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ulinwaishi (飞飞的沈浪), 信区: Feeling
标  题: 爱西湖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at Mar 18 14:42:59 2006)

当生命到了尽头,就剩下了三件事: 你热烈地爱过吗?你充实地生活过吗?你学会放弃那
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了吗?------------------一位哲人说 。

因为担心生命不够浓烈,曾让身影在不同城市之间游离,我将从岭南与漠北的风情中收获
的眼泪揣在怀里,在一个烟雨蒙蒙的下午拿到了西湖边。

 西湖是静的,醉的,干净的,但无需否认的是,她酝酿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要让我
烦躁不安的心灵平静如水。

似乎也很久没有随意走走的情境了,更确切地讲,非无情,乃无境。生活已班驳得如同湖畔的
柳枝-----冬日里没有一苞嫩芽,极细极细的枯黄条儿,风吹了,千丝万缕地飞了..........
.我也早无可私自偷享的时光,手中的笔愈加笨拙。更多的时候,我用走路代替了思考,我的
脚便成了我的脑袋。

雨如酒柳如烟的西湖,依依偎偎的恋人中自己形影相吊,非礼勿视,我甩甩头,自嘲此举为"
偷春"。既是偷,自然不如观赏那般安然,少了坦然,但也多了几分偷时的窃喜,心情宛如逃学
的小学生.我匆匆地走在湖边,没有栏杆的一池水,白而亮地闪烁。一位温婉的少妇微微弯腰
,牵回好奇奔向湖边的稚子,口一张中英文一并冒出来:"IT IS DANGEROUS!别过去!"路人呵
呵笑了。

雾太多了,一切朦朦胧胧。没有想看见到的红花绿草的鲜亮,也没有想听到的黄莺鹧鹕的
清鸣,断桥的石头摸起来凉凉的,武松的坟头芳草萋萋,而苏小小的香冢光洁如玉。白素
贞一路在耳畔低吟:“莫负啊,莫负啊,愿将冰爱成火!”我的嗓子一直被这般柔柔的声
音赶着,言不由衷地一遍又一遍地唱起“西湖雨又风,雨伞是媒红.................”而
镜中照出小小晨起梳妆,淡淡贴上花黄,左顾顾右盼盼,拿上黛石,看看画眉深了点还是
浅了点;抿抿嘴唇,胭脂盒空了,不知明日上哪家去买,此次定然买个稍浅红点的。昨日
丫头说的那款极精妙的瓒儿,不晓得今儿个还在不在,可托待会来的那位文雅公子代去买
了来。盘完心思,小小拉开门帘,极俏极美地走出闺阁,湿润温和的风扑上额头,极清极
亮的西湖水跳到了她的眼睛里。书卷、浅茶、绸衣、古琴、檀香、字画、口角噙香的妙词
韵诗、穿梭不断的翩翩儿郎............笑语盈盈的苏小小与泪痕干透的邻居白素贞每天
擦肩而过,从不作交流。

已经记不清哪位哲人说过:当生命到了尽头,就剩下了三件事: 你热烈地爱过吗?你充实
地生活过吗?你学会放弃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了吗?素贞小小各有回答,我也要回答,以
后还有人要回答。

我走近湖边,蹲下去,手探向水中,捧起一把,瞬间从指间流落。水是温的,刚好是眼泪
的温度。但不是软的,我清楚地看见小小西冷长眠后,数不清的文人匆匆抓上一支毛笔,
不远万里而来,满怀忧愤。笔早干了,于是蘸了这水,在为她遮阳的亭柱上挥毫写了祭联
----------水痕渍处,入石三分。


雾太多了,一切朦朦胧胧。没有想看见到的红花绿草的鲜亮,也没有想听到的黄莺鹧鹕的
清鸣,断桥的石头摸起来凉凉的,武松的坟头芳草萋萋,而苏小小的香冢光洁如玉。白素
贞一路在耳畔低吟:“莫负啊,莫负啊,愿将冰爱成火!”我的嗓子一直被这般柔柔的声
音赶着,言不由衷地一遍又一遍地唱起“西湖雨又风,雨伞是媒红.................”而
镜中照出小小晨起梳妆,淡淡贴上花黄,左顾顾右盼盼,拿上黛石,看看画眉深了点还是
浅了点;抿抿嘴唇,胭脂盒空了,不知明日上哪家去买,此次定然买个稍浅红点的。昨日
丫头说的那款极精妙的瓒儿,不晓得今儿个还在不在,可托待会来的那位文雅公子代去买
了来。盘完心思,小小拉开门帘,极俏极美地走出闺阁,湿润温和的风扑上额头,极清极
亮的西湖水跳到了她的眼睛里。书卷、浅茶、绸衣、古琴、檀香、字画、口角噙香的妙词
韵诗、穿梭不断的翩翩儿郎............笑语盈盈的苏小小与泪痕干透的邻居白素贞每天
擦肩而过,从不作交流。

已经记不清哪位哲人说过:当生命到了尽头,就剩下了三件事: 你热烈地爱过吗?你充实
地生活过吗?你学会放弃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了吗?素贞小小各有回答,我也要回答,以
后还有人要回答。

我走近湖边,蹲下去,手探向水中,捧起一把,瞬间从指间流落。水是温的,刚好是眼泪
的温度。但不是软的,我清楚地看见小小西冷长眠后,数不清的文人匆匆抓上一支毛笔,
不远万里而来,满怀忧愤。笔早干了,于是蘸了这水,在为她遮阳的亭柱上挥毫写了祭联
----------水痕渍处,入石三分。

我看着,坐在湖边看着,岸边的柳树颤颤微微地抖动,泱泱的西湖就这样肆意地流淌,淌
过无数代美人的青春,淌过我的父母的青春,一直到现在。鸬鹚冒呀冒呀,说不清下一秒
哪里就会有一串水泡。姨夫家的三哥历来是个眼尖的孩子,曾在7岁时接受过姨夫百里挑一
的考试-----将自家一只鸬鹚混入100只中,三哥一眼便将自家的挑了去。而昔日的渔童如
今已经人到中年,他15岁儿子眼睛上架了副深度近视眼镜,公式和课本里再找不到鸬鹚的
身影了。常常做了功课到深夜,伸伸懒腰,睡去了。他家墙上的吊钟分秒不差地走着,延
续着千年不变的一个梦。

我快要睡着了。是的,其实,不知从何时起,我学会了失眠。在最初的日子里,我并不懂
得失眠是使时间延长的一种方式。那时的我还没学会享受失眠。我总是在家人熟睡后,一
人偷偷溜上街,看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的猫、狗还有蜷在路灯下的人。彼此眼神里含着哀
怨,望一眼便匆匆离去,消失在夜幕中,而心即刻被寂寞填满。我知道我终将回去,回到
我的床上,躺着,盖上薄薄的被子,又像被子一样软软地睡去,一切夜行的梦想游侠的打
抱不平流浪的探索都将随着第二天的阳光烟消云散。

而如今我已经习惯失眠的日子里,最深深怀恋的却是幼年呼呼大睡的时光

我承认我自始至终没有走完整个西湖。就想我从没做过一件完整的事情一样。还有英武的
岳飞我没有去拜会,河姆渡的祖先也没有从我匆匆的脚步里看出一丝敬仰和虔诚。我感谢
陪我同行的那位大哥,在他的带领下我品尝了武大郎的炊饼,是白沫状的面粉刺激了我的
食欲;他给我点的一块东坡肉里,我吃出母亲的味道,那一刻,我低下头,吞回眼中打旋
的泪花。

我想起成长中的小村庄,我的故乡,老家。我似乎已经有很久不回老家了,那个我早就想
去的地方。二十五年前我从那里降生,雨天冒泥的青砖路有我一脚一脚走过的痕迹。这个
时候应该是腊月盼春的时刻了,农妇篮子的猪头新鲜得滴血水,大青鱼光溜溜的额头贴着
红纸,姑娘们红红绿氯的棉袄和头花,还有孩子们的笑声。我可以爬上板凳,一遍又一遍
地磨着墨,小心拿开爷爷写好的每副春联,扎好了,屁颠屁颠给邻居送去,回来时糖果揣
满了口袋。

还有,还有啊!河水的旋涡低低地回旋,只呀滴水的竹篙点点左右的河岸(可没西湖这么
宽哦,那是极窄的),小船左右晃悠前进。渔民冻得通红的两手上下交替,撑过小闸,迂
迂回回,船上的人儿-----大人或小人,一律脸颊红通通,枯草屑洒满整条河,偶尔还有一
两声鸬鹚叫声。这便是我幼年的生活。

不止一次地回顾起清晨与黄昏,想起每日巷口母亲温暖的微笑和吃晚饭的呼唤,想起农作
晚归的母亲突然从菜蓝里拎出一只跑到田间的大蟹,想到不肯起床时狠狠落在屁股上的巴
掌,想起一把从被窝里抱出我的父亲--------就这样一边准时送我上学、一边买两根热腾
腾的油条安慰挨打的我,想起光天化日,雨水清凉,书页清香,漏光的屋檐晃眼得疼啊,
还有突突吐烟的爷爷的烟斗,想起祖母去世时拽在手里的一柱香和口袋里的子孙钱600元,
想起父亲的沉痛----慈竹批霜,驾轩返了瑶池啊.............我只愿这一切化为乌有,化
为乌有啊!

爱西湖,在西湖边的遐想如此真切,真切得无法摆脱;不曾让我心静如水,倒让我忧愤满
怀。  过去吧,过去。时光是那么美好,童年与野心、与倦怠、与欺诈、与爱情、与悔恨
与一切统统无关。如果可能,我会选择在这个春寒料峭的雾气里神志恍惚地离开,事实上
,已经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时候了.............人们应该承担的生活。如果让我选择离开,
就让我在亲人的眷恋中,在错失的遗憾中,在憧憬的幻灭中,在无数茫然渴求答案的目光
中离开,请让我无需回眸地消失在地平线头................


--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开始,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02.114.65.*]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7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有些事不是我不在意,而是我在意了,又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