱来释放自己的毒辣。
    幽幽没有要推开杨少红的意思,尽管一个大男人压在自己身上,自己很不轻松。
    既然幽幽没有松开双臂的意思,杨少红也没有必要强要自己离开幽幽的身体。有时候
男人总得顺从一下女人,得罪女人的男人日子一般不会好过。
    杨少红玩弄着幽幽触手即滑的长发,说:你到底是谁?
    幽幽,清幽的幽,也是幽灵的幽。芜湖说书李先生的孙女。这句话不是幽幽说的,是
从杨少红背后传来的。
    杨少红背后站着一人,一个像幽灵一样的人,一个突然飘至而杨少红竟然没有觉察到
的人。
    幽幽松开了双臂,当有第三个人在场的时候,任何一种调情都会变得很别扭。
    杨少红站起来,说:我好像不是问你的?
    衣成古说:但我知道,我们俩的答案是一样的。
    杨少红说:这个理由好像不能使人很信服。
    衣成古说:但是如果我说她已经不能亲自告诉你呢?
    杨少红不信道:她的人在这里,怎么会不亲自告诉我?
    衣成古说:一个哑巴,不管他人在不在这里,他都无法亲自告诉什么。
    杨少红睁大眼睛看着幽幽,幽幽脸上有丝丝的痛苦之色,她双手按在她的下颚下,嘴
里只能发出“嗷嗷”的声音。
    她已经成了哑巴,一个刚刚声音还很动听的女人,竟然马上变成了哑巴。
    杨少红说:那口针有哑毒的?
    衣成古说:没有!否则你现在怎么还能和我在这里说话。据我所知当一种香味和另外
一种药物相遇时,就会产生哑毒。
    杨少红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那口针上有一种谈谈的幽香,原来是一种毒的原料。
而幽幽体内早就服了一种药物了,这就是她哑了,而自己还能说话的原因。
    杨少红说:看来你们不是一伙的?
    衣成古说:不是!
    杨少红说:所以你毒哑了她。
    衣成古说:可以这么说,也不能这样说。如果如果一个人知道你的事情很多,而且又
不和你是一条路上的,你会怎么办?
     杨少红说:一个人最好知道别人的事情不要很多,否则他一般活的不会很久。
     衣成古微微而笑,说:看来你是个坏蛋,至少有时候对女人来说是个坏蛋,这样迷人
的女人,也许只有你会杀了她。我不忍让她活的不久,而又不想让她把知道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只好她成了哑巴。
     杨少红说:你到还很怜香惜玉。
     衣成古说:这一点你也许还比不上我。
     杨少红没有否认衣成古的说法,像到她他这样年龄的人,对女人一般没有什么吸引力
了,怜香惜玉的机会已经很少了,能有一次就得好好的把握。
     杨少红问:你们不是一路的,你们为什么还千里迢迢把她送到这里来?
     衣成古说:因为原来里面坐的不是她。
     杨少红很奇怪,问:刚才你不是说你不知道那?
     衣成古说:是的,我说过,就因为原先坐的不是她,我才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要
坐这顶轿子的人在一开始就没有坐进去,但是我们还是得来,所以中途里面有些什么我们
就不知道了,或者是人,或者是阿狗阿猫,或者什么都没有,就只是一定空轿子。
     杨少红说:会有人在你眼皮地下钻进这顶轿子而你不知道的?
     衣成古说:人活着尽管不是为了吃饭,但人活着却必须吃饭,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任
何一件东西钻进轿子里去,我想没有人会发觉。
     杨少红又摸了摸他没有胡须的下巴,说:那你怎么知道她是幽幽?
     衣成古说:幽幽,清幽的幽,也是幽灵的幽。芜湖说书李先生的孙女。
     杨少红不笨,知道他说这句话的意思,说:你们认识?
     衣成古说: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她经常去剑阁。
     杨少红“喔”了一生,语气中带着质疑。
     衣成古笑了笑,说:每个人在平时的生活中都难免有几个朋友,朋友之中又有一两个
无话不说的朋友,这种朋友叫做密友。就像你和小小神、花剑等人的关系一样。
     杨少红难以置信,睁大眼睛,说:幽幽是你的密友?
     衣成古看了看他的左手,说:你不相信?
     杨少红语气坚决的说:不相信!
     衣成古说:其实我也不相信我会在老来得到小姑娘的垂青。她去剑阁并不一定就是为
了我,她去找小姐,而我又是一个看门的人,所以我们能经常见面,所以我们就认识了,
但不是密友,她和小姐是密友。
      杨少红笑了,但笑得很无奈,说:你能不能一口气把话说完。
     衣成古说:我是一个管家,该说的我会说的,但别人没有问的我就绝不会说。
     杨少红说:你好像是个很小心的人。
     衣成古说:是的。干我们这一行的,都很小心。
     杨少红问: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衣成古说:因为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
     杨少红没有理他,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即使自己不问,衣成古也会说出来的。
     衣成古接着说:小姐在我临行之前对我说,幽幽姑娘欠她五千两银子,现在给两条路
杨少红走,一是替幽幽姑娘把银子给还了,二是把幽幽姑娘给娶了,银子就算了,算作你
们的结婚贺礼。
     杨少红一脸苦笑,说;幽幽欠你家小姐的银子与我何干,为什么把我扯进去?
     衣成古说:我家小姐知道你会有此一问,说,那是因为你们认识。
     杨少红说:在她们之间有债务关系时,我还不认识幽幽。
     衣成古说:我家小姐还说,将来总会认识的。
     杨少红差点被呛死了,说:没想到你家小姐竟是这样的无赖。
     衣成古说:我是一个下人,我没有权利对我家小姐作任何评论,但有一点我可以对你
说,我家小姐对我很好。
     杨少红说:如果这两条路都不走了呢?
     衣成古说:我只是传话的,至于你怎么办,我就没法干涉了,何况小姐也没有告诉我
将会怎么样。
     杨少红说:你是一个很让人放心的管家。
     衣成古说:承蒙夸奖!我的话说完了,在这里已经多余了,告辞。
     随着“辞”的声音消失在竹林中,衣成古的身影也消失在暮色中。

--
不是文人/喜欢写作是我的悲哀//是文人/不会写作是社会的悲哀。
其实文人和妓女差不多/只是文人用笔杆子满足人/而妓女用生殖器满足人罢了。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0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依旧对我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