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binru (滨儒), 信区: Story
标  题: 大汉将军日记(五)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Sun Jul 27 00:17:06 2008)

(五)
当时大汉和匈奴征战日久,双方势均力敌。天平平衡的时候,一只蚂蚁的重量都足以改变
整个战局。因此,那些第三方的势力,如乌孙,月氏,大宛等国,都是汉匈拉拢和结交的
对象。

大宛国在匈奴以西,都城曰“二师”,翻译过来叫“天使城堡”,相传是大宛王为了纪念
其爱妻安娜所建之都,因此大宛人也叫自己的首都为“安娜堡”,因汗血宝马“宝石杰”
而闻名天下。当时大汉之所以在匈奴作战中处于被动,就是因为中原马的奔跑实在不如匈
奴的“奔驰”、“宝马”等名马,因此在战略转移的过程中缺乏速度。皇帝陛下愿意和大
宛国结盟,用丝绸换“宝石杰”马以改善战马素质。而大宛国的领导阶层分为“联汉”、
“联匈”两派,大宛国王深感抉择困难,于是派出了使团出使大汉。

使团一行数百人,那为首之人正是大宛王子苏巴蒂。苏巴蒂觐见了皇帝陛下,呈交了国书
,说了些“仰慕大汉皇帝天威”云云的客套话。皇帝陛下于是在甘泉宫召开了酒会,由于
对方是王子,于是不少王公贵族子弟都在受邀之列。当时舅舅在上谷郡打了个胜仗,斩敌
七百人。皇帝陛下龙颜大悦,让舅舅带子嗣前往酒会。可惜舅舅当时尚未娶亲,于是我就
因此作为舅舅的子嗣参加了这个酒会。

虽然我平素很讨厌学习,在江城书院到西北,经常翘了课去喝酒。但是,相比于贵族的聚
会,我情愿读书。我不是贵族,不懂那些礼仪。和兄弟们喝酒我可以不用提醒自己保持吃
相,我可以变喝酒边笑着骂哥们“你这孙子就是欠揍”。但是贵族的宴会,我必须只装成
彬彬有礼,还得不停的提醒自己,吃饭的时候不要老是发出“叭叽吧叽”的声音。因此,
我感觉去参加贵族的宴会不是吃饭,应该算填肚子,因为前者是享受,后者是生存方式。


另外,我很讨厌觐见皇上。刚来长安的时候见过皇帝一次,浑身上下不舒服了好几天。三
跪九叩不说,当时我的口语和听力都很烂,很难让皇上清楚的明白我的意思,只好唯唯诺
诺的说“诺”“遵旨”等用以敷衍塞责。

皇帝陛下致欢迎辞后,就和太尉以及舅舅等一些将军匆匆走了,据说下午还要参加雁门关
会战军事会议。吩咐我们要“慎重对待王子”。

王子不愧是王子,高贵,谦和。八尺的升高,三十左右的年龄,风趣,成熟。北边酷寒之
地缺少阳光,王子的脸十分苍白,符合大汉美男子的标准“为人洁白皙,鬑鬑颇有须,盈
盈公府步”。

我发现了白兰居然也在被邀之列,不过想想也不觉得意外,她应该是个贵族。因为从认识
她那天开始,我觉得这女孩处处透着特有的高贵,尽管充满阳光,却在深处能感受到一丝
贵族的忧郁;在友善的外表下明显能让人感觉到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骄傲。那天她穿
着白色的晚礼服,在夜色之中显得雍容华贵。我远远的举杯向她致意,她也对我礼貌的嫣
然一笑。于是心里美滋滋的——或许辞赋的考试终于有了着落。

王子命令手下侍卫舞了一套西域刀法以助酒兴,刀风所致,霍霍有声。杰义是武学高手,
于是也起身走了一套“霸王举鼎”的掌法,作为回应。掌风涌到脸上,如同流水一般。王
子笑道,我大宛国虽远居塞外,却向来仰慕中土上国,今天得见中华民丰物阜,文治教化
,衣冠礼仪,真是大慰平生。却不知中土人物,竟有如此精通武学之人。杰义谦逊的笑道
:“这霸王举鼎共十三式。我只是学到了第七式‘恶来拔石’的一些皮毛,而且久不操劳
,荒废已久,怎能称‘精通’二字?”

苏巴蒂王子尝过了中原的美食,兴致正浓,于是起身于是拿出西域的葡萄美酒与大家一起
分享。当时张骞出使西域尚未归来,葡萄在中原尚属稀罕之物,通常只有皇帝大宴臣下的
时候,才有机会尝一点葡萄酒。因此这些贵族子弟,虽然喝遍了茅台美酒,对于葡萄酒却
依然趋之若鹜。

王子又道,我大宛国地出大漠戈壁,冬季奇冷,夏季却是酷暑之地。所以这葡萄虽是佳品
,却不免带些暑气。暑气带入美酒之中,使之颇有些幸辣之意。故大宛国民每每饮酒之时
,必用冰镇除去暑气。可惜此时正是大汉初夏,不免有些可惜。

这是杰义起身笑道,这有何难?于是让侍女取了一盆水,将手掌放入其中,言语之间水面
起了一层白气,不多时,水面结成了一层薄冰。众人齐声叫好。原来“霸王举鼎”最后一
式“高山流水”是内功,能集结寒气。

王子的脸上露出了钦佩的神情,拿出佩刀赠与杰义,说是宝刀赠英雄。我不是很懂武学,
不过听说西域有种“明月弯刀”,可以削铁如泥。我远远的看到这把刀弯弯的像明月,也
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宝刀。杰义坳不过王子的盛情,谦逊的接受了,随手解下怀中玉佩
回赠王子。

这时王子拿出一个琵琶,弹奏了一曲大宛民歌。曲毕,王子说到,我听说中土人物,能歌
善舞。却不知今日可有耳福听到大汉的琴声?

言语之间琴声响起,初时这琴声婉转悠扬,不多时则变得温柔典雅,情致缠绵的感觉。我
抬头看那那抚琴之人,没想到正是白兰。

女孩一边拨弦,一边轻轻的唱道: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
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
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
将快乐寻找。

抚琴轻唱之时,偶尔有些停顿,我只能听到甘泉宫外细雨轻轻打在树叶上的声音,或许偶
尔有一两片花瓣随着雨滴飘然落下。除了白衣少女抚琴时那纤细的手指,我发现世界是如
此的空荡。这种感觉,仿佛是黄山云海的朦胧,是蓬莱仙境海风的温柔,是天池中天山雪
莲的高贵雍容,是大漠孤烟的飘渺,是江南小桥流水的晶莹剔透。

我发现从听琴开始到宴会结束,我就再也没有动盘中的东西。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秀色可餐


回过神来的时候宴会已是尾声,已有人三三两两的退场。我突然想起辞赋的问题,于是急
忙四下去找白兰,好在她并没有离去,身边聚集了不少贵族子弟,好几个都是候爵。原来
苏巴蒂王子要回国了,大家最后给他饯行。苏巴蒂走前举杯和大家喝了最后一杯葡萄酒,
很坚定的表示,回去就劝说他父王与大汉结盟,共同对付匈奴,临走前看了白兰一眼,说
欢迎她能去安娜堡作客。白兰很礼貌的笑笑,说好啊好啊,一直很想去安娜堡骑汗血宝马
呢。

送走了王子,终于有机会见到了白兰。

“你好,师姐妹妹,”求人办事当然要先让她高兴,叫师姐把女孩叫老了,叫师妹纯粹欠
扁,于是加上妹妹做后缀。

“嗯,好久不见,”女孩刚刚从人群中脱身,显得有点疲惫,“最近如何? ”

“还好,现在和杰义住一起,”停了停,立刻转入正题,“就是最近忙司马相如的考试,
烦死人……”

“我那有前年的样题和笔记,一会我托人送到杰义的府上去,还有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白兰很大方,“其实写赋这东西嘛,有个套路,想好的套路往里面堆砌就成了。我那里
有好几个高分套路,都记到笔记里了,你先看,看不明白再问我……”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抓抓脑袋,“可惜那辞赋都认得我了,我却不认得它们,下个月
初就要交了,还没影子,你看师姐妹妹,能不能……”说这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毕竟萍
水相逢而已,还没有熟到让对方作文的地步。

“能不能代你写一篇是吧,”白兰让我充分见识了什么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去年替
好几个哥们写过,看来今年要重操旧业了,行了,随让我是你师姐呢……”

大恩不言谢,于是我愣是没说一句感谢的话,后来回想起来,可能当时是欢喜过了头,变
傻了。

三天后,我还在杰义的府上复习 《长门赋》,门子通报说有人找我,进来一个哥们。我认
得这人,是长安城的侍卫,见我的面说受人之托,把一封信函交给我,然后说公务繁忙,
就此拜别云云。于是我连请侍卫兄喝茶的机会的都没有。

我打开那信函,一笔娟秀字迹引入眼帘,是白兰的,我见过她的字迹。中间赫然写着“翠
华赋”:
翠华赋
     翠华有山,雄峙于碧水之南,遥踞于大河之阴。东临湖泊,孤帆依稀弄影;西接长安
,宝塔巍然可登;南极通衢,达中原之枢纽;北览湖光,仰屈子之行吟。
     登斯山也,远山含碧,近树扶疏,地尽屹楼。大河东去,沃野华夏千里。数舸直下,
逐江渚几欲飞。湖光浩渺,云水笼烟,长堤戏波。湖鸥点点,喧声响遏行云。涛声约若,
清风可饮,醉山水,叹古今,其乐也陶陶,其情也欣欣。陶朱倘在,敢无厚羡之情?
     树耸山间,草肥谷底,林荫蔽日,郁郁葱葱。千虫鸣唱,百鸟吟歌。山富芳草之鲜美
,地耀落英之缤纷。赏奇花一树,感彻肺腑。嗅清香几脉,沁透心脾。馆阁凌空,气宇轩
昂,鳞次栉比,美仑美奂。名师泰斗荟萃,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少年翩翩,淑女窈窕,穷
世间知识而学之。学海遨游,书山揽胜,锲而不舍,桃李争芬!其意气何卓卓兮,彼神采
何风流兮!斯人斯地,物宝天华,人杰地灵。

     望远山而思人,品流水而忘情,吟罢而慨之:有如云名师,常耳提面命,有佳朋好友
,时砥砺品行,万卷古今中外,不同而通,千载天地人心,不同而和,不关世与俗,不问
利与功,不求闻与达,不务泛与空,此情可追忆,此意渐成永。
  俄而,有野鹤漫飞于长空,闲鱼逍游于舟畔。悲至极处,乐渐生焉。人有所守,方能
无所失,有所以求,方能有所得。守求有法度,全吾性而尽吾职,虽穷而求善,虽达而济
兼,仰无愧于天,内无愧于心,求真向善致美,通情达理明法,足慰平生!

  数情并至而兴叹:美哉福地,良辰美景,良师益友,可遇而不可求,可求而不期常有
,得此佳境,夫复何求!

后来这篇赋被司马相如给了评为“甲优”,比杰义的还高。我拿了这篇赋反复读了很久,
生怕司马问我写作时的览物之情而漏馅。辞赋这种必杀我居然拿了“甲优”,我乐呵呵了
好几天。

有时在家里自斟自饮的时候会想起白兰。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孩呢?她弹琴时的那种高贵
和骄傲,她应该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甚至可能她家“位列三公”,否则纵然是美女,
也不可能让那些王公子弟对她恭恭敬敬;或者她是翰林院大学士的女儿,从小饱读诗书,
否则也无法在三天内写出这样的赋;她更像一个仗义疏财,冰雪聪明的侠女,否则不可能
这样不求回报的“救猥琐男于危难之间”,去帮助我一个萍水相逢的人。我曾经试图旁敲
彻击的打听一下女孩的来历,我问过杰义和那天一起参加酒会的几个哥们,他们都不知道
;后来我去长安玄武门找过那个送信的侍卫,侍卫兄抱歉的说,他答应过白兰,不许提她
家的事情。于是只好作罢。

--
常忆枫林遗恨过,
寄托天下几度磨。
激情虽挫骨犹在,
酬勤天道终补拙。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129.105.52.*]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5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再努力一点,你就能走向,人生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