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zouyafeng (游离仔), 信区: Story
标  题: 走过来走过去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Oct 16 19:07:56 2008)

                                   走过来走过去

突然很想出去逛逛,于是跟老板请假,没有说出去玩,只是说想回家休息几天。她在电话
那头沉默了一阵,最后还是说好吧,路上小心。她可能知道我在编理由,只是不点破而已
。不点破也好,反正大家心知肚明。
暑假没有回去,整整两个月,我都待在机房里做事,带一群研一的做土整。六月初和另一
个男生一起出去实地踏勘,那时候还很热。我们坐在车上,满山满野地跑。中午坐在拱桥
上吃西瓜,司机从地里偷来的,用手锤开了就地吃。很甜,但很烫。
回来后天天待在机房里做内业,带一群研一的,天天为项目的事吵。吵得很烦的时候就吼
几句,后来觉得吼也没意思了,干脆懒得跟他们吼。觉得一切都没意思。
于是天天盼着项目赶紧结束,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也懒得跟他们混在一起。他们认为他
们有多了不起,就让他们自以为是去吧。
阿匡从国外回来看我,我说没时间,于是把他带到学校旁的天天见面坐了一下午。喝了两
碗冰豆浆,感觉还是很渴。
他说我很憔悴,比以前更瘦了。
我只笑,不说话。
晚饭他同学叫他过去,我没送,在校门口说再见。他坐上的士的瞬间又回过头叮嘱一句,
鸭子,多吃点,多长肉。
我说,会的。
目送他上车,走远,感觉很恍惚。一年没见了,当他站在我的面前,没有觉得陌生,也没
有觉得惊喜。只是很平常的神情,很平常的姿态。大家都没变,还是老样子。这样,很好

回到机房他们又跑过来吵,我说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实在懒得跟他们争了,我说的他
们不听,错了又怪在我头上,反正是怪,就随他们去吧。
一做就是三个月,九月底要交,于是在最后一天的前一晚照常通宵。其实没必要,跟他们
说了晚上可以跟老师请假不用去上课,他们非要去,九点多回来,时间来不及,于是就又
通宵。
我很怕通宵,尽管通宵这么多次了,每次通宵我还是会怕。第一次通宵我就流鼻血,第二
次通宵流得更多,后来跟老师聊天我说我实在怕通宵,一通宵就流鼻血。他们都不作声,
装作没听到。我知道他们怕承当责任,我也没想过他们会承当责任。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
,怨谁呢?
于是坐在电脑前,帮他们调格式,设置打印,打字。一个晚上,我坐在打印室的电脑前,
规规矩矩,眼睛都没闭一下。六点多外面亮得很透明时,我才发现眼睛很干很涩。去洗手
间洗把脸,看到眼睛里血丝红得吓人。
第二天他们回去休息,我去把昨天订的档案盒拿上来。一个人装盒,整理资料,中午把饭
带上来,坐在电脑前刻盘。
下午三点多,打他们电话都关机,一个人抱了档案盒去挤公交去黄陂,回来时已经八点多
,没有睡意,也没有饿的感觉。我想我是麻木了。
老板问我资料送过去没,我说送过去了,然后她很满意地挂了电话。
回去洗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去吉祥吃馄沌。走在路上,接到老妈的电话。我说我去黄陂
送资料才回来,她说,这么晚了,吃饭了没?
目送他上车,走远,感觉很恍惚。一年没见了,当他站在我的面前,没有觉得陌生,也没
有觉得惊喜。只是很平常的神情,很平常的姿态。大家都没变,还是老样子。这样,很好

回到机房他们又跑过来吵,我说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实在懒得跟他们争了,我说的他
们不听,错了又怪在我头上,反正是怪,就随他们去吧。
一做就是三个月,九月底要交,于是在最后一天的前一晚照常通宵。其实没必要,跟他们
说了晚上可以跟老师请假不用去上课,他们非要去,九点多回来,时间来不及,于是就又
通宵。
我很怕通宵,尽管通宵这么多次了,每次通宵我还是会怕。第一次通宵我就流鼻血,第二
次通宵流得更多,后来跟老师聊天我说我实在怕通宵,一通宵就流鼻血。他们都不作声,
装作没听到。我知道他们怕承当责任,我也没想过他们会承当责任。我自己没照顾好自己
,怨谁呢?
于是坐在电脑前,帮他们调格式,设置打印,打字。一个晚上,我坐在打印室的电脑前,
规规矩矩,眼睛都没闭一下。六点多外面亮得很透明时,我才发现眼睛很干很涩。去洗手
间洗把脸,看到眼睛里血丝红得吓人。
第二天他们回去休息,我去把昨天订的档案盒拿上来。一个人装盒,整理资料,中午把饭
带上来,坐在电脑前刻盘。
下午三点多,打他们电话都关机,一个人抱了档案盒去挤公交去黄陂,回来时已经八点多
,没有睡意,也没有饿的感觉。我想我是麻木了。
老板问我资料送过去没,我说送过去了,然后她很满意地挂了电话。
回去洗澡,换了身衣服,然后去吉祥吃馄沌。走在路上,接到老妈的电话。我说我去黄陂
送资料才回来,她说,这么晚了,吃饭了没?
我说,正去吃呢。
怎么这么晚啊?去的路上也应该买点东西吃啊。
我说,去得很急,也没想这么晚回来。
送过去,他们没有安排你吃饭啊?
我说,我送过去时他们都已经下班了,整个楼里就值班室的灯还亮着。本来想在附近买点
东西吃,肚子又好像饿过了。索性就回来了。
躺在床上感叹万千,那么多人,就老妈一个人问我有没有吃过饭。突然就觉得很寒心,躺
在床上辗转返侧睡不着。后来好容易睡着了,半夜却又醒了。抬头看到外面很黑,远处高
楼上有几点灯光在闪烁。外面,是个什么样子了?于是决定出去走走,趁手上还没有事情
自己还有空。
老板批假后跟玉姐发短信,说准备出去玩几天。
她说,要不来广州吧,包吃包住。
我说,算了,去上海的。
很久没有去上海了,上次去离现在都快半年了。有点想念上海的味道,也有点想念上海的
人了。记得第一次去上海还是去年的元旦,下了火车不知道怎么走。同座的是两个来上海
打工的,他们帮我买地铁票,送我进站搭地铁。临走还感叹,你书读得很多了,就是出门
少了。后来说给夏利听,她直骂我蠢。
坐在火车上觉得很惋惜,一个暑假,就这样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做,自己也没有好好休息
。整天不是宿舍就是机房,就连校门都没出过几次。
想起觉得很累时跟玉姐打电话,她在电话那头替我骂他们,说他们没良心,骂他们不是人
。突然觉得很好笑,项目做完了,再回过头看看,竟然觉得什么都轻松多了。
只是心里还是会觉得不舒服,想起他们吼人的样子,以及一起琐碎言碎语。我以为我不那
么在乎别人的所作所为,其实之后自己再想想,发现自己也只是个很世俗的人。
坐在旁边的一个男生问我要不要吃薯片,我摇摇头,说谢谢。
我带了一个柚子,卖水果的老板帮我剥了皮,临走时问我还要不要别的,于是我又买了一
串葡萄。其实我不喜欢吃葡萄,只是觉得单带一个柚子好像少了点。
老板问,是晚上的火车?
我说,是。
出去玩,还是回家?
出去玩。
她说,那你买这种吧,经碰经撞。
老在她上面买水果,久了就混熟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有时候她还可以给我降点价。其
实往多处算也就一两块钱,往少处算才几毛钱,但占点便宜的感觉总是好的。算到底她最
后总是赚,赚多赚少的事情。
顺便去超市买了很多熟食,都是辣的。在车上不想吃甜的。夏利打电话来一再叮嘱我要多
买点水果,说吃多了辣的容易上火。回去时我又去她那里买了几个苹果。
他边吃边问我,你还是学生吧?
我点点头。
大几?
我说,你看我像大几的啊?
顶多大二吧?
我说,研二了。
他坐在旁边作惊讶状。看不出来啊,很显小。
我说,是啊,不成熟所以就显小了。
临上火车妹妹来送我,坐在公交上她说我没有气质。
我问她,怎么没有气质了?
她说,不知道,反正跟你同龄的站在一起,总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对头。
可能吧,身边的人似乎都这么说。过年回家,亲威过来串门,看到我也是这么说。我妈开
玩笑,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换在以前,都结婚生子了,怎么得了。我说,怎么得了?不结
婚呗。我妈对着亲威说,你们看,这孩子。然后他们就坐在那里开心地笑,感觉很温暖。

我不再理他,剥开柚子自己一个人吃。夏利也总说我不成熟,看起来像个高中生。很多时
候我刻意去改变,走路的姿势,说话的口吻等等,可是最后又发现那样很累,而且不是真
实的自己。再后来就想明白了,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想起暑假一个研一的吼我,说我没有师兄的样子。当时她打完图回来,我让她把电子图整
理下发我,以便刻盘。她居然朝我吼,说我什么态度。我做师兄的,再怎么没态度也轮不
到她这样胡来吧?突然就很讨厌她,这种人没有理会的必要,现在,以后,都是如此。我
一向讨厌因公事扯进私人的东西,她居然直接进行人身攻击。
玉姐说,要是她,早就一个电话给老板了,看她还嚣张。
我只是觉得没必要,玉姐已经给老板打过一次电话了。那时玉姐还没毕业,她们出去测量
,借了她的笔记本。事先说得好好的,等她们出去了,她又打电话过去说不肯了,还说玉
姐你什么态度。玉姐一生气,直接给老板挂了一个电话。后果可想而知,包括那次我出去
踏勘,一路上带我们项目的老师还把她当作案例在讲。
我说,我只是不想把她毁了,老板已经很讨厌她了。
毁了就毁了,这种人,不识抬举,不毁也没用。
我到底没有给老板打电话,只是以后,我不想再与她共事了。毕竟我只是个很平凡很平常
的人,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喜怒哀乐,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憎恶爱好。
夏利没有来火车站接我,是我让她别来的,我怕她在车上把自己弄丢了。从上海南站搭地
铁挤公交,在她学校门口下车后发短信她过来接。
我说,你儿子过来了。
她望着我傻笑。这家伙,还是以前那个样子。
晚上她带我出去吃,川菜,很辣。我跟她说过,我不喜欢吃上海的菜,我不喜欢吃甜的。
第二天嘴巴上起了很大一个泡,接着就烂了。
第二天晚上去她实验室玩,用她师兄的电脑。丫头发消息问我是不是来上海了?
我说,是啊。
她就嘿嘿地笑。
她说,你心情不好啊?
我说,没啊。好啊。
她没作声,发了一条消息过来,是我写的一篇日志——《一个人走来》:
期待九月结束的心情
  像梧桐的树叶一样随着秋天的临近 慢慢枯萎
  中秋一个人在机房做平整 整整一天
  眼睛酸得看不清东西时身边没有一个人了
  趴在桌子上时就希望自己能变出两个来
  那样就没必要放低自己的姿态去找别人
  项目做了接近三个月我一直兢兢业业
  当成自己的事去完成去求别人去看别人的脸色去听别人吼
  晚上躺在床上自己觉得很不值
  一些平日里所谓的朋友到了关键时候居然咬自己不止一口
  也好 让我看清哪些人可以信任哪些人什么也不是
  九月结束 那些不想见的人 那些不愿做的事 都结束吧
  来时我是一个人 留时 也只会是我一个人
  就想起那句诗
轻轻的 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一个人很辛苦地走完了一年最痛苦的时间
  以为现在是收获的季节
  却发现那些以为可以收获的友谊根本什么也不是
  只是那片枯黄的梧桐叶
  在我去星湖的路上
  下坠得我心里疼痛
  始终是一个人
  无论我付出多少无论我多么努力
  那些人那些事
  还是一次一次让我觉得很挫败
  那些虚伪的表情 那些扭曲的思想 那些龌龊的言词
  在我心里刻成铭文
  回首手上的事情
  我尽量自己一个人去揽尽是一个人去做
  可是毕竟我只是一个人 很普通的一个人
  我没法什么都会做 也没法什么都亲力亲为
  设计沟路渠时我一个人趴在桌上无助的时候
  设计桥单体感到很迷惘的时候
  身边的人在笑 在忙他们的事情
  没人来帮我 也没人帮得了我
  我从此告诉我 我始终是一个人
  进武汉大学时是一个人 读研时是一个 读博时也会是一个人
  就像我在理工一样 一个人自习 一个人生活 自如自乐
  在武汉读书五年 五年中 除了夏利 我一直是一个人
  在这片与天空里 我孤独而顽强地生活了五年多
  再挫败的时候我也一个人挺过来了
  当身边的人故意笑我故意吼我时
  我已经可以很淡定地对待
  懒得去计较的时候 我已经把友谊、情谊埋藏了
  没人给我 我给的别人也不要 于是我懒得再给了
  很多时候我都会感到很无助 可是我还是坚持到了现在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想起那些可恶的人可恶的事可恶的话语
  还好 现在的情境不允许我像以前那样感情泛溢
  于是学会了麻木 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扛
  偶尔想起那些人 自己对他们的态度 他们对我的态度
  觉得很不值 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做人很没意思
  一切都太假了 到了关键时候 需要人来帮我顶下的时候
  他们都缩到很远远的地方
  其实没必要
  于是我老是当恶人 他们永远是好人
  从来没有完完全全做过一个施工
  很勇敢 自己居然完完全全带出来一个施工
  于是 在九月底 自己对自己笑笑
  那些人情世故 那些人情冷暖 那些人情厚薄
  就像用点小力气 吹落肩头的灰尘一般
  一个人走在武测的校园里
  看心情散落成一地的阳光
  觉得温暖的时候
  孤独也成了我消遣的伴
  九月
  叶落成了树叶微笑的方式
  我在快离别的季节里
  看到自己顽强地一路走来
  于是为自己喝彩
  拍手的瞬间里
  麻木成了我对待生活的武器
  祭奠那些夭亡的友谊
  轻松的日子里
  看太阳怎样暴晒那些发霉的往事
她问我,鸭子,你真的不相信友谊了吗?
傻瓜,怎么会呢。只是当时心情不好,一时的有感而发罢了。
她问,因为谁啊?
我说,机房里的一个同学,以前我们关系很好。
那就继续好下去啊?
我沉默了,其实不是不能继续下去,只是我的心里会有个槛会有个结,这几个月来,越积
越深,越结越死。
我问她,如果在你需要有人顶你的时候,他们却站在一边无动于衷,甚至还针对你,你会
怎么做呢?
她发过来一串省略号。
我说,反正都过去了,也无所谓了。
她问,没有出去玩?
上午去南京路逛,尽是人,不打算出去了,睡几天算了。
她说,无语,跑去上海睡觉。
接下来的几天就真的睡过去了,夏利要去实验室做事,我也懒得出去逛,于是白天黑夜的
全在床上睡过去了。
六号搭火车回武汉,夏利还是坚持把我送到了上海南站。站在电梯上朝她笑,看见她一个
人孤单单地站在候车厅里,有点想哭。
晚上十一点她发短信给我说,一下子房间里就空了。
突然有点伤感,下回再来上海,也不知道是哪天了。
我说,关只鸭子在房间里总还是不错的吧?
她说,是关了只猪在房间里。
次日六点多到武汉,回宿舍洗澡,睡到十点多去机房,研一的有几个在,研二的都不在了
。他们告诉我,研二的去招聘会了,有个房地产公司过来招人。原来,我跟他们已经没有
共同语言了。他们要为将来的工作忙碌,我却还要在机房里为自己的学业忙碌四年。
四年,送走一批研究生,又迎来一批研究生。而自己,还是在同一个地方待上四年,一天
一天的重复,一个星期一个星期的重复。陌生的变熟悉,熟悉的变陌生。
晚上一个人去操场上逛,躺在塑胶皮上仰望天空。远处的高楼,近处的灯光。身边有人走
过来,也有人走过去。而我,还是躺在同一个地方。余光里,看到他们在笑,在低语,在
打闹。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123.*]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6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富人的丁克叫丁克,穷人的丁克叫断子绝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