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warway (浪漫诗人), 信区: Chorus
标  题: 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参赛日记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Mon Jul 31 01:44:01 2006)

2006年7月20日
今天是我们厦门之旅的第一天,要在火车上度过了。我们要先到泉州,然后厦门武大校友
会派车接我们到厦门。
这趟到泉州的火车很舒服,安静,清洁,乘务员是我见过最勤快的,于是一点都没有旅途
的劳累之感。这也可能因为与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自然不会无聊了。感觉大家的心态
还是比较好的,没有因为要比赛而过度兴奋或是紧张。我们的确没什么负担,我们在乎成
绩,但并不打算为它拼个筋疲力尽;去展示自己,去表演,去看看大世界,去与世界交流
交流,去玩玩,增进一下感情,近距离地感受一下合唱,足矣!
中午一觉睡得特别舒爽,忽然一阵《夜夜的晚夕里梦见》传来,把我牵回这个阳光灿烂的
下午,车窗外山水缠绵,风光如画,美不胜收……


2006年7月21日
今天火车晚点,中午十二点多才到厦门。到选手村的路上就可以感受到些厦门的美丽:沿
途是一排排的榕树和巨大的棕榈,车子不时穿过座座翠绿山丘下的隧道,还有不少风格突
出的各式城市建筑,当然,还少不了随处可见的关于这次比赛的宣传标幅,像“相约厦门
,唱响五洲”或是“欢迎来自五大洲的朋友”之类。
我们入住的合唱村是厦门六中。这是个规模很大的中学,如果有人骗我说这是个大学,我
会立马相信。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六中的至善大礼堂,也是这次比赛的场馆之一。而最吸引
我们的还是六中的一个游泳池,碧蓝碧蓝的,很是诱人。
下了空调车,发现厦门正午的温度也不比武汉低。在楼下冒了好久汗才一人发了一张饭卡
,通知先去吃饭。找个志愿者看着行李,就赶紧往食堂奔去,不是因为饿,而是本人很关
心伙食质量(一是听说合二十多元一餐,一个也是武大食堂恐惧症的表现)。嗯,还好挺
不错,是套餐,有红烧牛肉、蘑菇炒熏肉、芹菜鸡丁,小菜略,还有一碗有内容的汤和一
个水果,我比较满意!
下午怕大家旅途劳累,放假休息。我和几个室友游泳去。游泳池边的教学楼里有个中国团
在排练,唱一个民族风味浓郁的作品,男声巨浪滔天,女声也是喊劲儿十足,不过看起来
是个还不错的团。我仰面躺在水面上,望着纯蓝色的天空。温暖的水托着我起起落落,那
歌声便也乎明乎暗了,这时我感觉自己已经迅速融入了厦门,融入了这次比赛,很奇妙的
感觉。
晚上我们被安排到一个教室里排练,规定只有一个小时,而且不幸遇到下午游泳时听到那
个狂澜之团在隔壁,简直没法练。才练完声就来了另一个团,只有走人了,走之前还想炫
耀了一下lily,结果唱高好多,最后几句就没法喊了,灰溜溜逃跑。足球场边看台上,找
了个亮处继续排。
我们的比赛的时间和场地都已经确定:后天中午十二点混声室内组复赛,在莲花影剧院;
大后天上午九点灵歌组复赛,在双十中学报告厅。明天可以分别在两个场地彩排十分钟,
好短!最近大家状态不好,又不知道场地效果如何,今天在足球场上场《夜夜的晚夕里梦
见》,我们感觉男低音量比平时室内大很多了,可周锴还是说不够,可见场地的影响很大
,不只音量,音准和整体状态也是这样。我们灵歌组被安排到第一个出场,对我们很不利
。选曲上混声室内《夜夜的晚夕里梦见》与兰州大学重合,water night与一个印尼团重合
;灵歌的三首都没重合,My soul’s been anchored in the lord很有几个团都选了。
总体看来,我们这两组都是难度比较大的,对手几乎全是国外团(我们是第一个参加灵歌
组比赛的中国团),参赛作品也都是高难度的,加之大家这两天状态都不是很好,情况不
是很乐观。
就写这么多吧,周锴让大家回来再看看谱子。
明天上午王秀峰老师要来,很期待!


2006年7月22日
现在晚上十一点多了,刚从厦门会展中心回来,去参加了第二阶段开幕式,没什么意思。
上半阶段非常无聊,致词一大堆,然后是中国式的大吵闹(文艺表演),像极了春晚。后
半阶段有些意思,是各大洲的合唱团表演,大概每洲一个,民族风味很浓。我们被安排得
太远,没听到什么效果。倒是来自美国的克莱萧精英合唱团的灵歌表演把这个近万人的场
馆给唱high了,到最后大家纷纷起立,跟着他们的胖指挥一起喊了,场面很是壮观。我们
身后是一个身着彩装的苗族团,那群看起来挺害羞的山里姑娘也跟着唱疯了。
今天去试了两个场地,很不满意。黑人灵歌的那个双十中学(一个看似比大学还大的中学
)报告厅完全没有共鸣,吸音效果极好,而且还要过电。大家一上场迅速萎靡,不打开唱
了,缩头缩脑把四首灵歌过了一遍,效果不佳。还好是最后一个试场地的,也就多唱了一
些,最后不得不把混站改为分声部站位了,不然互相之间根本听不到。虽然我们感觉不好
,但场下的王秀峰老师认为还是不错的。
混声室内组的莲花影剧院要好一些,装了一块反射板,但感觉还是很陌生,我们团之前在
音乐排练或表演的次数几乎为零,不习惯是自然的。感觉在这个场地里声音会很散,每个
人的声音特点一不小心就暴露出来,这种自己感觉不到,而场下观众听得一清二楚的效果
的确很恐怖。下午没时间练声,大家状态不佳。Water night一开始就唱跑了,感觉其他声
部对一个声部的和弦支持力变弱,对自己的控制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春天来了》没唱完
,工作人员就来赶人了,我们早就超过十分钟了。
王秀峰老师差不多跟了我们一天,早上排练他就和林老师一起来了。我们在楼下的走廊里
排练,共鸣很好,效果不错,唱了几首歌都没有跑音。我当时唱到皮肤发毛,尤其是wate
r night,像是一股电从皮肤划过。两位老师就我们的声音和作品作了一定的训练和改进,
效果还是很明显的。两位老师在百忙之中还不忘过来看看我们(王老师是本次比赛的评委
),很感动啊!
明天就是混声室内的复赛了,强手如云,难道相当大。但是大家看起来都毫不紧张,该玩
的还是玩去了,个人感觉有些随便了。希望大家能将放松带到赛场上,放松而理智地通过
明天的复赛。
最后无论如何要夸一下厦门的风光。今天去参加开幕式时,组委会特地安排公车从沿海公
路走,可以看到非常漂亮的海景,当然还有鼓浪屿,以及厦大门口的沙滩。夕烟下面,它
们格外美丽。我期盼着有一天能到沙滩上走走,到鼓浪屿逛逛,再抱一本书往海边的礁石
上一坐,该是何等的享受啊!


2006年7月23日
今天中午进行了混声室内组的比赛,大家八点半就集合练声了。我们候场时看到一个好像
是印尼团的比赛表演,我感觉非常到位,几个难度相当大的现代作品,演绎得很轻松。最
后一个作品更是歌唱、敲击、喊叫一起上,造成很独特的音响效果。待到我们上场时,我
瞥了一眼候场室的钟,正正十二点!站到台上还是有些紧张,刺眼的聚光灯很然人不舒服
,场下的上座率看起来不佳,评委也不是像我们估计的坐在第一排,我没注意到他们坐在
哪儿。第一首water night大家明显紧张了,状态很不好,声音偏紧,音准也很快往下掉。
我自己的声音就不停地发抖,很不习惯这种比赛气氛。第二首With a lily in your hand
是唱得最好的一首,大家演绎得很到位,只是高潮时的高音还是有些散了。我感觉《夜夜
的晚夕里梦见》和《春天来了》都还不错,大家放松了很多,唱得都很动情了。但缺陷也
不小,前一首音准上好像还是有问题,后一首节奏不稳,情绪发展不平衡。
总的来说,我对今天的表演不满意,结果没有下来,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复赛。下来王燕
老师说还不错,就是收得太过了,跟前面那个印尼团形成鲜明的对比。赵堃告诉我们他看
到我们的表演很感动,他说前面的团唱的作品都很诡异,一个比一个还“现代”,听得他
受不了。到我们团算是听到些美丽的旋律和舒服的和弦了。呵呵,希望评委也这么想。回
合唱村的路上大家都不怎么谈这次比赛。我们现在对自己的表演效果其实不是很清楚,最
近的排练常常是我们的自我评价与听众的评价差别很大,不少专家给出的评价常常是出乎
我们意料的。但我个人对今天的表现不满意。
下午三点王燕老师再一次来给我们排灵歌,很爽,真的很爽!感觉现在周锴排灵歌在音质
、音准和节奏之外很难再深入了,大家对灵歌的理解和演绎好像到了一个极限。而王燕老
师可以让我们融入到每一首灵歌的具体情境中,让我们随着那些和弦、旋律而起落悲喜。
在她极富感染力的语言和表情下面,没有人可以死板得起来。印象最深的是她给我们排Sw
eet home时,她的那些对“远去的天堂、永远得不到的幸福”的描述,让我迅速从前两首
歌的激动中脱离出来,心里居然戚戚然起来。这次算是真正明白Sweet home 是一首可以让
人落泪的歌了。
下午的灵歌排练大家都很high,声音、表情都放开了,如果明天能用这种状态比赛,我相
信我们会有好成绩的。当然就算没有好成绩,能经历这么投入而快乐的排练,还是很满足
了。我总认为,当我们把一首作品投入地演绎过一遍后,一切目的都已达到。
晚饭后男生遭了殃,被几个女生提到个寝室,锁起门来练身体表情,一个个教,一个个审
查。呵呵,泉儿扭得啊,真是那个甜,跟她的民歌一样。

几分钟前听到楼上楼下有一阵阵欢呼,刘畅一脸严肃地跟我说:“聪,我有种不详的预感
!”于是我们赶紧往楼上跑,要问问去。半路上遇到泉儿,她说我们复赛过了,20.5分。
然后我们一起上楼跟大家拥抱去了。过了20分的是复赛金奖,只有这样才能进决赛,听说
这次复赛只有很少几个团进了决赛,我们是唯一的中国团。
明天得辛苦了,上午九点灵歌复赛(早上五点就得起来练声),下午五点混声室内决赛。



2006年7月24日
    听说我们灵歌复赛没通过的时候,周锴我们一群人正在厦大旁的海边。那时候海浪声
声,一阵阵海潮扑上松软的沙滩。我们好几个是第一次这么近地触摸到海,自然激动不已
,又笑又闹,早已喊哑了嗓子。这时候听到没过灵歌复赛,便都有些沉默了。灵歌组是我
们很喜欢的一组比赛,想起从我们唱第一首灵歌The battle of Jericho时的摸摸爬爬,到
现在的全情投入,很有些骄傲,又混杂着些此时伤感。
灵歌是在上午九点开始的,我们第一个上场表演。今天上台后大家都很轻松,一扫前天试
场时的紧张。声音一出来我就觉得很饱满,大家都已经忘记了场地的限制,放声歌唱了。
前两首Wade in the water 和My soul’s been anchored in the lord我觉得挺不错,个
人认为是我们表演中较为成功的一次。我感到很奇怪,有几个评委坐在第一排,从头到尾
一直都埋着头看谱子,根本不看我们的表演。Sweet home还是音准有些问题,气息的运用
不够自如,都是老毛病了,但感情的投入绝对是最好的几次之一(最好的一次应该是那次
雨夜在人文馆的排练)。最差的就是plenty good room了,大家明显放得过开,声音完全
散了,而且音准也出现一些问题(后来知道话筒的扩音效果很明显,离话筒近的人声音自
然很突出了)。比赛一出来周锴开起来就十分不高兴了,拉着脸说Sweet home和 Plenty
good room问题太大,进决赛有困难了。但当时大家都沉浸在灵歌激动的情绪里,认为他多
虑了,而且这次表演是我们很有自信、很有表现欲望的一次,相信与混声室内相比,大家
会认为灵歌的表演更胜一筹。但我们想得太简单了。
灵歌的出局,刚开始我还是有些不解的。后来赵堃说后面的很多团表演都是非常精彩的,
他们的表演发自内心,夸张而得体,可以将音乐厅里每一个人的激情点燃,在这点上我们
是比较缺乏的。我们必须营造每一首灵歌的具体情境,去幻想其中的那份虔诚的意味,还
要去模仿开放而夸张的表演,于是尽管我们信心十足,但差距还是很大的。更何况从技术
上讲我们还有至少两首歌问题不小,被刷掉也就不奇怪了。但不管如何,我为我们这次的
表演感到高兴,它是我们第一次真正开放而轻松的表演,是与歌曲的真正的融合,我们在
表演中真的悲伤了,激动了,快乐了,足矣!
混声室内的决赛在下午五点多,我们倒数第三个表演。这次比赛大家就比较放松了。候场
时几个团员伴着一个菲律宾合唱团的诡异的歌声,借着灯光在墙上比划动物像,引起一阵
憋气的笑。等到他们唱到高潮,我们突发奇想,居然随着他们紧张的敲击和喊叫声彼此锤
起背来……这次上场我就看到评委了,他们坐在音乐厅的中间,每人配了一盏台灯。这次
上场周锴就从容多了,稳步上场,一顿,转身面向观众,敬礼,再一顿,再转身。这次感
觉四首歌一恍就过了,除water night感觉不对外其他三首唱得都还是比较舒服,应该会比
复赛好一些。赵堃出来说他从两点开始承受了一阵又一阵前卫和声的刺激,听到我们温暖
而平和的声音,心中顿时舒畅多了。
混声室内决赛的成绩现在还不知道,估计也不会很好,这一组的水平还是相当高的,我觉
得我们的问题也还是不少的。听说进决赛的有很多东南亚的团,唱的几乎都是音响奇特的
现代作品,Eric在他们面前倒还显得古典了。我对此有些不理解,那些让耳朵舒服的和弦
和有着相对传统的风格的作品不应该如此被淹没。所以我想我们团必定会尝试很多不同风
格的现代作品,但照顾传统和守卫动听以及一定的民族本位应该是以后的发展方向,这不
是眼界和水平的问题,有时候一定的保守才是真正的先进。
大家决定明天要去听一听黑人灵歌组的决赛,我想那时候我会明白更多。这时候我突然想
起王燕老师的一句话:“在艺术上想要一鸣惊人是不可能的。”我欣赏她在对我们的褒奖
以外的这点明智。


2006年7月25日
今天厦门来了台风,上午就下了挺大的雨。早上自己打的去听灵歌的决赛,那辆指定的出
行车今天不归我们使用了。到双十中学门口,保安挡住几个没带选手证的团员,让到保卫
室买票。问有选手证的还要不要买,答曰当然要买。于是每个人老老实实交了50元,换了
张入场卷。等进了音乐厅,才发现其实有选手证的可以不买票的,上了保安的当!
外面正下着大雨,这个报告厅居然可以听到雨点砸在顶上的哗啦声,还好是灵歌组比赛。

前两个团很是让我开了眼界,从那个身着有着类似教堂彩色玻璃装饰的衣服的印度团上场
开始,气氛就一刻未低落下去,极富感染力的歌唱和表演,感觉他们真不是在比赛,而是
在进行一个例行的仪式,在骄傲地完成一个小小的赞颂使命。那一刻你不会想到什么音准
、音质或是什么对原谱的忠实程度之类,你只是在一阵阵声音和节奏的狂潮里战栗,你的
灵魂在跟着他们一起舞动。当时我想要是灵歌一定要这么唱的话,亚洲团队永远也不可能
得奖。于是也为我们昨天故作激情的表演感到些脸红,也难怪有些评委不抬头光看谱了。
但接下来的一个亚洲团让我有些别的看法,他们年龄在五十岁左右,那些阿姨全穿着桃红
色的中式礼服。他们唱起灵歌来小心翼翼,声音上颇有中国大合唱的味道,一个年轻一些
的领唱居然用很纯正的美声来了几段solo,他们与前两个团真是天上的地下,完全不是一
个风格。再后来的一些亚洲团的表演,也是很有自己的“民族特色”的,他们不可能像美
国团那样以激情和极其外向的表演取胜,他们只是以自己的方式自信地演绎自己所理解的
灵歌。而这些东南亚国家所选取的作品,也多是无伴奏的,技巧性、趣味性较强,比如Mo
ses Hogan的作品,几乎每个东南亚团都要选一到两个。东南亚团的表演常常是以难度和精
准的演绎取胜,有几个团就是我们在混声室内遇到的,他们声音都很漂亮,唱一些高难度的
和弦变
化丰富的灵歌很合适。
另外,在对灵歌的理解上,之前我的理解局限在较为传统的黑人灵歌上面。现在发现这里
灵歌的范围是比较广义的,估计有的灵歌里的宗教味只留在歌词里的。灵歌不论是在歌曲
形式上和在表演方式上都是千差万别的,这是一个非常多元的组别。在歌曲形式上,从Ho
gan的正统式灵歌到流行曲风的灵歌,既有有伴奏的、也有无伴奏的,应有尽有。有个斯里
兰卡的女声合唱团居然唱了一首印第安风格的《阿迪缪斯》,我之前非常喜欢的作品,从
没有想过它可以出现在灵歌组。几乎每一个合唱团都有自己的突出的特点,互相之间差别
非常大。表演方式上,亚洲团的内敛自不必说;欧美团是又唱又跳,多为有伴奏的;还有
些团表演气息非常浓重,非常追求歌唱和服装、造型的统一。合唱团的声音也是差别很大
的,有的追求大气磅礴,有的追求和谐统一,有的直接就是用室内合唱的方式来演绎灵歌

现在回想我们前天的灵歌复赛,也许输就输在不自然、缺乏表现力上。我们一直以来想寻
找灵歌的真正的样式,想尽办法去理解它,试图正确精准地诠释它,但最终却有些矫枉过
正了,显得有些做作。我倒是觉得以自己的方式自信地进行灵歌的表演更符合灵歌自由的
特质,我们在宗教和舞台情绪上不及欧美团队,但我们以亚洲式的内敛和包蕴,再借助我
们声音上的优势,同样可以取胜。
今天晚上本来有一场交流音乐会的,那是我最期待的一个活动,但因为台风,被取消了,
挺让人失望的。这次参赛也就只有比赛一项活动了,赛完就得立马离开,都不能观摩一下
。个人认为组委会在对参赛队伍之间的交流上做得很不够,除了这次被取消的交流活动外
,再没有别的什么平台了,参赛选手去参加别的活动仍然要买门票,很不厚道。那么多世
界合唱团集于一城,却各忙各的事,太可惜了。
晚饭时得知我们的混声室内组比赛得了银牌,大家都十分高兴,一起在食堂里欢聚了一餐
,还唱了三首武大的校歌。这次混声室内的复赛只过去了五支队伍,其余的都是凭从前的
成绩直接进决赛的高水平团队,所以能闯进决赛并拿到银牌还是很令人高兴的了。
晚饭时还给万捷和刘畅颁发了人文爱乐合唱团终身荣誉团员证书,很有几个人哭得稀里哗
啦。万捷从99年建团留到现在,如今研究生毕业,要离团了。刘畅03年入团,现在也毕业
了。合唱团感谢他们,并祝他们走好!


2006年7月26日
今天是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的最后一天,上午举行颁奖典礼,晚上是闭幕式,两个活动都
在厦门会展中心举行。
颁奖典礼要颁发十几个组别的奖项,每一个奖项都有许多复赛和决赛的获奖队伍(这个比
赛是根据每个合唱团的分数来定奖的,事先已经规定好了每个奖项的分数范围,不是按排
名颁奖。比如某个组没有团达到80分以上,这个组就空缺金奖),中国参赛的合唱团相当
多,但多数是在复赛部分获奖,第二阶段进入决赛的中国合唱团好像一共只有19支。而要
在决赛中获奖,更是难上加难,决赛颁奖中很少能听到中国合唱团的名字。昨天知道我们
拿了个混声室内决赛银牌,还以为不怎么样,今天一看这架势,不能不骄傲了(我们参加
的是难度很大的两个组别,尤其是混声室内,国外强手如云。奇怪的是我们认为唱得非常
牛的一个菲律宾团,他们没能通过复赛)。当主持人向整个会场念出我们的名字时,我们
疯狂了……大屏幕上显示出我们的英文名字,还有泉接受奖牌和获奖证书的画面,欢呼的
高潮一个接一个。
我们后一排是中国人民大学大学生艺术团合唱团的团员们,他们跟我们一起欢呼和鼓掌。
我们混声室内这一组的冠军被一个拉脱维亚的合唱团夺得,他们在这次合唱比赛中居然获
得了三个金奖第一名,现场三次响起拉脱维亚国歌,他们现在排名世界第一!
第一阶段的比赛中香港一支合唱团夺得了一个金牌第一名,中国国歌响起一次;而第二阶
段的比赛,中国没有一支合唱团夺得金奖第一名,很遗憾没有听到我们的国歌响起,没有
看到我们的国旗升起,而前三届比赛中我国都有合唱团夺得过金奖第一名的。这次没有中
国团夺魁,我想一方面是由于很多优秀的中国团队今年没有参加比赛,另一方面也听说这
次比赛的水平是历届最高的,国外(尤其是东南亚)的强手不少啊。之前听说人大合唱团
拿到了混声大合唱(我们参加的是混声室内)的金牌第一名,甚至到颁奖之前他们也这么
认为,本来还跟着他们高兴,后来才发现他们拿的是金牌第三名,可喜可贺,只是看不到
升国旗了。
一领回奖牌,大家立马围过来看,它是方条形的,呈涟漪状,非常漂亮!于是大家都一手
握奖牌,一手拿获奖证书,各照了一张像。
结下来是黑人灵歌的复赛银奖,我们虽然未能进入决赛,但作为第一个参加黑人灵歌组的
中国合唱团,能取得这个成绩还是很满意了(记得那天比完赛出来,门口的保安向我们竖
起大拇指:唱得不错啊,中国队)。其实现在想来,我们还是很有进决赛的实力的,我在
决赛中看到的几个亚洲队伍,跟我们很像,但很多地方真的不如我们,我觉得他们胜在从
容上。泉领黑人灵歌的奖时,我们依然喊得很激动。
从第二阶段的获奖情况来看,还是亚欧合唱团的金奖第一名拿得最多,亚洲的要数印尼合
唱团最为厉害,菲律宾也很强,韩国、新加坡也拿到个金奖第一;欧洲的拉脱维亚、挪威
等国的合唱团都拿到大奖。我们还是得承认中国合唱和这些国家合唱的巨大差距,中国只
是偶尔有个把团突然出现,一鸣惊人,然后迅速沉默,得奖的组别也多是民谣组、混声大
合唱组等等(不过我国的童声合唱好像是很有名气的)。而这些国家都是把合唱当作音乐
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的,还有在音乐的普及和认识上,我们差人家太多。我在这次比
赛的宣传册上看到组委会介绍我国合唱发展的历程,八十年代以前的比较革命这是事实,
而八十年代以后的介绍还是集中在什么《希望的田野上》这一类作品,对很多具有现代理
念和技巧的作品根本不提,我国近期合唱发展的真正闪光点也根本没有反映出来!而它所
用的语言,仍然充满了我们一贯的自我褒赞和自我满足。我要是组委会,就多安排一些继
往开来的内容。
颁奖典礼结束后,我们去了鼓浪屿。带着选手证,可以免费做公交,做渡船,还能免去某
些地方的门票。一上鼓浪屿,我马上爱上了它,心想要是厦大修在鼓浪屿上,十个武大也
比不上了(光从风景的角度讲)。在鼓浪屿上,建筑和自然是真正的浑然一体了,想象一
下,百年的榕树、20世纪前期的欧式老建筑、古旧的石街、时耸时缓的绿色山丘,还有海
浪、沙滩、钢琴博物馆、音乐学院,音乐厅,当这一切都糅合在这个小岛上时,会是多么
地不同凡俗又平易近人……可正当我们沉醉在鼓浪屿入画的美景中时,泉儿来电话了,要
我们立即回合唱村:我们五天的食宿期已到,继续住要每人再交一百五,那边的要求是要
不交钱,要不立马走人。于是团里决定不如直接住宾馆去,双人标间也只要一百五一天。
于是只有大局为重,忍痛割爱,恋恋不舍地一路买着贝壳往渡口去了。
宾馆离选手村不远,本来晚上去想去闭幕式,却怎么都做不到公交——在合唱村出行是个
头痛的事,根本等不到公交。本想忍痛再次打的,一想宾馆有电视,今晚的闭幕式必定要
直播的,于是就回宾馆躺着看电视去了。闭幕式最精彩的当然是一开始的金奖第一名音乐
会,我一方面佩服这些合唱团的高水平,一方面不禁对他们的声音和风格产生疲倦之感,
原因很简单,我是多么地希望能听到中国旋律和中国声音,这不仅仅是爱国,我盼望着中
国这块土地会成为现代合唱发展的一个资源库,一个参照物,一个可以栖身的家园。


2006年7月27日、28日
这两天主要是在回程的火车上度过的,我们恰巧与兰州大学合唱团同在一个车厢,他们这
次与我们一样参加了混声室内,还有一首比赛作品与我们重合(夜夜的晚夕里梦见),但
他们没能通过复赛。一路上我们各自谈笑,并不怎么交谈。但在快到武汉时有人提议我们
两个团应该唱一下歌的,他们欣然同意,于是夜夜的晚夕里梦见便飘在武汉郊区了。然后
他们又唱了两个国外作品,很是好听。当我们同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时,火车到站了,我
们下车,可这一刻我们却又显得依依不舍了。
该如何总结这次参赛呢?水平的提高是肯定的,就不说了。说点其他的:首先我觉得这次
的表演经验很重要,我们之前几乎没参加过什么正式的比赛;然后这次比赛对今后的发展
方向是一个绝好的参照和借鉴,看到世界合唱是怎样的,便更能认清自身的特色、优势和
缺陷,对指导以后的发展方向帮助很大。最重要的是还是要保持自身特色;最后恭喜周锴
搞到一些难得的合唱谱。


再见,厦门;再见了,第四届世界合唱比赛!
第五届世界合唱比赛将于08年奥地利格拉茨市举行,希望我们可以参加!

--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58.19.17.*]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1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不要总对人掏心掏肺,有的人不吃内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