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Republic (理想国), 信区: Comic
标  题: 你还记得吗?永远的孤独---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Mar  6 15:49:22 2006)


      痛苦是什么?仇恨是什么?当痛苦,亲情,仇恨混杂在一起又是什么?
      当父亲死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
      当自己敬爱的老师,最好的朋友,最爱的弟弟成为自己最仇恨的敌人并且由自己亲手
杀死时。
      当过去的录音响在自己耳边时——“高野哥哥,我最喜欢你。”
      当自己也是最爱的妹妹死在了自己弟弟手上时。
      自己现在的朋友-巴拉度军曹,巴尔扎克,一个又一个的离去。
      那种好像全世界都抛弃自己时的感觉。
      相羽高野,宇宙骑士BLADE,已经无数次流下眼泪。
      也许,真正失去记忆,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果吧。



1-仇恨
      D-BOY,洛亚路给他取的名字,他想起父亲在按下开关时的话
      “忘记相羽高野这个名字吧,忘记过去的一切,因为你的兄弟,朋友,老师已经成为
了你的敌人,是拉达姆!只有忘掉这一切,你才可以杀死他们。”
      望着那些拉达姆的粘液涌上父亲的身体,父亲的脸上没有恐惧,望着自己儿子的眼神
只有一丝牵挂和遗憾。
      仇恨,对拉达姆的仇恨。在父亲死去的那一刻深深埋入了他的心中。在救了他的洛亚
尔和亚纪等人前,他隐瞒了自己,他强行驾驶可能是地球上唯一的飞船飞上宇宙,亚纪亲眼
目睹了他近乎疯狂的砍杀着拉达姆兽。他利用拉达姆赋予他的能力虐杀着它们,发泄着心中
的愤怒和仇恨。但是他第一次面对了和他一样的宇宙骑士,是他的朋友,他甚至想把他唤醒
。但是伤痛,毫不留情的杀戮,他的朋友甚至丝毫不把自己当成人类看待。
      “我们拥有过去的记忆和身体,但是我们是拉达姆,你的敌人!”
      痛苦,第一次涌上了他的胸口,他明白了父亲的意思,那些人已经死去了,留下的只
是包裹着人类外壳和记忆的拉达姆兽!
      杀死他的时候,D-BOY眼中没有任何感情,但是那,是他吗?



2-成长
      如果一个人能够成长,他一定经过了让他终身难忘的事情。而让D-BOY成长的,是全
剧中那一段段悲伤的回忆。巴拉度军曹,遇见他是D-BOY再次感到了类似于父亲和朋友的感
觉,他的豪爽,自信。深深吸引了D-BOY。
      面对自己战友漂浮在空中的尸体,他像对待老朋友一样,放置着物品。
      “罗尔,这回你可以喝个够了”  “米特鲁,安其拉已经结婚了,但她还是爱你的,
这个项链给你吧。”
      仿佛那些战友还没死去,他把啤酒,食物,项链,香烟,口香糖,一一放到他们的手
中,一边还和他们拍拍肩,握握手。巴拉度军曹始终带着微笑,没有一丝悲伤的表情,仿佛
他们还活在自己面前一样。
      “不管是否正确,去战死的是我们。”,他对D-BOY说这句话时带着多少无奈和悲伤
我实在很难想象。他的口头禅是
      “为了酒和女人,一定要活着回去!”那是经历过多少死亡才能想到这样掩饰自己的
话。
      离开自己深爱的女人时,带着她的相片却始终没有表白过。
      当他扑向一个宇宙骑士时,他没有犹豫。死前,他唯一的愿望只是喝一口酒。
      “一切拜托你了,小子......”酒瓶掉到了地上。



3-痛苦
      谁,能够体验到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最尊敬的老师,最爱的弟弟,看着自己的妹妹死
在自己面前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在自己很久没有回来的家中,一切仿佛都还一模一样,只是
破旧沧桑了些。父亲的烟斗还放在桌子上。妹妹的房间还一样,但落满了灰尘。那仿佛是一
个没有时间的家,装满了自己的回忆,当他打开自己弟弟房门时,那个房间居然已经消失了
。难道这是宿命吗?自己和弟弟真的只能你死我活吗?不,他来到一棵树下,翻开泥土。
      那是一个时间胶囊,里面是玩具,糖果,和一个录音机。打开录音机,那带着稚气的
熟悉的声音
      "高野哥哥,我最喜欢你......”他再也忍不住了,流下了泪水。此时他不是那个宇
宙骑士D-BOY,他是相羽高野。
      身体在一次次战斗中损坏着,记忆在一天天离他而去。但是他绝对忘不掉的,是对拉
达姆兽的仇恨,那是支持他战斗下去的唯一理由。



4-结束
      随着一个又一个亲人死在自己的手下,终于,弟弟也败在了自己面前。在他濒临死亡
时,一直控制他思想的拉达姆兽本体从他身体里跳了出来。他望着自己的哥哥,仿佛刚从一
场恶梦中醒来,但一切已经晚了。
      “哥哥,对不起,我还是输给哥哥了......”他把自己的变身水晶交给了D-BOY,然
后倒在了也是自己最爱的哥哥怀里,永远的睡去了。
      D-BOY在水晶的帮助下,飞向了月球,最后的也开始记忆离他而去,但是仇恨,只有
仇恨使他坚定着飞向了月球。
      像亚纪说的:
      “神啊,你还要夺去他的什么?他失去了一切,亲人,朋友,记忆,希望,梦想。他
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你对他还不够残酷吗?”
      一切即将结束,拉达姆母舰被D-BOY即将摧毁,拉达姆的首领,熟悉的面孔和陌生的
身躯,他最后一次流泪了。
      爆炸中,两人像婴儿一样赤裸着面对着,他看着自己最后的一个亲人,眼中不再有仇
恨。他温柔的说:“健伍哥哥,我们回家吧。”



5-遗忘
      “死去的人已经死去, 痛苦却要活着的人承受。上天给了他唯一的礼物,那就是名
为遗忘的权利。没错,以遗忘作为逃避的手段,那是不行的,但是,只有高野是被允许的,
那是他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像菲里曼说的一样,遗忘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D-BOY坐在轮椅上,忘记了自己的
本名-相羽高野,忘记星野,健伍,父亲,妹妹,还有拉达姆,一切一切。但是不要紧,他
还活着,他还记得亚纪,够了。

      回忆作为我最爱之一的《宇宙骑士》,在《茨の园》悲伤优美的 旋律中,我写下了
我的回忆和感想。《宇宙骑士》中包含了太多的无奈和伤感。它的内涵是同时期作品无法企
及的。虽然画面的粗糙是它无法弥补的缺憾,但是品味他的内涵,感情,是十年后,就当作
已成年的我的一种回忆吧。

--
      理想的国家必须建立在正义之上,而这个国家里所有的人都应过着幸福的生活!

※ 修改:·Republic 於 Mar  6 15:51:12 2006 修改本文·[FROM: 219.140.255.*]
※ 修改:·Republic 於 Mar  6 15:56:48 2006 修改本文·[FROM: 219.140.255.*]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19.140.255.*]
附件: Winter_Orbit.wma (635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896.5088.wma
附图: 0.jpg (41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656147.jpg
附图: 15.jpg (139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p.13.896.698160.jpg
附图: 6.JPG (19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840758.JPG
附图: 7.jpg (24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861215.jpg
附图: 8.jpg (38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886164.jpg
附图: 9.JPG (20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925332.JPG
附图: 11.JPG (32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945850.JPG
附图: 10.JPG (28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979548.JPG
附图: 12.JPG (14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1009072.JPG
附图: 13.jpg (15 KB) 链接:
http://bbs.whu.edu.cn/att.php?s.13.896.1023835.jpg
全文链接:http://bbs.whu.edu.cn/bbscon.php?bid=13&id=89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4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我们都史无前例的有默契,突然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