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flyinsky (天之痕), 信区: Beijing
标  题: 再见新浪,再见抽烟室酒吧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hu Jun 19 05:15:22 2008)

交完那张签满各个部门同事的工作交接表,人力资源的女同事说,稍等,最后还有一个小面
谈。
“好,”我说。
她在我面前坐下,开始提问:“你离开以后从事什么工作呢?”
“恩,可能去腾讯,但也不一定,我的意思是,我这个人挺不靠谱的,恩。”
她接着问,“你辞职最大的原因是什么?”
我认真地回答,“恩……原因有很多,主要我想,……,应该是,我的目标和这个团队的目
标不同,恩……,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他们是错的,这让我很痛苦。”
“恩,我明白。那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刚毕业就来了吗?”
“是的。”
“你对主管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意见不敢说,建议倒是有一些……”
“比如说?”
“恩,多看些书,少做点事,别忙到都不读书了,读书频道的不读书,音乐频道不听音乐,
挺讽刺的。”
“还有呢?”
“恩,”我想想,“哦,少做点黄色书刊……”
她笑笑,说,“最后一个问题,你最喜欢这个公司的什么地方?”
“吸烟室,哦,不,哈哈,开个玩笑,当然是新浪这个平台,可以认识那么多业界顶尖的人
士。”
“谢谢。”
“谢谢。”

其实那并不是一个玩笑,吸烟室确实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就在完成最后这次会谈前,我就静
静地在理想国际19层的那个宽大得可以踢球的吸烟室坐了一个下午,接见了各方好友来宾。
我们曾一致认为,这里除了不卖酒,其它所有的气质都符合一个酒吧,聚集着各个部门的危
险分子。

多少个下午,我们自发组织了一个下午茶时光,四点的时候,准时从公司各个角落涌向吸烟
室,一边看着espn的球赛,一边看着另一个cnn播放着世界各地的战争和杀戮。我喜欢在自
动售货机买一瓶可乐,叼一根骄子坐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拥堵的四环路,中关村的教堂,被
树木湮没的北大,还有远处西山和颐和园。旁边也有几个同事细细碎语商量着周末要叛逃这
个城市——他们是旅游频道的,有个组织叫凤凰公会。

我们的下午茶时间主要以倾听ss作家的讲座为主,ss是新浪著名文艺中青年之一,据称她获
得过鲁迅文学奖,但真实的她更像一个时尚女青年,经常跟我们传一些名作家的八卦和绯闻
,但后来她皈依佛教,每日下午传道授业解惑,一时间,人满为患,我们一干刚毕业的学生
边听边思考,头点的跟鸡啄米似的。鲁迅文学奖青年自从升职成主编以后,虽然也偶现吸烟
室,但更多时候,她正在传道授业,突然一个电话打来,马上收拾烟草,火折,手机,丢下
一句,陈老大让我马上去灭火,回见!就一溜烟小碎步消失在办公司迷宫尽头。

除了ss作家的座谈之外,另一种聚会就是野球俱乐部的聚会,野球队是新浪第一大球会,曾
获得过新浪杯亚军,季军,但自从我加盟以后,这个球队人数就飞速扩招,并且战绩低迷,
但聚会颇多,以至于最后这个球会演变成一个交友吃喝俱乐部。很多人都是为了踢球后那顿
饭局而去。野球俱乐部队长也是一个文艺青年,曾做过牙医(非余华),此君踢球爱用脚后
跟,很多次,我在球场上看到他本来可以正面处理掉的球,非要转身用脚后跟踢。

有一段时间我注意到了体育频道一个女生,她经常去吸烟室买百事可乐喝,我也喜欢在自动
售货机买可乐,因为投币的声音总是让我回忆起小时候去打电玩投币成功后的那种期待和兴
奋的感觉。她喝完可乐以后喜欢把可乐瓶码在桌子上,各种形状的,一度我都和她暗暗较劲
,看谁码得好看,一个人的较量我也自得其乐,尽管我一直观察女,但真正认识却特别巧合
,当时我去吸烟室的路上,和他擦肩而过,在吸烟室门口我发现了一张一百元的钞票,然后
我捡起来,下午女再次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故作惊讶状,说,这位同学,你是不是丢了
一百元。她更惊讶地说,是呀,你怎么知道。
然后我把她带到座位前,说,是不是这张,对了,为了保险,你留个电话给我,或者qq什么
的。
她留了一个qq号码,然后说谢谢谢谢。
地震的时候,北京损失的唯一建筑,也许就是我们俩桌子上的可乐金字塔。

还有一段时间,我在吸烟室遇到各种不靠谱的团体,比如一个相貌猥琐的人大谈股市,楼盘
,国计民生,一个相貌英俊的小生拿着笔记本本在上网,有一次我带着一个作家师姐,林白
,去吸烟室交流,她的新书《致1975》扉页上的话就足够震动我,让我对她肃然起敬,我们
探讨了十几分钟对武大,生活,回忆的看法,会谈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另一个师姐,腾讯的
总编,在面试我的时候,意味深长地说了声,武大的呀……。当然,我们的会谈也特别自然
而成功,虽然最后我也决定不去腾讯,独自soho,——心中的火既然已经点燃,就让它慢慢
燎原吧。

还有一次,我看见黄健翔在和体育频道的人说球,那个体育频道的哥们我认识,应该说不打
不相识,上次在联赛里他踢我们守门员的屁股,我冲上去推了他一把,结果双方扭打在一起
。后来不了了之。

还有更多关于吸烟室的回忆,我的老妹就是在那和我一见如故,就坐在那说了整整一下午,
差点精尽人亡。音乐频道的一个mm和我因为抽烟“借个火”认识了,据说她也即将离开新浪
,因为她做张震岳的专题的时候,被张震岳乐队哥们泡到了,即将出塞台湾。

最后一个认识的是视频频道的型男,他长发飘飘,很多次都看到他一言不发地忧郁地对着夕
阳吞云吐雾,在我下决心离开这里的那个下午,我也一个人坐在那反反复复做思想斗争,他
跑过来说,“借根烟”。然后我们开聊,结果我们对王朔的疯狂喜爱导致我们一拍即合,他
给我讲了一个“袖里刀”的故事,让我重新对北京城的古惑仔团体产生了热血沸腾。我则给
他讲了我离开后小说“四叶草”的构思,他也对我的魔幻现实主义表示了深深的敬佩。

他介绍了另一个型男,新浪地下乐队的成员之一给我认识,结果发现他是华科毕业,和我某
个媒体好友是师兄弟,乐队的另一个人曾是我室友,该室友是前新浪著名流氓,离开后去了
抓虾当一个c什么o,后来又辞职创业,正好租了我隔壁的房子,尽管他一直否认,他长相酷
似裴勇俊,这也是我攻击他的主要把柄之一。
总编,在面试我的时候,意味深长地说了声,武大的呀……。当然,我们的会谈也特别自然
而成功,虽然最后我也决定不去腾讯,独自soho,——心中的火既然已经点燃,就让它慢慢
燎原吧。

还有一次,我看见黄健翔在和体育频道的人说球,那个体育频道的哥们我认识,应该说不打
不相识,上次在联赛里他踢我们守门员的屁股,我冲上去推了他一把,结果双方扭打在一起
。后来不了了之。

还有更多关于吸烟室的回忆,我的老妹就是在那和我一见如故,就坐在那说了整整一下午,
差点精尽人亡。音乐频道的一个mm和我因为抽烟“借个火”认识了,据说她也即将离开新浪
,因为她做张震岳的专题的时候,被张震岳乐队哥们泡到了,即将出塞台湾。

最后一个认识的是视频频道的型男,他长发飘飘,很多次都看到他一言不发地忧郁地对着夕
阳吞云吐雾,在我下决心离开这里的那个下午,我也一个人坐在那反反复复做思想斗争,他
跑过来说,“借根烟”。然后我们开聊,结果我们对王朔的疯狂喜爱导致我们一拍即合,他
给我讲了一个“袖里刀”的故事,让我重新对北京城的古惑仔团体产生了热血沸腾。我则给
他讲了我离开后小说“四叶草”的构思,他也对我的魔幻现实主义表示了深深的敬佩。

他介绍了另一个型男,新浪地下乐队的成员之一给我认识,结果发现他是华科毕业,和我某
个媒体好友是师兄弟,乐队的另一个人曾是我室友,该室友是前新浪著名流氓,离开后去了
抓虾当一个c什么o,后来又辞职创业,正好租了我隔壁的房子,尽管他一直否认,他长相酷
似裴勇俊,这也是我攻击他的主要把柄之一。

裴勇俊在我离开新浪的前一天召集了两个前新浪的朋友一起在五道口喝酒看球,席间,给我
讲述了明天去办离职的几个必须去参拜之处,一个是博客频道负责剪片的同事,他的特征是
他的桌子比普通人高一截,他的日常工作是把色情片的前戏就是即将露点而又未露的时候剪
出来,然后放在无线上让人下载,“能给公司每年带来几百万呢”。

当然,我也回忆了一下那些不是在吸烟室认识但同样让我印象深刻的同事,同事ly,一直在
默默推动中国民主的进程,她推荐的“反动”文章就算老大要求删除她同样强硬,据说也进
入了某组织的黑名单,但确实她是我们心中的偶像,也是我们心中真正媒体人的摸样。

同事kk,一个小女生,每日和我探讨博尔赫斯,卡尔维诺,偶尔在苏童来的时候发发花痴,
但从来不给我好脸色看,但我走的那天,请整个部门唱歌,她哭的稀里哗啦,我只好一个劲
安慰她说,在我桌子上放个小黄花,想我的时候就唱,故事的小黄花,从小就那样飘着……

同事yz,一个大胖子,外号宝马男,口头禅是,抵制kk,我们仨在一起通常不是我和kk抵制
他,就是我和他抵制kk,但他俩从来没有联合起来抵制我,宝马男一直是很吊儿郎当的公子
哥,但自从汶川地震以后去了一次灾区当志愿者回来,整个人都变了,每日跟我说,你说,
人活着是为了啥嘛,还不如潇洒点,兄弟,我支持你越狱!!

关于我在吸烟室最后一天的下午,我依次会见了我在这里遇见的那些人们,我一一道别,我
对他们说再见,我笑着掐掉最后一根骄子,当最后一个朋友聊完的时候,已是太阳西下倦鸟
归巢的时候,楼下四环堵得如此壮观,车尾的红灯齐亮仿佛一道银河。我拿出手机,拍了一
张留作纪念,然后快步走向电梯。耳边响起的却是张震岳的<<再见>>。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因为也许就在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和你,要分离,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回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回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我是否会在回来,不回头,不回头的走下去。





--


--

※ 修改:·flyinsky 於 Jun 19 05:18:24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50.*]
※ 修改:·flyinsky 於 Jun 19 05:18:56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50.*]
※ 修改:·flyinsky 於 Jun 19 05:19:38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50.*]
※ 修改:·flyinsky 於 Jun 19 05:20:21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50.*]
※ 修改:·flyinsky 於 Jun 19 06:05:45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3.116.150.*]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3.116.150.*]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13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过去是我们给自己下的定义。我们有很好的理由去努力摆脱它,或是摆脱其中不好的部分,但摆脱它的唯一途径是——在其中添加更好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