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inru (滨儒), 信区: Story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十)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Fri Oct 17 11:42:25 2008)

(十)
下班回家,被舅舅旁征博引的骂了一顿。不过嘴上唯唯诺诺,心里却有些得意。同时也觉
得皇帝陛下挺可爱的,像个慈父。尤其他谈及惠文公主的时候,眼睛里分明透着柔情,全
然不像一个充满霸气咄咄逼人的皇帝。于是颇使我想起了远在荆州的老爹……

老爹会大清早到集市上打豆腐脑给我当早餐,满头大汉的跑回来然后说现做的豆腐脑赶紧
吃;荆州三伏天的时候,我喜欢光着肚皮,睡在院子里的凉椅上数星星。当时老爹一定会
在一边给我打蒲扇,一边给我讲故事;考试考了甲优的时候,老爹会高兴的看着试卷说这
才是我儿子,就是粗心了点,否则还能更高。我还记得,当年老爹问我长大了梦想是啥,
我说事业和爱情,老爹会赞赏的摸摸我的头,说我儿子就是有出息,不像隔壁老张家的狗
剩子,开口闭口谈金钱和美女……

不过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我一直没有搞清楚“事业和爱情”与“金钱和美女”有何区别—
—直到某天清晨的那次偶遇。

我换上了宽袍大袖,就去宫中赴宴了。这次宴会,号称“百侯宴”,意思是参与宴会的都
是王候将相,摆明了给你匈奴面子——大汉的外交一向如此,不到最后的时候,是不会翻
脸的。

大汉很讲礼仪尊卑,因此侯爵分三等,依次排列,就座。我没有侯爵,参加实属皇上恩赐
,按照后世的话说属于“外卡”,于是坐在最末。不过坐到最远,却正合我意。我实在不
懂王侯的礼仪,也说不清楚官话。一个人在后面吃宫宴。却乐得自在。

热菜还没上。桌上摆了些葡萄、桔子之类的水果。葡萄这东西刚由张骞从西域引进。当时
一斤葡萄足以花掉我一个月的俸禄,于是现在看了十分眼馋。虽然还没正式开席,但我早
已故不得宴会的礼仪,加上座位在大厅后排,于是自顾拿起葡萄大吃起来——用的自然是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方式。

正在我努力的将葡萄往嘴巴里塞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抬头一看,居然又是白兰。


“干什么呢?小师弟?”白兰温柔的笑笑。

“你吓死我了。”意识到不是管事的阻止我在开席前吃葡萄,我松了口气。我连忙用手抹
抹嘴,我虽然承认我很猥琐,但是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展露如此的吃相,还是很尴尬。

“紧张什么?做坏事了?作贼心虚阿?”女孩顽皮的笑。

“没有没有,刚下班,肚子饿了,先拿葡萄垫一下。”

“嗯,多吃点,葡萄好吃,”白兰关切的说道,俨然一个女主人,好像是她在请我吃饭。
说完挑了个我身边的位置坐下,也掰下一颗葡萄放入嘴里。

在宫廷上班以来,在翰林院见过白兰两次,甘泉宫六次,国子监四次。可惜宫中规矩多,
不能乱说话,每次都是点头致意,女孩嫣然一笑。令人吃惊的是,周围那些侍卫都显得恭
恭敬敬。不过也没多想,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见了美女,适龄男人大多会恭恭敬敬
——这一点我感同身受。

“最近老看你去翰林院和国子监,干什么呢?”我问道。

“没啥,就是闲着没事拿《左传》什么的读着玩,有些东西不懂,跑那去问问。”白兰眨
眨眼睛。

“《左传》阿,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受司马迁的影响,我喜欢看历史,因此《左传》看
了多遍。辞赋我不如白兰,但要是谈历史,却足以当她的老师。

“没事,你在宫中上班也挺忙的,”白兰礼貌的摆摆手,“我不懂可以问杰义——最近汉
匈和谈,北方基本太平,他也闲得很。”

“哦,”套磁再次被拒,心中无限郁闷。

我的座位离宾位十分遥远。我放眼往厅内瞧去,宾位上首坐着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衣着
华丽,应该就是匈奴王子马特。屁股巨大,肯定是常年累月骑马的结果。后面几个侍卫,
都是虎背熊腰,巨大的身板,却没有一丝赘肉,眼睛里放着凶险的目光,透露出草原人的
彪悍和狼性。宾位的下首是个青年男子,服色上看是扶桑国人。魏其侯窦婴和博望侯张骞
在主位相陪,桌上满是中原的茅台美酒和美食。

“我们和匈奴人谈条件,扶桑的倭奴来凑什么热闹。”我指了指那个扶桑人,问白兰。

“不清楚,好像是匈奴人叫过来的帮手。不过也是道听途说。”白兰摆摆手,示意自己不
知情,也不感兴趣。

“听说匈奴人敲了咱一大笔岁币,还要求惠文公主和亲。”我喜欢八卦,于是今天从皇帝
陛下那里来的小道消息自然是吃饭时的谈资。

“真的?”白兰的脸上顿时表现出极度吃惊的神情,“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心中很是不以为然。一次林和女朋友吵架了,回头跟我说漂亮女孩都喜欢以自我为中心
,以为地球都应该朝她转。皇家的这些新闻,怎么可能随便传给外人知晓呢?于是我问道
,“你认识惠文公主吗?”

“哦,我就是惠文——的好朋友,”白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容。

不过我分明的看到白兰的笑容十分勉强,脸上与其是吃惊,还不如说是惊恐,或者惊慌失
措。我想,如果她是我女朋友,我一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再受这种惊恐。于是我宽慰的
说到,“怎么?舍不得惠文公主啊,没事没事,皇帝陛下心疼自己的女儿,不会让她远嫁
的。”

白兰端起酒杯,却没有喝酒,我分明的见到她的眼睛亮亮的,能将甘泉宫的灯火倒映在里
面。终于白兰一眨眼睛,晶莹的泪珠顺着脸庞划落下来,落入手中的酒杯里。

“小白这是怎么了,”我很不解,“不要怕,惠文不会走的,真的。”我第一次称她为“
小白”,因为第一看见白兰流泪,很是诧异。因为在我心中,这个女孩似乎是一个永远充
满阳光,嘴角总是挂着顽皮的微笑的女孩。她永远会像个师姐一样的帮你,替你写赋,替
你借讲义,借汗血宝马参加考试。原来,她也是那样的脆弱。

不多久,宴会正式开始。窦婴做为大汉代表致欢迎辞。大家观看了歌舞《大风歌》——高
祖所创之经典剧目。

刚等到舞毕,马特对窦婴说道,你们大汉既然不愿两国交兵,那么,这国书上所列条件,
不知汉朝皇帝可否一一应允?

窦婴正色道,“我大汉虽正值灾年,然皇帝陛下愿两国交好,永止干戈,故粮食绢帛及金
银等,皆悉数答应。然惠文公主和亲一事,却需斟酌……”

此时扶桑人起身说道,“匈汉事务,我们扶桑国本来应该作壁上观,不过我扶桑国也秉承
炎黄文化,若大汉处事不当,我扶桑不免蒙羞。今日匈奴所提和亲条款,皆仿效文景二朝
故事,以本王所见,并无不妥。”

窦婴道,“错木太子远到是客,我大汉当以礼相待。不过你们扶桑国不过学得了华夏文化
的一些皮毛,又怎能说秉承华夏文化。”

错木太子笑道,“大汉自诩为中华正宗。然而你们秦皇一统中华之时,焚百家之言,以愚
黔首。华夏百家争鸣之风,已不复存在。大汉皇帝罢黜百家之后,华夏菁华,更是付之一
炬,思想不敢越雷池一步。华夏文采风骚衣冠礼仪,反而以我们扶桑为正宗。”说完又道
,“黄老之道无为而治,乃天下大治之精华,恐怕你们独尊儒术之后,已经损失殆尽了吧
。”于是负首而立,背诵了《道德经》中的第七十七章。“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
之道则不然,损不足而奉有余”云云云云。又得意的笑道,“我对你们华夏文化的熟悉,
恐怕比你们在座的诸位大汉才子还要强吧?”

云中侯赵破奴站在来朗声说道,“破奴不过大汉一介武夫,今勉强记忆一下《庄子》,以
助一笑。”起身背诵了《庄子》中的《秋水》;后武平侯张宣背诵了《周易》十一篇,淮
南侯卢挺背诵了《鬼谷子》第六篇。关内侯杰义站起来,从容应道,“《道德经》共81章
,太子殿下可任取一章,如果我有一字之误,可算你们扶桑胜出!”于是一连背诵了错木
指的其中十章,不论是原文还是要旨,皆对答如流。错木满脸愧意,说,“华夏精华,非
吾所能及也。刚才是我失言了。”于是黯然退座,喝酒吃菜,从此不答话。众人见他拿得
起,放得下,却不失扶桑英豪本色,于是颇有几分佩服。

马特王子冷冷的说道,你们南人的这些文采风骚,不过一些靡靡之音而已。我匈奴人驰骋
于草原,四方臣服,靠的是血性刚毅和勇猛。这些,恐怕比你们吟诗作赋的中原人要强百
倍吧。

大行令王恢起身笑道,我大汉自高祖建国以来,除暴政,行仁义。当今圣上不忍汉匈两国
生灵涂炭,故欲与贵国交好,止干戈以慰万民。

马特看来早已有备而来,于是冷笑道,“你们大汉先有韩、彭破霸王而见诛于廷,后有晁
错进忠言而引颈就戮,亚夫平叛乱而瀑尸于市。恐怕这‘仁义’二字,要加个假字。是为
‘假仁假义’。”

满座为之语塞。大汉的历史上一度上演过诛功臣的旧事(史称“文革”),尤其以高祖建
国时为最。虽然文帝上台的时候一度“拨乱反正”,给那些功臣良将平反恢复名誉,但是
大汉政府对于高祖诛功臣的事情一度讳言不谈。

马特接下来说道,“国书所谈之事,唯有允与不允而已。如果大汉执意不肯嫁惠文公主,
那我匈奴铁骑只好踏破长安,前来迎娶!”语言之间,傲慢之情溢于言表。大汉众人听了
,都愤然变色。

杰义手握长剑,出席说道,“听说你们匈奴婚娶大事,常以刀剑武功定夺。不知是否属实
。请殿下赐教。”马特拿起茶杯,转过身去,却不答话,显然是默认不辩了。以前听司马
迁讲《匈奴列传》的时候,听说过大漠草原,男女婚配,没有大汉的媒妁三聘之礼。匈奴
人尊敬强者,青年男子较量武功,胜者得以娶妻婚配。就连在迎亲之途中的拦轿抢亲之举
,亦是屡见不鲜。被抢女孩也必须对成功者死心塌地,而失败的男方也必须俯首认输。这
被看成是匈奴风俗,匈奴人以之为荣。

若干年后,西域那边有个政治家用经典名言对此做了诠释,“胜利者永远不应该被指责”


于是杰义笑道,“既然此乃匈奴风俗。周某不才,愿以手中长剑与贵国勇士一较高低,若
王子胜出,我大汉必将惠文公主远嫁匈奴。如若我侥幸胜得一招半式,我大汉亦不敢别有
他求,和亲之事,请王子切毋再提。不知王子殿下,可否迎战。”

 似乎在和大宛王子签订国书的时候,也是杰义使了一招“高山流水”让大宛王子钦佩不已
。我记得当时白兰还弹奏了一曲古琴技惊四座。想起往事,我不禁向白兰望去,女孩若有
所思的望着杰义,却颇有些容光焕发,眼光中分明是几分仰慕,几分柔情,却全然不是宴
会开始时候那种惊恐。

看了白兰这个神情,我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杰义是我兄弟,更是代表大汉男儿为
国出战。可我当时心中却想起一个念头,虽然这个念头十分荒唐,却清晰的浮入脑海。不
过不多时,又一个念头映入脑海:“霍去病啊霍去病,你怎么如此卑鄙。杰义为国尊严冒
险迎战强敌,你却盼他战败丢脸——难道白兰就会因此喜欢你吗?胸襟如此狭窄卑劣,又
如何配得上白兰这种女孩?”想到这里,不由满脸通红。

马特身后走出一武士,只见这武士身高足有一丈。脱下宴会的礼服,只见肌肉如同铁块一
般僵硬,而肌肉之上尽是刀疤,如同雕刻上去的一般,显然此君在草原大漠之上已有百战
。一把弯刀背在背上,那刀长五尺有余,看上去就能感觉分量之重。而杰义则一身书生打
扮,宝剑并未出销,样子十分儒雅。从这身板来看,似乎胜负已分。我对杰义还是捏了一
把汗,虽然杰义武艺高强,但高手过招,却在一招一式之间,谁也没有必胜之把握。而且
皇帝陛下已经下了诏命不能远嫁公主,如果比武失败,公主远嫁,则皇帝陛下龙颜大怒之
余,杰义却有杀生之祸。

双方武士行礼之后,那匈奴武士大刀向杰义连劈三刀,刀法凌厉,大汉众人无不惊叹。杰
义用剑一一格开,只见刀剑相交,火星四射。那匈奴武士一声长啸,举刀向杰义头上猛削
下来,力道似乎雷霆万钧,众人皆在担心。只见杰义宝剑上举,刀剑相交之时,手臂往回
一缩,剑的后退和刀的运势居然丝毫不差。那大刀力道虽猛,却如同砍在棉花上。杰义突
然宝剑翻转,居然将匈奴武士的大刀压在宝剑之下。这一招杰义曾经使给我们看过。是他
家祖传的“霸王举鼎”的掌法,不过此时以剑为掌而已。

杰义顺着大刀刀刃劈下,动作迅捷无伦,满座皆惊。匈奴武士不得不撒手弃刀已保全手指
。不多时,杰义手中长剑指着对方咽喉。显然胜负已分。

那匈奴武士倒是十分爽快,用着极其生硬的汉语说道,“你好本事,我他波希服了。”说
完对着杰义一抱拳,“定襄一战,都传说汉朝将军如何了得,果然如此啊。”

杰义笑道,“匈奴勇士舟车劳顿,是我胜之不武。改日在下定当拜访大漠,向勇士请教。


窦婴举杯向马特笑道,“那惠文公主一事,就此作罢。比武一事,也权作助酒兴而已。不
如两国就此签订合约,从此永止干戈如何?”

于是双方定约,和解。大汉付出了粮食丝帛金银数以十万计,换得太平无事。

和书签订,马特心里不甘之情溢于言表,于是说道,听说你们汉朝皇帝一度不能亲政,大
小事务皆取决于你们的太皇太后。堂堂国君要听命于一个行将就木之老妪。不知道这算不
算你们汉朝所谓之“牝鸡司晨”。

牝鸡司晨是指母鸡打鸣的意思。中国古政治一度讲究女人干政是不祥之兆,比如妲己,褒
姒,都被认为是红颜祸水。虽然太皇太后辅政,国家井井有条,但是从政治的传统来说,
马特却并没有错,于是大伙面面相觑,不敢称是,却也无法反驳。

其实我本来不会在这种场合发言。我的官话一直很差,经常把 “机遇”发成“妓女”。但
是匈奴的到来使白兰的好朋友惠文公主差点和亲,让白兰十分的惊恐,因此我对马特王子
厌憎之情大生。随后马特又侮辱太皇太后,生为汉人,却以之为耻。

我决定做人生第一次演讲。

于是我站起来,对马特说道,“大汉国政,向来有德者居之。当今圣上即位之初,年龄尚
轻。而太皇太后辅佐二位先帝,开创文景盛世,人称‘女中尧舜’。故朝中大事,事无巨
细,皇帝陛下皆咨之于太皇太后,而且——”第一次在宫廷公开说话,还是有些紧张,于
是我停了停,喝了一口茅台酒,继续说道:

“我们大汉治理天下,以仁孝为先。故二位先帝的庙号称之为‘孝文’、‘孝景’。圣上
为万民之表率,所以天下大事,不敢有悖祖母之意,实乃一片孝心而已。虽然颇有些蛮夷
外邦的无知之徒,误解我大汉皇帝循孝道、尊仁义之举。子曾言,人不知而不愠,乃君子
所为也。故我大汉皇帝丝毫不以为意。”

众人齐声叫好,显然对我的回答十分满意——其实在江城书院的时候,我就以三寸不烂之
舌获“最佳辩士”的殊荣。白兰在一边还鼓起了掌。于是我心中颇有得意——终于在女孩
面前露脸了。马特王子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很是尴尬。于是其凶狠的说道,“若论孝道,
你们大汉确实是四海之典范,只可惜这所谓仁孝,却让妇孺老朽之徒居于庙堂之高,连连
对我匈奴纳币输绢,真是可喜可贺。”马特说可喜可贺的时候,分明带着得意和嘲弄。

“王子殿下所言极是,我大汉以仁立国,武功自然没有匈奴昌盛。以孝治民,自然不如贵
国的冒顿单于英明神武,敢于及时推陈出新。”冒顿单于弑其父自立单于的故事,我在司
马迁八卦《史记》的时候听了很多,这个时候拿出来讥讽马特,倒是物尽其用。《史记》
告诉我们,政治都是肮脏的。成王败寇你死我活的斗争,却本无对错。马特既然攻击我大
汉高祖诛功臣,那我们说冒顿“推陈出新”之故事,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马特王子和身后的几个侍卫都面如死灰。匈奴民风彪悍,风俗粗犷,但是尊重信义忠诚,
却和中原无异。匈奴国民一方面仰慕冒顿一统大漠,却深以弑父之事为耻。

窦婴连忙出来圆场,说道,“王子此次来我大汉意在停战乱止干戈,陈年旧事,多说无益
。既然汉匈将为兄弟之邦,不如大家把酒言欢?”然后替马特斟了一杯酒,继续说道,“
这位公子乃卫将军外甥,姓霍名去病,大汉侍中。”

马特叫道,“你一位侍中,不过持戟扫屋之吏。有何面目敢跟我草原王子共饮?” 又语与
窦婴说道,“我还以为大汉以‘百侯宴’款待,今没想到却有侍中滥竽充数。”我一时间
语塞。毕竟我确实是持皇帝的“外卡”赴宴。于是呆呆的站在台上,举着酒杯,喝也不是
,退也不是。

只听到台下一个脆生生的女孩说道,“我大汉普天之下,皆为王土;四海之内,皆为王臣
;故圣人处世,只辨善恶,不论贵贱。我大汉以‘百侯宴’款待王子殿下,乃礼敬王子光
临敝国,并非为了一个王侯虚名。”我抬头一看,说话的正是白兰。我见她这是一件神态
凛然,全然不是宴会之初那副眼泪欲滴的模样。言语之间更是觉得她雍容高贵。大汉众人
颇为兴奋,皆窃窃私语。马特王子正欲用言辞反驳,不过看到女孩那不卑不亢的高贵娇美
,居然也看得呆了,一时间觉得女孩殊不可辱,竟忘了答话。

“大汉礼仪之邦,虽尊敬远客,然终有止境,”女孩斟酒走上前,接下去说道,“是不是
王侯又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大汉的惠文公主,刚才的霍去病霍公子是我的兄弟,如果你觉
得他没有资格和你喝酒,那我也没有资格……”

--
常忆枫林遗恨过,
寄托天下几度磨。
激情虽挫骨犹在,
酬勤天道终补拙。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9.105.5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无忧无虑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