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珞珈山水BBS论坛

武汉大学bbs,武汉大学论坛,武汉大学网站,武汉大学bbs论坛,武大bbs,珞珈山水,珞珈山水bbs,武大论坛,洛加山水,加洛山水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发信人: luojia2007 (文文报业人事总监@KK都市), 信区: single
标  题: 在冬天想起了谁
发信站: BBS 珞珈山水站 (Tue Apr  3 22:25:15 2007)

——给2006,给油条,给你们和他们

有许多个早晨,我趴在被窝里,打开床头的窗户,有许多鸟飞过,有尖锐的声音响起。我
努力回忆刚刚逝去的梦境,总是一无所获。在沙湾村,阳光显得特别奢侈。在看不到太阳
的这些日子,我就不想出门。即使出门,我也只会从一条马路轧到另一条马路,肚子饿了
就到街边找些便宜的烧饼——我如此热爱烧饼。天气这么阴冷,我这么瘦,当然就会碰到
作家。作家从乡下来,扯一杆大旗,上书“农民作家签名售书”,地上摆着十来本盗版书
。他拿出身份证向我证明,书上标明的作者就是他本人。我觉得他长得不算丑,可是他爱
向我论证合作社比大包干好,而且他热爱毛主席,所以他是个傻比。在面红耳赤地争论了
几个小时之后,我那不争气的肚子又饿了,于是我扭头就走。作家把一个长长的句子刚刚
喷出了一半,发现另一半没有了喷的对象,只好化作浓痰一口吐掉。
有时候我想,除了和傻比们争吵,我是不是还可以做点有意思的事。比如跟着那位拉二胡
的乞讨人学音乐,或者跟着那帮来沙湾村卖艺的杂耍们跑江湖,这都是些不坏的主意。可
是这样的主意想多了,肚子就会饿起来。肚子它要饿,这是个没有办法的事情。没有办法
的事情太多了。就像我中不了五百万,第三次世界大战迟迟不来。
上个月小鱼告诉我一个好玩的软件,Google Earth。我找到了武汉,找到了宿舍楼,找到
了峰口和洪湖,找到了巴黎埃菲尔铁塔。地球在屏幕上慢慢飞近的时候,我怀疑它本来就
藏在我的电脑里面。天啦,这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世界是这样的小。城市的街道、排
成长龙的车辆从我的电脑里慢慢爬出来。人们像密密麻麻的蚂蚁,哪一个是我?哪一个是
你?哪里有麦当劳?把地球整个放在我面前,我什么都找到了,我什么都找不到。如果换
个手机号码,换个城市,走在花花绿绿的大街上,挤在花花绿绿的人群里,没有一个人认
识我,也没有人能找到我。世界是这样的大。
2006年即将过去。小时候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我刚刚熟悉了一串数字的时候,人们
就要换掉它们了?我习惯了说1991的时候,大人们说,已经是1992了;我习惯了说1992的
时候,大人们又说,1993啦!看吧,过不了多久,他们又要向我灌输2007。可是我似乎刚
刚才接受2006。时间就是这样匆忙,不知道是我们在追赶时间,还是时间在追赶我们。只
听到好多个声音在喊,快跑!快跑!
这一年没有太多心情,没有走太远的路。去了两趟北京两趟上海,去了长沙和衡山,去了
长春和四平。来不及挣钱去敦煌,冬天就来了。我抱着枕头,裹着被子,缩在椅子里看战
争片。想象大西北漫天的风雪,姑娘高亢的歌声,牧羊人深深的皱纹。我就这样想着想着
,我的肚子又饿了。

我把肚子饿当成一件重要的事情,这就是说,我是个庸俗的人。如果一个星期忘了洗澡,
我会觉得羞耻;如果袜子破了一个洞,我就不好意思再穿它;大家都找到了好工作,或者
都想好了自己该去做什么,我就只好拼了命保上研,尽管六级证都没有。所以,我只算是
个随大流的人,我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太多太多。
汪汪在玩热血江湖,汪汪一直在玩热血江湖。秋天的时候汪汪说,我玩到80级就不玩了,
我就出去找工作。可是汪汪玩到60多级的时候号被盗了,汪汪只好重新玩。秋去冬来,20
06年快要结束了,汪汪还只有71级。汪汪用10块钱买挂面来煮,可以过一个星期。有一个
周末的傍晚,H请我在凯威啤酒屋大块朵颐,汪汪发来短信说,我一个星期没吃饭了,你给
我带一碗饭回来吧。我想,汪汪比我有勇气得多。我一天不吃饭就会受不了,可是汪汪,
他一个月不吃饭,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正常。不怕肚子饿,这需要多么伟大的勇气!

我无比怯弱、虚荣、现实。我只是想吃饱肚子。吃饱了肚子,我才会想我还可以做点什么
。所以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总有人觉得我特立独行。我一点也不。张丑进了中广核,小
芳去了普华永道,肥启也跑到江阴干起了仓管,鸭子和丫头南下广州,超武也远赴深圳,
更多的人杳无音讯。我还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也许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想这个问题,所以
我只好继续呆在学校里。我如此茫然。
事实上,什么样的生活都不容易。2006年,我逐渐开始怀疑为什么我以前想结婚,我是真
的想结婚吗?在8月,T124上的一个中年男人对我说,一个人生活是最简单也最快乐的,可
是人都会慢慢变得怯弱,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连黑夜都不敢独自面对,所以你就想,
你就特别想,找个人,说说话。也许在他看来,生活就是一个将人们的勇气都慢慢磨去的
过程。我不知道,我慢慢变老的时候,惧怕的东西会不会越来越多?等汪汪老了,他还会
不会废寝忘食地专注于一款游戏?他还会有勇气无视辘辘饥肠吗?

大概是深夜11点半的时候,沙湾村又停水了。我很想这样骂几句:沙湾村我操你妈。几分
钟以前我还在引吭高歌:那一定是一个阳光充沛的下午,当我回头不小心看见了你……我
这个月一直在听梁静茹,坐在断裂了一半的电脑椅里声嘶力竭地嚎叫。沙湾村,几个月以
前装了路灯,其中一盏就在我床前的窗外,通宵不灭,很影响我的睡眠。从八一游泳池进
村,狭长的路边是布满坟墓的山坡。在一个下午,我和汪汪仔细地看完了所有的墓碑,发
现沙湾村过去二三十年间死去的人们都没有什么故事可供想象,甚至没看到一篇完整的墓
志铭,我们对此深感失望。沙湾村,好多好多文盲,还有大兵。以前的房东总是抱着她的
孩子,叉着腿和一个男人叫骂。新开的兰州拉面馆里,我问那个穆斯林为什么不让女儿上
学,他说女人家不兴上学,真他娘的。
我有点想念鸭子,虽然我一直不想念皮儿。鸭子和皮儿是多么有趣的两个人。他们会利用
我出去觅食的十几分钟做起爱来,我走到楼下就能听到皮儿尖锐的叫喊。我想,皮儿要是
不叫,或者叫得小声点,我也许会对她有点好感。毕竟她能熬出可口的汤,还会带美女过
来和我一起斗地主,尽管是一毛钱一盘,可是沙湾村的美女实在是太少了啊。今天和汪汪
走在梅园食堂的门口,我问汪汪,为什么如今的女人们都要把脸上长成满天星斗。汪汪说
她们太压抑了,我说那也奇怪啊,她们长得比你都难看,难道比你还压抑?汪汪就诞着脸
笑了。
沙湾村,好多好多傻比。跑江湖的杂耍们在这里玩砍头的游戏,自称“小强”的孩子趴在
条凳上,用红布盖着头,师傅“阿强”拿菜刀去辟,“小强”就一口接一口地吐红墨水,
好玩极了。他们的同伙,一个老女人,在旁边摆出观音像,拜佛祈求观音姐姐显灵保佑“
小强”。这时候,沙湾村的傻比们就开始给钱了,十块,二十块,看得我直想抽那些有钱
人。我这个月又没钱交房租了,可我不是观音,他们就不给钱我。
我在沙湾村住了快要满一年了。沙湾村是这样的安静。鸭子走在喧闹的广州街头,不知道
有没有想起沙湾村——他肯定想起了皮儿。狗日的鸭子,他就不想我。

我想起了马桶。我一点也不喜欢马桶。大概在六年多以前,我还在庆丰中学的时候,我发
了疯似地听刘德华——我会唱他的一百多首歌。那个时候小猫告诉我刘德华有首歌叫《马
桶》,于是我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找遍了曹市所有的音像店,为这一首歌买了一盘磁带。现
在想起来,我真是个傻比。
我想起马桶不是因为想起了刘德华,我想起马桶是因为它又堵住了。夏天最热的时候,它
就堵过一段时间。杨磊和汪汪曾在晚上相约去布满坟墓的山坡上拉野屎,可是鸭子胆子要
小一些,鸭子就抗不住了,只好买来一个吸盘把它搞通了——天知道鸭子吸出来一些什么
东西。后来,杨磊走了,鸭子搬回学校找工作了,再后来,Park和她的男朋友来了又走了
。12月,沙湾村的这套房子里就只剩下我和汪汪。天气越来越冷,坐在马桶上觉得刺骨地
凉,我们还是毫无怨言,谁让我们想做城里人呢?可是它一堵,我们就有怨言了。我想起
了茅缸,我家的茅缸从来就不堵。我想我还是个乡巴佬,假如我是个城里人,我就不会对
马桶有怨言,我也不会对茅缸念念不忘。——至于它究竟是被什么堵住了,我一直怀疑汪
汪把剩饭倒进去了……

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我越来越惶恐,我的文字越来越艰难。2006年就像一团杂乱的符号,
看不清楚,说不明白。我在冬天里,重新变得忧伤起来。我感到羞愧无比。
生活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我对姐姐说,如果去年8月3日的那个傍晚,我不和姐夫一起去
府场找平腿,或者我们在府场不喝酒,又或者不让喝吐了的姐夫开车,车祸就不会发生,
我就不会两次躺进医院做手术。一切都将不同,我会在2005年8月28日乘坐2044次列车去济
南,我会在山东大学猖獗一整年,我现在所写的东西将完全不同。可是过去的事情,没有
办法假设。于是真实的情况只能是,我混过了四级,住了两次医院,手臂上留下了一条蜈
蚣。我开始一期不漏地买《南方人物周刊》,我喜欢上广八路那家监利人做的煎包,我爬
上了衡山,我跑到四平天天和东北人打篮球。2006年10月,我带着几篇专业文字和谢教授
的推荐信,在北京朝内大街寻找中科院的那个研究所,在一条狭长的胡同里拐了好几个弯
,然后在面试中我对着三个研究员谈历史地理,谈日本文化,说蹩脚的英语。当我坐在那
座清代王府的屋檐下等待判决时,罗老师走出来向我打出了一个OK的手势。就这样,我即
将在2007年成为一名理科生。
所以,一切都是这样不可思议。我从前无比信奉思维的力量,后来发现它并非万能;我从
前常常出离愤怒,现在已经愤不起来;我从前以为文字可以表达我的很多困惑,后来才知
道我从来不曾有勇气描述自己的丑恶和卑劣。我想要努力向理科生靠拢,我要鄙视文学小
青年、哲人王和努力成为这两者的人,我要鄙视忧伤,我不再写诗,我要克制我的呻吟,
继续我的沉默。

在冬天,我想起了谁?2006年,我的朋友们忙着恋爱,忙着失恋,忙着工作,忙着考研。
8月在四平见到了甜蜜的H和他的婆娘,想起我们曾经送给H的外号:情场杀手鬼见愁。善良
的H在哪里都能碰到最好的姑娘,经营一份平和的爱情。老贾在北京咒骂风骚的东北女人,
对他的“蝴蝶”念念不忘。很多很多人,都在快乐、彷徨、痛苦中周而复始,理想时而清
晰,时而模糊。每个人都越来越厚地裹着自己,像一只只寒号鸟。因为没有钱给路过武汉
的姐姐订去成都的火车票,我第一次看到汪汪坐在地上泣不成声。平安夜的晚上,汪汪想
把Doing叫过来一起去吃串串香,可是她没有来。在车上我问汪汪是不是还喜欢她,我想起
了四年多以前的一个深夜,我帮汪汪策划的第一封情书。
冬天里我买了一只抱枕,天天抱着它看电影。我不愿意想起谁,我不愿意每天都想起谁或
者谁。我是这样固执地捆绑着自己,我努力关好门窗,不愿让一丝风进入我的房间。我不
再想结婚,不再想和某一个女人讨论爱情。我只想在万里草原上,策马狂奔,或者,落荒
而逃。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我只想从今以后,好好爱我自己。每天每天,都要想象
这样一件事: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都死去,我应该怎样让自己快乐起来?
2006年即将过去。我继续一天又一天茫然的日子。试着做自己还不会做的菜,晚上和张丑
躲到坟墓旁拉野屎,我轧马路,不停地轧马路,或者蹲在街边抽烟,街道熙熙攘攘,我就
像一只过了叛逆期的猫。我想,这一切将要有所改变,这个世界,将要有所改变。在冬天
,我想起,那些埋藏在时光里的故事。我一直这样絮絮叨叨,等我抽完一只烟,我看看镜
子,我是不是,正在慢慢老去。

--
健康,理性,自由,宽容。

※ 来源:·珞珈山水BBS站 http://bbs.whu.edu.cn·[FROM: 222.20.216.*]


[回到开始] [上一篇][下一篇]

本站是基于热心建立,如有侵权敬请致信告知

粤ICP备17011212号 szuonline.cn @8.9
深大在线 荔园在线 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BBS 荔园晨风bbs站 深大bbs 深圳大学bbs 深圳大学论坛 深圳大学内部网 szu bbs 荔园晨风地址 荔园晨风校外地址 荔园晨风登陆地址 荔园晨风登录地址 荔园晨风怎么登录 荔园晨风怎么登陆 深圳大学荔园晨风 荔园晨风登录不了吗 深大荔园晨风关了吗 荔园晨风官网 荔园晨风无法校外登陆 荔园晨风bbs登录不了 梨园晨风
Never frown, even when you are sad, because you never know who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r smile.